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韩连潮以理服人]
徐沛文集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连潮以理服人

   诸位,
   
   我想向批评盛雪的人提几点意见:
   
   毋庸置疑,人们对公众人物有监督和批评的权利,包括所谓的民运领袖们。但是批评应当是讲道理摆事实举证据,而不是人身攻击和株连。


   作为傍观者,我看这位李郁先生的故事没有一个指出他的信息来源,连传闻(hearsay)都算不上,不能让人信 服。这样的搞法颇像文革大字报,我认为是不合适的。
   在法治国家国家中,传闻一般不能做证据。譬如说,某甲在出庭作证时称曾听闻某乙说某丙杀了某丁,则某甲的证词不得作为某丙是否犯杀害丁之罪的证据。因为传闻证据无法经由法官的直接审理与当事人双方交互诘问加以辩证(见维基相关词条)。道德指控的证据也应适用相同标准。
   毛魔头和张玉凤的淫乱有当事人李志绥,陈惠敏等的陈述。如果指控盛雪破坏别人家庭,请当事人作出陈 述,虽然我们不能诘问,但至少是证人之传闻,增加了一些可信度。
   我和盛雪并不很熟悉,一起开过几次会,我路过多伦多时在她家借宿了一晚。我可以作证,她从未试图“勾引”过我,连我旅馆房间一次都没有进过。当然这并不能说明她没有“勾引”别的男人;不过,我希望被“勾引”过的人或其家属站出来,提出指证,解开这个谜。
   关于李郁先生文章的对盛雪的指控是否属实,我不得而知,但是他对杨建利的指控完全是无稽之谈。建利和傅湘都是我的朋友,对他们的离婚我也很遗憾。但是我当面问过他们二人,以及他们的密友,证明他们的离异和盛雪毫无关系。李郁先生不调查,不指出信息来源,信口开河,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盛雪肯定不是完人,不过,“你们中间谁没有罪,就先向她投石头吧!”
   以上意见供参考。
   韩连潮
   

此文于2016年08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