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微信时代的纪念]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黄河边—— 给人以笑声的勇士
·特务世界
·二看黄河边——领袖的气质
·韦石,不要悲伤!
·三看黄河边——杰出的修养和才华
·四看黄河边——铁肩担道义,愿走荆棘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微信时代的纪念


   
   
   1966—2016,是文革五十周年; 1970.3.5—2016.3.5,是遇罗克罹难46周年。
   有人发群信说:

   “天还擦黑,此时正是中国三月五日清晨,微信来件的铃声连成了一片。打开各个群才发现,纪念遇罗克的文章、诗歌、帖子、图片铺天盖地。朋友从各地也纷纷打来电话追问:“今年这是怎么了?”……今年与往年绝对不一样,似乎更多更多的人在纪念他。 有老年人,而更多的是中青年人……”
   
   
   作为他的妹妹, 唯一的心愿就是以自己拙笨的笔, 写下他的一切。自己与这四本书的合影, 就是完成了这心愿的证明。
   
   
   (照片:作者与自己心爱的四个书孩子,摄于家中。注:其中一本,是作者没要求署名、 金钟编著的《遇罗克 中国人权先驱》。)
   
   
   有人告诉我: 《一个大童话》早已在国内出版了影印版的黑书,价格不便宜, 但作者既不知道,也一本未得过。
   李劼写信给我: 他在海外出版的书, 在国内几乎全部出版了黑书, 他自己花钱, 托人从国内带给他那些版本。自然他也是分文未得过连一本书也未赠过他。
   
   如果说,《一个大童话》读者群已很多, 那么加上黑书, 得有多大的读者群呢?
   其实, 为了《一个大童话》, 家人及个别友人对我误解至今:他(她)们不懂什么是文学, 他们觉得,要是写英雄或自己的自传,就得一切都往好了写﹑往美了写﹑往高了写; 他(她)们所认为的“缺点”,一概不能提, 这样才对得起自己和亲人(哪怕他认为的缺点别人认为是优点)。他(她)们觉得: 自己写什么读者就会信什么, 要是不这么写, 自己可就亏透了(他忘了作者只有两只眼睛,而读者却有千万只眼睛了,他更忘了很多读者比作者的水平可高多了)!然而,如果他们讨厌一个人, 哪怕是自己的家人、老师或友人, 他们却可以无中生有地乱编造地写在书里, 不仅不觉得自己做得不对, 反而幸灾乐祸,自以为得意(作者里竟真有这类水平的)。
   可我一直认为: 真正的藏龙卧虎者和水平很高的人, 都在读者群里,他(她)们的眼里是不揉沙子的。 作者的任何美化﹑修饰与编造, 都迷惑不了他(她)们。 人家不说, 是还没想和你较真儿。但人人心里的那把尺, 是变不了的。
   
   如果我想把哥哥罗克写活, 而不是一个“高大全样板”的话, 我就必须写出他所有的一切, 同时首先得这样写我自己。我不能说《一个大童话》的水平有多高, 但真诚与真实, 是必须有的。 谁喜欢它或不喜欢,因人而异。你看惯了或写惯了那种“样板化”的文学作品, 你不喜欢它也无所谓。
   
   所以, 在3月5日的微信群里, 为何有那么多人打电话纪念哥哥, 我以为,与《一个大童话》的读者群是很有关系的。因为他们心里有一位活人遇罗克, 而非“高大全样板”遇罗克。尽管有的人或许还没读过我的书, 但由于他们的朋友激动热情地传递消息, 感染了他们,所以也不由自主地跟着传动。
   
   而70岁的我, 想不出比这五湖四海的献辞更好的文字来纪念他;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心语, 就是献给遇罗克的一朵朵花。这些献辞,很多我是从作者的文章里摘录的,也有我去信“敬请献辞”得来的;尤其是:一直有新的朋友加入了献辞,因为他们的信里,有些话很感动我,经过他(她)们的同意之后,于是便放进了献辞里。
   刚一建立自己的博客时,就是想把这献辞《献给遇罗克的花》,永远作为博克主页不变的。也并非全都是“黑五类和他们的后代”才去纪念遇罗克,献辞者有些是“红二代”和“红三代”。这正如哥哥在《中学文革报》里,有篇首版头条文章里写到的:某些红二代是那么喜欢“家庭出身问题研究小组”的文章,给报社热情洋溢地来信鼓励与支持!哥哥写到他(她)们时是那么感动!
   更不应忘记提的是:个别献辞者给我献辞时还很健康,但已不止一位因年老多病去世有几年了。时间不饶人哪!
   是呵,我在德国一晃已生活了三十年了,就像一眨眼的事!
   
