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三面之缘 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 无悔婚约]
九剑博客
·在中国大陆,谁是仇恨的制造者与宣传者?
·江泽民对一特务组织的密令从来不敢落款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获自由之家“团体宗教自由奖”
·江家帮头子们念的哪门迷信经?
·江泽民赤膊上阵 对一组织下密令
·“九字吉言”说与君
·独家: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美加旅游 大陆教师学生集体“三退”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唐吉田遭黑头套吊铐毒打警威胁“肾摘掉、挖坑埋掉”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禁闻】维权律师全获释建三江恐怖完结?
·感恩寒食清明人心
·律师建三江遭活摘威胁国际律师团谴责中共罪恶
·唐吉田:建三江威胁〝活体取肾〞
·学者揭中共收走年国民财富一半仍不愿减税
·大陆黑帮成员逾百万曾庆红发动另类政变
·俄军事评论员披露江泽民的一个惊人秘密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问候建三江4律师吁制止中共暴行
·《大纪元时报》英文版赢纽约16项年度新闻会议大奖
·中国器官捐献率曝光引出惊天黑幕
·建三江警察雷人语录猛翻中共旧帐
·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面之缘 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 无悔婚约


   

三面之缘 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 无悔婚约


   

--控告天津东丽法院法官的周向阳、妻子和家人的人生故事(1)


   三面之缘 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 无悔婚约

   
周向阳、李珊珊夫妇。(明慧网)

   
   【大纪元2016年08月09日讯】按:为了救出冤狱9年而只有三面之缘的男友周向阳李珊珊顶着世俗高压,到监狱申请结婚,震惊整个监狱。周向阳以无比坚韧的意志,历经包括四个月的“地锚”酷刑折磨、无数次高压电棍电击、十八个月绝食抗争、多次住院急救,终于走出了地狱之门。二人也走上了婚礼的红地毯。
   
   正当一对年轻人正沉浸在新婚幸福之中时,恶梦一次又一次降临。周向阳李珊珊先后多次再被抓捕,至今仍身陷狱中。
   
   2015年11月30日,天津东丽法院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非法开庭,庭审过程中法官肆意妄为,多次严重违法。周向阳为此控告东丽区法院法官张亚玲。
   天津东丽法院声称要在今年8月2、3日对周向阳、李珊珊夫妇重新开庭审理。但据日前最新消息,东丽法院已取消开庭,原因不详。
   17年来,周向阳、李珊珊多次身陷囹圄。为了营救彼此,夫妇二人以及为了营救他们的父母共同谱写了一曲曲感人壮歌。
   此系列文章共3篇。下文是李珊珊为营救丈夫周向阳2011年写给当地司法部门的公开信《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

   我叫李珊珊,和丈夫周向阳从认识、到他从暗无天日的六年多黑狱走出来,经过漫长的七年等待,才走到一起。我们真正在外面只有过三面之缘,手都没牵过。对丈夫的了解完全是通过他的家人、朋友和探监通信得知的。因为感动,我选择了他,也开始了我不平凡的人生。
   稳重做人 德才兼备“真善忍”信仰使他成为更好的人
   周向阳出生在秦皇岛昌黎县。婆婆经常跟我讲向阳从小就很善良,挨别人欺负时从不抱怨,学业优秀,从北方交通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天津铁道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经处,因工作出色,单位送他到天津大学,又获得投资经济学位。1998年考取了全国造价工程师职业资格,当时全国考过造价师的人只有60个。他思维敏捷,工作细致认真,兢兢业业,从不与人争。
   1998年,一个国家大型工程预算项目下来,老工程师坚持任用周向阳,因为这个年轻人诚实稳重、工作勤恳认真,可以托付重任,所以向阳是那批年轻人中得到褒奖和奖金最多的一个。造价工程师做项目预算中很容易投机取巧,能捞取很多好处,对于别人私下里给的红包,向阳从来没要过。在世风日下的俗世洪流中,眼看着多少同龄人被冲刷的追名逐利,变得越来越势利,然而从周向阳的身上,我看到了对“真善忍”的信仰,使他不被污染,卓然独立,能够逆流而上。
   法轮大法高标准的道德要求,使他成了一位令人刮目相看的好青年。
   三面之缘 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 无悔婚约

