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的证词]
陈泱潮文集
百年來梟雄黑道鼻祖孫中山之本質及其深遠的惡劣影響
·是進步還是反動?——請看被徐文立視覺立即刪除之評論
●中共國民運中的梟雄黑道表現
·新梟雄黑道刻意抹煞和掩盖中共国民主革命的理論基礎、指導思想和精神高度
·對徐文立的嚴重
·背離道義原則民運人士一錢不值
·就民运人士能不能背离道义原则答王希哲
·誰是中國最凶惡的宿敵?中國朝野不可不知!
·就克里米亚问题回应不肖毛左
·回應王希哲的謬論《略谈陈尔晋(陈泱潮)骂“毛左” 》
●回复王希哲
·一复王希哲:【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端的事实真相
·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三复王希哲:当代中国民运失败的主观因素是有道不尊,整体失德!
●2017再回击苦肉计战略特务瘋狂破壞中國民主運動的惡毒打手徐水良
·陈泱潮徐水良之争,既是观点之争,也是人格之争
·无民主墙活动,徐水良压根不是民运人!
·徐水良与范似栋联手疯狂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最无德最无耻的剽客:【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
对《特权论》作者极其毒辣卑劣的政治谋杀
·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兼致所有网友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1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2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3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4
·徐文立必须回答恶毒造谣诽谤诬蔑陈尔晋的问题!
·未来佛弥勒之所以会遭到这么多的小人磨难
·徐文立造谣对《特权论》作者进行不见血的谋杀!
·徐文立造谣挑拨离间分裂中国民运队伍的罪孽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陈忠和谈徐文立在中国民主党建党初期的错误
·到底谁才是国际共运暨中共国“首先提出了政治多元化”的人?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关于柏林大会,徐文立卑劣心术和手段的大暴露E
·徐文立故意篡改时间,造谣诋毁陈尔晋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投机小政客王伦山大王徐文立的狡狯和奸邪(2图)!
●中共利用人性弱点名缰利索分化和瓦解民运队伍:
對披著“魯凡”馬甲的任畹町的回擊
·陈泱潮驳鲁凡对《特权论》的污蔑和攻击
·任畹町在对陈泱潮的围攻中抛出来射向王希哲和陈泱潮的冷箭
·奉告争名夺利者:历史是不容忘记和割裂的!
·共产中国民主运动启程碑到底是《特权论》还是《中国人权宣言》?
·二谈两个人权宣言的比较—— 此是无谓之争、个人之争吗?
●彭明
·答友人谈彭明的典型意义和代表性兼及其它
·陈泱潮三谈彭明
·陈泱潮就彭明被判无期徒刑事答VOA记者问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的证词

徐水良在1981年4月全国大逮捕之前,没有主编过“学习通讯”!


   2016-08-09 08:20:49
   
    邓小平等中央四常委1980年底讲话之後,1981年年初,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已经下发了1981年9号文。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寒流已成滚滚狂飙,浊浪排空,风声鹤唳。徐水良这个1975年狱中就向专制独裁暴政屈膝求饶写了高调歌颂毛泽东的《投降书》,1979年出狱後,又将此高调歌颂毛泽东的《狱中投降书》在并非“两非刊物”上正式发表,以表对中共党忠心的投机分子,怎么可能还会在全国大逮捕之际或此前後,顶风作案主编《学习通讯》?
   

    而且事实上确实没有在民主墙上发表过文章,也根本没有参加过组党、组建全国中华民刊协会、组建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等等民主墙重大活动,一生具有严重投机心理,梦想做姚文元戚本禹,正在谈恋爱的徐水良,怎么可能还会在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9号文下达後的恐怖声势下,顶风作案主编《学习通讯》?
   
    事实上,我在3月下旬往返南京,两次见到徐水良,根本就没有听到他提起过他主编什么《学习通讯》的事!以他徐水良一贯疯狂争名夺利非常张扬的芝麻吹成地球的性格习惯,他怎么会不向我夸耀表功呢——这就是我作为【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对徐水良在1981年4月全国大逮捕之前,没有主编过学习通讯的证词!

