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曾节明文集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解读徐文立(之五):徐文立对满清“尊儒”的误读
·解读徐文立(之六):徐文立对满清“经济成就”的误读
·“邓计生”已导致中国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国二十年内的大趋势
·兴衰成败天注定
· 中国经济文化重心,为什么会在北宋之后转移到长江流域至今?
·改朝换代的天意体现在何处?
·纪念“六四”是为了胜利
·尊崇理学导致的外交僵硬,是中国三次亡国的要因
·将来推翻中共的,会是什么人?
·警惕中共当局利用“港独”破坏香港民主化
·再探宋教仁案暨其启示
·倾覆中共政权的方式
·曾国藩,一个杀人犯缘何成了圣人?
· 洪秀柱的启示:重建大陆中华民国是推翻中共后的上上选
·6月18日,中南海狙击香港民主化战役遭遇滑铁卢
·试看相:从曾国藩到洪秀柱(修正版)
·由满清灭明战略看中共对台战略
·台湾的统独选项暨中共对台战略前瞻
·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蓝营二十年内仍占优,洪秀柱有胜机但需调整
·中国今后五十年的趋势:合久必分,最终联邦制
·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同性恋者应保护但不宜鼓励
· 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
·中共垮台后,惟有国民党能够凝聚起大陆人重新建国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善本)
·2016年的总统选战,是国民党死里求生的荣誉之战
·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暴力救市的中共习政权岌岌可危
·就陈泰和律师被抓,致桂林市国保支队教导员赵柯公开信
·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攻击“民运组织不民主”是共特的一贯伎俩
·中共国进攻台湾的可能性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
·抗日阅兵仪式的困境,反应出中共不久于人世的前景
·南京国安线人徐不良十九年别动律
·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三:贼喊抓贼
·本人电脑今天被黑客攻陷
·论建政风水选取:赵构的顺势和蒋介石的逞强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飞碟之谜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南极基地之谜
·惆怅的圆满——读柴玲自传有感
·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反华势力
·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天津大爆炸和《开罗宣言》的双双登场预示了什么?
· “六四”学生领袖在屠城中全部幸存是天意
· 八十年代与现今时代异同点
· “八九”民运的策略教训
·习近平当局的“特赦”鲜有意义、毫无诚意
· 习正恩重开“特赦”意欲何为?
·江泽民快了——多位大佬死去是中共快落幕的标志
·体制内谁是敌友?1989年和今天的异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对战争罪行的认罪态度,日本为何远不如德国?
· 习近平欲裁撤国保系统预示着什么?
· 由姓名断谁是当年打入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的内鬼
·民国复立之兆:“九三”阅兵式搞成怀念民国的民间盛会
·谁是真正的反动派?
·《红楼梦》是一本荟萃东方独特价值的天书
·唯一具体预见中国“六四”之变的预言
·为什么大陆民众仇美远甚于仇俄?
·习近平救垮共产党
·中国的北龙劫运即将结束
·取代中共政权的新政权将是什么政权?
·也谈孤独
·危机深重前所未有,中国亟需废除计生接纳移民!!
·卦象显示“邓计生”必被彻底废除
·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以周易的均衡观看中国历史
·政治人物真面目如何?颅相告诉我们
·台湾大势观察:国民党将持续衰落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善本)
·王岐山的“九千岁”地位已经依稀可见
·由九宫飞星的神奇看周易的博大精深
·反移民的本性,令老龄化问题成为勒毙共产党政权的最后绞索
·“邓计生”深远危害超越“毛文革”,必须尽快废除计生委
·由全面废除“一胎化”看习近平
·废除“一胎化”打开了否定邓小平的缺口
·中共当局抓捕姜野飞之背景分析和前瞻
·中共越境绑架桂民海事件的分析和前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本周末是上州的蓝调音乐节,克林顿广场周边,自星期五下午便开始拥挤,很难停车,广场上布满活动式帐篷,内人头簇动,帐篷围拱着音乐比武的擂台。


    仲夏的热风中,半英里外就可以听到强劲的节奏和歇斯底里的吼声;晚上下半时更吓了一跳:一开门出来,只听得女人“啊——”的拖长刺耳的恐怖尖叫,还以为是谁被捅了几刀!
    原来是黑人女歌手在献艺。
   
    蓝调与爵士乐,同为典型的美国音乐,特点是热烈、富于节奏感,而旋律散漫。爵士乐名为“爵士”,其实与贵族毫无关系,反而是贵族优雅品味的反面——美国从来不是贵族社会,而都源自黑人音乐,所谓“爵士”,翻译的附会和弄巧而已。
   
    美国流行乐受黑人音乐影响很深,因为普遍缺乏旋律美,我基本上是不听的。因为丑的就是丑的,不可能因为政治上的自由民主,丑的就会自动变成美的。
    美国的流行音乐(尤其是当代的),基本上和噪音一样的难听,很少有旋律美感,充斥着太多的性暗示和歇斯底里的宣泄。时下流行一种“饶舌”歌曲,几乎没有旋律感,只有强劲的节奏,和充斥着脏话的顺口溜、、、、、、
    严格地说,这不是艺术,而是排泄。当然,只要能卖座,排泄也是一种产业,也有自身存在的价值。
    当然,美国流行乐中也有杰克逊和猫王等闪光点,但虽有闪光之处,那毕竟是一块瓦,而不是一块玉。
   
   
    不管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现在的流行音乐都是泥沙俱下,越来越浮躁和粗鄙、、.据说现在美国流行乐的作者,已经浮躁得准备用电脑程式作曲了,大批量音乐快餐垃圾即将问世。
   
