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爱恨与守戒应是人类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徐永海
·政治犯韩罡受洗了
·中国北京部分异议人士为9•11恐怖事件的受难者祷告
10月
·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沙裕光:来自北京的第二个疾呼
·刘凤钢:就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居住问题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11月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表象与进化
·科研计划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李宝芝:上诉书
·会见笔录(1)
·会见笔录(2)
·会见笔录(3)
·会见笔录(4)
·鞍山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
·劳动教养复议决定书
·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鞍山市公安局一处以保释金为名的罚款(不开收据)一览表
·证明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12月
·李克牧师说家庭教会应敢于保护自己的信仰权利
·推荐北京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2002年
2月
·救救老北京城,
4月
·政治犯韩罡结婚了
5月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6月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请大家关心古老北京城的拆迁问题
7月
·保护
·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
·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南池子之劫
·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9月
·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拆迁的消息使我的母亲病倒了
·北京朋友感谢哲胜兄
·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起来维护自己和老百姓的权益
10月
·在住房问题上一个副主任医师的不平
·抗议天水市行政当局野蛮强拆郭新民先生的住宅
·就我家实际住房面积反映到“房本”中一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11月
·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12月
·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紧急呼吁:广宁伯街17号院的中院、后院正在被拆毁中
·陆玮:要关心群众的中共中央精神照不到我们被拆迁户的身上
2003年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恨与守戒应是人类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爱恨与守戒应是人类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6年8月15日
   
   
   (2016杭州G20峰会将于9月4日至5日举办,可是从8月11日开始我就遭软禁,不许我出家门,如必须外出买菜等警察要跟着。虽然经历这许多苦难,如因为基督信仰,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行政拘留13天、有期徒刑2年、监视居住2个多月、剥夺权利2年、刑事拘留1个月等,出狱后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但是作为基督徒,我依旧是坚持基督信仰。作为精神科医生,我依旧是坚持科学研究。为此写了此论文,望您一读,并望给予帮助。)
   
   
   1、我们人类具有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在1943年的论文《人类激励理论》中提出了: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共五类。
   
   饥渴,使得人类(以及其他动物)个体必须去寻找食物、饮水,并进食、进水。如果没有这个生理需要,个体就无法生存。
   
   性饥渴,使得人类(以及其他动物)个体必须去追求异性,性交(交配),并产子。如果没有这个生理需要,物种就无法延续。
   
   爱情,使得我们人类个体必须去和异性组成家庭,来共同养育孩子。如果没有这个社交需要(爱的需要),没有夫妻双方的共同养育,孩子就无法渡过十多年的未成年期(幼态延续),人类的未成年个体就无法生存,人类物种也就无法延续。
   
   
   2、这些需要、驱力、欲望由于伴随着情绪体验,使得我们人类每个个体必须去满足它们
   
   我们人类的这些“需要”,是发自内在的,是有个内在“驱力”的,或者说是有个内在“欲望”的,并且伴随着情绪体验。
   
   当具有某种需要、驱力、欲望(如饥渴、性饥渴、相思暗恋等)时,就会具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就会感到焦虑、烦躁、不安、闹心等。如果没有满足这些需要、驱力、欲望,焦虑烦躁就会持续存在;当去满足这些需要、驱力、欲望后,焦虑烦躁才会消失。这样,使得个体必须去想方设法地满足这些需要、驱力、欲望。
   
   当成功了,满足了某些需要、驱力、欲望(如饥渴、性饥渴、相思暗恋等)时,就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就会感到轻松、愉快、自豪、光荣等。由于轻松愉快(喜乐幸福)是那么的美好,使得个体必须去想方设法地追求成功,来满足这些需要、驱力、欲望。
   
   当失败了,没有满足某些需要、驱力、欲望(如饥渴、性饥渴、相思暗恋等)时,就会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就会感到痛苦、懊悔、内疚、自责等。由于痛苦懊悔是那么的不好忍受,使得个体必须去想方设法地避免失败,来满足这些需要、驱力、欲望。
   
