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曾节明文集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昨天有人放言:“选择川普(特朗普)就是选择世界大战!”这完全是危言耸听。而对于如此荒谬的危言耸听,向来以“政治正确”自逞的老资格网嘴们竟兴奋莫名,诺诺连声,可见其非但不公允,且偏昏到了什么程度?


   
   
    虽则都有迷人的疯狂气质,但特朗普并非希特勒:特疯子是现实的商人,希特勒却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其实即便希特勒,也不是二战的唯一发动者:
   
    我多次指出,说希特勒是二战发动者,那是胜利者的定论,并非历史公论;二战(包括一战)爆发的根本原因,是当时的世界霸主英帝国为保持一己之霸权,与邻近大陆新崛起强国德国“分羹”要求的水火不容性。作为岛国霸主的英帝国,决不容许邻近的大陆出现一个世界强国。因此,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英国至少有一半责任(1987年英国暗杀即将出狱的赫斯,就是为了掩盖责任)。
    当年希特勒的理想是打造一个陆上的日耳曼霸权帝国,而特朗普的目标仅是保护美国免遭穆斯林的侵害。特朗普的目标,并不会导致超级大国之间剧烈的冲突,而现在的世界大战,惟有超级大国(如中、美、俄)之间开战,才能引发。
   
    再则,特朗普骨子里是孤立主义者,反对美国继续充当世界警察的角色。因此,特朗普一旦上台,美国与中、俄的对抗性会减弱,世界大战爆发的可能性不仅不会增加,反会减少。
    由此可见,那种选择特朗普就是选择世界大战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
   
   
    那么,特朗普究竟是什么人?从他并不系统、连贯的“嘴炮”中,可发现一些系统、连贯的东西:
   
    其一,他是一个孤立主义者。他反对美国继续充当世界警察,主张美军从亚太后撤,把更多的钱用于美国自身;
    他反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主张设立贸易壁垒,以保护美国经济。
    其二,他是一个温和的保守主义者。他支持个人持枪权,又赞同温和限制;他反对同性恋和堕胎,又有限度的网开一面;
    其三,他是一个强硬的反穆斯林派。主张严限穆斯林移民,并对美国国内穆斯林团体采取监控等特别措施;
    其四,他是反非法移民铁腕派,主张在美墨边境建“高墙”;
    其五,他有强权主义色彩,崇尚强有力的政府,为之甚至恬不知耻地称赞邓小平的“六四”屠杀;
    其六,他相对直言无忌、口无遮拦,以大嘴放炮著称,比起奥巴马、希拉里、科鲁兹之流,较少“政治正确”的虚伪。
   
    综上所述,特朗普现象,其实主要是对穆斯林恐怖威胁日甚情况下,“政治正确”式政客束手无策现状的反弹。特朗普初选的逆势大胜,正印证了这一点。
   
    特朗普现象,反映出今天的主流美国选民:
    一,对日甚的穆斯林恐怖威胁深为担忧;
    二,对美国充当世界警察角色的厌倦——反战情绪强烈;
    三,对美国经济状况不满,要求工作机会——要求“美国优先”;
    四,对政客式虚伪的厌恶。
   
   
    特朗普完美地投合了以上民意,这将是他取胜希拉里的要素。
    如果现在马上投票选举,希拉里可能会险胜,但现在距大选还有三个多月,时间在特朗普一边,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更不利于希拉里:
    最近维基解密的电邮爆料动作,令希拉里和民主党受到沉重地打击,其民调已跌至与特朗普相近的水准,阿桑奇宣称:将在大选前再解密两万份电邮,以曝光希拉里!
    此决非虚言,因为希拉里当国务卿时狠狠修理阿桑奇,阿桑奇现在一来报复,二来狙击希拉里上台,因为有希拉里的上台,就没有他的好日子过。
    其次,“伊斯兰国”也与奥巴马、希拉里过不去,其使用美国国内穆斯林发动的“超限战”袭击,防不胜防,并助特朗普得分。很难保证大选前美国不再爆奥兰多式的屠杀惨案。
    还有个意外的因素,就是健康。希拉里健康差于特朗普很明显,以目前的照片看来,希德气色很差,有身心交瘁之感,难保她不会因为健康崩溃而退出大选。
   
