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希望列车”——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这部美国/墨西哥合拍﹑长达90分钟的故事片(德文: Zug der Hoffnung西班牙文: Sin Nombre), 是福永卡里的导演处女作。在2009年圣丹斯电影节首映,它获得了最佳导演奖。接着,又获得其他国家颁发的13个各种项目的电影大奖。为何它如此地成功﹑如此地震撼人心?
   这部电影在德国电影院于2010年4月首次上映,今年10月,当我在电视里又一次地观看它时, 仍是感到深深的悸动。

   
   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个恐怖组织? 电脑上公开列出来的名称,有几十个。
   影片里这个由墨西哥人组成的恐怖组织,简称为MS-13,全名是Mara Salvatrucha。它發詳於美國洛杉机地区,如今其势力已遍布北美及中美各地。2005年的统计,仅仅美國境內的會員數量,已經超過五万人。该组织以“保护同乡”的名义继续扩大,又接受了宏都拉斯﹑危地马拉﹑尼加拉瓜等中美洲国家的拉丁裔移民加入。九年一晃过去, 该组织的数字只增不减。
   他们的犯罪活動包括非法走私﹑销售毒品﹑黑市枪械﹑贩卖人口﹑偷车﹑抢劫他人住所﹑强奸偷盗等等,所有的坏事做绝,且杀人手法相当残忍。
   
   记得在2004年圣诞除夕夜,新闻轰动全世界: 在宏都拉斯市西北郊, 他们用手枪拦截闹市大巴,枪杀公车里全部的28名乘客,大部分是无辜的妇女和儿童。
   警察破案往往力不从心﹑极其不易,常因證據不足而只好将人釋放。
   甚至曾在監獄中服刑的MS-13領袖, 被认为是巴士兇案的主謀,在獄中却被其他同伙囚犯吊頸致死,以便灭口。一位在美国定居的帮会会员, 洗手不干退出帮会,八年之后仍被帮会射杀,凶手一直未被破获。世界舆论认为,他们的凶残,远远胜过意大利黑社会。
   
   墨西哥的大城市都有好几个区,每个区的组织名称都不一样。如MS-13,Mara-18等等。各区之间,各帮会有自己的管辖范围, 外帮会不得随意进入别家地盘。凡是加入了帮会的會員,无论年龄大小,都必须接受本幫會的纹身,每个帮会的纹身图案及联络时的手指暗语都不同。
   由于数不清的百姓非法入境美国,其中有很多帮会人员被美國政府遣返回原居地,但这些人將MS-13的影響力散播回中美洲,反而发展和壮大了自己的组织。
   
   假如不看这部电影,就不会明白:人的一生,都有走错路的时候,若想退出那个组织,洗手不干就行了,是什么原因,使得会员反而愈来愈多﹑发展得如此壮大呢?
   
   此影片,不夸大﹑不缩小﹑不修饰﹑不说教,老老实实地展现给你现实中﹑生活中的画面。
   
   美国!美元!绿卡! 自由! 贫穷落后地区的人们,勉强维生不够温饱,太想去美国获得那一切了!
   在这背景之下, 故事就由一个刚过完13岁生日的孩子斯迈利开始了。
   
   斯迈利无父母, 只与他的老祖母一起过日子。由于这孩子总爱笑,,幼稚可爱的他常常是好心情, 所以别人给他起个绰号叫“笑脸儿”。他有个刚到成年的朋友卡斯帕,是街头帮派MS-13的会员。他引导笑脸加入组织,因为发展成员是每个会员必须做的工作;尤其是发展儿童要比发展成人容易得多, 也是组织最中意的目标。笑脸对他们的纹身图案和手指暗语很好奇, 卡斯帕就给他讲解和示范, 说大家在一起要比一个人过日子更有意思,并说自己当初也象他这年纪就加入了组织的。
   
