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2016-08-05

   

   如果我说共党和它的党棍都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的话,估计不同意这种说法的人不会太多。这是由于近日在网上看到了一篇题为《真正的共产党员的名言语录》而触发我对共党的真正的看法。

   当然这篇语录的公布,其实就是在揭露这群党棍男盗女娼的本质,和言不由衷的嘴脸。其中有一个叫殷秀梅的人的名言是:“虽然加入了美国籍,但我仍然爱中国。”至于殷秀梅何许人也,经朋友提醒才想起来,原来她就是那个在六四大屠杀后,冷血地高唱《党啊,就像妈》的二、三流卖唱的女人。

   虽说事隔二十七年了,但当时听到这个歌的愤恨心情至今不减。这种下贱的东西竟然也有名言,在她的“虽然、、、、、、但是、、、、、、”的造句中,却让人找不到她的逻辑是什么。她的这个造句完全如同“虽然嫁了人,但是我仍然爱着前夫”一样。

   民间的一句俗语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话虽难听,倒也一语道出了实质。本人除了欣赏东西方的古典音乐以外,对于其他的文艺实在感觉不到兴趣。尤其对于共党所推崇的那些大锣大鼓、扯着嗓子拼命嚎叫的歌曲,天生就有一种憎恶感。而共党偏偏要把这种东西当做洗脑和愚化、毒化人们的有效武器。

   本人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又在文革开始前,把家里的藏书读了大部分。所以共党的那套两脚猫式的愚化和毒化,始终在我的心灵和意识中起不到任何作用。但是当这种歌曲被共党定为天天唱的流行歌曲后,强行灌进耳朵的这些杂音反而使我憎恨。

   这位殷秀梅党棍是我深恨的第二个人。早在她之前的关贵敏则是本人痛恨的卖唱第一个人。说来话长,但家恨也不得不提。我的祖父兄弟六个,我的父亲一辈共有兄弟十九个。除了一个是黄埔军校第二十二期毕业后去了台湾,和一个不成材以外,其余的十七个,都是建筑、铁路、煤炭行业的工程师和医生,这其中还有六、七位是从欧美留学回来的。

   一场文革过后,留在中国大陆上的十八个人,仅省下了四个人还活着。文革刚结束,这位关贵敏就开始大唱《我们的生活比蜜甜》。这个撕裂人心的嚎叫声足足持续了一、两年。大概死于文革的三千七百万人的家属,和文革受到冲击和整肃的七千多万人和他们的家属,与我有着同样的被强奸的憎恨感。

   大约在六、七年前,我曾见到了这个卖唱的关贵敏,并有过一次简短的对话。这个卖唱的以为我是奉承他的观众,于是笑着与我握手,期待着我对他的赞美之词。但是他失望了。我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文革中我父辈的叔伯们被整死了十四个,所以对他的那个《我们的生活比蜜甜》的歌恨之入骨。

   这个卖唱的打断了我的话,并当即反问我说:“我刚才唱的是什么歌?你听明白了没有?”我仅说了一句,“对不起,现在我明白你是个什么人了。”这种既不懂反思,又没有独立人格的东西,当然不可能面对自己的一生了。先做帮凶,后做帮闲。既不懂得人与物的截然不同,所以也就谈不到为人之道了。

   姓党的央视做了一个广告片《我是谁》,结束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是中国共产党,始终和你在一起”。已是穷途末路、时日有限的共党做出这个广告,无非是在告诉国民,它就是虱子、臭虫、病菌,始终是要附在人的机体上才能生存。但它却从不感谢人,反而禁止人去清洁自己,禁止人去求医。它不但肮脏、腐臭人的身体,更要去腐化败坏人的精神、灵魂和生命。

   BBC中文网消息:由位于卡塔尔的塔利班政治主任斯坦纳柴率领的一个塔利班高级代表团,在7月18日至22日访问了北京。这个代表团是应北京的邀请而到访的。塔利班是恐怖组织,共党是一切反人类的恐怖组织的老大哥。自知所作所为是罪恶的,见不到人的,所以它们之间的来往,也是偷偷摸摸的。至于达成的共识和协议是什么,它们不说,大家也能明白,那就是共谋将对世界和人类犯更大的罪。

   7月26日,习近平又召开了政治局会议,会上宣布将在10月召开六中全会。其主要议题包括从严治党的重大问题,制定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看上去都是重要内容,唯独仍然只字不提金融、经济、社会三大崩溃问题。

   看来一个人身兼多职并非好事。做政党主席就做政党的工作,做国家元首就做国计民生的工作,做军队最高统帅,就做好练兵的工作。更重要的是要专款专用。军队有军费,政府有行政费,党有党产。军政开支是纳税人的钱,唯党政组织的活动是要自掏腰包的。

