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徐水良文集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徐水良按】十多年前,赖昌星案出来,我们就获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既是总参校级特务,又欺骗台湾,伪装当台湾间谍。同时赖昌星还是江系人马。
   

   中共海外特务用阴谋欺骗和金钱引诱,策动民运人士竟然抛弃民运反对贪污腐败的一贯宗旨,去力保赖昌星,这显然是江系特线的行为。
   
   当时朋友们曾经就这个问题再三提醒大家注意。所以,对于我们说来,世界日报今天报道的赖昌星是双面间谍的问题,不是新闻,而是旧闻。
   
   我们当时判断,盛雪和赖昌星的交集,应该在同属江系人马这一点上。
   
   从那以后的我们的一系列观察,以及从那以后盛雪对中国民主事业的破坏,证明我们对盛雪的判断,完全正确。
   
   徐水良
   
   2016-8-31日
   
   
   两岸拉拢 赖昌星曾是双面间谍
   中国新闻组/北京31日电
   August30,2016,10:20pm
   
   曾在中国政商界呼风唤雨的赖昌星,因卷入厦门特大走私案逃亡加拿大,后遣返中国,判处无期徒刑。美媒前记者在专著中披露赖昌星有过一段鲜为人知的双面情报员经历。
   
   曾任华尔街日报驻北京记者JamesMcGregor,在《十万消费》一书中指出,赖昌星从一开始就跳上中国经济改革的过山车,径直驶入中国政治和经济体系中最黑暗的深处;他建立一张庞大保护网,从中国东南沿海薄雾笼罩的渔村到北京的秘密情报部门和警察大头的办公室和客厅。后来,他站在被告席上,被指控犯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走私案,约64亿美元原油、香菸和汽车,期间逃税36亿美元。
   
   赖昌星在中国全力讨好警察部门,书中写道,双方达成一笔交易:如果赖昌星负责赴港中国警官和情报人员的食宿和娱乐费用,他们就能帮助赖办理移民,赖同意了,于是1991年,赖昌星移居香港。
   
   在香港,赖昌星接待大批来自福建和厦门安全部门的警察和军方人士。很快他在安全部门的熟人就要求他提供台湾当局在香港的行动;同时,台湾在香港的网路也请他协助在大陆收集情报,甚至邀请其加入台湾的国民党。
   
   该书说,对于一名来自厦门的商人来说,陷入海峡两岸的间谍战很正常,因为台湾约有80%的人口祖籍在福建。
   
   赖昌星就是中间人。大陆情报机构通过他的公司向在台湾的十几名间谍输送资金。有时他也在香港接待台湾官员。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赖昌星用自己轿车把大陆情报人员收集到的香港公务员资料运过边境;当时他的特别车牌能在中国和香港之间往来。
   
   此外,赖昌星和一名想要变节的台湾驻港间谍主管联系,赖昌星得到台湾在大陆情报人员名单并转交给大陆当局。赖昌星自己掏了近100万美元用来帮助在港的各种大陆情报机构。
   
   之后,赖昌星以外商投资的身分回到中国,他把资金投向不同行业,继续经营政商关系,「生意」愈做愈大,直到1998年3月朱镕基上任总理,下决心要打击走私活动,禁止军队经商,瞄头指向赖昌星远华公司的走私活动以及他和军队的联系。眼见大势已去,赖昌星一家从中国逃至香港后转飞加拿大。
   
   =====
   
   揭露特务,你逸风害怕了?
   
   狭义民运圈特线占了绝大多数,海外民运不是被中共镇压打败,而是被特线打败。不揭露特线,不与他们分道扬镳,真民运陷在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被特务把民运圈和民主事业搞得一塌糊涂,海外民运人士还能做什么?中共特线能够和真民运和平共存,互相团结吗?现在已经很少有民运人士继续糊涂,去高唱团结联合,主张与特线联合。现在高唱团结联合统一民运,真民运与和平共处的,主要就是特线们本身。狭义民运圈特线占了绝大多数,中共最新统计数据甚至说占了九成。那些高唱团结联合的统一的,无非是要真民运统一到特线沦陷区,听任特线摆布,如此而已。
   
   自揭露盛雪问题以来,你逸风一直站在盛雪一边,无耻攻击揭露盛雪的人是特务,以非常少有和罕见的肉麻词句歌颂盛雪,现在你出来这样说,只是进一步暴露你自己的面目。
   
   徐水良
   
   2016-8-31日
   
   在 08/31/2016 11:26 AM, 逸风 写道:
   海外民运的前辈们,你们能不能干点正事?天天不是质疑这个是特务就是抹黑那个是特务的,互相谩骂,撕扯,有意义吗?都老大不小,五六十岁的人了,咱们能不能停止撕咬。谩骂。干点正事呢???能不能先团结起来把墙推倒?
   
