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徐水良文集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2017年
2017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徐水良


   

2016-8-18日


   

   
   王希哲贴出他们毛左夏宁文章《没有坚持巴黎公社原则是文革失败又一重大原因》,引起大家讨论。
   
   本人看法:文革最大问题是大方向完全错误,是走向更加彻底的、极端专制的“全面专政”,而不是走向民主。
   
   所谓巴黎公社式的民主制,不过是当时极端封闭和极权专制的条件下,大家只能利用马列的这个说法,来比较略微安全地表达模糊的民主诉求而已。
   
   毛泽东的目标,就是搞他一个人独裁专制的“全面专政”,所以就找借口把这种最模糊的民主诉求也抹杀。
   
   其实用不用这个名称,都无关毛泽东和毛文革要搞历史倒退走、向“全面专政”更加专制这个大局。
   
   如果说,当时用巴黎公社式的民主制来表达模糊民主诉求,还有一定积极意义。那么,到现在仍然还要坚持马列,坚持马列巴黎公社那一套,尤其是坚持马克思,恩格斯强调的无产阶级专政,那就变成反动。
   
   有人说:文化大革命怎么可能走向民主,整天“无产阶级专政”呼喊着,实行着……
   
   笔者认为,事实确实正是这样,不可能走向民主。但利用此事传播一点当时不得不模糊的民主理念,还是有一定意义的。
   
   正是因为文化革命,尤其纯粹的毛文革,就是要搞专制。你不打着红旗反红旗,以非常艰难的方式去反毛的专制,那就不仅做不成任何事情,而且要掉脑袋。唯一的效果,就是做张志新、林昭那样的烈士。当时毫无作用,只能由后人努力来为他们平反,然后树立成民主烈士和典范。如果你追求个人做烈士做民主之神,那当然是不错的选择。但如果你想对民主作出真正的贡献,那就只能忍辱负重,选择打着红旗反红旗的道路。
   
   刘路乘机攻击说:“文化人耍花枪,跟政客没什么两样。知识分子应该是真理的追求者,而真理总是赤裸裸的。”
   
   笔者批驳:不耍花招赤裸裸,你就掉脑袋。你们特线的逻辑总是超宇宙逻辑!
   
   我楼上说了:
   
   利用此事传播一点当时不得不模糊的民主理念,还是有一定意义的。
   
   正是因为文化革命,尤其纯粹的毛文革,就是要搞专制。你不打着红旗反红旗,以非常艰难的方式去反毛的专制,那就不仅做不成任何事情,而且要掉脑袋。唯一的效果,就是做张志新、林昭那样的烈士。当时毫无作用,只能由后人努力来为他们平反,然后树立成民主烈士和典范。如果你追求个人做烈士做民主之神,那当然是不错的选择。但如果你想对民主作出真正的贡献,那就只能忍辱负重,选择打着红旗反红旗的道路。
   
   刘路有攻击说:所以阁下到了海外,只负责鼓吹革命,要死让别人去死。
   
   笔者嘲笑:这刘路小乔等等的特线本能,一说革命,就搬出他们特线攻击革命派的一贯的陈词滥调。
   
   但你刘路特线是用那攻击污蔑的陈词滥调,也不看对象!我在国内鼓吹革命坐牢时,你们特线正在体制内向中共献媚呢!你这特线不看对象,就到处套用你主子制定的、“躲在安的地方鼓吹革命,让别人去送死”这种陈词烂调,攻击革命派。你也不想想,这能攻击污蔑在下这样在国内一贯鼓吹革命、并为之长期坐牢的革命派吗?
   
   几十年前,国内很少有人鼓吹革命,但我在国内却长期鼓吹革命,包括我的起诉书、裁定书、驳回申诉通知书等等,都把鼓吹革命当做我的罪状。难道那不是准备自己去为革命献身坐牢,到是自己躲在安全的地方鼓吹革命,让别人去送死?
   
   王希哲说:他提出巴黎公社民主制问题,这里正是批评毛而不是批评上海。
   
   本人看法:这一点上,王希哲比胡内奸胡安宁好,胡内奸满脑袋列宁主义,还不如王希哲。
   
   公开充当中共汉奸党走卒和肩客的小汉奸胡内奸,又污蔑攻击本人,又提中共内部统计数字八成特线等问题。又说:狭义民运圈现在是“九成九汉奸”。并且继续打听8201一案问题。
   
   笔者嘲笑胡内奸:你特线就拼命掩盖特线问题严重性。你主子没告诉你最新数字?那八成,已经是胡锦涛时代的旧数字,已经落后了。你主子最新传达的数字是九成。
   
   你这里又顽强为你主子充当包打听,打听8201案谁泄密。你还是省省吧。还是快把中共给你的大量好处交出来,争未来民主政府的从宽处理。
   
   胡内奸你除了造谣并且重复一万遍,还有献媚主子得好处,你还会什么?
   
