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抹不掉的记忆:揭秘文革红八月的血腥]
九剑博客
·九评十周年 香港集会游行吁解体中共
·中共对社会各阶层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中共官员通奸成风 民间建议改名通奸党
·玉清心:周永康罪不可赦 必须被全部清算
·脱离中共 选择新生
·周永康案公布前 中共提前给大纪元“打招呼”
·追查国际继续追查周永康迫害法轮功罪行的声明
·《大卫战红魔》 勇夺世界网络影展首奖
·2年前洞悉周永康下台 大纪元报导成中国政局指南针
·周永康喊出6个字 克拉玛依大火真相掩盖20年
·追查国际汪志远:退出中共就是退出邪恶
·【今日点击】香港示威者:〝我们会回来的〞
·赵迩珺:“三退”人数近2亿 中国剧变临近
·律师为法轮功案辩护被当庭带走 160律师发声明追责
·追查国际针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中阶段性运动调查报告
·吉林法院公开违宪 当庭带走辩护律师
·掸尘:中共对无辜女性的摧残
·发动“西安事变”张学良:后悔闯下大祸(图)
·【禁闻】雨伞运动被清场 香港抗争成或败?
·欧中人权对话 提中共活摘器官
·20余议员加国会为法轮功发声 外长响应
·【历史今日】西安事变 中共藉邪恶手段避祸窃国
·四百多中共将领抗日阵亡?辛灏年解谜
·现场实录:七千港警横扫金钟 示威者拒以武制暴
·原中共38军退伍军人在北京再公开声明退党
·75天雨伞运动暂告落幕 港人“公民抗命”进入新阶段
·【石涛评述】最后的清场
·【历史今天】“南京大屠杀”背后的幽灵
·狮子山再现条幅:梁振英下台 伞运75天回顾
·加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给全球一亿受害者留位
·知名华人实名退出共产党实录
·【透视中国】辛灏年:谁在分裂中国(上)
·【今日点击】 2014年最后18天 中南海上演大戏
·世界人权日 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引关注
·聂树斌案异地复查 或藏〝按需杀人〞惊天黑幕
·阚神州:中共秘密杀害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暴行
·党媒揭秘〝国妖〞升迁〝三把梯子〞新四人帮呼之欲出
·李毅:雾霾频现 中共政权大凶之兆
·多重证据指认周永康犯下罪行远超死罪
·中共酷刑:吊铐
·他山:上庭为何不让谈两个关键问题?
·曝江泽民看中曾庆红情妇 曾避祸割让
·【禁闻】律师讲宪法被抓 家属维权遭恐吓
·沈阳惊现人体展 薄熙来未曝光罪行再被聚焦(慎入)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圈内人的话证实中共罪行
·辛灏年解析:中共为何高调纪念南京大屠杀
·【禁闻】铜锣湾清场 港人:清不走民主决心
·【禁闻】反酷刑缔约30年 中国酷刑受关注
·昆明三人一起读书 被中共非法判刑
·建三江法轮功案即将开庭 警方恐慌监控抓人
·香港占中图文全记录(12月5日-15日)
·毛泽东英语教师曾称多活12年 移植了聂树斌的肾?
·建三江法轮功案开庭 当局如临大敌设岗阻律师
·8律师突破重重封锁再进建三江 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
·建三江法轮功案继续开庭 律师指法庭违法耍赖
·建三江法轮功案第二天 八律师拒非法盘查
·八律师拒绝建三江非法庭审 控公检法违法
·2014中国年度汉字出炉 藏重大信息关乎性命
·追查国际:全面追查建三江司法系统的追查公告
·建三江案庭审违法严重 律师揭背后阴谋
·邢仁涛:习近平清算江泽民政变之必然
·杜斌新书《马三家咆哮》掀求救信背后的残忍迫害黑幕
·建三江非法控告法轮功案 律师揭中共定罪标准
·你不可不知道的〝建三江〞
·外界聚焦建三江 迫害法轮功官员接连遭恶报
·禁片:中共不等于中国
·一家四口身陷囹圄 “当代缇萦”撼动人心
·广东法轮功案非法开庭 律师做无罪辩护被架出法庭
·乌克兰主要媒体报导江泽民杀人历史及退党大潮
·前大内总管落马 令计划黑幕曝光
·专访杜斌:再揭马三家罪恶--这个星球无法容忍
·荷雨:摒弃邪恶共产主义成潮流大势
·龙泉墨客:法轮功学员的钱是这样来的
·陈果:谁在勾结外国势力?
·建三江庭审违法 律师一度被扣押
·辽宁非法庭审 律师当庭呼:法轮大法好
·【文化博物馆】走近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
·【禁闻】当庭遭〝驱赶〞 陆律师权益难保
·【石涛评述】习赶尽杀绝?权斗迈向零和游戏
·回顾2014 最感动人心的民主活动
·【热点解读】香港雨伞运动的收获
·【禁闻】揭马克思老底 看共产党来源
·最后的神启:揭开恶魔的面纱(图文)
·紫电:揭穿马克思主义谎言(图文)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上)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下)
·疑遭药物迫害 湘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慎入)
·【石涛评述】一场改变中国政治格局的车祸
·中共利用法律迫害法轮功:蓄意错用刑法300条
·大陆律师界从令计划案看中共政局走向
·【专访】冷杰甫:解读令计划案 六十年一周期
·迫害法轮功主犯吴官正罪状公告
·英媒:中共会象迫害法轮功那样迫害基督教吗?
·中共法检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的涉嫌犯罪名单
·他山:中共指派的律师也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仲维光:石破天惊话《九评》——谈信仰与科学
·鉴恒:火凤凰舞天际 演绎圣诞精神
·仲维光: 为什么说“反封建”口号是荒谬的
·仲维光:人性的底线
·台北新市长:如再有法轮功的人被打 就撤换警察分局长
·柯文哲:法轮功学员再被打 就换警察局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抹不掉的记忆:揭秘文革红八月的血腥