   周向阳(明慧网)
   到监狱申请结婚 震惊整个监狱
   1999年“720”之后,文革式的荒唐运动眼睁睁的卷土重来。周向阳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去北京天安门和平请愿,竟被劳教一年半,受尽折磨,无数次被狱警、吸毒犯电击、殴打、辱骂;每次昏死后被弄醒,接着挨打,屋里的墙上溅得到处是血。
   由于向阳坚持信仰,拒绝“洗脑”,并抗议被非法关押,一年半到期后又被加期一年,被关到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做劳役“开山”。
   一个从里边出来的人描述了这样一个情节:2000年秋,恶警魏威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一间密室里殴打周向阳,逼迫他放弃法轮功,恶警一阵拳打将周打倒后,逼问:“还炼吗?”周向阳慢慢站起来,看着恶警魏威,不答理他。恶警魏威叫道:“双口劳教所还有不怕我魏爷的!”又开始拳打加脚踢,将周的脸打出血,又将周打倒在地,逼问:“还炼吗?”周向阳又慢慢站起来。恶警魏威见周依然如故,发疯般抽打周的脸,周的脸开始变形,他又一次被打倒在地。过了一会儿,周向阳仍然慢慢站起来,恶警魏威就又抽打,周倒地后又爬起来,恶警魏威疯狂地叫道:“我今天打死你!”魏威拿起一根镐把(硬粗木棒子)殴打周向阳。这一次,周向阳被打得昏倒在地。过了一会儿,开始抽搐。周向阳抽搐了一会儿,渐渐地苏醒了,在地上挣扎著,挣扎著,晃晃悠悠地挣扎著准备站起来。魏威这时叫道:“等一下,我服你了行吧,求求你等我先出去后你再站起来。”恶警魏威说着一溜烟儿先跑出去了。
   繁重的体力劳动外加高强度精神迫害,向阳不得不绝食抗议,因身体极度虚弱,劳教所让其单位铁三院接出治疗。铁三院停止了他的工作,向阳只能到外面打工糊口。我们就是这时相识的。我那时也修炼,相同的道德观,相似的经历,让我从心中升起了对这位年轻人的怜惜和钦佩。
   但我跟向阳只有短短的三面之缘。2003年5月,向阳被人跟踪恶告,他坚持信仰,揭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却被非法判刑九年,2004年8月9日被劫持到天津市港北监狱。
   周向阳的家人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老父老母被迫流离失所,大哥被非法判刑九年,嫂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姐姐也被关过看守所,只有一位姐夫支撑著整个家庭探监的重担。我被这一家人坚持真理的无畏精神所感动,决定承担起到监狱看望周向阳的责任。我在天津找到一份幼教工作,每个月去港北监狱探视向阳,可监狱连续四个月都以不是近亲属为由把我拒之门外。
   七年前的港北监狱四周空旷,两边是芦苇沟,下了长途车还要往里面走约半个小时,冬天大风吹得脸刺痛,人往沟里倾;一次正赶上下大雪,所有的刑事犯人的朋友都去接见了,只有我孤单单的在监狱门口苦苦等了四个多小时,变成了雪人。偌大的监狱铁门冷冷地关着,我感到这个世界比这飘雪的冬天还要寒冷,向阳只是因为信仰真、善、忍,根本没有犯罪,无奈之下我内心却升起一股勇气与力量,郑重地向监狱申请与周向阳结婚。这个举动震惊了监狱,也震动了那些冷漠的人心。法轮大法被邪党迫害以来很多家庭被迫拆散,监狱接到的只是离婚申请,到监狱里申请结婚的还没有一例。
   连续五个月的坚持,监狱终于让我以未婚妻的身份接见,那一刻,我很激动,多年来的心酸与苦难中难得这发自心底的愉悦。
   申冤反遭恐吓报复 身陷囹圄
   尽管有了未婚妻的身份,每次去探监还是被百般刁难。
   2005年7月13日和21日,向阳接连写了两份申诉书,揭露天津河西分局刑侦八队刑讯逼供的事实。申诉书却被监狱五监区长张士林下令积压了半年之久,2005年12月底才交给我。我和他姐夫辗转找到了监狱管理局递交申诉,他们却暗示我们不要跟监狱对着干。我们来到河西检察院,一位值班领导说,这么多年了,你们是第一例法轮功家属上告。但你们得先到河西公安分局纪检科交申诉材料。于是我和姐夫又来到河西分局纪检科,纪检科科长称有事,让留下手机电话。就这样在这些挂着“立法为公,执政为民”招牌的政府机构的相互推诿敷衍下,没有任何答复就让我们回家了。