   MS-13的头头Mago个子高瘦,不仅身上有许多纹身图案, 由于杀人越多功劳就越大﹑纹的图案就越多, Mago的脸全被黑色的纹图纹得满满;如果说13岁的斯迈利叫“笑脸”, 则他这壮年人叫“黑脸”是完全合适,因为你根本就看不出他是什么相貌,完全有如京剧中的大花脸——黑头,只不过那图案与京剧中的不一样罢了。这黑脸,不仅证明着他在组织里的功劳巨大,也起到一见谁就吓谁一跳的镇摄效果。
   黑脸说: 如果笑脸想加入组织,每个会员所经历的共同祭祀必须经历:笑脸将在13秒的时间之内,要被几个帮派成员拳打脚踢,且不能出声,不能为自己不想挨打而求饶。至于多少秒钟, 其实都由黑脸自由地计算。
   要成为“马拉Salvatrucha”的正式成员,笑脸忍受了拳打脚踢。几天后, 他减轻了伤痛, 又给了他另一个任务: 必须杀死对手Mara-18的两位成员。
   那两位成员所以被捕获,是因为他们经过了MS-13的“领土”,他们解释说是为了去美国,抄近道去扒火车,仅仅是路过而已。但黑脸不听,因为违规入境是严格禁止的,以防止在自己的领地上,另一派出售自家的毒品或借机侦探。
   于是,那两位成员被囚禁在铁丝网笼内。 黑脸从容自在地面带着笑,以领导者的身份,交给笑脸一把自制的手压式手枪,自己则开心地在一旁拍摄俩囚犯讨饶的纪录片。
   笑脸迟疑地不敢开枪, 卡斯帕上前给他鼓气,告诉他一定要无情地去做。 笑脸一狠心,开了枪,杀死了他俩;他被视为有功, 立即被组织纹身。
   被杀死的两个人, 肉和内脏全喂了黑脸养的几只狗。
   狗在一旁吞食,而全体成员则喝酒聚餐地庆祝,笑脸被大家视为很有培养前途的苗子。
   
   与此同时,洪都拉斯的中年人奥拉西奥,与他刚成年的女儿塞拉,和他的兄弟奥兰多,想逃到美国去挣钱。他们与无数的逃亡者一起, 艰辛万苦地扒了一辆又一辆老旧不堪的货车。所谓扒车,就是当一列货车到达车站时,刚一停顿的短短时间内, 人们抓着手里不大的衣物包包, 疯了似地往车顶上攀登;你不快, 车就开走了, 等于再蹲在露天的车场上一天﹑两天﹑三天。 车厢的门根本就不开, 司机和列车员因收了黑钱,装看不见已够好的了。唯一的栖身之处, 就是四边毫无遮挡的列车车顶。
   冷风呼呼地吹透全身, 突来的暴雨无情地浇淋头脚;或是车猛地刹闸,有人掉了下去, 或是想跃过这节车厢跳到前面那一节的顶上(塞拉的父亲就落在了两节之间的空隙处, 立即死了, 甚至连尸体都没看见, 活着的人连哭都没心思去哭,全麻木了)……所受的种种苦楚都不算, 最可怕的, 莫过于在列车暂停的那很短的时间内,各帮派趁机来抢劫了! 他们知道这许多贫苦的顺民, 出远门一定是带着钱的, 是带上自己仅有的一两件首饰的, 是带上比较好些的衣服的, 他们抢的是钱﹑首饰,无论是哪国货币,他们全都要!
   而被抢劫光的民众,没有退路,只有继续艰辛地前行……
   
   话说另一头, 卡斯珀爱上了住在另一区的美丽的玛塔,二人真诚相爱,已有了性关系。为了保护她,卡斯帕不能告诉黑脸他俩关系的秘密,因为去另一区是禁止的,何况还爱上了另一区的人。若本组织的人知道了,就等于欺骗团伙,是死罪。只有笑脸知道他俩做爱的事。
   
   因多日不见, 玛塔出于想念, 很想与他见面,卡斯帕却告诫她先不要来了。次日,单纯的玛塔想自己去对黑脸公布:说自己并不属于另一区的人, 自己爱的是卡斯帕,想来这个区与他住在一起。黑脸经过查问后,卡斯帕和早已知情未报的笑脸都被打了13秒,作为对他俩违规的惩罚。黑脸见玛塔长相很美,淫心顿起, 说可以去一安静处与她谈谈, 到了没人处,立即试图强奸她。玛塔奋力拒绝,一不小心摔在石头上, 头部受了重伤, 流血过多,立即死亡。
   头头做任何事永远是正确的。从小就服从惯了的卡斯帕强忍悲痛,敢怒不敢言。
   