   
   在08/30/201609:01PM,xushuiliang写道:
   
   张敏说的情况很普遍。本人和许多朋友都经历过。我和其他一些批评盛雪的人,也都有批评盛雪后,电脑被攻击的经历。
   
   赖昌星案出来后,根据盛雪等表现和各方面消息和情报判断,我判断盛雪属于江系人马。但我始终搞不清楚中共为什么如此重视盛雪。这次的情况,更加让我吃惊。中共竟然采用如此不惜调动大量隐蔽力量的手段,甚至不惜暴露隐藏得很深的特线来保护盛雪。这其中肯定有不为我们所知的背景和秘密。
   
   只是,我始终认为,从来声名狼藉的盛雪本人,并不值得重视,值得重视的是一路扶持盛雪的那些人,以及这次中共不惜暴露隐藏得很深的力保盛雪的那些人。而且这些人和中共做法,完全脱离常规常理,所以,这背后一定有特别值得重视的背景。也就是说,我们要关注的就是:一是一路扶持盛雪,使盛雪从默默无闻声名狼藉的小角色,走上民阵主席位置的人,二是这次背离常规常情,拼命死保盛雪的人,三是特别重要的,就是这背后的背景究竟是什么。
   
   
   徐水良
   
   
   2016-8-30日
   
   在08/30/201606:17PM,Estherchen写道:
   本人使用多年的邮箱,也是在开始揭露并批评盛雪后就遭遇攻击而完全崩溃。以前从来就没有遭遇过这个事情。
   
   盛雪团伙用各种黑社会方式妄图打压言论自由,是赤裸裸在这里公开进行的。我一辈子都从来没有照片被人ps过的。但是,这股邪淫和厚黑势力,我们必须要奋起还击。我们都生活在一个自由国度,如果连这点最基本的言论自由都不能保证,那就是我们所有人的耻辱和悲哀。盛雪自己去有关部门投诉,人家就告诉她,那也没有办法,那是人们的言论自由。盛雪应该知道如何用正确的方法,如何展现自己的诚实品格,知罪认错的精神,悬崖勒马、浪子回头的勇气,身在高位的豁达和气度,最基本的责任和担当精神,等等,来翻转舆论界对她的恶评如潮。如果继续那么顽劣,妄图用辱骂和黑客攻击来打压民众的言论自由,那么我就在这里正告她,你就是在用脚踢刺,你用脚踢刺是难的。如果这是国家行为,那么我就在这里正告中共统战部:你们已经输定了,因为你们已经触犯了民主国家最基本的原则和精神。同时也已经广泛触怒民意。今后会不断有像我和克里斯蒂娜这样的旁观者和读者加入进来声讨盛雪的。现在就已经有三个,我没有同意让他们进来。
   
   
   陈卫珍
   
   2016-08-3015:56GMT-04:00XiaoMingZhu(张敏)    
   有关注者发私信给我,劝我向警方报案,不要预定立场,我做了回应。
   鉴于有网站提及我电邮信箱被攻击事,我认为有必要让此群诸位了解我的回应,特略改后再发如下,以正视听:
   
   谢关注。
   我必须澄清几点:
   1、本人对在此群的发言负全责,与RFA无关;他人发文将我个人与RFA公司相联系是他们的自由,与我无关。
   2、我是被加入此群的,尽管RFA公司鼓励编采人员与外界,特别是与听众和采访对象建立网络联系;公司印制我的名片也有我在公司的个人电邮地址;但我从不加入任何华人团体,从不以公司名义参加活动发表言论,除非经授权。
   3、美国公司管理有序,各司其职。此次我个人电邮被攻击后经专家查证处理,目前已恢复正常。所发现的问题都记录在案。
   4、美国联邦人事部在受到大规模黑客攻击后曾发信告诉我,他们保存的我的个人信息可能被黑客获取,他们提供我免费的ID保护服务。因此不劳各关注者费心告诫。
   
