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 以骗制骗]
远见
·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
·委员会内的恶斗
·国共两党的差别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新时代新形势
·权力掠夺
·揭“三年自然灾害”秘情
·驳王希哲的“权力私有”谬论
·兄弟窗台夜话
·警惕“隐秘五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骗制骗

——将计就计 请君入瓮

   史伏初 2002年11月6日

   我有个“徒弟”,名叫王云浩。他原来是我研究所的临时工,跟着我做做试验,因此称我“师父”。此人流氓脾性重,喜吹牛皮,得外号“王牛”,嘴甜手长,但不偷,做事快,好启动,做错了事,即使被我训了骂了也不生气,由于有这些“优点”,在找不到更好的助手前,就用他。1993年我的科研工作结束,他也只好离所。但常回来看我。

   

   王牛讨债被打

   1995年,我尚未退休,经常住在本单位——水科所,某晚,王云浩突然瘸着腿来访,叫声“师父”就坐了下来。

   我问:“怎么这样狼狈?”

   王牛滔滔不绝地讲:“今年春天某日我在浴室认识了浙江衢州一位姓袁的‘总经理’,他说是来溧阳采购茶叶的。我靠场长叔叔的帮助,已经当了桂林茶场的推销员,一听袁总经理的话,就兴奋起来,与他热烈攀谈,带他到桂林茶场与王场长会面。他们边吃边谈,最后敲定了合同:袁总代表浙江衢州贸易公司向溧阳桂林茶场购入茶叶15万元,先付款3万元,余款在三个月内付清。茶叶运走后,我们多次催款,他均巧言搪塞,后来竟然拒绝接电话了,实际是耍赖拒付。王场长怪我引狼入室,逼我讨回债款。其实这12万元债款中也有我3万元在其中,……”

   我奇怪地问:“为何有你一份呢?”

   王牛:“由于是我找来的关系,场长叔叔允许我夹售部分茶叶在其中,我买来些安徽劣茶掺入其中,以次充好,想赚一笔,谁知……若讨不回债款,我也要亏本一万元。”

   “原来你先骗别人,反被人骗,活该。后来你怎么办呢?”

   王牛继续说:“幸而早先我每年送茶叶给公安局贾局长,拉上了关系,他委任我为溧阳联防队副队长,这件事我就请贾局长帮助,贾局长蛮讲义气的,马上派出公安员一名,公车一辆,带上拘捕证和手铐,我又叫来四个联防队员,其实就是四个打手,大家高高兴兴、浩浩荡荡去了衢州。先找到当地派出所,告诉原委,表示若袁总不爽快还款,就要拘捕他到溧阳受审。所长一口答应,说:‘我们知道就行了,由于不了解实情,不便插手。还是由你们执行吧。’我们找到那个公司和袁总经理,谈得崩了,我们拿出拘捕证和手铐往桌上一放,以为他怕了,谁知他一拍手,中门大开,出来十二个彪形大汉,二话不说,二对一,把我们痛打一顿,我们都带彩而回。……”

   我急着问:“你们怎么不再找当地派出所呢?”

   王牛叹口气说:“找啦,说派出所长外出公干了,没人问事,我们只得夹着尾巴回来了。”

   我说:“说明派出所与这诈骗公司互相勾结,共同分脏了。”

   王说:“师父说对了,后来了解到,该派出所长等我们一走就打电话给袁总,叫他准备对付我们。警匪勾结,我们吃了大亏,只得请师父帮忙了。”

   我问:“怎不找贾局长帮助?”

   王牛说:“贾局长派的公安员也被打,他也很恼火,但事涉跨省,要通过公安系统处理,就得报常州市公安局——江苏省公安厅转浙江省公安厅——衢州市公安局——,这么点钱的小诈骗案,贾局长如何能推得动这么大的磨?”

   “找我有什么用?”

   王牛笑着说:“师父的妙计不多着吗?”

   我考虑后说:“应该早来请教才对,不过现在求救也还不迟。你这家伙有自作聪明的毛病,办事经常自作主张,把事办砸。你若想讨回债款,得步步按我的计谋办事,不准自作主张,你做得到吗?”