   今天朋友云之来信说:
   
   罗锦:
   您好。早晨看微信圈一北京媒体人郭宇宽对令兄的评价,觉得有道理。转给您看看:
   “我研究过遇罗克这个人,他和林昭,王佩英那种豁出命去干到底的不一样,他其实没想过做烈士,他就是一个辩论爱好者,听一些高音喇叭讲得狗屁不通的话,有些心智上的不适感。按耐不住讲了讲道理,他自己也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为了讲道理就给枪毙了。现在中国有这么多年轻‘童鞋’喜爱辩论,我希望他们不要忘记我们大陆辩论界真正先驱的前辈。”
   问安!
   云之
   发自我的 iPhone
   
   我回信道——
   云之:
   这话我是真喜欢。
   我想把郭宇宽这些话放在给哥哥那一百几十人的的献辞里。
   当然他没有说出来的话是哥哥在监狱里宁死不屈。
   其实献辞里不必都说出来。
   我很喜欢郭宇宽的话。
   中国最多的是火气十足﹑老想登高一呼的人, 而冷静处世的却很少。
   请转告我对他的敬意。
   祝好!
   想念你的罗锦
   2016.3.7
   
   
   下面的献辞,是此文之前的书稿里和文章里所没有的,因为又有新的献辞者加入。还有什么比这五湖四海的集体献辞是对哥哥更好的纪念呢,尤其是在这文革五十周年的微信时代!
   在献辞的前后编排上,并非最后加入者一定是在最后,特此声明。
   
   ===================
   
   
   如果我自欺了,或屈服于探求真理以外的东西,那将是我一生中最难过的事。
   ——遇罗克
   
   
   献给遇罗克的花
   
   
   
   金钟: 遇罗克在历史上留下英名。他给中共血统论以沉重的一击,建树一个不屈的象征。他的代表性并非偶然,而是出于他的人格特质, 尤其是他的好学深思,「吾日三省吾身」。在那样极端困苦的条件下, 博览群书﹑自强不息﹑在铁窗下也不懈怠。他在写出《出身论》之前,就已发表文章向权威姚文元﹑陈伯达挑战, 这显然不是只有勇气可以达到的境界。
   
   
   
   金钟: 遇罗克的《出身论》勇敢地说出大家想说而又不敢说出的话。对社会来说, 最重要的是良知和表现良知的勇气 ̥ 遇罗克所体现的, 正是今天中国社会所缺乏的:仍需要敢言, 不怕牺牲, 奋不顾身地维护真理, 说出真理的时代精神; 中国真正的社会转型才会早一天来到 ̥
   
   
   
   徐友渔: 人类历史上, 有两种人对同时代人和后来者的精神和心灵产生巨大的影响 。一种是烈士, 他们为真理, 为理想受苦受难, 视死如归; 另一种是思想家, 他们的目光如炬, 洞察事实, 是社会的先知先觉。一身兼思想家和烈士两者寥若晨星, 他们承受的巨大苦难和发出的精神光芒交相辉映, 使他们成为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一座丰碑。
   
   
   
   王晨: 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英雄豪杰,似群星灿烂,彪炳于历史的太空。 那些扭转乾坤、功昭日月的巨星,那些有创造发明、能利国福民的明星,将永远被人们称颂。人们不会忘记,当银汉低垂、寒凝大地,我们民族蒙受巨大苦难的时候,那拼将自己全部的热﹑全部的力﹑全部的能﹑划破夜幕、放出流光的陨星,虽然看来它转瞬即逝了,却在千万人的心头留下了不熄的火种。 恰似长夜的十年动乱中,被残酷杀害的青年遇罗克,就是这样一颗过早陨落的智慧之星。
   
   
   