   【大纪元2016年08月29日讯】50年前的8月18日,中共“红太阳”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首次接见迅速兴起的红卫兵运动的“小将”,掀起了席卷全国的血腥残暴“红八月”的红色恐怖。在被定性为“历史浩劫”的文革爆发50周年的现今,文革成为当局希望从民众记忆中抹掉的过去。
   
   
   
   


   
   不过,在纷繁的香港中环闹市的一家画廊,经历过文革残酷的画廊主人,不愿忘却,将今年3月底曾展出的反映文革红卫兵运动50周年的“红卫兵画展”,再次推出,引来不少行人驻足观看。
   
   这个叫“一画廊”的主人是香港知名第一代画廊主、大画家吴冠中的好友方毓仁先生。
   
   出生在香港的方毓仁,上世纪五十年代随爱国的父母回到大陆,在北京中共高干子弟云集的育英学校读小学,八中念中学,1965年毕业,分配到155中教书,1978年回到香港。
   
   文革50年周年之际,方毓仁选择用艺术的方式记忆,在自己的“一画廊”举办《红卫兵运动五十年记事》展览,以曾当过红卫兵的旅美画家沈汉武的16幅红卫兵画作,唤醒对那个疯狂时代的回忆和反思,将一代年轻人的天使与魔鬼、无邪与残暴、疯狂与清醒等多重矛盾体,一幕幕凝结在画布上,呈现给观众。
   
   方毓仁说:“文化革命是所谓触动灵魂、人们的灵魂的,叶剑英讲就是一亿多人受影响了。那这个不能随随便便忘了,你现在中国有很多很多的弊病呀,甚至民族的毛病,都是因为文革。那就不能把它,大家都不许提,那、那就过去了?那要提到,我们这些人再不说,那后来就道听途说了,我们是亲身经历的。”
   
