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黄河边—— 给人以笑声的勇士
·特务世界
·二看黄河边——领袖的气质
·韦石,不要悲伤!
·三看黄河边——杰出的修养和才华
·四看黄河边——铁肩担道义,愿走荆棘路
·五看黄河边——坚冰与尘埃的性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1986年我来到德国,感觉德国的医疗保险是一流的。一般老百姓都加入最大的医疗保险公司“AOK”,它也是属于联邦卫生部认可的民营企业。
     为何感觉它是一流,完全是自己的切身体会:无论去哪一位医生那里看病,都能感到医生对病人一律平等﹑亲切耐心,医生只想给你开好药,希望你的病快些好起来。当时所有的医疗和医药费都由保险公司全部付款。


   
     一年年,随着失业人数的只增不减,随着大量外来移民的流入,以及对亚洲门户的开放和欧盟的成立,马克变成了“贵元”,人人的钱少了一半,物价却又不停地涨着,国家赤字没顶,柏林的“赤字大钟”天天标示着:凡是在德国出生的每一位婴儿,从一出生起就背着多少多少债务,而这数字竟然是只增不减。德国女总理不止一次的公开哀叹:“德国国库空了!”于是,在普遍觉得钱远不如以前那样够花时, 医疗保险措施也便随即改变了。
   
     先是联邦卫生部给医生下达指令, 不能只给病人开好药贵药, 许多好药贵药及常用药,一律由患者自费。比如, 一家私人诊所大约有一千位患者,医疗保险公司规定, 每月此诊所应不超过一万五千欧元的医药费。如果医生每月给患者开药的钱数超过了规定, 则会扣除医生的工资所得。由于连药品也从亚洲大量进口,许多药品质量远不如先, 无奈它进口价格很便宜。甚至一些德国制造的好药,被国外的冒牌货所代替, 德国反而再也不生产了。
     无形中,患者变为两种公民: 一种是少数人经济条件好能买好药的,一种是大多数人经济条件差只能吃次药的。
     但许多穷人偶然得了小病,尚不至于付不起好药的费用, 宁肯付款, 也不愿吃坏药糟蹋自己的身体, 只要向医生口头声明:“我愿意自己付钱。”医生便给你开好药的自费药单。但那种得了糖尿病﹑肝病或癌症的患者,一般自己是付不起医药费的。久治不愈的大病,长期吃药也不见好转的,那就只有安静地等待上帝召唤而解脱吧,这种情况在1986年,是谁也想不到的。
   
     随着失业大潮和时间的推移,医疗保险公司也越分越细: 根据职业分门别类。比如,你是属于坐办公室的公务员;你是属于农民;你属于教师或教授;你属于手工业者;你属于运动员; 你属于建筑工人;你属于工程师; 你属于艺术家; 你属于饭店老板……全德国,竟有三百多家根据职业不同类型的医疗保险公司!老百姓习惯地统称之为“私人医疗保险公司”;其实亦都是属于联邦卫生部认可的民营企业。但唯有外国人,无论是否入了德国国籍,无论是否很有地位很有钱,却没有一位建立过这种公司。
     此种分类的理由,是认为根据职业, 可以更具体﹑更得当地得给予患者治疗;加入者亦有一种与“芸芸众生”有所区别的高贵心理。他们每月所付的保险费,高过AOK的标准很多。这些都属于能付得起贵药的“上等患者”。就连在候诊室等待叫号时,凡是“私人医疗保险公司”的患者,都被优先尽快地叫进去赴诊,以视对他们的优待。 诊所特意单给他们星期六诊治,以便连穷人也见不到, 让他们格外安心和舒服。这在1986年,也是绝对没有的事。
   
     然而,美梦并不因你的高贵和舒服永远将就你。穷人中也有很多过去恰恰属于这等阶层, 但,突然你失业了,因年龄或经济条件的改变,你无法再留在私人医疗保险公司,也就等于被此公司“自动开除”了。过去你每月的医疗保险费比大众化的AOK高出很多, 也就等于白交了。如果你还做了退休和生命保险, 可你又无法再继续付款,你的退休金和生命赔偿的好梦也就等于全部泡汤。要命的是,也有私人医疗保险公司宣布自己破产的, 结果所有的客户都倒了大霉,损失巨大又无处讲理。尤其是你从云端一下跌子进了劳动局或社会局, 他们第一问就是你是否做了什么什么保险? 你必须填表交代清楚。你才发现,你忽然变成了不能再有这些保险的穷人了,否则你连失业救济金都得不到。领失业金的头一二年很快过去(根据年龄与工龄决定一或是二年),但你还是没有满工时的工作。这时你甚至必须变卖房产,劳动局会详细地给你说明并来信, 告诉你应如何以及到何时,才能再来申请失业救济金。无论你过去的职业有多高,凡是劳动局分配的工作,你都必须接受,否则,你三次“犯错”,就什么金也没有,哪个局都不要你了。很多无家可归的流浪者,过去都有一个动人的并不低级的故事。
   
