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陈泱潮文集
·应当正视清朝大大扩大了中国版图等事实
·ZT千年一帝 康熙盛世的历史思考(图)
●史学界反思辛亥革命,还原历史真相
·孙中山枭雄黑道乱华不值得称道!
·关于中山陵的一段轶事及《中山陵:中国国民党葬于此》
·袁伟时:辛亥革命与百年宪政
·ZT袁世凯是辛亥革命的第一功臣
·萧功秦:辛亥革命是二十世纪多灾多难时代的开端
·袁伟时:是谁摧毁了辛亥革命?
·萧功秦:革命的乌合之众摘了清王朝的烂桃子
·张鸣:摒弃历史符号,探究辛亥真相
·纽约知识界举办辛亥革命百年座谈会纪要
·ZT孙中山遭受百年来最猛烈的毁誉交加 【节选】”
·ZT孙中山:一国国贼,两党党父
·ZT孙中山的罪行,是抹杀不了的!
·谢选骏: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ZT黎元洪:备受歪曲的共和元勋
·清王朝骤然垮台的两大重要原因
·ZT马勇:晚清“太子党”——从改革先锋到反革命
·洪哲胜:也来申论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孙中山组建枭雄黑道中华革命党是对宋教仁缔造的国民党的反动
·辛亥革命百年纪──“中山陵体制”是现代中国的万恶之源
·ZT以党国体制摧毁民国宪政的罪魁禍首是孙中山
·ZT是谁杀死了宋教仁:疑点重重 孙中山或是真凶
◇◇◇◇◇
●专著/後世必引以為據的陳泱潮權威史論:《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
首次深刻揭示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真正目的及其瞞天過海之計
·论毛泽东真相(4图/全文)
·文革48周年再论毛泽东真相及中国政体制度之最佳归宿(组图)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全文)
●參透毛澤東
·参透毛泽东·目录
·1.亟待弄清華國鋒現象後面的歷史真相和歷史啓迪
·2.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性质是宫廷政变、抢班篡党夺权
·3.在毛泽东的算计中,华国锋的地位和作用
·4.毛澤东权力意志党主席家天下传位的铁证(2图)
·5.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真正的核心目的(2图)
·6.人算不如天算,华国锋成功欺骗了毛泽东
·7.華國鋒宮廷政變主觀上造成的惡果
·8.華國鋒宮廷政變客觀上產生的積極效果
·公权力异化极其严重!坚持專制獨裁只有死路一条!
·9. 从毛泽东苦心孤詣传位家天下梦幻的破灭看天意难违
·10.从毛泽东—华国锋的家天下帝王梦看中国的最佳政体制度
·11.华国锋宮廷政变对今日当权者极其重要的历史启迪
·12.結论(请详阅《大变革与新文明•聖君論》第十章面臨新甲午海戰……
·毛泽东文革有值得肯定的东西
●“文革”:共产中国民主革命序幕
·简论“文革”的历史定性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郭国汀13评陈泱潮文章
·武振荣评: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重新认识和评价“文革”,公民维权抗暴运动呼唤【四大】!
·武振荣: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一、对“文革”的四种定性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二、毛泽东“文化大革命”掩饰下的【夺权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三、邓小平【浩劫文革】的实质是“官僚保特权不准百姓造反的反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四、刘国凯等【人民文革】的准确说法应当是“百姓趁机维权抗争的有限造反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五、陈泱潮对“文革”的历史定性:【文化大革命是(共产)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专著:幸存者定论华国锋
·幸存者的见证
·华国锋的飙升
·毛泽东临死前的“正邦”之举
·华国锋抓捕江青等从毛泽东角度看来是十足的【篡党夺权】【宫廷政变】(1图)
·华国锋背叛毛泽东【篡党夺权】的铁证——记杜修贤《锁起的影像终于解禁》全文(3图)
·姚文元回忆:毛泽东想让江青当主席(1图)
·张玉凤关于毛泽东晚年的回忆(1图)
·诸多应验谶语,华国锋【篡党夺权】【宫廷政变】的关键之点
·毛泽东【既定方针】的实质和要害:要华国锋“有问题,找江青”
·华国锋发动【宫廷政变】的立场、动机、手段和实质
·毛泽东在交班问题上的枭雄黑道如意算盘
·叶剑英“当时主席看了我一眼,说不出话来”大有奥妙
·华国锋【为了个人名利不择手段】【违背程序抢班夺权】的恶劣影响和流毒
·华国锋到底是忠厚老实人,还是中国历史上极其典型的大奸似忠者(1图)
·华国锋以双重标准肢解毛泽东:否定反对特权的【继续革命】,厉行“抓纲治国”镇压所谓“反革命”的暴虐路线
·华国锋时代被错杀的优秀青年——王申酉、李九莲、钟海源们
·华国锋时代:一封信和一个人(武文俊)之死
·华国锋注定只能是过渡性人物的根本原因
·本文作者当时拍案而起首次刻印《特权论》准备发动新疆起义
·邓小平给华国锋写“效忠信”,再度复出
·邓小平通过【打民主牌】、【反对权力过份集中】和【审判“四人帮”】,最终从华国锋手里全面夺取了最高统治权
·陈泱潮是华国锋“抓纲治国”疯狂镇压“反革命思想犯”屠刀下的幸存者
·恶是创造历史的动力:就推动历史转折的作用而言,华国锋远远高于邓小平
·邓小平遗臭万年的三大罪案
·抗拒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中国严重两极分化的祸根
·假如华国锋没有发动【反革命宫廷政变】
◇◇◇◇◇
▲百年人物卷
●百年反思初步:枭雄黑道隐性帝制祸国殃民
·新世纪中国何往
·陈泱潮三论孙中山——孙中山三民主义的要害是假民主共和、真枭雄黑道
·就《五论孙中山》跟帖,斥武大郎无行文人二则
·孙中山是软柿子吗--请看隆重纪念孙中山诞辰140周年
·总结百年宪政历史的教训,是当前中国人要认真对待的事
·一请不要故意淆乱“北洋政府”时段,二请拿出比较数据来!
·文如其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中國民主革命的成功注定還遙遙無期的一個重要原因〔外一帖〕
·中山狼的足跡--名记者黃遠生被刺揭秘的历史真相
·孙中山与日本侵华元凶田中勾结、完成田中指派任务的铁证
·到底是誰主使暗殺了宋教仁?到底誰是中國黨國體制的始作俑者?
●历史的真相、进程、现状
·對所有故意偽造中國民運歷史者的告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对中共国民主革命的三点意见和忠告2


