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三纲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纲论

   三纲论

   对于三纲五常,常常七嘴八舌。五常争议较少,三纲争议就很大,一些儒生都有疑虑,试图拒之门外。其实,不仅五常,三纲也是儒家思想,而且相当核心,应该理直气壮地承认。

   董仲舒在其著作《春秋繁露》中两次提及“三纲”:“循三纲五纪,通八端之理,忠信而博爱,敦厚而好礼,乃可谓善,此圣人之善也。”(《春秋繁露深察名号》)“是故仁义制度之数,尽取之天,天为君而覆露之,地为臣而持载之,阳为夫而生之,阴为妇而助之,春为父而生之,夏为子而养之,秋为死而棺之,冬为痛而丧之,王道之三纲,可求于天。”(《春秋繁露基义》)

   但首次完整表达“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之“三纲”的则是《礼含文嘉》,为东汉班固《白虎通》所引用。南宋大儒真德秀在其《大学衍义》中论及三纲时引《白虎通》之言后评说:“三纲之名,始见于此,非汉儒之言,古之遗言也。”他认为“三纲”并非汉儒所说,而是先秦所传的古之遗言。

   《白虎通》是汉儒对先王之礼的介绍及对《春秋》的理解运用,其中大量理义和礼仪源于儒家诸经尤其是《春秋》,与《春秋》大义一脉相承,是汉朝特色的礼学、春秋学,可与《春秋繁露》并列为儒家外王经典和汉朝政治学代表著作。其中《三纲六纪篇》将三纲与六纪五常并论,三者相互配套,兹一并录之于下:

   “三纲者何谓也?谓君臣、父子、夫妇也。六纪者,谓诸父、兄弟、族人、诸舅、师长、朋友也。故《礼含文嘉》曰: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又曰:敬诸父兄,六纪道行,诸舅有义,族人有序,昆弟有亲,师长有尊,朋友有旧。何谓纲纪?纲者张也,纪者理也。大者为纲,小者为纪,所以张理上下,整齐人道也。人皆怀五常之性,有亲爱之心,是以纲纪为化,若罗网之有纪纲而万目张也。《诗》云:‘亹亹文王,纲纪四方。’”

   纲者张也。纲,本意为提网的总绳,所谓纲举目张,引申为事物的关键部分,矛盾的主要方面。“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意谓在君臣、父子、夫妻关系中,君王、父亲和丈夫要在道德上,在无常、六纪方面要以身作则地起模范带头作用,并负主要责任。这才是三纲之真实义和核心义。

   尤其是君臣一伦,君王的道德要求特别高。古时皇帝王公卿大夫士等都是道德性概念。爵称表德才,皇帝君王意味着道德最高。君者群下归心,王者天下归往;德合天地者称帝,仁义合者称王。皇字最厉害:“号之为皇者,煌煌人莫违也。烦一夫、扰一士以劳天下不为皇也,不扰匹夫匹妇故为皇。”(《白虎通》)这样的高标准,对现代人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爵称以德论,儒家有天子一爵说。帝王地位虽最高贵,并非绝世之贵,一人超然居于众人之上,而是与公侯伯子男一样的爵位。君尊臣卑,但君臣的尊卑、等级不是绝对的,差等之中有平等。天子一爵说体现了王道政治差等与平等的统一性。

   或谓现在已非君主制,君臣一伦早已不存在。非君主制没错,但君臣关系经过现代化转换,可以转为最高领导人与各级领导和官员的关系。

   《白虎通三纲六纪篇》接着说:

   “君臣,父子,夫妇,六人也,所以称三纲何?一阴一阳谓之道。阳得阴而成,阴得阳而序,刚柔相配,故六人为三纲。”

   君父夫为阳,臣子妇为阴,这也是《易经》思想。《坤文言》说:“阴虽有美,含之,以从王事,弗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地道无成而代有终也。”董仲舒说:“阴者阳之合,妻者夫之合,子者父之合,臣者君之合。物莫无合,而合各有阴阳。”(《基义》)阴阳相辅相成,意味着君臣、父子、夫妇相互配合相辅相成。《白虎通三纲六纪篇》又说:

   “君臣者,何谓也?君,群也,群下之所归心也。臣者,繵坚也,厉志自坚固也。《春秋传》曰:君处此,臣请归也。父子者,何谓也?父者,矩也,以法度教子也。子者,孳也,孳孳无已也。故《孝经》曰:父有争子,则身不陷于不义。夫妇者,何谓也?夫者,扶也,以道扶接也。妇者,服也,以礼屈服也。《昏礼》曰:夫亲脱妇之缨。《传》曰:夫妇判合也。”

   从这段话可见,“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并非简单的服从与被服从的关系,而是强调道德责任和制度程序上的上下主次之别。君臣之间,君上要能以德服人,群下归心,臣下要厉志坚固,坚持原则;父子之间,父要懂得规矩,以法度教子,子要孜孜不倦遵循道义,要对父亲的过错有所争辩劝谏,以免父亲陷于不义;夫妻之间,丈夫以道扶接,妻子依礼服从。

