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黄河边—— 给人以笑声的勇士
·特务世界
·二看黄河边——领袖的气质
·韦石,不要悲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常洞瑶:啊呀!这么说,这一伙人是透顶加双料的大混蛋了?我又赞成《出身论》了。再见!
   
   
   ……………………………………………………
   
   【社论 】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
   
   
   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随着今天社会上革命左派大联合﹑大夺权形势的发展,中学生革命造反组织的大联合﹑大夺权行动也在部分学校开始了。但是,仍然有不少学校参加运动的人很少,文化革命搞得冷冷清清。即便有少数学校有些“轰轰烈烈”的影子,也不过是少数人在那里忙来忙去,很难忙出个头绪。不少学校造反派们夺回了大印,封闭了财会室,以为这就是把权夺过来了,以为这就是夺权的基本内容。真正的大多数同学,不少人呆在家里,也有人盲目地下厂下乡,对中学的文化大革命感到没信心,没前途。不把这些人发动起来,能算夺取政权了吗?
   
   什么叫“权”? 毛主席说:“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就学校情况来看,不把大批同学发动起来,就无所谓夺权,而发动群众的本身,也就是夺权的过程。我们做得怎样呢? 我们动员依靠广大群众了吗? 我们团结起千百万群众了吗? 没有,全没有。我们做得很不够。
   
   资产阶级反动势力对这个问题是很清楚的。它知道自己站在群众的敌对立场,是得不到群众的拥护的。因此它采用的手段是压制群众﹑威胁群众﹑迫害群众。它大刮“封建血统论”的阴风,大放“秋后算帐论”的暗箭,企图以此束缚住群众手脚。许多受它蒙蔽﹑打击的同学于是变得不敢说﹑不敢动﹑怕遭迫害﹑怕受报复,不能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一些单位和学校里,资产阶级反动势利还占上风,革命造反派还抬不起头来,学校如一潭死水,文化革命很难搞起来。
   
   资产阶级反动势利为什么还这样顽固? 它的理论基础究竟是什么?剥开它的外衣,其丑恶灵魂不外乎是反动的唯出身论!它凭借出身高贵,对造反派大骂“右派翻天”﹑“狗崽子报复”;它凭借出身高贵,可以横行霸道,任意抄砸革命组织;它凭借出身高贵,可以作威作福,勒令“狗崽子们的组织解散”,对违令者非打即骂;它凭借出身高贵,可以坚持资产阶级反动立场,目无党纪国法!这样的东西不打倒它,我们怎能发动群众,怎能夺权?
   
   革命的造反派们,联合起来吧!为解放受压抑的革命群众,为大联合﹑大夺权的成功,为取得文化大革命的彻底胜利,行动起来吧!
   
   ……………………………………………………………
   
   江青同志谈阶级路线
   
   
   (1966.11.14. 江青同志接见北京中学生代表和红卫兵时的讲话)
   
   
   ……阶级路线是党的生命, 同志们的确应该关心重视, 务必充分注意。要说阶级路线,很简单,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搞革命。许多同志给中央文革小组来信,问出身问题。我们说, 也就是毛主席讲的, 出身不由己, 道路可选择。阶级出身是给人打烙印的, 但不起决定作用, 起决定作用的是个人努力,是人的思想革命化。尤其你们都很年轻, 最大才二十岁,大多数是长在红旗下(新社会)受了党十多年教育, 所以出身对你们影响不大, 不起决定作用。最近有些人总爱讲红五类黑五类的, 把人分成等级, 这样做不对。正如周总理给你们讲过的, 中共文件﹑《人民日报》,哪次用过红五类﹑黑五类这样的名词? 总之,这样做不对,这会影响团结﹑危害革命。你们说对不对? (齐答: 对!)
   
