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匣子说话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黑匣子主义认为,其实,根本的问题正在于,这里自来既无“政治”,也无“法律”,唯有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两头真”或曰“两头痴”的炎黄们还是认账认栽了吧!又何苦瞎折腾来着?
   (请点击参阅: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1/hxz/4_1.shtml 《 GT:究竟何谓“政治”?》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2/hxz/3_1.shtml 《究竟何谓“法律”?》)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炎黄春秋》原班人马大反击 ,入状告官冒名侵权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炎黄春秋》杂志社被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面撕毁合同,占据杂志社并盗用原《炎黄春秋》编辑名义“非法出版伪刊”一案再起波澜。北京时间8月16日下午,炎黄春秋杂志社副总编辑王彦君、秘书长杜明明、执行主编丁东、执行主编冯立三等共四人,就贾磊磊、郝庆君为首的“伪”炎黄春秋杂志社侵犯自己的姓名权,向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并亲自到现场递交了诉状等材料。诉状已经被法院接受,将于七日内给出是否予以立案的答复。
   
   《炎黄春秋》绝地反攻 ,以个人名义起诉伪刊
   
   根据法律界人士分析,这次控告伪炎黄杂志社的均为自然人,根据“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原则,这次朝阳法院无法以中央研究院和炎黄春秋杂志社是上下级关系的理由来拒绝对这个受到海内外广泛关注的案件的审理。
   
   炎黄春秋杂志社发言人王彦君,代理律师丁锡魁在递交诉状之后接受了新闻媒体的采访,并回答了有关此次诉讼的相关问题。丁律师在回答“诉讼是什么”的问题时说:“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公开道歉。”
   
   在回答媒体“为什么把使用你们的姓名看成是侵权”的问题时,王彦君说:“姓名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受法律保护。未经本人许可而非法使用我们的姓名就是侵权。另外,伪炎黄春秋杂志社与我们的政治理念、办刊宗旨有巨大差别,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那种刊物上。而且,他们办的杂志质量低劣,是报刊界的大笑话和丑闻。我们的名字出现在他们编的伪炎黄春秋的版权页上,是对我们的侮辱。所以,这个官司一定要和他们打。”
   
   此前,炎黄春秋杂志社以杂志社名义,就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面毁约和强行接管杂志一事向法院提起诉讼,连续遭北京朝阳区法院和中级法院拒绝立案。法院给出的理由是:艺研院是主管单位,属内部管理纠纷,不属平等民事主体纠纷。
   
   载入史册
   
   炎黄春秋的此次上诉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中国法律界专业人士对这场诉讼纷纷进言。中国著名维权律师刘晓原称:“50个顾问每人聘请两个律师作为代理人,可提起五十场侵犯姓名权的诉讼,不论输赢定会载入史册。” 法律学者赵国君表示:“炎黄春秋的老人们应该公开发表宣言或声明了,绕开维权话语,公开政治表达,把真正想说的话说出来吧!虽死无憾!” 原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说:“在尊重杜老等人自身选择的前提下,我也想冒昧说一句:有时候,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而且还要攻其所必救,就是做对方最不希望你做的事;目前一连串的声明和起诉,都已于事无补,而且是按对方预想出牌。”
   
   北京时政评论人士陈杰人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时也表示:建议炎黄春秋杂志编辑以个人的名义来上诉,他说:“我建议他们以个人的名义来抗争,因为原来跟他们成立这个协议的时候,每个个体是跟着杂志社走,跟杂志社的体制有利害关系,如果现在改变了原来的管理体制,那么他们的利益可以认为是受到了影响。他们以此为由,提起法律诉讼可能更靠谱一些。”
   
   炎黄再发声明
   
   炎黄春秋杂志社编辑在上诉的同时,于8月16日上午,向中国艺术研究院和“伪”社送达声明。杂志社副总编辑王彦君、声明署名者代表吴伟,受所有在8月4日炎黄春秋杂志社《顾问和编委会声明》签名的顾问和编委的委托,前往被“伪”炎黄春秋杂志社占据的办公地点,向中国艺术研究院和“伪”社方面送达炎黄春秋杂志社的第七号声明:《关于不担任“炎黄春秋”杂志顾问和编委的声明》。
   
   “伪”炎黄春秋总编辑郝庆君表示拒收。他对原炎黄春秋杂志社编辑把由他领导的刊物称为“伪刊”表示不满,并坚称未有顾问、编委亲笔签名的委托书,他们不能确认受托送达的声明是署名者的真实意思表示。他还声称,如果在8月25日前不能收到由编委亲自签名的表示不担任编委的函件,他们将继续在下一期杂志版权页上使用原编委会成员的名字。”
   