   胡平: 我也饱受出身歧视之苦。《出身论》阐述得那样严谨, 清晰, 深入与精辟。第一次读到它时, 真是一种奇妙无比的感觉。这个声音很可能和自己一样孤独, 但你立刻就有了十足的把握和信心。这就是理性的力量, 思想的力量。
   
   
   
   宋永毅: 文革年代, 常识就是真理, 就是理论; 把常识说清楚了, 就是重大理论贡献。遇罗克公开诉诸于理论文章, 可谓精深, 尤其在那个不寻常的岁月。对比四十年后今天的知识份子被收买现象, 中国知识份子应当感到惭愧。遇罗克冒着被砍头的危险, 树立了一个出类拔萃的公共知识份子的形象。
   
   
   
   徐文立﹑贺信彤: 遇罗克先生是二十世纪对中国和全世界都最有意义的高尚的人权事业在中国的先行者。
   —— 从1979年至今一直追随遇罗克先生足迹前行的后来者
   
   
   
   刘青: 遇罗克之所以称得上时代的巨人,首先是他在恐惧时代展现的超人勇气。遇罗克发表《出身论》的岁月,是大陆毫无理性、陷入疯狂的红色恐怖岁月。明知是死亡、是灾难,仍然义无反顾地前行,必须具有面对死亡的勇气。在当年六、七亿人口的中国,惟有遇罗克用自己的行动,向世人展示了苏格拉底式的勇气。
   遇罗克之所以称得上时代的巨人,还因为他深刻、缜密的见识。他对《出身论》的见识,代表了同代人中最先进、公正、人道的理解,也是对中共利用出身制造歧视、迫害的讨伐檄文。
   
   
   
   陈维健: 遇罗克是那个时代的一位智者、勇者,以众人不能企及的高度,在黑夜中用生命为我们点亮了一盏不灭的心灯。
   
   
   
   徐水良: 我是1967年7月在北京看到遇罗克的《出身论》的。几乎从文革一开始,我们就与血统论激烈论战,我完全赞同遇罗克的文章。这篇文章当时的影响是很大的。
   1979年我出狱后,到北京,听说文章作者遇罗克被杀害,吃了一惊。这位独立思考的思想家,因为思想罪,在大好的青春年华,死在了中共血腥统治的屠刀之下。
   中国的进步,以无数烈士的头颅和鲜血为代价,以无数人的被劳改、迫害和苦难为代价。遇罗克,是中国自由平等事业的先驱者,是提倡人性、自由和平等,反对野蛮、禁锢和歧视的先驱者,尤其是反对中共阶级贱民制度的先驱者,也是不盲目顺从独裁思想独裁制度的独立思想的先驱者。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个杰出的先驱者,记住他的名字、事迹和对中国进步的巨大贡献。
   
   
   
   廖亦武: 我忘不了最初晓得遇罗克的那种震憾。那是一粒种子, 我能够撑到现在, 都得益于那粒种子在体内发芽和生长。我以为“乾坤特重我头轻”永远是最美的诗句。如果每个中国知识人的墓碑上, 都能无愧地刻上这样的诗句, 这个种族的遗传基因就改变了。
   
   
   
   野夫: 举世昏昏,君独昭昭。舍身求法,烛照千秋。——献给遇罗克
   
   
   
   陈破空: 在因“出身问题”而饱受欺侮的童年,我并不知道你曾为我代言。当我得知你的英名,已是在狂潮过后。于是,我明白,我不过是千百个“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之一,而你,却付出了最高昂的代价。那狂潮,竟卷走了你,你的青春、热血和生命。我深知,今日,唯有坚守信念,矢志不渝,承继你未竟的事业,才是对你最好的告慰。
   
   
   
   魏京生: 遇罗克知识渊博,勤于思考,最重要的是非常勇敢,敢于说出当时很多人想说却又不敢说的想法。而且敢用自己的生命坚持自己的说法。因为反血统论就是触动了共产党统治的理论根据。不能让人民之间成为你死我活的敌人,少数压迫者就会暴露他们是人民公敌的真面目。这就是遇罗克遭遇不幸的根本原因。也是他作为人民代言人的伟大之处。和那些因为给共产党提意见而遭遇不幸的人,有本质的区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