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侃]
橘绛轩
·七年之癢春去秋來
·七年之癢萌大仙
·木樨地之血夜
·浮世誤身世
·猴年馬月
·夏即逝
·歧視
·
·帶刀
·冬猶寒
·怎不隨俗
·藍花楹三绝
·孫文冥壽感懷
·半齋明月醉清風
·鐵肩道義秉筆直書
·高要詩人陸鏢章雜記
·女兒重返運動舞蹈大賽
·隔洋記取樂篇章南溟秋興
·平水韻四支母國文藝壇亂象
·兼南兼北读西澳平民亦东亦西
·读墨爾本齊家貞泣血著紅狗有感
·觀陝西戲曲藝研院小梅花秦腔演出
·尴尬人遭遇尴尬事打上法庭衝突
·尴尬人遇尴尬事打上法庭醞釀
·尷尬人尷尬事打上法庭叫板
·尷尬人尷尬打上法庭高潮
·尷尬人事打上法庭尾聲
·等你等到花兒都謝了
·海曙雲霞綠柳陽春
·捌玖陆肆廿八祭
·高高的白樺林
·追思劉曉波
·致執政者
·劉曉波
·文貴
·
·“寫下重點”及“令其發生”
·入鄉隨“俗”
·亂世邪魔
·肛裂英雄!
·夜未央
·感天宮墜地濱州像倒公雞雕落浙大煉丹
·敢不隨“俗”?
·百年身後,漫話漁樵
·聞美國會議員要求關閉所有孔子學院有感
·觀金正恩川普於新加坡舉行歷史會晤
·上合峰會後青島逢萬年不遇暴雨
·美國政府發佈加征關稅清單
·新州作協王大鵬座談會
·研討會得遇謝虹君
·王晨遊說未果
·正恩複來
·無題
·羣主退群
·大陸普通股民
·鎮江退伍老兵維權
·六月偷閒與眾智叟雅集
·大陸媒體回應中美貿易關係
·中共駐澳使館喝令澳洲節目下架
·新華社參考消息評論中國與美國股市
·大陸官媒竟鼓励市民主動放弃領取養老金
·澳大利亞國會正式通過反外國幹預法
·黃一川徐匯區世外小學雙亡血案
·啞然失笑於大要有大的樣子
·刀俠楊佳往生十年後記
·人民幣大跌破關口
·驅逐中共喉舌
·中共反美
·壟斷
·他們有槍
·美國獨立宣言
·滬民喊還我養老金
·海航董事长於法国死亡
·商務部高峰評美國對華征税
·洗腦之言沒有了祖國你啥也不是
·馬光遠先生點評之中國大陸股市奇觀
·美國開始徵稅中共官媒頭條文章不敢報導
·商务部叫嚣不會向美國霸凌主義低頭
·迪外與藏民朋友们共祝尊者長壽
·中共走投無路中國絕處逢生
·馬來西亞終止一帶一路
·曉波遗孀劉霞自由
·中共厚顏無恥
·共克時艱
·週年
·王健詐死
·解讀勿忘國恥
·貿易開戰滿地找牙
·讀茅于軾先生諫言有感
·預言兌現三峽工程禍國殃民
·感習近平消失人民日報頭版標題
·弗蘭克林言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國
·古巴新憲法將承認自由市場制度私有財產
·七一七爆料海航周年郭文貴先生接受路德訪談
·是夜郭文貴先生格外鮮明地道出堅定立場
·郭文贵爆料全面開戰給盜國賊下戰書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報價再破關口
·美國川普推特關注人數半
·大陸西南西北暴雨成災
·贈中共外交發言人
·中共吸血狂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開場)

   逗:(咳嗽)啊哈,打南區打東區打西區打北區來蜀香坊的老少爺們,老少娘兒們,大家好!

   捧:停停停,停一下您嘞,怎麼說話呢?您這裏打打殺殺的,幹什麼呢?敢問您老人家是從哪旮旯冒出來的呀,這裏可是和諧美好的澳大利亞,不興打打打打的!

   逗:我,我只是問候大傢伙,表示一下我激動無比的心情,一看見吧,有這麼多的前來蜀香坊聽相聲的觀眾,我就感覺像是炎炎夏日三伏天裏四脖子汗流,正好一口氣不閑著,咕咚咕咚喝了兩碗大碗茶,那感覺,爽啊!