    当代流行乐不仅亵渎古典艺术,比起老歌来,其美感也是天壤之别。
    听当代流行乐,只有发泄的冲动,所以听ROCK和蓝调节拍时,一定要起身跟着音乐乱扭,才能尽兴。
   
    而在仲夏的晚上,在夜风中欣赏克莱德曼的钢琴演奏、圣桑的《天鹅》、《送别》、《敖包相会》、《山清水秀太阳高》、《春光美》、《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还有苏(俄)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红莓花》、《喀秋莎》、、.和老柴的作品,那真是特别的享受,是一种浮想联翩身临其境的感受,令人陶醉在甜美的梦境当中。
   
    俄罗斯人在政治上、经济上都一塌糊涂,但客观上应该承认,她在文学和音乐上确实是优秀的民族。老柴的音乐,既有欧洲音乐的典雅精致,又有北亚草原的野性美;许多苏俄民歌,旋律优美,热烈奔放。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和八十年代的流行歌,其旋律之优美,迄今也是难以跨越的巅峰。
    据说民歌《喀秋莎》甚至征服了德国军队: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苏军攻占了一处德军阵地,误信“苏军不留活口”的德军全部战死,一片硝烟当中,唯有一台电唱机还在播放苏联民歌——《喀秋莎》。
    八十年代那棵《小草》也曾征服了解放军:据说1989年五月中旬,北京的部分游行市民曾经对“戒严部队”齐唱:“没有花香,没有树高、、.”结果唱得许多官兵齐刷刷泪下,一度对软化解放军的士气、组织部队进城起了大作用。
   
    有“政治正确”的棍子类人,一见是极权时代东西,就挥舞棍子把这些音乐打成“恶之花”,其振振有词的理由是:这些歌曲的歌词,多是歌颂恶魔的。
    其实歌曲的灵魂是曲,而不是词。苏俄和毛泽东时代的优美歌曲,其曲谱不是“恶之花”,而是人类精神美的结晶,而且有很多还是良知和人性的流露。
    其实极权时代的音乐人,多很痛苦,而痛苦是艺术灵感之源。在具有艺术天赋的前提下,惟痛苦流离的人能多产和优产。这就是“国家不幸诗人幸”的道理。
    而且,极权时代的音乐人创作不是为了钱,也免去了商业化的浮躁,拥有一颗闲暇、内省、沉淀的心灵,这也是产生艺术好作品的条件。
    中国八十年代虽然极权放松了,但尚未市场化,彼时充满理想化的艺术人,仍有一颗质朴的心。
   
    音乐之美是魅力无限的,仲夏的傍晚,如果能够在凭窗的钢琴前奏上一曲《致爱丽丝》,该是多么的浪漫和惬意!
   
   
    有无音乐特长的生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境界。然而再美的音乐,本身并不具有劝人向善的功能,反可能成为恶魔的点缀物、调节剂。
    前德国国家安全部部长、盖世太保一把手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就是一位精通音乐的人。
    海德里希身高一米八五,金发碧眼,相貌堂堂,出身于德国莱比锡音乐世家:父亲是当地一家音乐学院的院长,外祖父则是著名的音乐家、德雷斯顿音乐学院的创始人。
    海德里希艺术天份优良,且从小受过完好的音乐教育,能够出色演奏小提琴、大提琴和钢琴,还能作曲。但“一战”后的动乱和经济危机,导致其家道中落,也令其对制造动乱的共产党人(其中许多为犹太人)和犹太人恨之入骨。
    与其他纳粹高官不同,海德里希的党卫军总部办公室里,总是摆着一部半旧的德国斯坦伯格名牌钢琴,每当他陷入沉思,或在制定灭犹计划的闲暇中,都能在这台钢琴上行云流水,弹奏出严谨华丽空灵的巴赫来,每每令他的助手和副官大为享受。
    但无与伦比的音乐之美,丝毫不能改变海德里希杀人的冰冷无情。这就是希特勒曾经最为欣赏和倾心培养的“纳粹王朝黑太子”、“具有钢铁般心脏的人”(希特勒语)莱因哈德·海德里希。
   
    最美与最恶,竟如此有机地结合在海德里希一个人身上。电影《辛德勒名单》中有一幕党卫军搜捕犹太人的镜头,而在党卫军搜捕行动的同时,背身在钢琴上弹奏巴赫的军官,其原型正是海德里希。
    那么,海德里希本来就是一个恶棍吗?非也。他诚实守信、彬彬有礼、不抽烟、不酗酒、不赌博、克己节俭奉公、、.简直就是公务员的楷模;而且素有洁癖,勤洗澡,衣着整洁考究、、.
   
    问题就在海德里希的“洁癖”:受尼采、瓦格纳和希特勒的三重影响,他是一个极端的种族洁癖症患者,觉得只要把“犹太劣种丑类”消灭干净,世界将变得如巴赫的音乐一样圣洁美妙。
    这就是无道的地方。希特勒、海德里希不明白的是,美丑优劣相反相成,把丑的劣的消灭干净,美的优的也就无所谓美,无所谓优了。
    消灭劣等民族,世界将变成地狱。
   
    纳粹并不比共产党邪恶,且切中了问题的要害;但某种意义上希特勒比斯大林更无道,这就是纳粹迅速灭亡的原因。
   
   曾节明 于2016年七月九日丙申甲午壬辰傍晚
(2016/07/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