   三纲概念出自《白虎通义》所引之《含文嘉》,为古之遗言,三纲思想和精神亦早就存在于儒经。

   孔子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论语颜渊篇》)《易经家人卦》说:“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夫为妻纲,夫夫妇妇而男女正;父为子纲,父父子子而父子正;君为臣纲,君君臣臣而君臣正。

   孟子说:“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国定矣。”(《孟子•离娄上》)这是把君王当做了所有臣民之纲,纲举目张。故历代圣贤大儒都强调正君心。君心君德占据主导地位,对于政治制度和官德民风都具有决定性影响程颐说:“天下之治乱,系乎人君之仁与不仁耳。心之非,即害于政,不待乎发之于外也。”正君心就是抓治国之纲。

   三纲开始于夫妇。《周易序卦传》说:“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东汉经学家马融《论语阳货篇》注说:“周南、召南,国风之始,乐得淑女,以配君子,三纲之首,王教之端,故人而不为,如向墙而立。”马氏以夫妇为三纲之首,先王教化以夫妇为开端。

   《白虎通》将三纲与五常并论,然未联合。将三纲与五常联合使用,应是马融。《论语•为政篇》中孔子说:“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何晏《论语集解》在解释该章时引马融曰:“所因,谓三纲五常也;所损益,谓文质三统也。”

   马融认为,殷商继承夏礼、西周继承殷礼,礼仪规范之文质有所损益,背后的精神则因循不变,百世之后,依然如故。这个精神指的就是三纲五常。南北朝时皇侃的《论语义疏》引马融之说而发挥之:

   “马融云‘所因,谓三纲五常’者,此是周所因于殷,殷所因于夏之事也。三纲谓夫妇、父子、君臣也。三事为人生之纲领,故云三纲也。五常谓仁义礼智信也……此五者是人性之恒,不可暂舍,故谓五常也。虽复时移世易,事历今古,而三纲五常之道不可变革,故世世相因,百代仍袭也。”

   北宋初邢昺奉诏作《论语注疏》,亦引马融之说,疏云:“三纲五常不可变革,故因之也。”朱熹《论语集注》又引马融之说,注云:“三纲五常,礼之大体,三代相继,皆因之而不能变。其所损益,不过文章制度,小过不及之间。而其已然之迹,今皆可见。则自今以往,或有继周而王者,虽百世之远,所因所革亦不过此,岂但十世而已乎!”

   朱熹肯定“马氏注‘所因谓三纲五常,损益谓质文三统’,此说极好”(《朱子语类》卷二十四)。又说:“三纲五常,亘古亘今不可易。”又说:“所因之礼是天做底,万世不可易;所损益之礼是人做底,故随时更变。”所因之礼指的是礼制精神,所损益之礼指的是具体制度规范。

   王夫之说:“古帝王治天下之大经大法,统谓之礼,故六官谓之周礼。三纲五常,是礼之本原。忠、质、文之异尚,即此三纲五常见诸行事者品节之详略耳。所损所益,即损益此礼也。”(《读四书大全说》)

   韩非是法家集大成者,其文章著作之基本立场和原则错误,却不是句句皆谬一无可取。他说:“臣之所闻曰: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则天下治,三者逆则天下乱,此天下之常道也。”(《韩非子忠孝篇》)这句话本身没有问题,不必以人而废言。只是需要说明,君臣以义合,君若不君,臣可辞去,对于暴君,还可以革命或诛杀--那不是弑君而是诛一夫。这个道理孟子讲得很清楚。

   顺及,五常一般指仁义礼智信,董仲舒说:“夫仁义礼智信五常之道,王者所当修饬也。”(《贤良策一》)前面《白虎通三纲六纪篇》提及“人皆怀五常之性”,这里的无常,显然指仁义礼智信。

   《白虎通五经篇》以五常说五经:“经所以有五何?经, 常也,有五常之道,故曰五经。《乐》仁,《书》义,《礼》礼,《易》 智,《诗》信也。人情有五性,怀五常,不能自成,是以圣人象天五常之道而明之,以教人成其德也。”这是汉儒之一种说法,其五经有《乐》而无《春秋》,聊备一说耳。

   五常有时也指五典或五伦之常。《尚书泰誓下》:“今商王受,狎辱五常”。孔颖达疏:“五常即五典,谓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 真德秀论五常时引孟子之言:“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孟子•滕文公》)指出此五者“皆人性所自有……经传论人伦之道非一,然各以一言而尽其要,未有如孟子者。呜呼,旨哉!”(《大学衍义》卷六)他认为孟子对五常的概括高度凝练,最得天理人伦要旨。2016-9-10余东海首发儒家网

(2016/09/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