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万古视频
[主页]->[现实中国]->[万古视频]->[【访民的骄傲】介绍上海访民丁德元]
万古视频
·献给中国人民的儿子杨佳!
·零九宣言 走向街头 揭露暴政 不战而胜(视频 )
·酷刑不能改变高智晟不变的那颗心
·热烈祝贺中国冤民大同盟首届会议在香港召开
·上海著名反腐维权人士傅玉霞香港控诉中共法西斯暴政
·屠夫和邓玉娇母张树梅电话录音
·补上被CCTV阴谋删除的中共镇压新疆抗暴的枪声
·“803事件”山寨版DV短片
·沈婷来美揭露世博逼迁 拟控告国际博览总局
·记录片冤民大同盟主席沈婷美国会听证会作证 控中共暴政
·恶搞 “江姐受刑图”风靡网络
·视频报道:上海七旬访民喊"打倒贪官和法西斯"遭警察暴打
·传「警察殺人」上海鎮壓示威者引千人圍觀/图 视频
·8964北京多少人被杀?北京电台报道四千人以上
·上海起义 警察残酷镇压
·读网载4.29上海数千访民集结北京走上街头有感
·葛丽芳在美国会“越南人权日17周年”纪念会演讲(視頻)
·官商勾結 強征強拆 致傷致殘 當真錢能買法嗎
·要殺的人太多(慎入)/上海冤民
·批判保共改良完成辛亥革命/辛灏年(视频)
·罕見視頻:內部泄密 烏魯木齊搜捕現場
·艾福荣曾敏霞到中共驻纽约领馆控诉中共暴政
·上海访民联合国上访抗议(1)動態全屏
·中共上海市委首次回应上海访民联合国上访(两视频对照)
·(视频)8.26上海六百多访民坚持不懈北京上访(国歌退党新唱)
·魏京生王军涛雨中来到联合国广场声援上海访民
·上海访民夏威夷理直气壮痛击胡锦涛“先遗队”(组图)
·上海訪民秦裕泰生命最後一擊留下視頻控中共(一)
·上海访民悼至死不悔抗强迁反共英雄明素珍女士(头七)
·【视频报道】上海访民狂欢战胜恐惧裘美丽劳教回家
·上海访民两会天安门高喊“打倒共产党、还我家园!”
·上海访民纽约夜袭中领馆"拆"字写上大门
·实况转播今夜请为香港人民占中鼓与呼!
·实况转播今夜请为香港占中鼓与呼!
·【占中启动】香港警方向占中示威者释放催泪弹
·香港防暴警察发射催泪弹驱散示威学生,学生同样举高双手无人反抗2014 9 28
·港版烏克蘭少女:救救香港
·香港阿婆:習近平你有種就派坦克來鎮壓
·香港阿婆:習近平你有種就派坦克來鎮壓
·【珍藏版】霸气!争取普选和平占中高歌香港海阔天空
·占中黄之锋,17岁的香港民运领袖
·香港“红色暴徒”大曝光,神秘大陆女指挥组图视频
·10 .4雨傘革命現場 Umbrella Revolution Live Broadcast
·「87枚催泪弹」纪念9.28给香港人和学生的歌
·上海访民快闪纽约民主党、魏京生等声援香港和平占中2014 10 7
·可恶!占中少女被非礼大腿穿过,香港“红色暴徒”一口英语
·女示威者惨遭香港“红色暴徒”4人胸袭打伤
·今天,我吃了人生第一枝催泪弹…请分享出去!
·中催淚彈又咳又嘔,熱血伯伯誓死留守
·今夜请关注占中:苹果动新闻HK Apple Daily
·上海占中声援香港占中呼吁书(转载)
·魏京生:奪權錯了嗎?
·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宣布取消原定今明两晚的占领区投票
·香港红色妓女“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否认行动有官方背景
·六四熊焱:如果中共武力镇压香港怎么办?
·BBC:六四王丹促香港学联做好失败的思想准备(1张图)
·周润发《英雄本色》精彩对白网络热传 力挺香港雨伞运动
·记者两度表明身份遭警兜面喷椒灼痛倒地
·香港占中活动建自给村落,准备长期抗争(图)
·香港红色妓女“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否认行动有官方背景
·香港红色妓女“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否认行动有官方背景
·【清晰版】声援占中上海访民呼打倒共产党!2014 10 8
·学联考虑闯亚太峰会找中央领导对话
·学联周永康否认上京是挑衅 外交部称依法处理
·何清涟:香港普选权抗争是持久战,非速决战
·上海访民张君令视频报道:(测试)
·上海访民张君令视频报道:(测试)
·北京访民李焕君播报: (测试)
·【视频】武汉访民月未周五进京痛斥暴力强拆2016.4.27
·上海访民张君令最新报道:(测试)
·4.29之夜:上海群魔绑架、施暴记/刘士辉
·【好文共赏】李承鹏:毛泽东论拆迁
·上海访民葛丽芳视频报道:(测试)
·上海访民葛丽芳视频报道:(测试)
·上海访民杭浩东纽约中领馆维权上访(2016/05/03)
·我的祖国强拆官方版本。别洗地了,向反抗者致敬!
·【对付邪恶的有效办法】/龙曦儿|facebook
·「我的祖国」母亲节献给所有血拆反抗者的母亲们!
·上海访民张君令视频报道:(测试)2
·(旧文回顾)上海访民张君令“踏高压线”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怀”
·反血拆:河南郑州范花培斩首中共官员 怒杀4人!
·绝照郑州阳光少年范花培反血拆怒杀街道办主任及另3人
·河南農民砍殺村官致3死1傷 遭警方圍捕槍殺
·沉痛悼念被警察枪杀的义士范花培
·【视频】华人的骄傲《总统就职大典》蔡英文演說全程
·伦敦客:令习近平汗颜的蔡英文演讲
·【视频】上海访民马志森视频报道:(测试)
·上海访民杨律视频报道:测试
·上海访民杨律视频报道:测试
·【视频】上海访民杨律视频报道:测试 2
·(图)北京访民李焕君女儿被截北京机场
·上海访民丁德元北戴河一游“看死盯牢”习近平
·上海访民杜阳明:70寿诞我许的什么愿(解密)
·(旧文回顾)上海访民马志森政府抢劫20年全家面临流落街头
·【访民的骄傲】介绍上海访民丁德元
·上海杨律视频报道:乌坎即时~抗议中共暴力镇压乌坎
·上海杨律视频报道:乌坎即时~抗议中共暴力镇压乌坎
·北京访民李焕君“动用飞机”欢迎中共总理李克强
·北京访民李焕君“动用飞机”欢迎中共总理李克强
·拆迁政治犯李焕君亮剑:立即释放所有被关押政治犯
·北京访民李焕君播报:立即释放所有被关押政治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访民的骄傲】介绍上海访民丁德元

