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的证词]
陈泱潮文集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且看中共到底要中国青年走哪条道路?
·清水君法庭最后陈述,欧亚同放悲声!
·歇斯底里的镇压----中共重判清水君12年徒刑
·恳切呼吁帮助清水君上诉案律师费用致各界朋友
·狱中的黄金秋向给他寄贺卡的朋友致谢
·春节关于清水君(黄金秋)近况的报道/陈泱潮
●清水君(黄金秋)炼狱归来
·作家黄金秋出狱:对过去不悔,对未来憧憬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谢郭国汀大律师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恩博讯网和创办人韦石先生。
·清水君必讀
●挽卓琳兼及对浦黛英《无悔的岁月》的补遗和更正
·陈尔晋挽卓琳兼及对浦黛英《无悔的岁月》所涉及宣威火腿开发等与我家关系的补遗和更正(1)
·陈尔晋挽卓琳第二联及【注1】
·陈尔晋挽卓琳【注2】
·陈尔晋挽卓琳【注3】:邓小平的自杀
·补遗和更正(2).陈尔晋(陈泱潮)与浦琼英(卓琳)两家关系渊源
·补遗和更正(3):我的曾祖父与浦黛英-卓琳祖父在宣威县志上同在一篇乡贤列传
·补遗和更正(5):开发宣威火腿真正动议发起创办宣和公司的第一人是陈时铨
·补遗和更正(6):陈时铨(晓鳌)作为开发宣威火腿食品工业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思想基础
·补遗和更正(7):铁证如山——清末宣威火腿公司领衔创办人是“在籍内阁中书陈时铨”
·补遗和更正(8):陈时铨(晓鳌)的确是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铁证之二
·补遗和更正(9):陈时铨母亲陈朱氏为什么具有号令宣和公司的权力和声望?
·补遗和更正(10):陈时铨(晓鳌)是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铁证之四
·ZT陈志娟:学习和发扬【卓琳精神】,把宣威建成【贤妻良母之乡】(2图)
●于浩成
·浩然正气长存,成仁精神永在/悼念于浩成先生!
●許良英
·挽許良英先生
●法轮功
·法轮功创始人理应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及跟帖
·陈泱潮给达赖喇嘛的两点重要建议
·声援高志晟,为法轮功再请命
·在瑞典哥德堡中领馆前对全体中国使领馆工作人员的喊话
·关闭新唐人和希望之声是对民主自由人权价值观的背叛
·强烈要求欧卫公司尽快在北京奥运期间开通新唐人电视
·三促欧盟敦促欧卫公司尽快开通新唐人电视台对中国大陆转播书
·迎接2009年,支持新唐人创建自由卫星呼吁书
·到底是谁矮化了中华民国?
·聲援法輪功受害者起訴江澤民,支持習近平從速拿下江慈禧
·和达賴喇嘛谈李洪志先生顛覆其原《转法轮·论語》的重大意义
●秦永敏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出狱声明
●費良勇
·纳粹党坏 苏共更坏 中共最坏(图)/费良勇
·天理難容的黑暗统治不会持续很久了/費良勇(1图)
·沉痛悼念黄河清先生/費良勇
·东方明珠光照中华/費良勇
·中共对外援助祸国殃民/費良勇
·为自由蓝天而奋斗/费良勇
·牧野圣修先生的中国缘/费良勇(1图)
●劉因全
·刘因全:捡起孙中山这面破旗摇来喊去。能喊出什么名堂?
·ZT立德为民,以德取胜(外一篇)
·ZT读陈先生评孙雄文情不自禁吟
·ZT雄文传世兮,振聋发聩。枭雄黑道兮,望而生畏
·刘因全:关于孙中山评价问题在独评痛斥五毛
·刘因全:痛悼父亲刘书朋大人
●陳破空
·陈破空:维基解密扯下中南海惊天黑幕
·陳破空在台北演講:川普對決習近平。全場爆笑
●唐伯橋
·唐柏桥 : 撕开政治体制改革的画皮
●查建国
·立法打压言论自由的新动向/查建国
●当代杨家将
·就杨佳一案的审理管辖回避辩护等合法性问题致胡温(图)
·强烈要求胡温立即纠正警方对杨佳案的若干非法举措 (图)
·紧急呼吁:力争杨佳案在上诉期间获得公正审理
·从签名网的表现看民运大佬们顾全大局服从真理的重要性
·事实真相不清,你中共能杀杨佳吗?
·对杨佳杀警案的再审视(图)
●先声为邓玉娇呐喊
·邓玉娇的正当防卫和人身自由权利不容剥夺(3图)
·征集签名: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
·陈泱潮就邓玉娇事件致胡锦涛温家宝
·《征集签名: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签名录
·汤潜阳! 你一口一声蔑称别人是“神汉”,你是什么???(外一帖)
●郑义/北明/王康
·郑义夫妇/王康:自由与正义颂歌
●格丘山
·格丘山:陈光诚应该留在中国
·格丘山:中国变天亟需日本帮助
●钱跃君
·钱跃君:中国文化的脊梁(组图)
●張健
·沉痛悼念中國民主革命真戰士張健!
●声援郭泉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支持和声援郭泉先生暨新民党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因宣传刘晓波获诺奖被刑拘第一人(1)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因宣传刘晓波获诺奖被刑拘第一人(2)
·仁者郭贤良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贤人郭贤良《反张维为论》
●郭宝胜
·陈泱潮为郭宝胜牧师视频写的两段推文
●伊能静
·石破天惊伊能静(组图)
●阎学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的证词

徐水良在1981年4月全国大逮捕之前,没有主编过“学习通讯”!


