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对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2:量刑诡异]
陈泱潮文集
·中国民主运动首次组党活动及其相关史料存实
●陈泱潮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1)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2)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3)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4)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5)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6)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7)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8)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9)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第一次公开亮相
·“我们党对农民是犯了罪的!”
·行船偏遇打头风:忽遭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之变!
·又经过10年铁窗烈火熬烤之后,重见张黎群先生
·“您的那位学生说的很透彻……实在是三难得啊!”
·耀邦最后岁月两首有关文章、理论、学术的诗词
·泪撒耀邦书房
·胡耀邦的遭遇甚于屈原尽忠受谗的遭遇
·耀邦才真正是“生的光荣、死的伟大!”
·真是胡耀邦传人,就必须下决心、有行动,切实执行《胡耀邦政治遗嘱》
·胡耀邦的政治遗嘱
·本文和《特权论》是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和诠释
·张黎群问:谁有福气来摘取开创党团民主宪政万世基业的桃子?
·胡耀邦是中共的异数
·胡耀邦~张黎群先生们的局限
·今日中共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一个有效动摇和瓦解中共的战略步骤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1981/陈泱潮在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
·陈泱潮何以从商不取不义之财、何以经手巨资而两袖清风……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1:曾祖父(陈燕宾)行状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2:曾祖母(陈朱氏)之行状(1张图)
·陈泱潮(陈尔晋)家世根基及其与卓琳之亲戚关系渊源
·创办宣威火腿公司注册申办原文
·宣威从商纪略/前奏3:祖父陈时铨(晓鳌)行状(2张图)
·今日看余曾祖母令邓小平岳父浦钟杰救灾的一点感悟(1图)
●宣威从商纪略
·《特权论》作者光明磊落的从商实践(图)
·宣威全益公司文摘目录(2图)
·宣威从商纪略:一、初衷(1张图)
·宣威从商纪略: 二、 起步(2张图)
·宣威从商纪略三、在医药保健品与生铁二者间的选择
·宣威从商纪略四、始料所不及
·质问人格极其卑劣邪恶的网痞流氓骗子草(官)根
·传承胡耀邦精神的钟沛璋先生近期三篇文章
●流亡北欧
·飞向自由
·丹麦有可能成为未来世界最重要国家的重大信息
·紧急建议____致出访中国前夕的丹麦首相
·世外桃源——中国人久远的梦想
·征婚启事
·丹麦之春一景:憧憬“羔羊婚娶的时候……”
●陈泱潮牢中牢诗词点滴
·《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之一
·《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续篇——慈母辞世三周年祭诗二首
·浪淘沙——牢中牢思春梦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1~2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3~4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五:《沁园春·潮》笑老毛
●狱中笔迹
·陈尔晋(陈泱潮)狱中手迹拾遗(3图)
·解《易》学千古之秘
●陈泱潮自传散记集锦
·陈泱潮事略 (一)出身、童年、少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二)在“社教”与“文革”大劫难中的千锤百炼和孕育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三)我的思想第一次飞跃硕果——《特权论》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四)上书毛泽东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五)首次翻印《特权论》,准备发动武装起义(图)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六)无愧于圣贤的选择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七)第一次铁窗烈火:几乎被枪毙!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八)在投奔邓小平与诉诸人民之间的选择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九)共产中国民主运动民办刊物的发端和首次组党活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被中共认定为是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一)小结:种子包含了未来生命的全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二)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三)我在“事实上的团中央”的工作和交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四)今日拯救中国的双重使命~灵本主义宣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五)《圣灵福音》概要与目录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六)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理念要点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七)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物权法》的声明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典型示范和挑战
·回顾和平演变30年,陈泱潮(陈尔晋)全面挑战邓小平
·1977年不仅是我国而且也是我个人最重大的人生十字路口
·3.首次刻印《特权论》地点的选择
·当时堪称【精神思想理论核武器】的产生
·前往新疆乌鲁木齐经费的准备
·预备到新疆乌鲁木齐的初始落脚点
·预备首先找到与赛福鼎取得联系的中介
·赛福鼎的基本情况
·此言奇在今日验,莫把斯言当随机
·赛福鼎当时岌岌可危的政治处境
·策动赛福鼎非常好的时机——远远独占鳌头抢先占尽了先机 (3图)
·为了保证取得成功,不能不必须确定的主从关系、运作架构
·只要宣布解放农奴,马东伍为首的民主革命迅速(2-4年)全面夺取胜利是根本无可怀疑的!
·新疆起义具体实行的可操作性
·当时中国的国内形势
·当时的国际形势
·对新疆起义前景的展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2:量刑诡异

