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60种派别的伊拉克]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黄河边—— 给人以笑声的勇士
·特务世界
·二看黄河边——领袖的气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在昨天的德国新闻里, 一篇文章很引人入胜:目前,伊拉克国内的派别竟然有60种! 而这60种, 可不是停留在嘴皮之争, 而是动真枪真炮﹑只想把“敌人”消灭得干干净净的!
   


     乍一看, 实在又象童话了。不禁联想: 那么小的伊拉克都有60种,互相之间你死我活, 若有一天中国也能自由成立党派的那天,还不得有1500种?
   
     这些派别都是以什么理由成立的呢? 观点和地域是最大的理由。
     比如天津人反对北京人, 北京人反对上海人; 济南人反对杭州人, 杭州人反对昆明人; 四川人反对河北人; 山东人反对云南人…… 而且, 就连伊拉克同一城市里的居民, 虽然无法因地域的理由互相对抗, 却因观点的不同, 也是各派坚持自己的说法, 互不妥协﹑你死我活的。
   
     都为的什么呢? 比如: 关于女人戴不戴头巾﹑戴什么样的头巾; 或是:妇女上街, 戴头巾远远不够, 而是应从头到脚蒙上黑布袍只露两只眼睛; 妇女是否应该参加社会工作; 又如: 夫妇可不可以离婚; 男人可不可以想性交就性交而不叫强奸; 是否应一夫多妻制; 对偷窃者应不应该砍掉手或胳膊; 妇女可不可以上学﹑有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以及家庭的财产继承权;近亲可不可以结婚; 男人的权利与地位的明确; 每天去清真寺祈祷应是五次还是几次; 教义的内容与教主的神圣地位与权利等等……争论的内容多啦。
   
     但有没有“是否可以或应该接受西方文化教育”这一条呢? 没有。因为, 如果有, 那么, 60个派别的争论, 干脆全没戏了。
   
     也就是说, 在不能接受西方文化教育的前提下, 这些观点与派别才有成立与争论的意义, 他们的互相斗争和开火, 才能无休无止。
   
     这60个派别, 有时互相又联合起来, 共同对抗一个 “敌人”。若是已不需要共同联合, 则立即散伙, 互相之间继续对抗﹑指责与开火。
     他们永远不会反思,也不懂得怎样反思, “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 是他们骄傲的座右铭。
     他们宁肯把自己的国家炸成平地, 也绝不向同一语言的“敌人”妥协。
   
     既然德国和其他西欧国家, 愿意用福利制与友善之心接纳他们, 他们何乐而不为? 于是每天几千人上万人地涌进来了。但也同时把他们只认死理的各种派别观点全部地带进了西欧, 继续在新的土地上互相对抗和你死我活。他们在自己的国家时, 就教导小孩子们,如何用小利刀一下子就能把人头割断。在德国的战民营里, 仅仅因为口角的观点之争, 已经发生过两次头被割断的事故, 有的死尸横陈在一隐蔽之处, 无人认领; 而德国尽量地不愿公开这类新闻。
   
     如果你不相信这类“童话”, 最好去看看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土耳其作家奥尔罕. 帕慕克的代表作《雪》。
     故事中, 名叫卡的土耳其诗人, 在土耳其还不属于民主国家时, 因政治问题离开了祖国, 去德国定居。他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自己所受及所爱的是西方教育。
     在德国的大城市法兰克福, 他虽然自由却孤独地生活了二十年。 当土耳其成为民主国家之后, 他回国旅行, 来到了土耳其的一个边境小城。
     他一方面是想采访因为头巾而自杀的少女案件, 同时也对离了婚的多年前的女友抱有幻想, 希望能与她一起在德国生活。
     全书以对雪花纷飞的各种描述而穿插其中。
     大雪使小城的交通中断。这使得卡不得不在小城里滞留。因此他有时间拜访了各种派别的人: 左派剧团团长如何竭力地想将自己的理想付諸實行而冒着生命危险;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派份子的头头, 如何秘密地潜伏在此小城, 暗中指挥着一切; 同一家庭的姐妹之争的两种观点, 无非是戴不戴头巾的区区小事, 竟然被视为人命关天一般地重要, 为之去死并甘愿牺牲的少女竟大有人在,连父母﹑亲人也无法扭转她们为“真理”的献身决心。 在世俗與宗教,伊斯蘭傳統及西方文化衝擊並存的雪封小城,眼看就要有一場极为激烈且瘋狂的戲碼; 而身在其中的卡, 亦無法避免於這場人为的風暴。 他那早已无法与同胞们认同的修养与观念, 他那起初对个人幸福的打算与心底的幻想, 随着眼花缭乱的现实与时日的消逝, 已漸漸地模糊,象飞舞而逝的雪花一般, 遗憾而无奈地远去了……
   
   
     这本好书, 看了之后令人难忘!
     如果不是一个土耳其人去写它, 或许读者会认为作者是瞎编,但恰恰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土耳其人去写自己的同胞,才分外感到真实可信, 才更有说服力!
   
     前两天, 德国柏杨省经济部长Ilse Aigner, 因公事去伊朗拜访石油部长, 她竟然象女战民一样, 从始至终地戴着头巾!
     德国民众大哗。 反对党立即把女总理的画像上也戴上了头巾!
     假如这事发生在中国, 又当如何?
     今天的德国新闻: 据统计, 战民中的10%是犯罪分子。
     笔者不知道说什么好。
     童话,童话,世界到处是无法想象的童话!
   
   
   2015.11.9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6/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