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革命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微论

   革命微论

   民运派寄望于刁民暴民起来革命,无望无望也。

   刁民暴民品格低劣,奴性最重,加上愚民,构成极权暴政至关重要的社会基础,也是特权阶级利用起来最为得心应手的工具和炮灰----假设民智民德较高,民众诚信善良,极权主义就难以维持,或者根本无法成功。

   反儒社会,一切好东西都会丧失立足之地,一切好东西都成为不可能,良制良法不可能,良风良俗不可能,革命也不可能。革命正确思想的指导,正人君子的领导。反掉儒家,必然反掉正人君子,反掉一切正确思想正义的文化。所谓的革命,只能是邪人造反或暴民作乱。“三民”绝无革命的动力能力,如果压迫过重,或会造反作乱,势力小则极易被收买,势力大则极易演变成多数人的暴政。

   打倒了孔子,践踏了儒家,摧毁了正人君子、道德精英,全民必然陷入苦难的深渊,最苦最惨的是底层民众。再没有人真正关心他们的死活、维护他们的权益了,再没有人为他们说话了,甚至没有领导他们革命的健康力量了。“人民群众当家作主”之后,意味着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了。

   或谓五四最大的功绩是“将国人从道德的束缚、礼教的等级中解放出来,从而自由化平等化”云,这是混扯,流氓盗贼才不受道德制约。至于清朝礼制,确实有必要更新改良,实际上清儒也有志于改良。但打倒了儒家,官德民智全面恶化,新礼制固然不可能,民主制也难以建成。革命成功,社会更乱。

   或说:或说革命分为两阶段:“在第一階段的時候,大方向是倒孔,防止變革的力量被儒家的維持秩序訴求所阻擋所弱化,重點在於花點力氣排除儒家的傾向於專制的那些成分。”因此,“好的革命:前期良性反儒;後期良性尊孔。”

   似是而非。儒家維持好秩序,反对坏秩序,对制度强调义时两原则。义,指正义性和适宜性,时指时代性,合乎时宜,与时偕宜。试问,古来那一次好的革命曾经反儒?汤武革桀纣之命,刘邦革暴秦之命,刘秀革王莽之命,李世民革隋之命,朱元璋革元之命,都是在中道思想和儒家群体指导下进行。革清之命的孙蒋,对儒家不够尊重,但也从未反对过。

   革命只能针对暴君暴政,是为了实现政治正义,重建良好秩序。如果说革命是造反,那是造暴君暴政的反。

   马学将革命定义为“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把暴力革命的对象指向一个阶级,这就注定了马家革命的反常、反动和邪恶。这种 “革命”,过程特别惨烈,恶果特别沉重,“革命者”的下场也普遍凄苦悲惨。这种所谓的革命,其实是造反作乱和造孽作恶。根据因果铁律,“革命”终将回过头来,把暴力指向“革命者”。2016-8-6余东海

(2016/08/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