   捧:四脖子汗流,那也應該是喝了四碗大碗茶呀,您咕咚咕咚地一口氣不閑著,才喝了兩碗大碗茶,麻煩問一聲,您那兩個脖子哪兒去了?

   逗:誰長四個脖子啊,那是形容我熱——暑熱難耐,知道不?明白否?Don’t you understand?

   捧:Yes Sir!阿拉曉得哉!

   逗:嗯,再說了,我只是打,沒有殺!打和殺,這可是有本質的區別的。

   捧: 有啥本質區別啊?

   逗: 那區別大了去啦!一個打,只是傷你的皮肉;一個殺,可是要奪你的性命啊。

   捧:嗯,國內就前一陣子,有個叫雷洋的,湖南的。因為他是湖南另一位名人雷鋒的本家。

   逗:你纏什麼呀,他們雖都姓雷,都有名,然而不是一條藤上的瓜,雷鋒是捧,知道嗎——捧!雷洋是殺,兩個人命運不一樣。

   捧:啥意思?

   逗:根據需要唄,形勢需要咱就捧,維穩需要咱就殺,當年不是有“殺他多少多少,保證穩定二十年”的口號嘛!

   捧:那殺錯了怎麼辦?

   逗:“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漏過一個”,真的殺錯了,那容易,給一封平反書,付八百元錢。

   捧:八百元?!怎麼一條人命就值這麼點錢啦?

   逗:唉唷,給你點錢你就知足吧,你放心,咱們人多殺不完。

   捧:再說了員警釣魚盯梢抓嫖娼賺外快,北京電視臺做假證,逼三陪小姐撒大謊……雷洋去飛機場接親戚卻無緣無故地被嫖娼死了。事件曝光的那個什麼國保安全手冊,上面詳細地寫著怎麼打,才能把你打成內傷,然後速死,還讓外人從外表上一點兒都看不出來,轉!

   逗:微信玩多了吧,小心被封號!

   捧:封了這個號,再建那個號……朝封夕建,微名:封建,二十四小時之後又是一條好漢!

   逗:你,揭露真相,小心被喝咖啡!

   捧:我乳糖不耐,一喝就吐;我倍兒興奮,心跳過速。

   逗:你,堅持真理,小心被請喝茶!

   捧: 您是說在澳洲啊還是回國啊?我總是聽說有人回國是部級待遇接待喝咖啡喝茶吃大餐,哈哈哈,可讓我輪到了,這可是那首歌裏唱的——“無上榮光”啊!

   逗:英雄!佩服之至!但此時此刻你離題太遠,回來回來。

   捧:我沒走遠啊,此時此刻,我——就在您身邊哪!

   逗:嗯,再再說了,我既不是孫猴,也不是蟑螂,不是從哪個旮旯冒出來的。

   捧:那您是打——您是從哪里來的啊?

   逗:我是打——的,坐的車前來蜀香坊的。

   捧: 哎呦喂,乖乖隆嘀咚,您勒是坐計程車來的,瞅瞅這排場!就好比以前別人家都走著您勒坐黃包車,牛!

   逗: 那是,誰叫咱是皇城根底下長大的人呢?

   捧:打的——那可真是羡慕死我了!哎,您皇城根腳下長大的人,怎麼背井離鄉跑到澳洲來了?

   逗:那還不是咱志向高遠,胸懷世界,改革開放以後,咱日子過得好了,吃得飽了,長起膘了……

   捧:長膘?莫非您變異成豬了?

   逗:去!一邊兒涼快涼快去。我那是吃好了,胖了!長膘是也。

   捧:那您就說您胖了不就得了。

   逗:這你就不懂了,長膘——那叫氣派!

   捧:嘿,得勒,還是豬啊!

   逗:咱長了膘,就想到皇城根以外的地方看一看,瞅一瞅,瞜一瞜,想到偉大領袖的教導,要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的受苦人!也就是說,要關心還有哪些國家的人民還沒長膘?

   捧:知道了,您終於出了豬圈了!

   逗:那叫出豬圈嗎?那叫出國留洋!

