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清明祭奠谁? ]
徐沛文集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明祭奠谁? 

   
   
   从四月三日起我就接二连三地接到涉及清明节的电子讯息。在中共的反右运动中挨整现已退党的高先生在群发件中表示:“由于马列主义的传入,中国死于非命的人何止千千万万……由于共产革命而导致的上亿的无辜死难者,更值得人们祭奠和怀念”;还有网友提醒“清明节到了! 别忘了为抗日献身的320余万国军、‘解放战争’被屠的200万国军以及留在大陆被杀的100万国军致哀!……十四年抗日卫国战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三年抗俄反共战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九六四为争取民族民主自由而牺性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六十七年来死于反抗暴政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清明时节祭英魂!”
   
   我在感动之余,想起为实践“真善忍”而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的大陆法轮功学员,有名有姓的已达到3950之多。详情可查:http://library.minghui.org/category/32,94,,1.htm 


   
   还有大概150位英勇的藏人用自焚来抗议中共暴政……
   
   如果我在大陆,我会与家人一起去祭奠父母,可惜我从2002年起就因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被剥夺了回家探亲的权利。像我一样痛斥中共迫害法轮功还活摘器官的文坛英才力虹,因身在大陆已在中共的迫害中辞世。力虹让我念念不忘,一有机会就会提及,在此摘录我在猴年到来之际(2016年2月7日)给一位因六四屠杀逃到德国的文友拜年的邮件,以示对力虹的祭奠:
   
   
   你对互联网的评价让我又想起力虹。
   
   元月,当外地朋友专门来电话问及科隆遭遇的性恐怖袭击时,我告知那时我就坐着离事发地点步行不到十分钟的家里缅怀力虹。
   
   力虹于2010年最后一天在匪共的迫害中辞世。从此每到西历岁末,我就不得不想起他。力虹像清水君一样是我通过互联网结识的文友。他也支持袁红冰发起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如果不是中共非法抓捕他,本来我们可以在澳洲墨尔本相见。联系上不久他就被捕。现在阴阳相隔,好在有力虹文集相伴。《四十年反控制散记》是他生前在博客中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他当过知青,后成为“文革”后首届本科毕业生。在大学时代因为创办诗刊被中共以“非法组织、非法刊物”的罪名打击并从此被监控。
   
   1989年胡耀邦之死引发天安门运动后,力虹不仅在宁波带头上街声援,还赶赴北京参与抗议。六四屠杀发生时,刚返回宁波的他当天就佩戴黑纱去上班。1989年8月3日中共爪牙把力虹抓进日寇修建的监狱刑讯逼供,四个月后力虹被以“在六四动乱期间犯有反革命煽动罪错”判处三年劳动教养。1991年2月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中力虹得以获释。1999年,力虹接触中国民主党筹建人并因此被非法拘禁一个月。2005年他创办的民间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在运行七个月后被封杀,这时我才有幸获知其人其文。
   对此力虹表示:“我还要感谢上苍所赐的互联网,在今年3月9日《爱琴海》被关、‘苏家屯事件’被揭露之后的日日夜夜里,让我坐在电脑前挥笔著文,能够奇迹般地与外部文明社会时时沟通、休戚与共,与全世界热爱自由、向往民主的正义人士站在一起,为早日结束地球上最后、最野蛮残暴的极权统治而共同努力。没有互联网,中国仍旧是漆黑一团,包括我在内的所有自由知识分子、维权人士和自由民主斗士必然成为中共古拉格集中营中任人宰割、生不如死的囚徒与‘活摘供体’”。
   
   互联网虽然让力虹发出了自己的心声,让他与红墙内外的同仁相识相知,但却无法阻止暴政对他的迫害。力虹的遗作《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距今已经快十年了:http://www.epochtimes.com/gb/6/8/24/n1432288.htm
   
   我为你庆幸,庆幸你在六四屠杀后敢于偷渡并且成功,否则,你我就不可能一起纪念六四。
   我也不可能在此给你拜年。 
   
   
   莱茵河畔,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
(2016/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