根据中国之路国际研讨会2016哥本哈根会议上的发言及思路充实整理


   陈泱潮(陈尔晋)
   
   2016-8-24


2、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图片说明:陈泱潮在中国之路2016哥本哈根国际研讨会上发言。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委员会副主席刘伟民摄)
   
    我们不能因人废言,要正视毛泽东尽管罪恶累累,但是,不可否认他是一个非比寻常的政治家战略家。他的一些话,是充满政治智慧和政治经验的话。例如毛泽东语录一开篇所说:“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就是充满政治经验和政治智慧的至理名言。
   
    检讨中国民运海外历次会议,给人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每会必“独”,都突出了一个“独”字!台独、蒙独、疆独、、、、、、现在又出了港独!我不知道这对有效推动中共国朝野互动民主化究竟有什么好处?是有效赢得中国人民拥护和支持民主革命的做法,还是有效丧失中国民众拥护和支持民主革命的做法?
   
    可以清楚的一点是,这里会议发言的每一个字,都会一字不漏地通过不同的渠道及时反映到中共国安部门或者相关部门的电脑桌面上,都会有选择性地刊登到内参之类资料上,下发各级各部门传阅,扩散到中国社会各阶层。在大一统文化熏陶下,在中共长期的洗脑宣传教育下,14亿中国人都是吃了民族主义海洛因摇头丸的愤青!窃以为海外民运会议,每会必“独”,每会必突出“闹独立”的倾向,这或许是中国民主运动这么些年越搞越没有民气、越搞越倒缩的重要原因之一。
   
    尽管我早在2003年就发表了《以独攻独宣言》,明确提出【以独立攻独裁】战略,明确提出“不民主就独立”的口号,自由亚洲电台也专门就此作了採访我的原声报道。但是,这是作为我提出的中国民主化1-8套方案之一,是一个备选方案,是一个威慑性高于实践性的策略。目的是迫使中共考虑迟迟不进行刻不容缓的民主化变革的後果,尽快促进朝野上下结合启动中共国民主化进程。
   
