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荒漠甘泉》8月18日 8月19日]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10月11日
·《荒漠甘泉》10月12日
·《荒漠甘泉》10月13日-14日
·金枫的叶子 文/原初
·荒漠甘泉 10月15日
·怜爱寄居者 文/基甸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6日
·《荒漠甘泉》10月17日
·《荒漠甘泉》10月18日-19日
·《荒漠甘泉》10月20日- 24日
·从开悟到启示 文/庄祖鲲
·日用饮食:神已将那地摆在你面前
·张家坤: 活水
·圣殿历史 1
·基督教如何改造西方文明?何光滬教授
·谁来解“新离婚时代”的毒? 文/齐宏伟
·圣殿重建
·《荒漠甘泉》10月25日- 26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1: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7日-28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2: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3: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4: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5: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9日-31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文/基甸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11月2日-3日
·荒漠甘泉 11月4日-7日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荒漠甘泉》8月18日 8月19日

   
     “耶和华独自引导他。”(申32:12)
   
     深谷之旁,才有高山。没有不经痛苦的生产。
   


   
   
   
     “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林后6:10)
   
     忧愁是很美丽的,它的美丽是月光的美丽。它的歌声好象夜莺的鸣声,它的目光带着并不期望快乐的神情。它能够与哀哭的人同哭,却不能与快乐的人同乐。
   
     快乐一是很美丽的,它的美丽是夏晨的美丽。它的目光含蓄着儿童时代的欢笑,它的头发受着日光的闪射。它的歌声象百灵鸟的歌声一般翱翔云上,它的脚步是一个从来不知道失败的得胜者的脚步。它能够与一切快乐的人同乐,却不能与哀哭的人同哭。
   
     忧愁沉思着道:“我俩是决不能合作的了。”
   
     快乐说:“是啊决不能了。我的道路是在充满阳光的草场上的,玫瑰为我开着芳香的花朵,山鸟和画眉为我唱着欢乐的情歌。”
   
     忧愁徐徐转过身去说道:“我的道路是在黑暗的森林中的。但是世上最甜蜜的诗歌——深夜的情歌——却是属于我的。再会,快乐,再会吧。”
   
     在她说话的时候,他们觉得有有一个人体立在他们旁边;虽然看不清楚是谁,却知道是一位君王,他们跪倒在他面前,感觉非常惧怕。
   
     忧愁轻声说道:“我看他一定是快乐的王,因为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手上和脚上带着胜利的钉痕。我在他面前,一切的忧愁都化为不息的爱和欢乐了,我愿意把我自己奉献给他。”
   
     快乐低声说道:“你错了,忧愁,我看他是忧愁的王,他头上戴着的冠冕是荆棘的冠冕,他手上和脚上带着的钉痕是痛苦的伤痕。我也愿意把我自己永远奉献给他,因为有他同在的忧愁,一定比我所知道的快乐更加甘甜。”
   
     他俩同声欢呼说道:“这样,我们在他里面仍是一体,只有他能将快乐和忧愁合成一体。”
   
     他俩手牵着手同在世上跟随他走——有时在风雨中,有时在阳光中,有时在冬日的凛冽中,有时在夏日的温暖中—— “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选
(2016/08/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