   
   3、我们人类还应当具有“爱恨”这更高层的需要、驱力、欲望,具有这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几亿年、几千万年、几百万年……,在动物(包括我们人类)的进化过程中,物种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在这进化过程中,尤其是在我们人类的进化过程中,自然是那些“具有各种需要、驱力、欲望的,并伴随着具有相应情绪体验的”个体、群体,才能生存下来。由此使得我们人类具有了这五类需要: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
   
   在动物进化过程中,物种之间存在着激烈竞争,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但是在绝大多数的同一动物物种内部,并不存在着那么激烈的竞争。同一种动物物种内的不同族群之间,为了争夺领地、食物等,也会发生争斗;但是争斗的结果一般是,把对方打跑,并不杀死对方。同一种动物物种内部更不存在以捕杀同类(如弱小的同类)作为食物的“弱肉强食”。如果在同一物种内部,也存在激烈的竞争,相互残杀,那么这个物种就会被自我淘汰,而无法延续下来。
   
   可是在进化到我们人类后,由于我们人类非常的强大,人数众多,虽然在我们人类内部,在不同的族群(民族、部落等)之间,出现了相互残杀,但是我们人类却没有被自我淘汰。反而,借着不同族群之间的互相残杀,只有那些进化得最好的族群才能生存下来,从而使得我们人类快速(跑步)进化,在几十万年中就出现了智慧、爱情、精神、信仰、宗教、身体直立、被毛退去等等。
   
   在人类如此进化过程中,只有那些“在内心能够产生强烈‘爱恨’的,并且把‘爱恨’作为一种需要、驱力、欲望的”个体、群体,才能生存下来。因为,只有心中对本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爱和对敌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恨,尤其是对敌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恨(对本民族的人爱有多深,就会对敌民族的人恨有多深,甚至更深!!!),才能对敌民族的人做出各种残忍的事情,才能使本族群(民族、部落)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如印第安人在殖民者到达之前,印第安人尚未进化到需要奴隶的地步,这时印第安人在争战中,胜利部落是把失败部落的男女老幼全部杀掉,并以割下的头皮数目计算战功。
   
   
   4、我们人类具有“恨”的需要,人们愿意崇拜那些勇敢杀敌的英雄,而对敌人充满了恨
   
   在我们人类进化过程中,我们人类具有了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大脑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人类则增加了29%)。在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内应当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而使得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以前崇拜的多是英雄)。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爱善恨恶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好人”自然容易指本民族的人,“坏人”自然容易指敌民族的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尤其是出于强烈的恨,而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
   
   由于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到了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我们就会崇拜效法英雄,以此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爱恨”的心,具有“爱恨”的需要、驱力、欲望。
   
   其中,我们人类具有了“恨”的需要、驱力、欲望,具有了这“恨”的心理需求。如,到了青春期后人们就会愿意崇拜那些“对敌人充满恨,并能勇敢杀敌”的英雄。并且,人们渴望能够勇敢杀敌(那怕是的游戏中);当杀敌成功时,人们就会具有强烈的自豪感;当杀敌失败时,人们就会具有强烈的自责感。
   
   (当然,我们人类也具有了“爱”的心理需求)。
   
   在原始社会,每个社会单元都是单一的民族。每个社会都鼓励人们崇拜效法自己民族的民族英雄,通过对这些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这些英雄那样的心——强烈地爱本民族的人、恨敌民族的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尤其是出于强烈的恨,而能勇敢杀敌(敌民族的人),甘愿流血牺牲。从而使本民族在激烈的民族之间的竞争(争战)中生存下来。
   