   然而更荒唐又可怕的是,从那天起,我被国安警察跟踪。12月的一天,狱警骆志国给我打电话说:“这次你不要来接见了,周向阳违反监规监纪,他不吃饭,出现的一切后果我们不负责任。”后来一个从监狱出来的朋友把当时的真实情况告诉了我,那天向阳因阻止劳动工区播放污蔑大法师父的广播,被一群吸毒、打架的犯人拖到播音室毒打一顿,然后被关进小号,对他进行“地锚”酷刑折磨。
   因禁止接见,我隔两三天给一队长骆志国打电话,骆满不在乎地告诉我向阳很好、白胖白胖的。过了几天,指导员张士林让我去监狱办公室就周向阳的事跟我聊聊。当时,张士林、一队队长骆志国、二队队长宋学森都在,谈话内容就是:向阳坚持信仰,不配合“转化”,监狱会对他有“相应的措施”。
   最后一次接见,张士林又跟我谈话一个多小时,让向阳不要再申诉,否则对他不好,并明确说就算我替向阳告状申冤,他也不怕,一定跟向阳对抗到底。我也表明了态度,一定会坚持上告。就在那几天,港北监狱开始年底又一轮的“攻坚洗脑”,向阳被列为“被监狱放弃”的行列,如果“攻坚”过程周向阳被迫害致死,也是安排之中的。后来才知道这次最严重的地锚酷刑迫害,整整持续到第二年,前后共四个多月,向阳多次生命垂危急救。
   2006年1月的一天,监狱的一队长打电话给我,话里有话的说,“李珊珊你要保护好你自己啊。”没过几天,我因替向阳申诉触动了港北监狱,导致自己遭受来自这些政府机关黑社会式的报复行径。国保警察跟踪调查我三个月后,天津南开区国保大队长郝宝刚领着王顶堤派出所警察闯到我的住处非法抄家,我被刑事拘留三十天、转监视居住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这更加赤裸裸的冤狱降临到了我的头上。郝宝刚非法审问我的时候说:港北监狱张士林说我给监狱写恐吓信,并恶告我替周向阳申诉喊冤在监狱门口聚众闹事儿。劳教判决书还写了一条:“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
   我无法想像,一个政府何至于用这么大的罪名强加在我这样一个弱女子的头上!
   被劳教那一年我25岁,遭受了劳工奴役和暗无天日的寂寞难熬的日子,但想到是为向阳这样的好人讨还公道,心里无悔。2007年5月7日劳教到期的前一天,天津国保局领导到劳教所找我谈话,让我放弃对周向阳的帮助。我郑重表明态度:从人道讲作为普通朋友有难还要去帮助,更何况我现在是他的未婚妻。
   获释后,我继续坚持去监狱看望向阳,这时向阳已被转到天津市梨园头监狱。每次接见仍然要把我刁难一番。
   2008年4月,港北监狱又将周向阳接回,并对他再一次进行强制性“洗脑”、隔离、关小号,同时禁止任何家属接见。从那时起,他一直被关到(小号)里,遭受“地锚”酷刑的折磨,他也开始了一年多的绝食绝水抗议,坚持不屈服。2009年四五月两次被送往新生医院和监狱内部医院急救。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家人被通知向阳保外就医。
   我听他讲述监狱的黑暗经历
   2009年7月28日,向阳离开监狱回到昌黎老家调养身体。港北监狱规定我们要随时在天津市“六一零”国保的监控下生活,向阳的父母据理力争把儿子接回。向阳从港北监狱刚回来的时候,身体虚弱,一米七五的个头体重只剩下78斤,勉强能自己走路,胃萎缩了,只能吃流食。向阳回来的第7天,港北监狱负责人和昌黎派出所一行六人突然闯到家里骚扰。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周向阳遭受酷刑迫害的情况已经在联合国备案了,联合国酷刑委员会要派专员来港北监狱和铁三院调查,他们感到心虚惶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