   政治和法律
   
   一位北京知名新闻工作者表示,《炎黄春秋》杂志社的原班底锲而不舍地穷尽一切法律手段维权,令人肃然起敬。不过对这个案子的结局,却无人看好。因为政治问题用法律手段如何解决得了?尤其是在中国。
   
   《炎黄春秋》原班人马大反击 入状告官冒名侵权|博闻社
   
   《炎黄春秋》争夺战仍在进行。8月16日下午,杂志社原班人马倾巢而出,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控告夺权后的伪《炎黄春秋》侵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公开道歉。诉状已经被该法院接收。但观察人士认为,对《炎黄春秋》的夺权行动肯定来自高层指示,原杂志社人员怎么折腾也难以如愿。
   
   据了解,原《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副社长胡德华、总编辑徐庆全、副总编辑王彦君、秘书长杜明明、执行主编丁东、执行主编冯立三共七人,就贾磊磊、郝庆军为首的伪《炎黄春秋》杂志侵犯自己的姓名权,向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其中后四位到现场亲自递交了诉状等材料。诉状已经被该法院接收,将于七日内给出立案或不予立案的答复。
   
   据业内人士介绍,因为原告均为自然人,根据最高法确定的“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原则,法院应无理由不予立案。
   
   事后杂志社发言人王彦君,代理律师丁锡魁接受了新闻媒体的釆访。由于中宣部早已下令,国内媒体不敢介入事件报道,只有境外和国外驻京媒体跟进。在回答“诉讼请求是什么”的问题时,丁律师说,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公开道歉。
   
   王彦君在回答“为什么把使用你们的姓名看成是侵权”的问题时说,姓名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受法律保护。未经本人许可而非法使用我们的姓名就是侵权。
   
   王彦军又指,伪《炎黄春秋》杂志与我们的政治理念、办刊宗旨有巨大差别,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那种刊物上。而且,他们办的杂志质量低劣,是报刊界的大笑话和丑闻。我们的名字出现在他们编的伪《炎黄春秋》的版权页上,是对我们的侮辱。所以,这个官司一定要和他们打。
   
   昨日上午,杂志社副总编辑王彦君、本声明署名者的代表吴伟,受在8月4日本社“顾问和编委会声明”上签名的所有顾问和编委的委托,前往被伪“炎黄春秋杂志社”占据的办公地点,向中国艺术研究院和伪社方面送达我社的第七号声明:《关于不担任伪“炎黄春秋”杂志顾问和编委的声明》。
   
   伪刊“总编辑”郝庆军表示拒收。他对声明称由他为“总编辑”的杂志社为“伪社”表示不满,并坚称:未有顾问、编委亲笔签名的委托书,他们不能确认我们受托送达的声明是署名者的真实意思表示。
   
   他声称,如果他们在8月25日前不能收到由编委亲自签名的表示不担任编委的函件,他们将继续在下一期杂志版权页上使用原编委会成员的名字。
   
   15日,内地左派学者郭松民在微博发照片称,夺权后的杂志新领导邀请了空军上校戴旭、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参与作者恳谈会议。这些人都是知名的左派。郭松民、梅新育之前曾遭「炎黄春秋」前执行主编洪振快提告,指两人使用粗言秽语抨击杂志,原因是炎黄春秋曾批评爱国教育中官方版的历史。
   
   洪振快说,昨天的会议反映了编辑政策出现大转变,邀请的作者之前曾攻击过「炎黄春秋」,都是极左人士。
   
   今年7月,「炎黄春秋」的监管机构任命了新的社长和主编。外界担忧人事变动会让杂志收声,但新的领导阶层称,将坚持原来的编辑标准。
   
   「炎黄春秋」属中共体制内改革派杂志,创刊于1991年7月1日。外媒先前报导,今年7月,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员强行进入杂志社,「窃取并修改」了杂志社官网的密码,导致刊物丧失基本的编辑出版权。
   
   当时经「炎黄春秋」杂志社社委会讨论并一致决定自即日起停刊。当时的社长杜导正发布声明「此后任何人以『炎黄春秋』名义发行的出版物,均与本社无关」。
   
   「炎黄春秋」前副总编辑王彦军拒绝了现今杂志社的聘书,并称新作者都是一些致力于掩盖历史黑暗面的人,与原先求实的编辑方针相矛盾。
(2016/08/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