徐水良量刑的诡异,充分反映了苦肉计设计者的险恶用心


    《特权论》作者 陈尔晋(陈泱潮)
   
   2016-8-3
   

    法律判决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我们就继续按照这一准则,对徐水良所展示的中共提供给他的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就他极其诡异的量刑,进一步提出以下质疑。
   
    1、诚如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所示,这次认定徐水良有罪被判刑的主要事实只有一件:“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
   
    1.1.根据这一事实,徐水良是受人之托,被人指挥,实属编辑出版《学习通讯》的从犯,而不是主犯、首犯;
   
    1.2.由于徐水良并没有参加什么组织活动,案情十分简单明了;
   
    2.对徐水良的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都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1979年)第102条第二项,作为对徐水良定罪量刑的准绳。
   
    2.1.而当时适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1979年)是这样明文规定的:
   
   “第一百零二条 以反革命为目的,进行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其他罪恶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一)煽动群众抗拒、破坏国家法律、法令实施的;
     (二)以反革命标语、传单或者其他方法宣传煽动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的和社会主义制度的。”
   
    2.2.根据徐水良仅只是受北京徐文立之托、只唯一主编过一期《学习通讯》的事实,按照当时适用刑法第102条之规定,只能认定徐水良这受托之人,不过是协从分子,是从犯。编辑出版《学习通讯》的主犯和首要分子,当属北京委托徐水良轮流编辑《学习通讯》的徐文立。
   
    2.3.因此,按照当时适用刑法第102条之量刑准绳,最多只能处以徐水良5年以下有期徒刑。例如孙维邦(孙丰)只判了1年,牟传珩也只判了1年零1个月。
   
    2.4.但是,当局却以单项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徐水良有期徒刑10年,并根据刑法第52条之规定,判处附加刑5年!
   
    于是,问题来了:
   
    质疑1:比照创办过《海浪花》民刊,并且涉足参与【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北筹备组的孙维邦(孙丰),在1981年打击和取缔“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的全国统一大逮捕中,仅只获刑1年;比照创办了综合性《民主志友论坛》民刊和学术性《理论旗》民刊这样两份所谓“非法刊物”+ 组织了“民主志友学社”这样的所谓“非法组织”,也同样涉足【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北筹备组的牟传珩,在1981年打击和取缔“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的全国统一大逮捕中,也仅只获刑1年零1个月,为什么受人之托、仅只主编过一期《学习通讯》的徐水良,会不按照刑法第102条的规定,被判处比孙维邦和牟传珩高出10倍的徒刑?这到底为什么?
   
    质疑2:要说徐水良是因为已经坐过一次牢,算重犯,因此就会重判的话,那么《特权论》作者陈尔晋也是二进宫!而且徐水良与陈尔晋相比之下,发现问题更大、更严重、更阴险:因为陈尔晋是数罪并罚,被认定犯了“组织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陈尔晋“组织反革命集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合并有期徒刑12年,实际执行有期徒刑10年,附加剥夺政治权利5年。而且,还必须指出的是:陈尔晋是被指控成“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而且,还必须进一步明确指出:陈尔晋之所以会被定性成“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除了“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外,还因为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的三件大事:民主墙运动首次发起组建全国性反对党【中华公权大同盟】;策划和发起成立【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起成立【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都与陈尔晋有着非常密切非常直接的发端性关系、、、、、、那么,为什么被指称是“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和“二线头头”的陈尔晋却只被判处了10年徒刑,比“一线头头”何求和徐文立的刑期还低?而只编过一期《学习通讯》,只犯了单项一宗“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的徐水良,却被判了和陈尔晋一样的有期徒刑10年,附加刑5年?

结论:中共特工部门老谋深算,考虑到10年後陈尔晋和这一批全国统一大逮捕的民主墙运动领袖和骨干还正当壮年,因此,非常阴险地设计了苦肉计,拟定出了10年後打击、分化瓦解中国民主革命队伍的预案!一方面,故意矮化邓小平认定是“能量极大”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的三件大事肇始者、《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另一方面,正是出于这个非常老谋深算的预案,1982年才会故意抬高物色来【实施苦肉计】、作为【战略特务】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的徐水良,使其刑期与陈尔晋一样!

   
    走笔至此,笔者眼前又浮现出了1981年4月4日晚8时许,笔者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前两分钟,和南京-江苏公安负责人在三丈开外灯光下,四目相对瞬间同时认准对方的那一幕!那是一双怎样精于布线设伏的眼睛!撇开厉害关系不说,这样的深谋远虑老谋深算,不能不令人印象深刻!
   
    【待续】
   
(2016/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