   捧:出國留洋,別拽了。那老話怎麼說的?——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逗:你那是挖苦我寒磣我呢,我懂!你怎麼不說廣闊天地,大有作為啊?反正大不了還是修理地球,我擱哪兒修不是修啊?大不了,我把這一身膘甩下去,還落個健美運動員的好身材呢!

   捧:那您看到的結果是個什麼樣子呢?是醬紫還是絳紫?是那股樣子還是這股樣子?

   逗:哎我說,你舌頭怎麼了?

   捧:我這不是記者採訪嗎?五湖四海,天南地北,為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來了!

   逗:合著都出了豬圈了!

   捧:那您到底看到啥敵情啊?

   逗:敵情?

   捧:澳大利亞好歹她也算西方花花世界啊,也許沒有美國那麼花花花花……美帝國主義它就是一紙老虎,打!

   逗:哎呦,怎麼你也打起來了?

   捧:我,老虎蒼蠅一起打,除四害!哎不是,除三害!哎,也不是,除兩害!

   逗:我一到澳洲那個受刺激,可我怎麼覺得你受的刺激比我還深呐?

   捧:come on ,We are in the same boat!我不是和你是同一根繩子上拴的螞蚱嘛,你也跑不了,我也跑不了。

   逗:儂倒還真是掕——得——清!

   捧:您一到澳洲受的啥刺激啊?

   逗:人家膘肥體壯誠信友善敬業可不是一天兩天了,人家國富民強文明公正平等也不是三年五載了,人家和諧自由民主法制也不是七年八年了、、、、、、 我懵擦擦地,暈乎乎地,醉醺醺地,不知道自己是在虛幻幻的夢裏還是在活生生的現實裏,於是,吃飽了鼻鼻鰭,多喝了三杯鱷魚,倒在land裏睡了。

   捧:合著人家這地方是更高級的豬圈,舒服,愜意,您倒在欄裏入夢了……

   逗:誰倒在欄裏睡了,我那說的是land,英語,土地,你聽清楚沒有?

   捧:您等等我,這鼻鼻鰭是啥玩藝兒啊?

   逗:哎我說,鼻鼻鰭你不知道是什麼?那週末公園山野湖畔海濱森林邊草地上到處都是BBQ鼻鼻鰭的人啊,一堆一堆,三五成夥,烏泱烏泱的……那滿世界都是BBQ鼻鼻鰭的人啊,我寫給你看啊,B鼻,B鼻,Q鰭,中文拼音就是這麼念的!

   捧:我說,有您這麼念的嗎?那應該叫BBQ爸爸酷——燒烤時分都是爸爸們在火燒火燎地幹活,女人都一邊涼快涼快去。

   逗:你有你的理解,我有我的解釋,這裏是言論自由的社會,隨便你咋解釋都成。你解釋成扒扒褲也行……

   捧:正好,您已經在高級豬圈醉倒了,還是我來扒扒褲吧!

   逗:那我立馬兒就醒了,你給我住手!

   捧:三杯鱷魚是怎麼論呐?我只知道咸水鱷淡水鱷,沒真聽說過三杯鱷。

   逗:Easy, 這裏我把原名翻譯成了中文,Crocodile,鱷魚,一種雞尾酒,我懷揣馬勺——盛(成)心,就是想吊起你的胃口,吸引你的眼球,撬起你的舌頭。

   捧:合著是雞尾酒,和二鍋頭比起來差遠了去了。

   逗:嗯,不能這麼比,二鍋頭你可以一口悶,燒心燒肺不上頭,這雞尾酒一杯酒能把你撂倒。敢問您何處人士,也愛喝二鍋頭?

   捧:那當然,還得是牛欄山的紅星二鍋頭。怎麼著,您沒看出來吧,咱也是皇城根腳下長大——的——人。

   逗:哎呦喂,乖乖隆嘀咚,合著您老人家也是皇城根長大的?局氣!瓷氣!親人哪!啊——啊——啊——

   捧:您瞅瞅您說哪兒去了,我啥時候成了老人家了,這羞臊得我,臉都紅了……

   逗: 臉紅什麼?

   捧:精神——煥發!

   逗:怎麼又黃啦?

   捧:防冷——塗的蠟!