   “只要能讨回这12万元,绝对听师父的,决不自作主张。”

   

   定计

   我说:“既然这样,我就勉为其难吧。现在第一步,你在桂林茶场20公里以外找到一厂家,有滞销产品急望推销者,来告诉我,再听下一步计策。”

   王牛笑答“得令”,高高兴兴走了。

   隔两日他又来了,说:“找到了。后六乡拉丝厂,有大量钢丝待售,吕厂长听说我愿意代他推销钢丝,非常高兴,答应给我3%的佣金,你看可好?”

“行。现在开始执行第二步,我代你拟定了销售广告:‘本厂有大量优质各型钢丝待售,价格优惠,只须先期付款20%,即可立即提货,余款在六个月内付清,若购量大,优惠更多,欲购从速。有意者请与李洪斌先生联系,手机号:xxxxxxxx ,’打印后,请袁厂长加盖厂公章,派人到衢州各镇张贴、发送,但绝不能向袁总经理的公司发送,切记。发送完后就在家坐等消息,与吕厂长保持密切联系。”

   王说:“李洪斌是谁呀?”

   我说:“笨蛋!就是你啊,对吕厂长和其他人说明,李洪斌就是你,有找李的电话就接下来。”

   王问:“干吗不直接用我王云浩的名字,不更方便些吗?”

   “方便是方便,一听说有你在其中,那个‘袁总经理’就不会上钩了,你也别想12万元了。”

   

   收网

   王牛说声“懂了”,领命而去。过了约二周,他忽然跑来说:“那个袁总与一会计已到了后六乡拉丝厂,与吕厂长谈定了生意,用七辆卡车拉了50吨钢丝马上要离开,他取出一张18万元的限额支票付款,我想把这支票扣下抵消我们茶场的欠款如何?”

   我说:“那你就上大当啦!袁总拉走50吨钢丝只须付3万元,而拿出18万元支票,意图找回15万元后溜之大吉,你即使扣下支票,他会立即打电话给浙江的银行,说支票被窃,请拒付。你即使坐火箭到衢州的银行,也拿不到一分钱。结果钱和钢丝被骗走,落得钱物两空,你也别想再找到这个袁总了,就彻底失败。”

   “那怎么办?”

   “扣人啊!你马上去找到公安局贾局长,告诉这情况,他为上次自己的公安员被打也很生气,请他出拘捕令,你带联防队员把‘袁总经理’抓起来,把会计放走。告诉会计,带现款来带人。钢丝留下,对吕厂长好言解说,答应今后给予一些补尝。抓住姓袁的,不要送公安局,弄到桂林茶场,再来听第四步计划。快去!”王飞也似走了。

   到午后,王牛笑着来了。“按师父的计划,已把姓袁的押到茶场,现在怎么办?”

   我说:“找辆面包车,带上三、五个联防队员,把姓袁的塞入车内,再用黑布蒙上眼睛,在山区绕上四、五个小时,送到平桥大山里某个看山小屋看管起来,弄几个人日夜看住他,饿了,只给些糠菜吃,但看管人要有大鱼大肉吃,不给袁吃,馋馋他,苦他一星期再说。但他的手机要充足电给他,好让他打电话回家催钱来赎他回去啊。”王牛说声“好。”又飞走了。

   过了几天,王牛来说:“已按你的办法把老袁送到平桥山顶看山房里关了起来,看山房的张老头我熟悉。老袁不断骂人,还说我们违法,我说:‘你们违法在先,我们以毒攻毒,彼此彼此,交出12万元就放你回去。’他气得五顿不吃饭了,怎么办?可不能饿死人呀。”

   我说:“放心,他死不了。这人平日吃得营养过剩,饿几天不要紧,正可以减减肥。只要饿急了,他就会打电话回去。”

   王说:“那就再等等?”