   方毓仁介绍说,画廊协会安排一些电视台来采访红卫兵画作展。内地一个电视台的十多个人看了后,在画廊中央开了个会,主持人告诉他,题材敏感不能采访,采了内地也不让放。方毓仁不但没有不悦,反而很高兴。
   
   他说:“我说不用对不起,我很高兴,这就显得我们香港是一国两制,你们不能放,我们能放,你们不能做的事,我们能做,这还不好嘛。另外一个故事呢,是一位老人家来我们这儿看,全部细看,文章全都读。读完了以后,泪流满面,对我们的员工深深地鞠躬,说太谢谢你们了。这就说明,作品和这个题目,是能够感动人的。香港不能提,那谁提呀,我们70岁经历的人不提,那谁提呀,那就没了。”
   
   方毓仁的好友、当代画家沈汉武对1966年16岁起当3年红卫兵的经历刻骨铭心,几十年间创作了200多幅红卫兵题材的油画。与其它偏于沉重和悲情的红卫兵画作不同的是,沈汉武画笔下身穿绿军装、左臂戴红袖标,即便手里紧握皮鞭和枪支,也都放射出稚气无邪、虔诚单纯的气质,被许多人批评是美化红卫兵,甚至骂他粉饰文革。
   
   沈汉武曾对外表示,红卫兵只是在错误时代深受斗争哲学和仇恨教育影响的学生,初衷是像天使一样“保卫革命”,殊不知却被魔鬼所利用,就如他自己,走到下半生,才渐渐明白被“伟大领袖”骗了。
   
   方毓仁表示,文革那个疯狂的年代验证,天使和魔鬼间的转换之快,在经过“伟大领袖”的煽动之后,来得超出人的想像。红卫兵就是被煽动后去作恶的普通的纯朴的“天使”。
   
   他说:“我看见过我同学的弟弟妹妹怎么个闹法。我的同学原来跟我都特别好,在我眼里他们都是天使,都是好人。但是就是这样年轻、这样善良、这样纯朴的人,一煽起来,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昨天还勾肩搭背,就是哥们儿,今天就能啪一下,就能批判。所以,这个画家观点也是一样,他表现出来,所谓老红卫兵,多半是初中学生,初中的小孩,他的相带不出恶相。他最多就表现出他/她们手拿皮鞭、拿着枪、拿着炮,这、这还不够呀!红卫兵那个残暴的时候,非常残暴的,根本想像不出来,15、6,16、7,而且是女学生,能作出那种事情。”
   
   在毛泽东一声号令全国红卫兵起来造反的1966年,任教的方毓仁见证了人性扭曲荒谬。他讲述道,在“红八月”的某夜,几辆军车呼啸驶进校园。手持铁头皮带或木棒的红卫兵押著两名犯人从车上跳下,在校、不在校的老师全被召集到会议室。方毓仁勉强认得眼前鼻青脸肿的二人,是学校两名年轻教师。威风凛凛的红卫兵在众目睽睽下鞭棍齐下,打到辨不出人样。打累了,就叫一位老师给两人剃个“阴阳头”。那是方毓仁首次见识什么是“五花大绑”,并近距离体受血腥味的文革风潮。
   
   方毓仁说:“我们全都不敢言语出声,我旁边的女老师拽住我,吓得。就有一个老师,李老师,叫小李老师,他说,‘不许打人’。这小李老师是神经病,他只能教美术,平时唠唠叨叨的。只有一个神经病的人敢喊出来,‘不许打人’。红卫兵,你他妈什么出身?中农!中农滚他妈一边去。那时候就这样,你要是富农,就一块儿打了。谁敢说呀!什么都要问出身。我的这段经历呀,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我把它写成文章,一定要写,就是说,那个时代,精神正常的人,像我这样,不敢出声。神经病的,敢出声。”#
   
   (转自美国之音)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转载网址:http://cn.epochtimes.com/gb/16/8/29/n8247680.htm
(2016/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