    总之,在现行不改变无以应对新挑战的形势下,美国民众盼望改变,特朗普就应改变而来,而希拉里则无视这种改变的需要,犹在自欺欺人地卖唱“相信美国梦”。特朗普能面对现实,承认美国出了问题,需要改变,放言:“美国会再次伟大”(至于在他带领下,美国能不能伟大,则是另外一个问题),希拉里则闭着眼睛无视问题,继续撒谎,拒不改变。
   
    特朗普一旦当选,穆斯林渗透危害美国的势头,必然得到有力遏制。特朗普必然抛开“政治正确”紧箍咒,大力限制穆斯林移民,强化对美国国内穆斯林的监控(其实精明的英国人早这样做了)。
    穆斯林势力有一个与原教旨主义共产党(如毛共)酷似的特点:不讲道理,更不讲道德,只认实力,你硬他就软,你软他就硬、、.你对之以枪炮警棍铁丝网,他不得不收敛,你对他自由、民主、人权“多元化”,他则吃定你、搞定你、炸死你、烧死你、杀死你、、.灭了你的自由、民主、人权“多元化”,眼睛都不眨一下。
    请大家回头看看:当年蒋介石允许延安毛共到国统区办报、设办事处、发展组织、、.后果是什么?
    因此,对穆斯林势力,有必要区别对待,因为他们是绝对暴力排他的极权势力,就和毛共一样。
   
    特朗普身上的强权主义,放在中国无疑是灾难,但在宪政基础牢固的美国,特疯子的强权色彩颠覆不了美国自由的国统,却可以达成一种恰到好处的平衡——阴阳平衡。以道家的眼光来看:中国需要宽松,而美国需要稍微铁腕,这才平衡。
    现在美国人需要改变以解决新问题,而不需要“政治正确”的一成不变。
   
    特朗普身上唯一能够引发危险的特点,是他在国际政治上的孤立主义立场。美军一旦撤出亚太,日本会成绩重新武装,以日本的世界一等经济实力和技术,恢复战前的武备,轻车熟路。以日本民族的性格和中共现今内斗的乱象来看,美军撤出亚太后,日、中爆发大规模海战的危险性很大。即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可能诱发亚太局部战争。
    普京为什么喜欢特朗普?就是因为特朗普的孤立主义,有利于俄国的局部霸权。有人昏昏然地以为习近平也喜欢特朗普,这是大错,中共对特疯子的心情是矛盾的,一来欢迎他从亚太后撤,二来担心他的贸易保护主义,对中共国经济雪上加霜。
   
   
    特疯子肯定邓小平的“六四”屠杀,这是他最为丑恶的地方。某种意义上邓小平比毛泽东更为阴毒、狡诈,因此笔者对邓小平恨之入骨,由此对特朗普这点特别反感。
    但话说回来,中国的去共产党事业,不可能指望美国人,就象推翻满清无法指望美国帮忙一样;因此,特朗普对“六四”屠杀的胡说八道,既影响不了中国历史,更影响不了美国历史,只能影响他自己的名誉。
    中国反对派恨恶特朗普的根本原因,无非就是特朗普没有兴趣对抗中共——不能帮他们消灭中共。
    这种恨恶非常荒谬,因为外国有自己的国家利益,任何外国都不可能为了意识形态,去冒核大战的风险与核大国中国兵戎相见。所以那种鼓吹美军决战中共(核大战共同毁灭)的人,不是“高级黑”,就是脑残、疯子。除非武力入侵,否则共产党国家亡于内,这是规律。苏联就亡于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共产党高官的觉醒和良心——讽刺的是,迄今仍有自以为是的蠢人真地相信美国的制裁和军备竞赛消灭了苏联,试问:美国制裁家门口的古巴多少年了,古巴的共产党政权倒了吗?
    共产主义本来就产生于赤贫,单单贫穷,是决不可能改变一个共产党国家的。
    不久后中共政权的瓦解,绝对不是因为美国,更不会因为日本、、.而是习近平的倒行逆施,所激起的官僚集团和精英阶层的共同反叛。
   
   曾节明 2016.7.31于丙申甲午甲寅下午于阴凉纽约州
(2016/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