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与黑恶保持距离]
东海一枭(余樟法)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黑恶保持距离

   与黑恶保持距离

   

   春秋时期,政治无道,制度和道德越来越败坏。但是,各诸侯国仍有礼乐的遗留,不少君臣仍有一定的底线。借用孟子的话说,春秋无王道,彼善于此则有之。孔子周游列国,仍然受到一定的尊重,所见之君、所交之臣也都有值得肯定和交往的地方。

   

   对于乱臣贼子、恶君强盗,孔子绝不会主动接近和交往,更不会帮助之。《庄子盗跖篇》黑孔子,说孔子主动拜访盗跖,试图劝恶从善,纯属小人之心度圣人之腹。假设孔子与盗跖同时,盗跖主动卑辞厚礼邀请,孔子也必不肯前往。阳货虽乱,尚不至于坏到驱人牛马、取人妇女、日杀不辜、肝人之肉那样的地步。孔子连阳货都不愿一见,何况盗跖。

   

   《庄子盗跖篇》还说,孔子赞美盗贼具备三种美德,盗跖把孔子骂得落荒而逃之类,都是无知无畏的诬蔑。《庄子》中的盗跖骂孔丘,《大秦帝国》中的张仪骂孟子,都是无聊文人自欺欺人的梦淫。一是无缘,孔孟鄙恶盗贼,孟子轻蔑张仪,不会给它们相见的机会(假设孔子与盗跖同时);二是无能,孔孟博学明辨,辩才无碍,要破斥盗跖张仪辈的妄言戏论,如汤泼雪。

   

   别说孔孟,就是东海,反儒派想当面骂我,基本不可能,不敢也没机会,遑论骂得我落荒而逃或口吐鲜血。如果在朝廷或电视上,落荒而逃口吐鲜血的只能是它们。盖任何反儒的思想观点都是充满漏洞的妄言戏论,经不起批判经不起历史和现实的检验。歪理邪说只能蒙骗愚民小人,骗不了不惑的智者。

   

   对黑恶之人物和势力不接近不交往更不帮助,尽量保持一定距离。这是历代圣贤的共同特点,也是孔子一贯做法。

   

   卫国蒯聩蒯辄父子争位,当时孔子居卫,在位的是蒯辄,即卫出公。其弟子不知孔子是否赞成和帮助卫君蒯辄以子拒父的行为,子贡遂从侧面相问。孔子赞扬伯夷叔齐“礼让为国”,暗示对蒯聩蒯辄父子的不屑。子贡遂走出屋来说,老师不会帮助卫君。

   

   孔子在卫国不得重用,想西往晋国见赵简子,到黄河边听说窦鸣犊、舜华被杀,临河叹息而返。赵简子杀害贤大夫,可见非善类,不宜见,不值得见。《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既不得用于卫,将西见赵简子。至于河,而闻窦鸣犊、舜华之死也,临河而叹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济此,命也夫。”

   

   《汉书•刘辅传》:“谷永等上书曰:赵简子杀其大夫鸣犊,孔子临河而还。”张晏往曰:“简子欲分晋国,故先杀鸣犊,又聘孔子。孔子闻其死,至河而还也。”

   

   孔子不居乱邦。《论语》载:“卫灵公问陈于孔子,孔子对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明日遂行。”卫灵公问孔子有关军阵的问题,是准备开战,而且是不义之战,所以孔子不懂军事,第二天就离开卫国。这就是明哲保身。政治无道,危乱在即,赶紧离开。

   

   有所不为,独善其身,与无道之朝廷和人物保持一定距离,是自尊自爱的表现,客观上也大大降低了暴君盗贼危害自身的概率和机会。圣贤不是谁想见就可以见到的。若是人品太坏,纵使权高位重势力大,也与圣贤无缘,与孔子无缘。

   

   当然,不良人士如果知道尊贤礼贤,又有改邪归正的愿望,那又另当别论,那也可能打动圣贤之心。佛肸和公山弗扰,叛主而非叛君,乱臣而非贼子。他们先后恳召孔子,孔子开始也一度动心欲往,可见其磨而不磷、涅而不缁的道德自信,更可见其兴周道、行仁政和用世救世之心的迫切。“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这句话清清楚楚地表明了这种迫切之情。

   

   但孔子终于弗往,是出于对局势的明察,对佛肸和公山弗扰的明断。始而欲往,仁也;终于不往,智也。关于佛肸召请之事,《论语》记载:

   

   “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阳货篇》)

   

   佛肸是晋国大夫范中行的家臣,中牟城行政长官。公元前490年,晋国赵简子攻打范氏,包围中牟,佛肸抵抗。佛肸召请孔子,应在这时,事见《左传•哀公五年》。

   

   注意子路引用的孔子这句话:“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亲身做坏事的人那里,君子是不去的。这就是与黑恶人物和势力保持距离。这样做,大大降低了被黑恶危害的风险。

   

   孟子说:“可以死,可以不死,死伤勇。”可以不死的情况下,就应该明哲保身。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有所不为,潜龙勿用,无道则隐,天地闭贤人隐,独善其身,都是与黑恶保持距离的表现。这是道德的要求,也是智慧的选择。

   

   《乾文言》说:“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其唯圣人乎,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不入、不居、不为、勿用、则隐、独善就是知退。

   

   天下无道、以身殉道的殉道,也包括隐退之意。孟子说:“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孟子•尽心上》)殉,殉葬,引申为服从之义。以身殉道,即朱熹所说“道屈则身在必退,以死相从而不离也。”

   

   或问:孔子栖栖遑遑周游列国,知其不可而为之,他为什么不隐?答:《论语•微子》记载:“齐人归女乐,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这就是无道则隐。

   

   孔子入朝任职,实行一系列新政。齐国担心鲁国强大后会造成威胁,为阻止孔子当政,便挑选齐国美女八十人馈赠给鲁定公。于是鲁定公终日宴乐,多日不上朝听政。年关大祭,也没有按礼制规定给孔子家送祭肉。于是孔子辞官而去。此事在《史记》中有详细记载:

   

   齐人闻而惧,曰:“孔子为政必霸,霸则吾地近焉,我之为先并矣。”犁鉏曰:“请先尝沮之。”于是选齐国中女子好者八十人,皆衣文衣而舞康乐,文马三十驷,遗鲁君,陈女乐文马于鲁城南高门外。季桓子微服往观再三。将受。乃语鲁君为周道游。往观终日,怠于政事。子路曰:“夫子可以行矣。”孔子曰:“鲁今且郊、如致膰乎大夫,则吾犹可以止。”桓子卒受齐女乐,三日不听政,郊又不致膰俎于大夫,孔子遂行。(《孔子世家》)

   

   《儒行》中描述了这样一种儒者:“儒有衣冠中,动作慎;其大让如慢,小让如伪,大则如威,小则如愧,其难进而易退也,粥粥若无能也。其容貌有如此者。”

   为官前再三考虑,去官时唯恐不速,孔子辞官,就是“易退”。2016-8-1余东海

   首发北京之春

(2016/08/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