结论:徐水良1、主编出版《學習通訊》的时间;与2、送给徐文立的时间,和当事人徐文立的证词,都严重不符,3、与1981年3月底两次见到徐水良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的证词,也严重不符。因此,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的证明材料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所依据定罪量刑的事实根据,实属完完全全不清不楚,甚至明显具有子虚乌有之嫌!中共特工部门为给政治流氓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实施苦肉计,将其作为战略特务,打人民运队伍,以便10年後,全国大逮捕民主墙运动这批【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人士出狱之後,实行打击、分化、瓦解中国民主革命队伍,严重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造假嫌疑极大!

   
   附:

对中共提供给徐苦肉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1:事实根据严重不清


徐苦肉主编《学习通讯》和送出《学习通讯》的时间


与指使者徐文立证词严重不符,事实根据严重不清


    《特权论》作者 陈尔晋(陈泱潮)
   
   2016-8-2
   
    法律判决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我们就按照这一准则,对徐水良所展示的中共提供给他的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提出以下若干质疑。
   
    一、查《起诉书》和《判决书》所认定的事实和当事人徐文立的证词严重不符:
   
    1.1.对徐水良的《起诉书》和《判决书》,所认定的犯罪主要事实只有一件:“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于一九八一年三(二?模糊不清——陈泱潮注)月,叫于为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
   
    1.2.当事人徐文立证明:“我在1981年4月9日被捕之後的預審期間,看到了我入獄之後,由徐水良主編的一期『學習通訊』。”(详见徐文立《有意見分歧和個人恩怨是事實,說誰是特務就要有真憑實據》 2016-08-01 17:50:22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4276 )
   
    到底是一九八0年十月?还是1981年4月9日徐文立被抓捕前至5月4日徐水良自称被抓捕之日之间?主编出版时间事实根据严重不清!
   
    由此可见,
   
    1.3.徐水良苦肉计第一作假大破绽:主编《学习通讯》时间与当事人证词完全不符
   
    1.3.1.徐文立证词说的是:在1981年4月9日被捕之後的預審期間,徐文立才看到了他入獄之後,由徐水良主編的一期『學習通訊』。也就是说,徐水良主编的一期『學習通訊』,时间是在1981年4月9日(徐文立被捕日)——1981年5月4日(徐水良被捕日)之间;
   
    1.3.2.而《起诉书》和《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是徐水良“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
   
    1.4.徐水良苦肉计第二作假大破绽:当事人徐文立看到《学习通讯》时间与《起诉书》、《判决书》认定徐水良送出《学习通讯》给徐文立的时间完全不符
   
    1.4.1. 徐文立证词说的是:在1981年4月9日被捕之後的預審期間,才第一次看到徐水良主编的『學習通訊』;
   
    1.4.2. 而《起诉书》和《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是徐水良“一九八0年十月、、、、、、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于一九八一年二(三?模糊不清——陈泱潮注)月,叫于为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
   
    ——试问:1981年2月就送去给徐文立的徐水良主编的《学习通讯》,为何直到徐文立1981年4月9日坐牢之後,在预审期间才看到?
   
    质疑1:徐水良为什么在1980年10月就主编出版的『學習通訊』,会要5个月之後,才送给徐文立?
   
    质疑2:为何徐文立1981年2-3月作为自由之身会没有收到徐水良在1980年10月就主编出版的『學習通訊』?而偏偏到了坐牢之後,才从预审员那里看到徐水良在1980年10月主编出版的『學習通訊』?
   
    质疑3:徐水良主编的『學習通訊』,是不是中共特工机关老谋深算,为了安排徐水良实施苦肉计,打入民运队伍内部,以便从根本上破坏中国民主革命,而赶制出来的伪『學習通訊』?
   
    (质疑4:见【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没有在全国大逮捕前编过“学习通讯的证词、、、、、、)

结论:徐水良1、主编出版『學習通訊』的时间;与2、送给徐文立的时间,和当事人徐文立的证词,都严重不符,事实根据不清不楚。中共特工部门为给政治流氓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实施苦肉计,造假嫌疑极大!

   
    【待续】
    (2016/08/03 发表)
(2016/08/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