   到了农业时代之后,社会单元多是多民族、多阶级的国家(其中某个民族、家族可为统治阶级,如清朝时的满族)。如果社会(国家)依旧鼓励人们崇拜效法民族英雄、人民英雄,就会使得人们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地恨敌民族、敌阶级的人,而会带来“苏联肃反”、“中国文革”、“红色高棉”那样的灾难;如果被统治阶级强烈地恨统治阶级,这样的社会(国家)不会持久。
   
   因此,到了农业时代之后,社会(国家)只能是鼓励人们崇拜效法耶稣、孔子、释迦摩尼、穆罕默德等等圣子、圣人、圣贤。通过对这些圣子、圣人、圣贤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他们那样的心,心中拿去恨、充满爱。对于多民族、多阶级的社会(国家)来说,只有使人们的心中拿去恨、充满爱,这样的社会(国家)才能持久。
   
   可是,我们人类具有“恨”的心理需求,我们必须应当满足这个心理需求,否则就会具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而容易患各种焦虑性精神疾病,如失眠、强迫症、神经衰弱等等。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心,只恨撒旦,不再恨人。如此,一方面我们满足了“恨”这个心理需求,另一方面我们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同时我们更满足了“爱”这个心理需求)。
   
   耶稣说到:“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著我向你们所做的去做”,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我们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我们的心中就会拿去恨(只恨撒旦)、充满爱(连仇敌都爱)。由于在人世间只有耶稣给我们做了如此大爱的终极榜样——“为爱所有的人,甘愿被钉十字架并降阴间(3天后复活,40天后升天)”,使我们人类能从“恨(恨人)”中走出来,因此说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道成肉身);因为只有上帝亲自道成肉身,亲自降世为人,才能够做出如此大爱的终极榜样。
   
   
   5、我们人类具有“守戒”的需要,人们愿意守那些各种各样的戒命,而给社会带来愚昧
   
   在人类发达的大脑基础上,我们人类还具有了迷信心理。当人们处于无助、困难的处境时,人们就会具有某些强迫现象。如某些股民必须穿戴佩带某些吉祥物,如必须穿红色的内衣(尤其是在本命年时);否则就会具有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过度担心所买的股票会跌。
   
   在这迷信心理基础上,具有宗教信仰的人,就会“强迫”自己去严格遵守(恪守)宗教戒命——“守戒”,如不能在某个特定日子(如安息日这天)出门干活,如不能吃某种特殊的食物(如猪肉),如自己家的女人外出必须蒙头(戴头巾)等等。以此可以减轻自己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
   
   在这迷信心理基础上,具有宗教信仰的人,就会“强迫”自己去进行一些宗教仪式活动,如必须定期地去礼拜、膜拜、跪拜神明;借此,人们就能够更好地崇拜效法这些神明(生前多为本民族的民族英雄),来具有这些神明(英雄)那样爱善恨恶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本民族的人)、恨坏人(敌民族的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尤其是出于强烈的恨,而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在人类的进化过程中,民族(族群、部落、氏族)之间存在激烈的竞争(争战),自然只有这些具有迷信心理的民族才能生存下来。
   
   借着人类的进化,我们人类具有了迷信心理,具有了“守戒”的需要、驱力、欲望,具有了这“守戒”的心理需求。
   
   到了农业时代,人们不能再崇拜效法民族英雄(这些英雄死后被认为成了神明),以免来具有英雄那样强烈恨的心;因此,很多宗教只能是高举礼拜、膜拜、跪拜神明(这些神明不再曾是人世间的英雄),高举各种各样的“戒命”。在各种各样的戒命中,一些戒命给个人和社会带来了愚昧。
   
   如,耶稣就因为在安息日给人治病,违反了守安息日的戒命,而被送上十字架。“犹太人越发想要杀他,因他不但犯了安息日,并且称上帝为他的父,将自己和上帝当作平等”(约5:18)。再如,因为必须守戒,必须认同《圣经》中所有文字的字面意思(不能从精义来理解),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将科学家布鲁诺活活烧死,因为布鲁诺坚持认同哥白尼的“日心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