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三年前的一天,我刚从日本访问回来,约著名的装帧设计师陆智昌老师聊天。记得,那天见面是在东方新天地里面的某家茶餐厅,阿智(陆老师习惯别人这么称呼他)看上去又像是加了一个夜班,略带倦容。我和阿智说:“我觉得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还没有到来。”阿智看着我,神情有点古怪,低声说:“我也这么认为!不过我不敢和周围的朋友说,怕别人说我精神有问题。”

   

    一晃三年过去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出版的新局面正徐徐地拉开帷幕。

   

    一个月前,在机场买了一本书,书名叫做《被颠覆的文明》,副标题叫做《我们怎么落到这一步》。作者是一位曾旅居法国多年的女作家,她做过许多国际影展的评委。她说自己在西方生活那么长时间,突然有一天醒悟过来:原来一百多年来,我们的审美权、历史的解释权,以及精神世界的道义权,完全在跟着西方人走。不合乎他们口味的,再好的中国人的作品也会冷落在一旁,那些得国际电影节大奖和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的作品,无一不是在表现中国人的丑陋。

   

    这位柔弱的女作家说了一句硬话:近代“西学东渐”以来,我们一直在向西方学习,我们在向往西方文明的同时,对西方人潜藏的另一套游戏规则,我们毫无所知。那些学富五车、学贯中西的大学者,譬如胡适,譬如钱钟书,在这个问题上,恐怕连门都没摸着。

   

    这位作家是清醒的,尽管她对未来有许多担忧。我想,她之所以清醒,是因为对西方社会有足够的洞察;她之所以担忧,是因为对什么是中国文化、中国文化将要承担怎样的历史使命,缺乏足够的认识。

   

    8月3日,美国《波士顿环球报》网站有一篇署名文章,文中写道:

   

    “……苏联解体使西方的胜利主义高涨。美国人欢迎‘历史的终结’,认为所有国家都会迅速采纳我们这样的政治经济体制。随着世界宁静下来将会出现‘和平红利’。人们将更加富裕成功,国家将彼此合作。一切都将充满感激地服从美国意志。这些都是错觉。世界恰好朝相反方向发展,走向部落主义和冲突。我们正在为严重误判付出代价。

   

    “……冷战的意识形态冲突如此激烈,以至于冷战结束以后,美国以为世界将回归和平。事实上,冷战只是一种暂时现象,掩盖了长达数世纪的政治、社会、文化和宗教冲突。早在共产主义发明之前就开始塑造世界的民族主义和部落主义不仅没有消散,反而重新出现。”

   

    译者给这篇文章重取了一个标题,叫做《美欧精英误导是世界动荡之源》。

   

    的确,近两百多年来越来越自信的西方人,用科技和资本,以及他们标榜的“普世价值”,把整个世界带入所谓的“全球化”。可是,突然他们发现,关于种族冲突、民族冲突、宗教冲突的问题,他们的“普世价值”无能为力,他们的文化从来就没有很好地解决过这些问题。

   

    余东海先生近日给秋风先生新作《〈论语〉大义浅说》写的书评里,非常深刻地指出:

   

   “中学统括诸子百家,以儒佛道为主流,儒学又是主流之主流;西学包罗各种主义,以神本主义(神学)和人本主义(自由主义)为两大主流。作者与我一样,是从自由主义转向儒家的,对自由主义的优缺点的领会特别深刻。同时他对神学的弊端也洞若观火。作者在《学而篇》第一章谈论学习之义时顺便提及耶教,寥寥数语,揭示了儒学与神学的本质区别。作者说:‘故孔子之学实为自学,自主学习而成自立之人。此大不同于神教。其常谓人有“原罪”或在“无明”中,无以自明,唯有信神可以得救,所谓信者,绝对服从也。’

   

    “人性有本习之分,本性至善,习性易恶。神学只识习性无明,误认习性为本性,故有原罪之说,故不相信人类有自明的能力,更不知道本性之无量光明。唯我中道圣人,深证本性,深知自身拥有突破无明的大能,致良知明明德都是自明功夫,儒学就是自明之学。”

   

    中国文化的本质就是肯定每个人“自明”的本性。这个本性是天赋的,人人都有,无须外求。欧洲人经过长达千年的“中世纪”,饱受“神本主义”之苦,故高举“人本主义”,这个苦难的心路历程值得同情和理解。“以人为本”不错,但不够充分,“人道”上面有“天道”,“人道”须听从“天道”的指引。——这不同于迷信。在中国文化的脉络里,肯定天的心活在人的心头,听从天道的指引,实质是听从内心深处的声音。

   

    “天”是无言的。那些所谓“神说的话”,都是人在借用神的名义发言。所有的人都是上天的孩子,不论是黄皮肤、黑皮肤,还是白皮肤。人类社会是多元的,但从来就是一体。上天不愿看到祂的孩子无休止地争执、相互敌视和仇杀。尽管祂看到人世间的种种惨剧,祂的心很痛,但祂还是保持了缄默,祂把主动性让给了人类。祂等着祂的孩子回头认祂,学习祂“让”的精神。

   

    大的,让小的。这是中国人的精神。学大,就是配天,做上天好的孩子。中国历史上有许多这样的人格典范。尧把天下让给了舜,故《尚书》里赞誉道:“惟天惟大,惟尧则之。”

   

    古公亶父(也称太王)有三个儿子:太伯(也称泰伯)、虞仲和季历。太王意欲立小儿子季历为王,于是长子太伯带着二弟远走他乡,到了南方部族荆蛮人居住的地方,自称句吴。吴越之地便尊泰伯为其先祖,而季历也很了不起,他有一个著名的儿子,就是后来的周文王。对此,孔子赞叹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类似的故事发生在商末孤竹国。孤竹国国王有三个儿子,长子伯夷,次子亚凭,老三叔齐。孤竹君想立三子叔齐为继承人。等到老国君一死,叔齐让哥哥伯夷继承王位。伯夷以父命为尊,就跑了,而叔齐亦不肯为王,也跑了。

   

    让,是礼的核心精神,配天之德。中国文化是主张礼让的文化,因此,无论经历了多少艰难坎坷,仍然活着,成就了一个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文化共同体,他的名字叫做“中国人”。

   

    如果对这个古老而时新的文化充分认肯,站在这个文化的脉络,也就是站在天下之中的立场,重新来打量这个世界,难道不是许多领域的书都要重写么?

   

    我本人从事编辑出版工作二十三年了,过去七年又有一个新的身份——小学教师。随着自己的内在逐渐成熟,尤其是看到孩子们清澈的眼神,我越发对这个世界充满信心。人们要想化解冲突,突破所有意识形态的局限,都必须回到整体的立场。这就是中道——用整体关照局部。中道,才是走得通的大道。中国的出版,其实背后是中国的教育改革和文化重建事业,正在迎来一个大的开始。因此,我和公司的同事说,你们要招聘新人,可用孟子的这句话来作为标题:

   

    “闻伯夷之风者,懦夫有立志。”

   

    立品需要的是这样的同路人。

   

   

   

    中霖 合十

   

    2016年8月25日于辛庄师范

   

    本文发于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42422f0102xd0b.html

   

   (作者简介:北京立品图书有限公司董事长,辛庄师范创办人。七年前,曾牵头创办北京的第一所华德福学校,并担任主班老师。目前,已脱离华德福体系,着手创办一所将书院传统与现代教育相结合的新教育实验学校,并继续在一线担任教学工作。)

(2016/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