    但是,如果中国民主革命-民主运动海外会议,长期一如既往,都给世人以突出的“独立”特点,都给世人留下特别鲜明和深刻的“闹独立”的印象,就很容易被中共利用来误导中国老百姓认定民运人士都真的是“敌对势力”,进而煽动民众反对中国民主运动,反对中国民主革命。
   
    所以,2006年柏林大会,我曾奋不顾身立即起身表态反对日本人发言要将中国分裂成几大块、台湾国策顾问金恒炜先生以金主身份要将促进中国民主化的柏林大会变为表态支持台湾独立的大会(详见《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http://blog.boxun.com/hero/2006/chenyc/13_1.shtml )。
   
    可是,这个借海外民运会议大力鼓吹“独立”的状况,一直没有有效改变,甚至可以说是成了海外民运会议的一大特色和传统。这明显是为丛驱雀,为渊驱鱼,在把14亿中国人变为拥护中共反对民主革命的愤青!我有时不禁怀疑:这後面是不是有中共的黑手在操纵在贯彻中共搞臭中国民运的战略意图?

因此,今天我要特此建议:今後海外民运会议,应当尽量把鼓吹地方独立民族独立的调子,改进为主题突出争取民主化,争取民族自治、地方自治,尽量少用和不用“独立”的调子。要尽量避免将14亿受中共洗脑吞吃了民族主义海洛因摇头丸的中国人,推到中国民主革命的对立面。

   
    我充分理解广大民众特别是藏、蒙、疆各民族被中共压迫和压榨的痛苦。但是,空喊“独立”,得不到民主自由。有了民主制度,才可能有民族自决和地方自治的权利和法律保障。
   
    在台湾问题上,台湾人民也应当具有政治智慧对待自己的问题。台湾其实早已经在事实上就是独立的,在法理上也早就是独立的。面对虎视眈眈的大陆中共,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台湾为什么不闷声发大财,却偏偏一定要搞一个【名号上的独立】呢?为什么一定要因虚名而惹实祸呢?这不是瞎子戴眼镜多余的圈圈吗?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民众缺乏战略眼光,负责任的政治家岂可迁就俗流随波逐流?当前,小英政府受民进党原教旨台独的影响,受民众台独意识的裹挟,迫切需要有眼光的专家学者着眼大局,分析利弊,疏导舆论,切实帮助小英政府从“台独民意”裹挟中解套出来,专心于民生问题,确保台湾安全。希望参加今次会议的台湾学者李教授曾教授,能够以过人的胆识,帮助小英政府超越岛国意识,从台独死胡同困境中解套出来。这不仅有利于台湾人团结起来把经济搞上去,把民主转型正义深入下去,巩固台湾民主政体制度,也非常有利于台湾海峡两岸的和平发展。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图片说明:陈泱潮与台湾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所长李酉潭教授在2016哥本哈根会议上合影)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图片说明:陈泱潮与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兼任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曾建元副教授合影)
   
    有人认为中共不敢打台湾,说是中共一打台湾立马就死。我不敢苟同这样的看法。尤其是在美国孤立主义抬头和中共国习近平这样个性急求打仗立威的人当权的情况下,我更加不能认同这种对中共本质完全不了解的说法。
   
    积我5岁就出入斗争大会,青少年时代就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都认真且透彻地研究了中共的思想理论和历史,毕生和中共打交道的经验,希望台湾朋友要看到中共历来就是【暴力迷信者】,其构成基因就是【暴力迷信】,历来就具有敢于冒险诉诸武力的传统。
   
    列宁十月革命是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发动的,中共秋收起义、八一南昌起义,也都是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发动的。何况现在中共上上下下自以为国力已经十分强大,造军舰比母鸡下蛋还快。只要算好在美军从关岛驰援台湾前,能够攻下台湾,习近平这样的人就敢于採取武统台湾的军事行动!
   
    因为独裁者往往要靠杀人立威固权,靠打仗立威固权!在习近平的算盤上,他个人的历史地位就是要解决台湾问题完成毛泽东-邓小平等一直没有完成的“统一祖国大业”!因此,中共武统台湾的时间表,不是传说中的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100周年,而是要在习近平手上2021年中共成立100年就拿下台湾,实现“祖国统一”,从而为其继续当权成就帝业奠定基础!