   以美国为例,大选在即,民主、共和两党分别在不同的城市,召开了几万名党员参加的大会,为的是推选出本党参加竞选总统的候选人。大会的费用,纳税人是不付的。完全是各党的党产开支。特别要钦佩的是,这种几万人参加的大会,通常是选择在名不见经传的边远的小城市召开,为的是庞大的会务开支可以拉动当地的经济,提高当地人的收入。也就是说,不但不扰民,反而利民。

   再看看共党每年的党会,不但纳税人要支付这笔巨大的费用,而且纳税人还要被军警当做敌人般地对待。又是戒严,又是巡逻,又是堵截,又是抓捕的。不知内情的人以为人民跟共党在做对,其实是共党从来站在人民的敌对面。

   不少的同胞以理想主义做为借口,去解释自己曾经为共党当帮凶做帮闲的理由。其实对与错、是与非,从来是分明的。这里没有无原则的辩证法。十几二十几岁的人具有理想主义的激动和情绪是正常的,然而情毕竟仅仅是情,缺乏的是智。

   人到三十要立德、立言、立功,所需要的是智而不是情。换句话说,年届三十仍然抱有理想主义的情绪,只能说智力不够,或做人极不成熟。有人公开呼吁否定历史这门科学,要人们忘掉历史,一心向前看。

   佛家学说在中国两千多年广为接受,就在于她创立了三世因缘,因果关系。所谓今世之果乃前世之因,而今世之所为乃后世之果,符合了史学家的论断:人类的全部历史就是一部争取自由的历史。中华民国推翻了皇权专制,就是争取自由的进步历史的缔造者。

   共党建立的是个史无前例、空前绝后、垄断一切资源和权与利的极权制度,人民是被奴役的奴隶。这一血腥的历史大倒退,把中华民族和千千万万有志之士百多年来追求和奋斗的人性解放和自由的全部努力化为乌有,更使得千千万万的优秀儿女在这六十多年中为争取民主而流血牺牲判刑入狱的付出付诸流水。这是共党一切罪恶的根源。

   否定历史、忘掉历史,便不知今夕何夕,又何谈前途、将来、未来?说这种话的人,和为习近平垄断全部权力集于一身而叫好的人,都是捂毛、篾片、帮凶、帮闲之辈,再不然就是胸无点墨,且又无独立人格之辈。把自己的生命、生活附着于一个人或一个团伙之上,无论前途是好是坏,闭着眼睛一路呐喊着奔向渺茫的虚无。

   香港《明报》援引来自北京的消息说,在南海仲裁判决之前,习近平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说,“南海问题,现在我们不动手,将来就只剩下一堆历史问题了,说也没用了。我们采取了行动,就保持了存在状态,争议状态。”之后,政治局的一帮庸人们开会研判后一致认为,“真正的大国不怕有问题,而是可以从问题中获得利益。”

   问题出来了,不想去真正解决问题,而是要把问题扩大,乃至长期保留问题,为的是从问题中获利。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十六、七亿人口,竟然是在这群无原则、无见识的麻烦制造者的统治下。这是一群投机分子。至于获利,就更让人怀疑,究竟是国家人民获利,还是共党这群东西获利?

   六十多年,共党出卖的领土、领海还少吗?获得的利益又在哪里呢?虽然南海仲裁案输得一败涂地,灰头土脸,并不妨碍习近平在7月28日又照例一口气封了十四个将军。前三十年,这支党军打哪准败。这后三十年,除了屠杀人民,哪也不敢打了。军人无战功,又凭什么升职呢?所幸的是共党的将军也不值钱,多少个卖唱的不也当上了将军?问题是习以官职和利益去买这些人对他的忠诚或忠实。那么,这个忠诚和忠实的可信度和可靠性又在哪里呢?

   当初广东军阀陈炯明是唯一拥有一支空军的军阀,在北伐军打倒军阀统一国家的战争期间,蒋中正先生以三千万大洋的价钱,就把陈炯明的忠实的空军全部收买了过来,成为了国民革命军的空军。在后来的抗战中,这支空军连人带战机几乎牺牲损坏殆尽,但却没有任何人出钱去买他们的命。看来忠诚和忠实是属于精神和心灵层次的,绝非唯物主义者所能明白的范畴。

   所以习上台四年,是被民间大骂的四年,原因就在于他的这四年的所做所行,不但国民反感,其实连他自己也解释不清。马主义、毛思想是垃圾货,他偏偏要效仿它们弄出个习语录。共党已成为了扶不上墙的烂泥,他却非要把共党的罪恶说成是丰功伟绩。共党是一群最不要脸的贪污犯,他却非要把它们说成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大公无私者。

   当一个人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就是最可怕的人。惊天动地的伟业永远不是这种人能干出来的。这种人所能干出来的事,永远是人权上的大灾难,和历史的大倒退,乃至民族、国家的大羞辱和大崩溃。毛泽东是留下了千古骂名的大魔头,习近平正在走它的路。

(2016/08/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