   尽管如此,卡斯帕在与玛塔相爱的事件上,被认为是欺骗了组织与领导,死罪降临,只有逃亡。他与许多在车顶挨挤着的难民一起, 想逃往美国。然而,列车还没有开动,就在那等待的短时间内,黑脸带领着同伙,不仅是想搜寻卡斯帕杀死他, 更热衷于抢劫难民。黑脸见到年轻的塞拉, 立即想将她拉下车顶强奸她, 卡斯帕忍无可忍, 用力挥起了大砍刀,将黑脸砍死并将他抛下列车顶。
   新的头领立即产生,他叫El Sol, 将杀死卡斯帕的任务交给了笑脸,令他将功赎罪,并给了他一把手枪,让他去追踪卡斯帕并一定要杀死他。
   
   少女塞拉不仅感激卡斯帕救了她的命, 也悄悄爱上了他。 她见他一路上沉默不语﹑心事重重﹑没有吃喝,就分给她自己仅有的口粮与饮料。卡斯帕勉强接受,没有一丝愉悦的面容,他知道团伙对他的搜捕和死亡,每分每秒都在等候着他, 所以对于塞拉的关心和紧紧跟随,他无可奈何地只好应付, 而又不能不保护她;因为他逃亡的经验远远丰富于她。每一次, 如果没有卡斯帕的心计,他俩早就落在追捕者手中了。
   好几次几乎丧命的风险都躲过了。卡斯帕和塞拉终于来到了美国边境。
   那是一条不宽的河, 只要立即付钱, 一位男子便用卡车的旧轮胎将人带过河去, 河的对岸就是日思夜想的美国境内了。卡斯帕立刻付了钱, 让塞拉先过河。塞拉坚持要和他一起渡。但轮胎只能带一个人。塞拉只好先渡。当塞拉正渡到一半时, 河的这边, 13岁的笑脸突然出现在卡斯帕面前, 他掏出裤袋里的手枪, 尽管卡斯帕大喊“别开枪!”,但笑脸却一枪击毙了卡斯帕,又接连地朝他身上连射数枪。
   塞拉不顾一切地想往回游, 痛彻心腑地喊叫着,眼巴巴地看着卡斯帕死去。
   她终于被带渡人用力推上了对岸。
   她走到电话亭,第一要做的就是给亲友打电话, 告之父亲死亡的消息……
   枪杀卡斯帕有功的笑脸,回去之后, 被新头头嘉奖, 团伙们立即在他的下唇纹身。
   片尾字幕,悲凉幻想的音乐。
   
   这一夜, 我和海曼又没睡好觉, 它给我们的震撼,绝对不亚于第一次看它。
   如果是位思想家, 这影片给他(她)的启示,肯定要比我俩深透得多,不定能写出多么文思泉涌﹑启发人的文章来。
   它给我心里展示的,就是一幅没有止境的﹑底层百姓的挣扎图;就连那些罪犯团伙都如是。
   我不想议论贫穷落后带给人们的是什么,也不想议论那些国家为什么不能建立民主自由的国家制度﹑能让人民摆脱贫穷落后和愚昧。
   我只是想:那纹身, 那再也无法去掉的刺青图案,就是向全世界公开的自愿死亡证明书;那纹身, 就是再无退路, 不得不去发展会员和杀人的邪动力;那纹身, 就是与理解﹑善和爱完全对立﹑大声宣战的恶魔。
   沉默的卡斯帕的目光,从始至终是迷茫与痛苦的,他连一丝一毫的轻松愉快的眼神也没有过。不仅是他, 影片中, 人人没有一句轻松愉快的语言和目光。人们只是在重压下忍受着﹑喘息着。
   卡斯帕深知自己的结果是死。当他儿时加入组织还不懂,但当他长大以后,有了自己的见解与思维,除了服从,便是沉默﹑迷惘和彷徨。
   就算他到了美国,他也深知,绝对不会有好结果:一个对组织犯了“罪”的人,不仅在美国的本组织的同伙穷追不舍,就连其他友帮组织, 也会杀了他。而他脸上和身上永远的刺青, 就是让他们杀死自己的证据。
   迷茫﹑痛苦,恐惧,世界上有多少这种角落?
   而无以数计奔往美国的难民们,在美国的失业大潮之下,在帮会的敲诈中,能得到多少幸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