所以,希望台湾朝野和全体人民,要充分认识到台湾已经是事实独立,已经是法理独立。不要为虚名惹实祸!要专心发展台湾经济,无论南下或是西进,或者是同时南下西进,两头都不要落空,都要做好生意,把台湾经济搞上去,深化台湾民主建设,巩固台湾民主政体制度。与此同时,要高度警觉中共“大外宣”的手,“统战”的手,已经伸到台湾,要防备在统独问题上撕裂台湾族群造成严重的对立,给中共武统台湾提供借口!


现在已经众所周知,中国大陆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根本保障。因此,在两岸关系问题上,真正高明的做法是,台湾政府应当主动高调喊出【以民主宪政统一两岸】的口号,赢得中国14亿人心,将吞吃了民族主义海洛因摇头丸,主张打台湾的14亿愤青,彻底转变为明白自己的奴隶地位牲口地位,一心一意要争取人权、争取社会保障、争取公平正义的人!从而使台湾赢得在两岸统独问题上的主动权主导权!赢得台海两岸持久和平与发展!这是台湾的极大的优势。可惜囿于岛国心态和思维的人,看不到这一点,不会运用更不可能充分发挥这一保卫台湾安全的巨大优势!我殷切希望与会的台湾李教授曾教授,能够以长远的历史的眼光和高度的政治智慧,使蔡英文总统领导的台湾政府和全体台湾人民正视台湾当前面临的真实状况和迫在眉睫的危险!

   
    我们还应当认真检讨中国民主革命在政治智慧上,在斗争策略实践上,其实远远落後于中共的问题。

一个典型的事实是,1981年中共下发第9号文件,针对以中华全国民刊协会为中心的组织全国性反对党活动,採取了全国一网打尽民主墙运动民办刊物民办组织领袖人物的手段。正是早在这个时候,中共就老谋深算老奸巨猾地看到,当年抓捕重判的这批民主墙运动的领袖人物出狱後,也都正当壮年,如何对付这帮正当壮年的民主墙领袖人物?特别是如何对付邓小平十分恐惧的、被他指称是“能量极大”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特权论》作者?


中共在1981年实行全国大逮捕之际,就物色到了徐水良这样文革中的保皇(党)派、有过四人帮时代坐牢经历,也有一定理论水平,但是已经屈膝投降没有在文革後参与过民主墙活动,人品极为恶劣的争名夺利嫉妒狂,将其混同全国大逮捕民主墙运动领袖人物之中,抓捕重判,施行苦肉计,以便打入民运队伍,到时候分化瓦解民运队伍,破坏中国民主革命。


徐水良早在1975年坐四人帮牢的时候,就在狱中就挖空心思撰写了长篇吹捧大独裁者毛泽东的文章。1979年初出狱後,正值民主墙运动。他却没有在任何一堵民主墙或者任何一份民办刊物上发表过任何反对专制独裁暴政的文章,反而在非民办刊物报刊上发表了他在狱中所写出卖灵魂的投降书,大力美化和吹捧大独裁者毛泽东。在1979-1980年这足足两年民主墙运动高峰时期,他徐水良从未参加所谓“两非”活动。更没有涉足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三大实践(1、组建全国反对党【中华公权大同盟】;2、成立中华公权大同盟的预备团队【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及其机关刊物《责任》;3、组建【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抗议和反对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质言之,徐水良压根儿就不是真正的民运人士!

   
    可是在1981年4月全国大逮捕之後,徐水良却在5月份作为全国大逮捕的最後一名被抓捕。抓捕他的唯一事实根据是说他受徐文立之托,编了一期《学习通讯》。但是,这完全是一个中共特意编造的把戏或曰谎言。因为,我作为中共认定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在4月全国大逮捕前夕1981年3月底,曾经两次到南京和徐水良两度见过面,他根本没有向我提起过他编过什么《学习通讯》的事。而徐文立也是在大逮捕之後,才在监狱里从预审员那里第一次看到所谓徐水良编的那一期《学习通讯》。而且,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当年的民主墙运动人士证明看见过他徐水良编的《学习通讯》。由此可见,中共对徐水良定罪量刑的事实根据,不仅完全不清不楚,而且是大有子虚乌有之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