   逗:瞧瞧,我沒說錯吧,全悉尼全墨爾本全珀斯全昆士蘭全阿德萊德全霍巴特全達爾文能聽懂咱倆剛才那四句台詞兒的,哪個不是老人家了呀!啥時候變成老人家的——“子在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一眨麼眼兒,我們就都老嘍,無所謂嘍!我們都老嘍,無所謂嘍!

   捧:唉,可歎啊!

   逗:你啥時候來的啊?

   捧:反正是比您晚,我跨了二十一世紀來的。

   逗: 跟誰來的?

   捧:帶著我媳婦兒來的。

   逗:有孩子沒有?

   捧:有啊,那時候就一個閨女。現在多了三個小子。您勒這查戶口哪?我遇見澳洲派出所警察了合著。

   逗:為什麼也——跨出豬圈了?

   捧:好啊,你在這打埋伏等著我哪!

   逗:老實交待,為什麼也跨出豬圈了?

   捧:現場有監視器無有?

   逗:無有。

   捧:真的無有?

   逗:無有。即使有,你放心吧,監視器關鍵時刻就壞了。

   捧:台下有員警無有?

   逗:無有。你打了000也要好半天才到呢。

   捧:台下有保安無有?

   逗:無有。保安都在Shopping Center巡邏呢。

   捧:台下有告密的無有?

   逗:你地下黨啊?無有!不過這話又說回來了,就是有,你又怎麼著?!

   捧:我怎麼也不怎麼著!隨他隨她隨它告去吧,你大爺我不怕,大不了我不回去了唄。

   逗:到底有啥難言之隱啊?這裏是言論自由的國度,說吧——

   捧:言論自由,沒錯,您聽我說——我吧,獨生子,我奶奶我爺爺我姥爺我姥姥我爸爸我媽媽都希望我多生幾個孩子,最好有兒子。我只有一個閨女……合著我們家到我這裏就絕了戶了!嗚嗚嗚……

   逗:響鼓不用重錘,明白了。功夫不負有心人,一個閨女仨小子,你還打算再生幾個啊?

   捧:一開始我奶奶聽說我要走,是打死也不同意啊,往地上就那麼刳嚓一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逮誰跟誰白話兒,誰他媽的去那個大頭朝下的澳大利亞啊,流放犯人才去的地界兒呢?孫子哎,你不許走!

   逗:我的天,老太太還挺有歷史知識呢!那後來呢,怎麼又放你走了?

   捧:我媳婦兒告訴她呀,去了能給您生重孫子,重孫子又給您生曾孫子,曾孫子又給您生玄孫子……子子孫孫無窮盡也!

   逗:你媳婦打算愚公移山啊!?

   捧:老太太一聽,一個鯉魚打挺就站起來了,高聲大喊:孫子,你就別回來了,在那邊沒有人管著,你就給奶奶可勁兒地生。你生十二個重孫子重孫女,多子多孫,多財多福,那才好咧!

   逗:你奶奶上下嘴唇一碰說得痛快,十二個,一打,你媳婦受得了嗎?

   捧:我媳婦兒說了,一打的確是太多了,半打最好。

   逗:謔,半打,六個,你媳婦真是英雄。不後悔?

   捧:不後悔!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Waiter,來來來,先來兩碗炸醬麵,一碟夫妻肺片,再來一瓶二鍋得(音:dei,平聲)。說句實在話,我來澳洲也不是三年五載十年八載了,皇城根腳下的人怎麼沒遇見幾個言談舉止象您這麼貼心貼肺的啊?

   逗:你不知道啊,北京人在扭腰啊。

   捧: 呦,合著北京人都跑到澳洲扭了腰啦,您老說的是北京大爺還是北京大媽呀?聽說過好多大媽在某某公園裏巨響地放曲兒跳廣場舞,結果紛紛遭到了周圍當地居民的嚴重投訴。

   逗:是北京大媽!還是朝陽區的,帶著紅箍,吊眉苫眼,管你是誰,吸毒嫖娼,休得想逃出革命群眾的雪亮的眼睛和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要是遇見官倒貪污犯,噓——繞著走繞著走繞著走!噓——沒看見沒看見沒看見!臺詞上沒這段兒啊,我純屬靈機一動,現場發揮。嗯哪,我說的那是英語,北京人在紐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