【视频】万民颂扬李焕君 舍生忘死抗血拆

   

   【访民的骄傲】介绍上海访民丁德元

   【访民的骄傲】介绍上海访民丁德元

   【访民的骄傲】介绍上海访民丁德元

【访民的骄傲】介绍上海访民丁德元

群友之辩(6)新闻在于真实?

    由濮青松转发新闻〈云南村民因纠纷挟制政府人员〉说起。

    老 丁:朋友,党媒发布的消息可信度有多少呢?

    濮青松:要以一事论一事,不能一概而论。

    老 丁:因党政府对新闻的垄断,便于了党政府的新闻造假及舆论导向,这一切难道你没感觉到吗?在这状况下,谁还会相信这条新闻是如实报道的?

    濮青松:即使共产党是真的伟光正,也不要迷信权威,怀疑一切是应当的。但是,因有偏见而否定党媒是不确当的,即使是骗子也不是每一句是假话,偏见是另一种迷信,成功的骗子时常是用9成真实再参入1成最为关键的虚假,在心理学上人是有惯性思维的,当人们接连看到多次的真实时,对紧接着的一点虚假就会很容易产生(真)的惯性。

    老 丁:你总是怀疑别人存在偏见,但你是否怀疑自己也存在偏见的可能?我认为:对统治者垄断下的新闻产生疑问这并不是偏见,而对它坚信不疑才是一种偏见。

    濮青松:新闻在于真实,偏见与立场有关,如几十人围观同一件事故之后,几十人再向外传说,一定是存大同有小异,又经二传三传,小差异就会变大差异,但亲眼围观者为何也有差异呢?因站立于现场南侧的着眼点与在现场北侧的着眼点有不同,在西侧看到的刚好是在东侧看到的背面。党媒姓党自然要维护党的利益,只要党媒在新闻中不去虚构事实就是不错的了。而轮子帮因投靠美国反共反耄的反华势力,在境外的新唐人电视与大纪元网等媒体上把虚构事实参入大陆新闻之中,例如多年以来,凡中共高官落马,必被硬说成是因曾经迫害了轮子。

    老 丁:我与人谈论,从不避开党政府私设的敏感线,但一惯避谈别人的宗教信仰。确实,每个人对事情的观察与评论都会站在自已的立场上,要想得到对某事的真实信息,就要从几个渠道来的信息进行分析,但在党垄断新闻传播的情况下可能吗?