   2016-08-09 08:20:49
   
    邓小平等中央四常委1980年底讲话之後,1981年年初,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已经下发了1981年9号文。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寒流已成滚滚狂飙,浊浪排空,风声鹤唳。徐水良这个1975年狱中就向专制独裁暴政屈膝求饶写了高调歌颂毛泽东的《投降书》,1979年出狱後,又将此高调歌颂毛泽东的《狱中投降书》在并非“两非刊物”上正式发表,以表对中共党忠心的投机分子,怎么可能还会在全国大逮捕之际或此前後,顶风作案主编《学习通讯》?
   

    而且事实上确实没有在民主墙上发表过文章,也根本没有参加过组党、组建全国中华民刊协会、组建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等等民主墙重大活动,一生具有严重投机心理,梦想做姚文元戚本禹,正在谈恋爱的徐水良,怎么可能还会在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9号文下达後的恐怖声势下,顶风作案主编《学习通讯》?
   
    事实上,我在3月下旬往返南京,两次见到徐水良,根本就没有听到他提起过他主编什么《学习通讯》的事!以他徐水良一贯疯狂争名夺利非常张扬的芝麻吹成地球的性格习惯,他怎么会不向我夸耀表功呢——这就是我作为【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对徐水良在1981年4月全国大逮捕之前,没有主编过学习通讯的证词!

结论:徐水良1、主编出版《學習通訊》的时间;与2、送给徐文立的时间,和当事人徐文立的证词,都严重不符,3、与1981年3月底两次见到徐水良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的证词,也严重不符。因此,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的证明材料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所依据定罪量刑的事实根据,实属完完全全不清不楚,甚至明显具有子虚乌有之嫌!中共特工部门为给政治流氓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实施苦肉计,将其作为战略特务,打人民运队伍,以便10年後,全国大逮捕民主墙运动这批【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人士出狱之後,实行打击、分化、瓦解中国民主革命队伍,严重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造假嫌疑极大!

   
   附:

对中共提供给徐苦肉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1:事实根据严重不清


徐苦肉主编《学习通讯》和送出《学习通讯》的时间


与指使者徐文立证词严重不符,事实根据严重不清


    《特权论》作者 陈尔晋(陈泱潮)
   
   2016-8-2
   
    法律判决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我们就按照这一准则,对徐水良所展示的中共提供给他的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提出以下若干质疑。
   
    一、查《起诉书》和《判决书》所认定的事实和当事人徐文立的证词严重不符:
   
    1.1.对徐水良的《起诉书》和《判决书》,所认定的犯罪主要事实只有一件:“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于一九八一年三(二?模糊不清——陈泱潮注)月,叫于为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
   
    1.2.当事人徐文立证明:“我在1981年4月9日被捕之後的預審期間,看到了我入獄之後,由徐水良主編的一期『學習通訊』。”(详见徐文立《有意見分歧和個人恩怨是事實,說誰是特務就要有真憑實據》 2016-08-01 17:50:22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4276 )
   
    到底是一九八0年十月?还是1981年4月9日徐文立被抓捕前至5月4日徐水良自称被抓捕之日之间?主编出版时间事实根据严重不清!
   
    由此可见,
   
    1.3.徐水良苦肉计第一作假大破绽:主编《学习通讯》时间与当事人证词完全不符
   
    1.3.1.徐文立证词说的是:在1981年4月9日被捕之後的預審期間,徐文立才看到了他入獄之後,由徐水良主編的一期『學習通訊』。也就是说,徐水良主编的一期『學習通訊』,时间是在1981年4月9日(徐文立被捕日)——1981年5月4日(徐水良被捕日)之间;
   
    1.3.2.而《起诉书》和《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是徐水良“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
   
    1.4.徐水良苦肉计第二作假大破绽:当事人徐文立看到《学习通讯》时间与《起诉书》、《判决书》认定徐水良送出《学习通讯》给徐文立的时间完全不符
   
    1.4.1. 徐文立证词说的是:在1981年4月9日被捕之後的預審期間,才第一次看到徐水良主编的『學習通訊』;
   
    1.4.2. 而《起诉书》和《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是徐水良“一九八0年十月、、、、、、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于一九八一年二(三?模糊不清——陈泱潮注)月,叫于为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
   
    ——试问:1981年2月就送去给徐文立的徐水良主编的《学习通讯》,为何直到徐文立1981年4月9日坐牢之後,在预审期间才看到?
   
    质疑1:徐水良为什么在1980年10月就主编出版的『學習通訊』,会要5个月之後,才送给徐文立?
   
    质疑2:为何徐文立1981年2-3月作为自由之身会没有收到徐水良在1980年10月就主编出版的『學習通訊』?而偏偏到了坐牢之後,才从预审员那里看到徐水良在1980年10月主编出版的『學習通訊』?
   
    质疑3:徐水良主编的『學習通訊』,是不是中共特工机关老谋深算,为了安排徐水良实施苦肉计,打入民运队伍内部,以便从根本上破坏中国民主革命,而赶制出来的伪『學習通訊』?
   
    (质疑4:见【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没有在全国大逮捕前编过“学习通讯的证词、、、、、、)

结论:徐水良1、主编出版『學習通訊』的时间;与2、送给徐文立的时间,和当事人徐文立的证词,都严重不符,事实根据不清不楚。中共特工部门为给政治流氓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实施苦肉计,造假嫌疑极大!

   
    【待续】
    (2016/08/03 发表)
(2016/08/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