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2016-08-31

   

   一贯高喊革命,自以为革命,于是看所有的人都是不革命,或反革命的共党,其实根本就不是革命党,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农民造反党。与两千多年来发生的所有的农民造反,侥幸坐了天下的模式几乎完全一模一样。

   首先,是用均田地、等富贵,平等、大同等等的口号,去激发农民和流氓无产者对现实社会的不满和愤怒。于是,轰轰烈烈地以随意的破坏和杀戳为泄愤的农民暴动开始了。共党与历代农民造反打出的旗号略有不同:一边是传统的均田地、等富贵的口号,一边又加上了马主义的所谓理论。这对于普遍文盲或半文盲的农民和流氓无产者来说,听上去既新鲜,又神圣,更是有恃无恐地大干下去。

   殊不知马克思是个暴力狂,它把空想社会主义改编成了暴力共产主义,力主通过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推翻现有的一切,于是流氓无产者才能得到最后的解放。共党以平等、自由作为暴动的号召,但暴动成功后就立即扼杀了平等与自由。共党重新划定权力,重定名位和等级,造成了暴动有功人员在官职、金钱和美女的追求和争夺,内讧、内乱永不停息。接下来更是杀功臣、清除异己分子,又是把全国民众划分出三六九等,以制造民间仇恨。

   六十多年后的今天,每位中国人不妨反思一下,共党这个流氓无产者团伙的一切所做所为,是不是无思想而又反思想,无文化而又反文化,无知识而又反知识,要全体国民灭人欲而它们却是人欲膨胀到了兽性的疯狂。

   农民造反从来是在专制政权的腐败和横征暴敛下逼出来的。无论成功与否,通常都会得到政治上和经济上的一个短暂的松口气的瞬隙。但农民起义永远不会达到变革天命,推动社会制度进步或建立民主制度,只不过是维持了原有的社会制度,但却是换上一班新人执政而已。

   共党则更甚,不仅颠覆了民主共和的政体,反而实行了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极权主义统治,让没有经历过奴隶社会的中国人补偿当奴隶的滋味。欧洲中古世纪的极权主义统治,是以基督教和世俗权力的结合,才造成近千年的黑暗时期。共党却找不到一种能使大多数人信仰的精神力量,去维持它的极权统治。唯独只能重新打出马主义的招牌,妄图马主义中国化。

   但马主义能否中国化,却不是习近平一个人说了算的事。虽说共党几乎成功地全面破坏了中国文化,但儒、释、道三家学问,毕竟熏陶出了中国人深厚的精神底蕴。现代人说“人敬人高”。古人说“涵养须用敬,进学在致知”;又说,“人道莫如敬,未有能致知而不在敬者。”“唯上下一于恭敬,则天地自立,万物自育。”“惺惺乃心不昏昧之谓,只此便是敬。”

   有了恭敬的心,才能学到真道理。所以古人说:“会万物于己者,其为圣人乎!”其实倒也不必要去做圣人,多读些三家学问的书,明白了“无缘慈”,“同体悲”,和“民胞物与”的道理,也就明白了这三家学问其实是同一个出发点。同是站在人本的基础上,鼓励人人上进,人人都可以成圣,成佛,成神的。

   所以自古以来的中国人都懂得的一句话是:“理即是道,道即是理。理外无道,道外无理。”以此衡量马主义,毛思想乃至习语录,它们的理在哪里?道在何处?纯属理外的无道行径,更是仁义王道之外的霸道小鬼。以霸道治民,当然中国大陆地区就成了危邦。

   德国《新苏黎世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严重问题的起因”的文章。内容是联合国委派的极端贫困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阿尔斯顿,关于为期九天的中国之行的访问内容。阿尔斯顿谈到,在近十几年来,中国已有7亿人脱贫,这是令人印象深刻和非凡的成绩。但是,又有多少人在发展中受益,他却无法得知。原因在于中国政府提供给他的数字,与专业人员提供的数字出入极大。

   同时,中国当局向联合国报告的贫困人口为5亿,而世界银行提供的数字是7.67亿。他经调查后发现,中国当局的解释是,以人均日收入2.3美元为贫困线,而世界银行则以国际贫困标准1.9美元为原则。仅这两个贫困人口的数字,就足以说明共党撒谎、欺骗成性的本质。

   习近平高喊扶贫,公布的贫困人口只有几千万。当然,稍有头脑的人是根本不相信这个数字的。现在才知道,原来共党向联合国报出的贫困人口是五亿。其实这个数字也是大大缩小了的假数字。由于共党向世界组织所报出的所有的数字都是假数字,所以世界银行也只能大致测算出个7.67亿的数字出来。这个数字是否真实,则又要看世界银行是否根据共党报出的13亿人口这个假数字测算。

   中国大陆上的贫困人口已占到了总人口的60%。中国大陆上的实际人口,早在2008年的6月底,就已经是15亿2千万了。以这个人口基数推算,以每年新增3千5百万到4千万之间是可信的。那么到了今天,总人口应该是17亿5千万到18亿5千万之间。如果以这个人口总数去测算贫困人口的话,应该现有贫困人口近十亿。