   

    异想天开:濮青松,如果只准一方说话,不让另一方说话,你说怎么办?而只听一方的话,显然容易造成偏听偏信,对吧?

    濮青松:你这不是在说话吗?毛泽东当年提倡:大鸣、大放、大字报;就是给予人民群众言论上的民主自由。如今的民众可以上网络论坛发言,可以用手机上微信发出民群的异议之声,还可以自费出书。

    异想天开:那为什么还要翻墙?

    濮青松:我看境外网可能比你们早,约8年了。我不迷信任何人的势力,我对任何人的言论多是用一分为二的科学方法加以分析的。

    异想天开:我要问得是为什么不让反对者说话,为什么要屏蔽那些网站?

    濮青松:真想看的阻拦不了,这与派出所抓嫖一样,他们不是根治不了,而是不想根治,说小了可让警员时常拿赏金,说大了是为了搞活经济。地方政府护着违法建筑不拆,是等着拆迁款到位后,腐败官员再可与违建户共享红利,所以是地方政府不想根治违法建筑,反而放任违建的根源。刚起初我看境外网页,以为轮子在中共中央有间谍,因为轮子们能说准事情的大半,有些甚至能说到八九不离十,后来才发现中共内部不是铁板一块派别多,如左中右,极左极右等,是各派分别主动放料出去的,其目的多是要利用出口转内销言论打压对立面或另一派。

    百微千农(群主):那么禁言删贴封号算怎么一回事?我认为毛左的思想就是脑残思想。没有独立思想,请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濮青松:原来(禁言删贴封号)这就是你们要的民主。 2016年5月16日

群友之辩(7)党的媒体理应姓党?

    璞青松说:

    你们不是每天有人在反毛吗?近年没见谁的反毛付出了代价吧?这一事实说明共产党比以往民主开明了,一些人的公然反党是不应该的,也是不明智的胡涂错误的观念,而我经常对共产党提出批评和建议是可以的。

    毛泽东只喊过人民万岁,他从没喊过自己万岁,当面反对他的反而没事,在背后反对他的叫阴谋诡计反而多被清算,而打压反毛的不是毛本人,是那些自以为最革命的积极分子,打压反毛成了那些革命者升官的政治资本。而如今的政治气候要比往年好转多了,如任大炮批评了习的‘党媒姓党’,任志强仅受到党内警告处分留党察看一年,这说明反习与反党同样是不允许的。

    我濮青松对于‘党媒姓党’也是作一分为二分析的,一是因为你老丁生养的子女理应姓丁,所以党的媒体也是理应姓党,凡是党员全都应该听党中央的话,党员对党有意见是可以在会议上提出的,但不准许党员干部在会外私议不满党的政策,在战争年代不听党的话就是叛党可处死刑,因他们入党时全都宣过誓。二对于党外人士中央还是民主的,前不久习近平表态了知识分子对党的异议是善意的。但做任何事情多是有底线的,对党的批评过激的话会转变成攻击甚至是反党,我建议中央对明显的反执政党分子给予适当的处罚,如按反党文章每字一元至百元给予罚款,多次反党情节严重的可以刑拘教育。

    任何事情的发展可以说是波浪式的,高潮过后会转向低潮,低潮之后又会转向高潮循环不息,更确切的说任何事物的发展是螺旋圆形的,就是无封口螺旋形的发展是科学的规律。阴雨季总会过去,晴好的天气也会过去,我们盼望着黎明的到来,谁也无法阻止傍晚太阳下山的必然,专制如同黑夜,民主如同白日,一个个反腐告官的访民如同黑夜中的耀眼的火把,如能避险团结在一起,成千上万的火把照样能把黑夜变成白昼。

    璞青松 2016年5月6日

    老丁回复璞青松:

    朋友:

    在封建制度下,反皇族、反皇帝是一桩要被凌迟处死的重罪;在独裁统治下,反党、反领袖也是一桩要被枪毙的重罪;假如你认为现今不是封建制度、共产党领导也不是独裁统治,哪为什么还不能反党、反毛、反习呢?你认为对共产党提出批评与建议是可以的,你也经常对共产党提出批评与建议,但你党听取过你的批评、采纳过你的建议吗?