   余大郎胡安宁有造谣污蔑说:“形势比人强,徐(水良)王(希哲)新时期天作又有缘?!”
   
   笔者嘲笑:胡内奸你昏头了,是你与王长期合作,包括亲密无间力保你们的薄主子郭娘娘。我却与王长期作战,不断批驳王希哲为中共辩护的打江山坐江山之类的丛林哲学等等的强盗逻辑。你胡内奸昏头昏脑乱污蔑,只能变成污蔑你自己。
   
   刘路借大家讨论这个问题,乘机大赞中共主子,说:从文革前的历史看,文革失败,中国走出“社会主义”多么幸运!
   
   徐水良反驳刘路:你又为邓共唱赞歌。苏东共产党倒台,走向民主才是幸运。中国是共产党继续极权统治,大抢劫大掠夺,制造一个极端反动和腐败、顽固反对改革的既得利益权贵集团,使改革走入死胡同,何来“多么幸运?
   
   刘路讲歪理,说:“某人吃五个馒头不饱,又吃两个包子才饱了,于是咒骂卖馒头的,早知道吃包子才充饥,干嘛吃什么馒头?”
   
   笔者再反驳:你真是一贯利用反事实超宇宙逻辑!东欧不是直接走向民主,倒经过中国一样的权贵资本主义?
   
   你特线从来混淆是非,散播谬论,无视正常的转型道路是不走中国邓式权贵极权体制的道路,而是直接走民主道路的事实,即先政治改革,后经济改革;而不是中共邓式道路,颠倒改革程序,拒绝政治改革的前提下,去搞经济改革。你们散播必须走邓式权贵极权体质的道路的谬论,为现行邓式中共权贵极权体制辩护!
   
   其实,只有东欧那样的道路,先搞民主的政治改革,以政治改革为先导,带动经济改革的道路,才是正确道路。邓式改革颠倒改革程序,只能让特权权贵搞大抢劫大掠夺,培养一个反对改革的强大的既得利益权贵集团,来阻挡政治改革,完全是走不通的道路。
   
   从1987年甚至更早的时候起,我就一直强调先政治改革后经济改革的正确的改革程序。尤其江泽民时代特大抢劫特大掠夺开始前,连《美国之音》也罕见地接连发社论,支持江泽民大抢劫大掠夺的私有化改革时,我就再三批驳,并且再三强调、再三呼吁,反对颠倒改革程序,反对先经济改革,后政治改革的错误道路,指出那必然是特权官僚的谋私掠夺。指出那是走不通的错误道路。
   
   但多少年来,中坚持的所谓“改革”,就是拒绝政治改革的条件下,搞经济改革这种邓式抢劫掠夺的改革。你们中共特线们不断宣扬的,也是你这种先经济改革,后政治改革的谬论。你把邓式经济改革,说成是前几个包子。你现在还是为现行中共权贵集团散播这些谬论。
   
   特线们散播的所谓经济改革必然带来政治改革的鬼话,完全成为一种欺骗。所谓的经济改革,不仅没有带来政治改革,相反,却制造了一个反对政治改革的既得利益权贵集团,为改革制造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完全堵塞了政治改革的道路。正像我们事先支出的那样,这是一条完全错误的道路。
   
   实际上,邓式改革正是扼杀政治改革,让中国改革走上歪路、邪路、走进死胡同、无法前进,使改革走向死亡的道路。
   
   刘路继续狡辩讽刺说:“对!苏东从斯大林去世开始就直接走向民主了!”
   
   本人驳斥:你是变着法子为邓式权贵改革掠夺辩护。这里讲改革和转型,斯大林搞改革和转型了?
   
   你真是不惜伪造和颠倒历史,忠心耿耿保主子。
   
   张三一言批驳曾节明,本人支持说:中共特线尤其戈倍儿曾等等的共同特点,就是撒谎造谣人身攻击,一个谣言穿帮了,就面不改色继续造,继续人身攻击,从来就是不讲道理,用人身攻击代替讲道理。
   
   曾节明用一贯的污言秽语对本人进行谩骂,并造谣说:“此番你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
   
   笔者嘲笑:戈倍儿曾你什么时候都要造谣。我什么时候住院了?你几百次造谣被揭穿了吧?
   
   当然,你是一万次造谣并被揭穿也毫不脸红,还是毫不脸红地第一万另一次造谣。
   
   你和陈大骗子刘路等等造谣攻击,已经技穷。我已经不需要把你们当回事。
   
   因此,这些天,我在提高自己,对付你们主子和你们配合,不断攻击我的电脑,不断向我电脑送木马和病毒的事情呢。我这些天捧了大部头电脑书,提高自己。虽然你们主子有国家力量支持和你们配合,很容易侵入和攻击我的个人电脑。但我还是做点努力,争取多少能防备你们和你们主子配合攻击呢。
(2016/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