   “对,等。再等几天就会有钱送到。”

   “好。”

   隔了三天,王牛来说:“老袁真象猪一样吃起糠菜饭了,还不断打电话回去催人送款来赎他哩。看管人听他在电话里说:‘我被送来时被黑布蒙了眼,只知汽车从中午走到傍晚才停车,大约到了安徽,四面都是森林,无法知道在那里,……’师父手段高,就是高。”他学着电影《李向阳》中“翻译”拍马屁的腔调举出大拇指称赞我。

   

   回谢

   几天后,王云浩与拖拉机手“冯胖子”高高兴兴跑来,下气不接上气笑着说:“今天那个会计来了,到公安局缴款要人,贾局长说:‘我们没抓你们什么人,是桂林茶场把你们的袁总请了去,与他们交涉去。’这会计找到我们王场长,缴足12万元,我把老袁交给他带走了。………这次我完全照师父的指示办事,事情也办成功了,我就是有些不明白,要请教师傅。”

   “什么不明白?”

   “为什么要到桂林茶场20公里外找一家有滞销产品的厂家?靠近点为什么不行?”

   “这完全是个计策,叫‘将计就计 请君入瓮’。”

   “不懂。”

   “姓袁的其实是个十足的诈骗分子,他的诈骗计谋就是利用厂家急于推销产品的心理,先付少量现金,把产品骗走后一去不复返。到他的地盘,你们没法弄到他,我们就设计套他来,然后抓住他。让某有滞销产品的厂家按袁的骗法设局反骗他。这厂家若靠近你的桂林茶场,他可能会猜到你设陷阱等他,因为他是有经验的诈骗老手。由于这厂家离桂林茶场远,他一疏忽,就落在网里啦。”

   “为什么不把钢丝推销广告直接送到姓袁的公司,这样不是让他快点上钩吗?”

   “快个屁,这家伙是诈骗老手,狡猾胜过狐狸,你若把钢丝推销广告直接送他公司,他对白送到手的飞来横财反而会提高警惕,不敢来。他是通过自己努力,打听到钢丝推销广告,研究考虑了二星期,发现没有任何后续信息动作,才放心来的。这当口,你若有一点点自作主张的小动作让他得知,他马上缩头,不来了。”

   王牛大笑,“啊,师父真是神机妙算,佩服,佩服。”

   我接着说:“光说‘佩服’就行啦?要请客啊。”

   冯胖子也说:“应该请客。”

   王牛:“当然,就去楼下饭店吃火锅吧。”

   三人吃完火锅,王牛一摸口袋,说没带钱,“今天不方便,请师父帮帮忙,先代填一下,友情后补。”

   气得我叫起来:“哦,原来你们说应该请客,是让我请你们吃?我出奇谋帮你要回了12万元,反过来是我请你吃了一顿,真是天大的笑话。”这就是王牛的特色,谁帮了他,最后还要反咬一口才走路。

   

   友情后补

   后来王云浩还真补了“情”。由于我单位房子整体出租,使原租我所房子开饭店的蔡某不得续租,因为此事是我决定的,所以他对我怨恨。其儿常以威胁态度对我,见我就骂,声言要打我,我每天到水科所来上班,经过广场,蔡某儿子就开着高速摩托车从我身边飞来飞去,威胁我的生命。我本已准备次日请水库派出所真所长处理此事,恰好王牛来了,告知此事后,王说:“不用真所长,我明天给师父摆平他。”

   我问:“你怎么摆平?”

   “你甭问,明晚听我报告消息。”

   次日晚,他果然来说:“摆平了。”

   “怎么摆平的?”

   王牛吹起来:“原来老蔡在水库北头又开了小饭店,今日中午我带了五个流氓去吃饭,叫了180 元菜,吃完后,丢几只死苍蝇在菜盆中,严厉责问蔡家何以用不洁菜供客,蔡儿不服,与我们争吵,被我们痛打一顿,打得头破血流,其母闻声,拿把菜刀出来想拼命,我用电击棍一指,‘啪、啪、啪’一响,她被击昏在地,我丢句话下来:‘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让你们在水库开饭店已很宽大了,你们竟欺侮起水科所老领导来了,这还了得!想造反啊?如再有不规矩表现,下次就不是今天这样简单了。’大家一钱不付 ,白吃一顿,扬长而去。”我听了一阵好笑。次日果然见蔡儿头扎纱布,垂头丧气,怒目视我,但不敢再招惹我了。唉,社会乱套,有时还真要“以毒攻毒”、“黑吃黑”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