   同学们,红卫兵战士们, 你们出身好坏都不必背包袱,工农革命家庭出身的人,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要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要充分发扬父兄传统,继承老一辈革命精神好好听毛主席的话,干一辈子革命。
   
   剥削阶级反动家庭出身的人, 要肃清家庭的反动性, 力争彻底背叛, 根本不用害怕担心, 只要不和老子一样, 就不是狗崽子, 甚至可以是坚定的革命左派。
   
   还有“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个口号,在现在是错误的﹑不合适的﹑反动的。
   有人问: 有成份论,不唯成份论是矛盾,这其实一点都不矛盾,也就是要看人的成份,但不以它为主,要时时处处看人的观点。
   
   好吧, 同志们, 红卫兵战士们, 这个问题就说这些, 供你们参考。
   
   …………………………………………………………………………
   
   
    北京一中“劳改队”
   
   
   亲爱的同志们, 这场触及人们灵魂的文化大革命, 始终贯穿着两条路线的斗争。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无时无刻不在做拼死的挣扎。在这解放后十七年的今天,在无产阶级专政下, 在我们伟大祖国首都北京, 在党中央﹑毛主席身边,它也伸出了魔爪。北京一中劳改队就是它的产儿。
   
   那些私心杂念极端严重,但又不注意思想改造的执行者们, 正是成了资产阶级的继承人。无论是什么出身的青年, 如果不注意思想改造, 都会成为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为什么在今天会出现这样骇人听闻的事件,难道不能引起我们的深思吗?
   
   宿舍变成了监狱, 不少无辜的青年, 在皮带﹑弹簧鞭木抽打之中,在盐水浸泡过刀伤之后, 呼出最后一声, 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夜里听到了两个人的梦呓: “你他妈混蛋,狗崽子! 就得揍你!”,这是一个红卫兵说的。“我不了! 我不了!”,这是一个出身不好的人说的。从这一点足以说明双方在心灵上的扭曲与变形! 三百多人的劳改队,就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了。
   
   劳改队的成员是什么呢? 有出身不好及与红卫兵观点不同的“狗崽子”和“反革命”,有出身一般却与红卫兵观点不同的“混蛋”,有出身好但与红卫兵观点不同的“工贼”,也有不论观点如何只是出身不好的“当然狗崽子”。
   
   反动路线的执行者们要的是特权,残害这些无辜的青年自然成了他们行使特权的机会。他们剥夺了“劳改犯”的一切政治权利。他们不许“劳改犯”们戴毛主席像纪念章。国庆节时, “劳改犯”们没有权利参加庆祝活动,必须到学校劳动或关在家里不准出门。他们还不准“劳改犯”们读《毛选》,说:“你们他妈的还学《毛选》? 你们他妈的有我们的无产阶级感情吗? 毛泽东思想对你们根本他妈的不适用!”
   
   他们把兴趣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强迫出身不好的同学一边走,一边敲锣,一边喊:“我是混蛋! 我是资本家! 我是反党反社会主义……”而他们却在一边大笑不止。他们不允许“劳改犯”们与贫下中农说话, 即使允许说,也得先说自己是个大混蛋,然后按照他们指定的条例说话。“劳改犯”们在劳动翻土时慢了,晚上要以消极怠工的罪名被斗。他们逼迫出身不好的同学在检查中必须说:“要不是解放了,我也一定会骑在劳动人民头上残酷地剥削人民。”仅仅是几个月的工夫,不少红卫兵养成了骂人打人的恶习。
   
   他们在食堂吃饭时可以多吃,可以排在队伍最前面, 可以获得吃肉包子的特权。他们在劳动时可以少干,空出不少时间去监视所谓“狗崽子”和“混蛋”;可以完全脱离劳动,站得远远的用望远镜监视;可以任意打骂出身不好的同学,自封为“自来红”。至于其他出身的同学,则谨小慎微﹑畏首畏尾,不敢触犯清规戒律,因害怕,不敢来学校参加运动。难道我们能过多地指责他们吗?
   