    你说:“毛泽东只喊人民万岁,他从没喊过自己万岁”,独裁者想让百姓喊他万岁用得着他自己开口吗?当别人喊他万岁时他为什么不阻止呢?因为他希望形成一个个人崇拜的社会、政治环境。

    你说:“当面反对他没事,在背后反对他的叫阴谋诡计反而多被清算,而打压反毛的不是毛本人,是那些自以为最革命的积极分子,••••••”在这个制度下,毛要清算某个人用得着他自己动手吗?他为什么不阻止那些积极分子对反毛者的清算?因为毛需要有人为他清除异己。

    你说:“现今的政治气候要比往年好多了,如任大炮批评了习,仅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及留党察看一年,•••••”我也认为:共产党在言论上管制与毛泽东时代相比有所宽松;但假如你们共产党是一个真正民主的党,给予警告与留党察看也是不应该;难道因为习是总书记而批评不得吗?

    你认为:“因为你老丁生的子女理应姓丁,所以党的媒体理应姓党,••••••”党的媒体是理应姓党,那么民的媒体是否理应姓民?但党允许民的媒体存在吗?党垄断新闻媒体这是一种违宪行为!党垄断新闻媒体阉割了民发声的功能,以此掩盖了民的苦难,埋没了党的罪恶。

    你说:“••••••,前不久习近平表态了知识分子对党的异议是善意的;但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底线的,••••••”我不知你所说的底线是哪条底线?是法律这条底线呢还是党私设的敏感这条底线?本人有义务尊重法律这条底线,但决不认可执政党私设的敏感这条底线。

    你说:“••••••,我建议中央对明显的反执政党分子给予适当的处罚,如按反党文章每字一元至百元给予罚款,••••••”我认为:你向你们的党提建议这是你的权利,即使你向你们的党提议将‘反执政党分子’全部枪毙,我也决不会干涉。

    丁德元2016-05-06

群友之辩(8)为什么还要期望它呢?

    有人说:

    在柬埔寨,越南开始禁止使用共产党图案,佩带共产党标志也属犯法,交警和人民都禁止使用共产党标志。

    濮青松说:

    濮青松反对极左极右,中国曾经极左过于迷信毛主席和共产党,其实老毛和共产党与所有的人一样,也有做对与做错事的时候,如要公平与公正就应该象我濮青松这样站在左派与右派的中间中立位置看问题,才能够实事求是一分为二的分析问题,我认为反共党和反耄的人多是偏激错误的,老耄肯定是罪人,老耄时的共产党是三分罪与七分功,邓小平对老耄的三七开是正确的。邓小平也是罪人,他还不如毛泽东,邓执政时的共产党是四分有罪与六分有功。只有江泽民执政时的共产党是七分有罪而还是有三分功劳的,共产党本身是无罪的,党只是一个组织机构的名号,如同一个人的姓名那样,不要因为他打过强盗立过功就什么都是好的或对的,同样不要因为一个人偷过东西了他做的其他所有事也不对、不好了。当前共产党的好与坏还得看执政党的领导人,就看习近平是否能真正的依法治国,只要他治党反腐能够深入到基层,抓捕镇乡村里的全国不下300万个贪官,那么濮青松认为共产党还是有救的。 2016-04-25

    老丁认为:

    朋友,错误你可以犯,我也可以犯,唯独执政党及其领袖不能犯!一犯造成千百万人饿死,再犯使得全国上下陷入疯狂状态,如此的‘错误’老百姓如何担受得起?或许你要说:“领袖也是人,是人哪可能不犯错误?” 那我要告诉你:对执政党及其领袖应该设立良好的监督机制,将他的错误消灭在萌芽状态;请问:在美国可能发生饿死千万人的人为灾难吗?在美国会发生文革那类全国性的疯狂吗?不可能!因为良好的监督机制约束了执政党及其领袖的权力,由此,共产党及其领袖选择当今的制度、维护当今的制度,以排斥民众对他们的监督、管束是一项不可饶恕的罪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