   我借此再次正告那些用黑客手段想噤声者,以及爆粗谩骂者:你们的所有恶行在本邮址都会被记录在案。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高瞻和劳改基金丑闻就是例证。我相信,言论自由、理性辩论能令一切见不得阳光的行径无地自容。
   
   ZXM
   
   Re:请广为转发,认清盛雪黑帮的黑箱作业
   
   我不愿参与民运内斗的发言(当然这两边都有中共的特务在使劲),但我看到刘晓东女士转发的帖子里连封丛德和陆文禾也攻击诬蔑是“盛雪一伙的特务”[黑客攻击一席谈
   
   佛兰克:老高,作为民运资深的观察家,您是否注意到?自从前几天朱晓明发出一个警告的帖子之后,力挺盛雪的陆文禾以及封从德一伙人,集体哑火了,令人感到有几分蹊跷。你怎么看的?],我就想批评和说两句:“我和盛雪一方与费良勇一方都不认识,和陆文禾以及封丛德也不认识。”但是我为了维护民运利益结束民运内斗一致对外反抗中共暴政,我多次站在公正立场发言阻止民运内斗。我看了陆文禾以及封从德的发言,我认为陆文禾和封从德的发言完全是为了维护民运利益阻止民运内斗的,而这也被你们攻击诬蔑是“盛雪一伙的特务”。我看了费良勇一方对“盛雪是中共特务”的“揭露”,也看了盛雪和张健对费良勇包括费良勇一方的几个人是“中共特务”的“质疑”,我认为双方对对方是中共特务的“揭露”说的都有一定的理由。但是在没有真凭实据和所在国国家安全机关对其调查论证是中共特务的证据下,我相信他(她)们都是爱国的中国的民运人士。。。。。
   我倒是厌恶你们做为基督徒不是每天抽出时间去祷告、读经、做礼拜敬畏神,而是每天用大量时间发文所谓的“揭露盛雪”,你们怎么不把这些精力用在揭露中共的邪恶上?我倒是想问问你们:“你们经常说很多网友支持你们‘揭露盛雪’”,你们把这些网友的名字公开让我看看是哪些人?如果是盛雪一方整天不厌其烦的攻击你们,我也会批评质疑她(他)们的!
   
   对于你说的你的电脑及你一方几人的电脑被攻击,盛雪和其一方也多次揭露其电脑网站被中共黑客攻击。这些我都相信。
   
   刘晓东女士、陈卫珍姊妹,你们歇歇吧!有时间用在敬畏神上好吗?
   
   吕千荣2016.8.30
   
   在2016年8月30日上午6:49,DianeLiu写道:
   
   三妹也说说:
   
   我获知,盛雪的面首张小刚是电脑专业,他的背景非常可疑,连名字都从来不是真的。后面支持这对狗男女的那些黑客们又都是些什么人?!在今年二月底我刚发言质疑盛雪,我的一个电脑就遭到猛烈攻击,被击垮,幸亏我还有第二个后备电脑。被击垮的那个电脑,连我的懂电脑的朋友都无能为力了。因为我不开车,所以我一直拖到3月16日那天,才挤出时间,把电脑整个放进一个滚轮箱子,坐上地铁到二十英里外的MicroCenter去求助于那里的专家。我告诉那位电脑专家,这肯定是了解我的黑客的有意攻击。他们帮助我修复回所有文件,并装了一个反病毒软件,花了$280.22,有收据为证。其实,盛雪黑帮的破坏还不仅是消耗我们的金钱,主要是消耗我们的精力和时间。卞和祥办生意非常忙,他的电脑也在与我同时被击垮,他哪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这等烦心事?彭小明的电脑就在最近也被击毁。陈卫珍被攻击得不知所措,她从没经历过被攻击,却偏偏在发言质疑盛雪后遭攻击。在此,我顺便感谢帮助我处理电脑问题的芝加哥朋友,并正告盛雪黑帮:别看你现在闹得欢,小心你日后拉清单。你靠老共的国家黑势力也堵不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