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德国芝蔴——大烟籽]
遇罗锦
·巴西,充满了活力
·欧洲来鸿一二
·情义,那心里的痛
·哥哥不是孤独的英雄
·一个大童话 我在中国的四十年 1946--1986(1)
·一个大童话(2)
·一个大童话(3)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芝蔴——大烟籽
   
   
   (照片. 白色食用的大烟花 )
   


   
   
   初到德国,从第一次去面包店里买面包起, 回回见到的是各面包店出售的小面包,有一种面包皮总是粘有一些微小的黑籽,小得象过去在北大荒当农民时,家家种的烟草的烟籽。吃起来既不觉得难吃,也说不上好吃,就象既没什么味道又没什么感觉似的。
     “这是什么?”我第一次问一位德国人。
     当她告诉我这是大烟籽时, 我不禁很惊讶:“大烟籽能吃?”
     “当然。这是一种食用品种的大烟籽,与造麻醉药品﹑让人昏沉幻想的大烟籽是不同的。”
     “吃多了会兴奋吗?”
     “不会,相当于你们中国人的芝蔴。”
     她见我那傻样,又笑道:“你没见面包店都有大烟籽蛋糕吗,都是厚厚的一层大烟籽做馅呢,吃了谁也不会晕也不会跳,更不会上瘾呀。”
     “真不会上瘾吗?”
     “不会,绝对不会。”
     虽然后来几次吃过这种蛋糕,却始终不觉得有什么好吃。比起中国人爱吃的芝蔴,它缺少的是那浓郁的馋人的香味儿;就不明白德国人怎么对芝蔴和香油都绝少兴趣?就象我至今也吃不惯西方人深爱的橄榄和橄榄油一样。
     我想起三十多年前, 在北大荒当农民的那十来年的时光, 从来没有过象插队知青混日子的心情, 而是一心一意地学着农民怎样过日子的。
     那时,还没见过这学名叫“罂粟花”的真面容。第一次见它,是在邻居菜园子的隐蔽一角,忽见几株两三尺高开着红花的植物,花瓣四五片大大的,颜色红得象火,黑褐色花心,随风一吹,那几片花瓣便象红蝴蝶似的翩翩摇摆,煞是好看,一问才知是大烟花。邻居大嫂解释说:“上边不准多种,两三棵还行,得种在没人容易见到的角落。它是药材,治肚子疼,就连整棵的杆,煮了水喝,也照样治病。”
     自己听了也不太往心里去,或许因为年轻,很少患肠胃病吧。
   
     北大荒的农民, 除了挣公分以便能分粮食之外, 家家都有自家的园田地, 以种黄烟为主要的家庭收入来源。到了次年开春,土地还没完全化冻时,大嫂就教我怎样打烟畦了。那是在自家院子的一边,挖一块一米见方﹑一尺半深的畦,四边搪上木板,在畦里撒上半尺高的细土,趁天好无风时,于是就可以喷烟籽了。由于黄烟籽与大烟籽都十分十分小,用手无法撒匀,只能将籽放入半碗水中,搅混, 含一大口,一口口地连水带籽均匀地喷在畦里;也不能象浇菜那样浇水,也是一口口地喷才行。然后,畦上横放两根木棍,罩上透明塑料布,用土块将四角压住,夜里必须覆盖草帘子或是小棉被,以防受冻;次日若是天好,揭去帘被,让畦晒晒太阳,就这样精心照料直到慢慢地发了芽,长了叶,那时就是四月份了,再没有夜冻了。当小苗长到二寸多高时,趁哪天天气好,约几位邻里相助,于是薅苗﹑运苗﹑栽种﹑浇水,一气呵成地把几百﹑几千﹑甚至上万棵烟苗都栽进了自家园田——那是北大荒农民家家不可忽视的一笔财富啊。
     至于种罂粟花呢,虽然没种过, 我想也是一样的种法。
   
     几十多年过去了,如今自己不再当农民,可是一见到奥地利的大烟花,自然就想起了往事。当然,西方早已先进到用机器栽种和收割了。
     在德国, 一直没见过大面积栽种的罂粟花。听说无论是食用或医用品种,栽种它都必须获得官方的许可。只是偶尔在田边地间,或是私人的露天花园里,见到过几次正在盛开的红红的大烟花。由于太少, 也就那么晃一眼一闪而过。
   
     电脑给了人们无限多的可能: 当你在“Google图片”的栏目里, 忽然发现某个村庄,种植着大面积的大烟花时;当你第一次知道还有一种可以食用的品种,它的德文名字叫“Graumohn”或“Weissmohn”时;当你实在惊讶它们的花朵,怎会如此奇妙动人﹑活象穿着霓裳羽衣﹑婆挲起舞的仙女时,别说你开着汽车或坐着公车,当天就能见到它;就算住得很远,或身在他国,只要经济许可,也一定会渴望一睹它的芳容,说什么也得见见这从未见过的花朵了。
   可惜,网上介绍了每朵花的寿命:它只有一天可活。每朵花从开到闭,
   不超过24小时: 早上至上午盛开,下午就渐渐无精打彩,夜晚便败落,明早绝不再开, 它已开始结实了。但由于开花期间花蕾千千万,因此在照片上和实景里,你都不会觉得花朵稀少。相反,你一下子就被那望不到头的花海迷住了!
   
   (照片. 一望无际红白相间的大烟花田)
   
   是的,越来越多的人们被大片大片的花海吸引,不惜远近地来看望它, 想与充满异香的花﹑与透明的兰天﹑墨绿的森林和灿烂的阳光好好地亲近一天。
   人们百看不厌,拍照﹑摄影﹑摄像,不亦乐乎!然后去不远的村子里买蛋糕, 绝对不是食品公司制做的太甜太腻又放了化学成份的东西,而是此处村庄的农民自己当天制做和烤制的,它既不太甜,又不油腻;皮薄馅大,十分新鲜和可口,比如,面皮里掺有一些土豆粉,有的掺有德国人爱吃的桂皮粉,不仅做出的滋味多样化,外观也多样化。价钱合理又实在好吃!
   “奇怪,我吃过多少次大烟籽蛋糕,怎么一次也没觉得这么好吃过?”
     “因为大烟子新鲜,”海曼说道:“它绝对不是陈年的。”
     “真的? “
     “一定是。”
     “一定是。”我也深信不疑:“大烟籽的新鲜与否竟然这么重要。或许,连面粉都是当年新收割的麦子呢,你看那大片麦田!农作物都得轮种,否则就长不好,种大烟一定也是。每年一定是和麦田轮换播种的。”
     是的,我写这小文,是幻想着有一天,各处的旅游点,都能有更多更好﹑给人们的休闲带来愉快的新景物和新食品!
   
   ---------------------
     
   照片出自的地址:
   
   3525 Armschlag-Mohndorf
   Austria
   地区:Waltviertel
   奥地利西中部,与捷克近邻。
   在Gross Gerungs至Zwettl,Sandl之间。
   
   
   2013.7.24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6/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