     德国政府出于人道, 声明凡是离开了“私人医疗保险公司”的, 其他的医疗保险公司则有义务收留此人加入。但如果三个月之内, 你还没做出决定,哪个公司都没落脚的话, 一过三个月, 你再想加入其他的医疗保险公司, 便会十分地困难了。
     “怎么改为收十欧元门诊费了?”一天,人人都在家里说过这句话了。
     联邦卫生部绞尽脑汁地为国家节约,仍是入不付出,于是改为每三个月患者交十欧元门诊费给家庭医生(主治内科医生)。有的医科(如耳鼻喉科,皮肤和眼科)的诊所,亦由这十元内转门诊帐(牙科除外)。这一来,本以为看病的人会少,结果反而多了,因为本不想再去看病的已健康的患者,由于已付了款,一看天数还没“过期”,也要去医生那里走一趟。门诊部的画面变为:头一个月人最多,屋里病人满当当;第三个月的下半月冷清清,几乎没患者,安静得象墓地。
     这措施施行了四年(2009一月至2012年底),卫生部还是不见节约的效果。又给私人开业的诊所有种种新规定,如:以前能给患者五年一次地检查肠胃,这种检查对医生来说是笔大收入,现在却不准了,凡是应该做检查的患者,都只能去市医院。一下子,诊所的医疗器械全部地搁置。医生们也不满意自己的收入,总觉得比多年前的收入差得太多。于是措施又变回来,从2013年始,患者又象以前那样不用交门诊费了。
   
     “怎么又不交钱了?”
     不交门诊费,从卫生部的角度是希望看病的人越少越好;而从医生的角度刚好相反。
     但是,并未因不交钱看病的人就多了。因有许多患者自己知道该吃什么药,干脆去药店里买,如果不属于烈性药,是不需要医生开药单的;省得坐在门诊室里无聊地等候。再说,不准医生开好药的规定,仍旧没变。
     以前,候诊室里总有许多娱乐性的刊物供患者阅览,诊所只每月交十欧元,自有送杂志的人来送新取旧。现在连这也少见了,许多诊所只留几本非娱乐性的无聊刊物,谁也不想看。或许那十欧元变为二十了,总之诊所连这点钱也省了。
     那么,为什么卫生部绞尽脑汁地来回改变,却节约不起来呢? 不仅无法节约,反而国家的亏空一次大过一次呢?
   
     网上有人说:是否每个私人诊所,都在暗中做假帐呢? 不是披露过只要一个人死了,各科医生得知之后,立即做假帐,说在他死前给他做过多少检查,而这死人又无法说“根本没有”吗。是否也给活着的患者做假帐呢? 只要不大出格,反正也没人知道和核实?
     又有人议论:是医疗保险公司属下的办公大楼和过多的公务员的庞大开支所造成?而并非医生的责任? 是那些人浮于事的机构太多太庞大了,裙带关系塞进去的员工又不能解雇,无法减少开支?
   更有人议论:一点小病能给患者折腾两三年,就是不给你合适的药,最后一位医生偶发善心,开了一种药,十分便宜,原来人人都可以在药房随便买,结果病一下子就好了。这才知道有的私人诊所多能折腾人!
   总之,谁也无法揭开这无法节约之谜。谁也说不清不能节约到底是怎么回事。人们只知道以前的好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但,在家里,人们还是有自己的想法:只有英国堵住了这个漏洞,只有英国的医疗保险做得最好——英国没有那么多私人开业的诊所,也没有与之有关的过多的人浮于事的医疗机构, 更没有那吓人的几百个“私人医疗保险公司”! 效果是: 英国的医疗中心对患者一视同仁, 只愿意给你开好药, 盼望你尽快恢复健康, 省得老来给我们只挣工资的医生们找麻烦。
   是否真地这样?笔者并不清楚。 因为我没在英国生活过,没有过切身体会。
   然而,为何无论怎样改变节约措施, 联邦卫生部仍是入不付出? 人们望着那柏林的“赤字大钟”,那只高不低的数字, 不知怎样回答。
   
   2013.7.26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6/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