   且无论中国大陆有多么的强大,或排名世界老二,毕竟人均月收入不足2,000元人民币。前几天网上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大陆月收入在6,600元收入以上的人有一亿五千万。如果这个数字是可靠的话,那么其他的十六、七亿人口的月收入,恐怕平均仅有几百元,甚至几十元。原因就是在一亿五千万的人月收入在6,600元以上,这里全部包括体制内的中高层干部的月收入几万到十几万元,和国企央企的中高层人员月收入几十万,甚至百万。比较一下因各种原因领退休金和社保的人的月收入,从不到十块钱的月社保收入,到几十块钱、一、两百块钱的月退休金收入。更何况还有着一个庞大的失业、无业和就业不足的人口。可以说,中国人的普遍贫穷状况,甚至比1949年以前更糟糕。

   这位联合国特别报告员在对他的采访中说:“我发现人们缺少受教育的机会,缺少对当局的问责,以及巨大的社会不公。”“由政府来决定公民哪些时候的哪些权利,看上去是政治正确。”但是“看来是有中国特色的人权,人们几乎没有可能反映所受到的不公。”“中国人权领域的发展走向了错误的方向。”

   所谓“旁观者清”,确实是正确的。否则人民只能整天被习近平和他的捂毛、篾片强行灌输马主义、加强党的领导、强大、自豪、老二、骄傲、国家地位提高等等之类的无根之语。可是,庞大的冤民人口,庞大的无业人口,庞大的贫穷人口,他们在想什么,说什么却没有人知道。毕竟他们是组成中国人口的大多数,国家民族的兴亡到底是在他们的手里。

   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不等于他们不发声。然而旁观者发出客观、冷静的声音,或许触动共党的疼处,或许给受苦受难的中国人以鼓励和启发。但是,真正能够变反动为正动,还国人一个国泰民安的日子,最终还是要靠中国人自己去变革天命。

   在以前的评论中,本人曾几次提到佛学中的一句话:“造命在天,立命在人”。佛家学术思想是反对“人的命,天注定”,以及算命先生所算的命和运程的。它极力主张人的命运是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去学习,去努力,去积德行善,去树立人生目标,去确立生命的意义,就能够达到一个人心中所想的目的。

   所以佛学又说:“人心即佛心。”并且肯定地说:“人地固分南北,佛法岂分东西。”目的也是在鼓励,激发每一个人的自由精神,自主意志和努力创造生活的自然属性。同样道家学术思想注重的更是修命。修命就要发自内心,决心去努力。所以道家说:“心之乎大也哉。”因为心,“与宇宙天地同根,与万物同体。”每个人就是一个宇宙,千万不要把自己看做是可有可无,无足轻重之辈。

   这就好比得了冠军的女排中的一位朱姓十九岁的队员一样,在共党严厉控制生育的情形下,这位女队员的父母竟然一口气生养了六个孩子。这位女队员是老三,按共党的政策是绝对不可出生的人。天晓得在赢得冠军的比赛中,她立下了汗马功劳。人的价值又岂是共党所能明白的道理?也亏得习近平恬不知耻地和这个不准出生的人握手。

   孟子提倡“养浩然之气”,并非仅孟子有浩然之气,而是人人的身体都有这股浩然之气。所以在孔孟的学说中,都一再强调“人天合一”,“人命即天命,天命即人命。”这并不是说天上有神,因为“子不语,乱力鬼神”。只是在告诉每一个人,宇宙无私地化生天地万物,不求奖励、报酬和名誉。人同样有这个能力和品德去这样做,就像宇宙天地万物一样生生不已。

   但是包括共党极权在内的一切非人道的政体,则不可能去妄想生生不已了,原因是它们在当政时期欠下了太多的人命债和财产债。凡是这种政体的统治手段无非是两种:一是不断地强化极权的权力和手段。中国人都知道共党用纳税人的钱供养着两千多万共党政工干部,支部、党委遍及任何有人的地方,目的是监控人们的思想、话语以及一切;

   二是不断地制造借口去野蛮、残忍地镇压、屠杀本国民众,目的是防微杜渐,杀一儆百去维持政权。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每当这种政权步入摇摇欲坠的末期时,也就是民愤沸腾,朝野板块断裂的时候。这种政权必将不识时务地更是强化这两个手段。

   习近平在这四年中的一切所为正是这件事。纵观近、现代各国所爆发的民主革命,及其所使用的暴力的形式,无一不是极权专制统治团伙逼上梁山的结果。说得更具体一点,就是极权专制团伙有预谋、有计划和一步不让的暴力镇压和屠杀的行为,直接逼迫国民不得不起义的结果。这种附带着暴力的民主革命,同样是人权中的一个重要权力。

   所谓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也要面对的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政权。也就是说,在不应该采用暴力革命的手段时,采用了暴力革命,这便是非理性的。但是在不得不采用暴力革命的手段时,却不敢用暴力革命的手段,同样也是非理性的。

   人民并不愿意使用暴力革命的手段,通常是被统治者逼出来的。美国《独立宣言》中最后的一句话是:“如果政府破获人民的基本人权,人民有权推翻政府,必要时可以使用武力。为了在自己出生的土地上推翻暴政的统治,我们、、、、、、人民,光荣地具有永远不可剥夺的反抗和革命的权力。”

(2016/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