   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执行者们, 继承了法西斯暴行,已经是十月了,可是被打的危险仍阴云般地笼罩着“劳改犯”们! 有的班每天都拉几个到村外去打。有一位受到这种虐待,逃跑后被抓了回来,被打得死去活来。让他在头顶上顶一个盆,若是盆掉了就加倍打。头上打破了洞,腿上打破了条口,他们不仅不送医院医治,竟残忍地用钢针穿上棉线逢上几针完事! 劳动时象牲口一样牵着他,后边跟着监工又打又骂!
   更令人气愤的是: 他们将初二的一个小同学打了一顿,还用刀子刮,然后惨无人道地往伤口上抹盐水,并用洗脚水往身上泼,令人惨不忍睹!
   
   一天红卫兵找来一付拳套,把“劳改队”的找来拷问,他们带上拳套轮流地打“劳改犯”们,这个打完了那个说:“我过一下瘾!”打人已经成了他们的嗜好,多么令人痛心啊! 象这样的红卫兵能够接老一辈的班吗?
   
   一天,一个同学被关在我们学校的监狱里,当又有人被打死时, “劳改犯”们被逼着与死人握手,嘴里还得说:“老兄,你先走一步,我随后就到!”
   
   革命的同志们,你们以为在听笑话吗? 不! 这些事情就发生在北京一中,三个月前的北京一中!一位被解放的同学深有感触地说:“如今我们能够控诉他们,说出我们想说的话,多不容易啊!”
   
   革命造反派们,为彻底解放一切受压抑的革命青年努力吧!
   
   (北京一中供稿)
   
   ………………………………………………………………
   
   王光华之死
   
   
   把持西纠的北京六中一小撮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家伙, 他们挥舞着唯出身论的反动大棒, 在十六条公布后, 仍然顽固地对抗毛主席的阶级路线,犯下了滔天罪行, 革命左派王光华同志的牺牲(北京六中高三学生, 资本家出身), 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王光华同学, 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猖獗的时候, 在白色恐怖笼罩着北京城时, 在反动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 老子反动儿混蛋, 基本如此”,疯狂破坏无产阶级大民主的时候, 他在辩论中敢于坚持真理, 勇敢捍卫毛泽东思想, 大胆发表自己正确的意见。因此触痛了那些血统高贵的老爷们,对他怀恨在心, 终于在1966年9月27日将他非法押往六中, 关进六中的集中营:“劳改所”。
   
   王光华一被推进“劳改所”就是两记耳光,接着剥光上衣,以姜晋南为首的十来个暴徒,手持各种凶器,轮番抽打。用木棍向王身上猛刺,并用木棍向王的前后身猛击,肋骨被打断数根,昏迷过去。又给他做人工呼吸,用冷水浇头,王苏醒后被扔到一间空房。第二天,王危在旦夕,便血,后又昏死过去。 就这样暴徒们还不甘心,逼他写材料,并强迫他只要承认自己错了,就饶了他。但王始终未向暴徒低头,于是又遭毒打, 终于在28日下午二时被打死:一个英雄在捍卫十六条中牺牲了。
   
   王之所以牺牲,就是被反动的唯出身论吃掉的。唯出身论打着“左”的旗号扼杀了多少有为的青年! 他为真理而牺牲,死得光荣!
   
   王之所以牺牲,因他早在去年文革刚开始的四月份,就写出了全校第一张革命的小字报,5月9日又写出了全校第一张大字报,揭露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罪行,以后又写了许多具有高水平的大字报……这样的好同志,正是顽固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眼中钉,所以非把他置于死地不可。敌人的疯狂,不表明他们的强大,正表面他们的虚弱。事情败露之后,凶手王冒明﹑姜晋南还威胁王光华的母亲不要讲出真情,说如果讲了……但真理是杀不绝的,纸是包不住火的。一个王光华倒下去,千万个王光华站起来,彻底肃清反动的唯出身论!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