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综合媒体2010年10月15日报道,美国前国务卿赖斯(Condoleezza Rice)13日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采访时表示,中国政治制度相当死板(quite rigid),“我认为,一个十分畏惧互联网的国家(中国)是不会引领知识革命的”。据《纽约时报》报道,中国是世界上网络审查最严格的国家。而中国的许多管制,其实不是与政治相关的,
   
   赖斯在采访中还警告称,美国不能失去商业和政治的世界领导地位。“如果美国在全球经济及世界政治制度中发挥不了主导作用,世界将变得逾趋危险,美国人民也将因此受难。”
   


   根据我的经验,赖斯的这一说法并非官腔,不是简单地出于“颠覆目的”,而是一种日常经验的总结。因为现在中国的网络管制,确实迫使人们“戴着脚镣跳舞”。
   
   什么是“戴着脚镣跳舞”呢?美国文学批评家佩里(Bliss Perry,1860—1954年)曾经说过:“差不多没有诗人承认他们真正给格律束缚住了。他们乐意戴着脚镣跳舞,并且要戴别个诗人的脚镣。”显然他的脚镣指的是诗歌的格律。
   
   闻一多说过:“恐怕愈有魄力的作家,愈是要戴着脚镣跳舞,才跳得痛快、跳得好。只有不会跳舞的,才怪脚镣碍事;只有不会做诗的,才感觉得格律的缚束。对于不会作诗的,格律是表现的障碍物;对于一个作家,格律便成了表现的利器。”看来,闻一多如果活着,应该是赞成中国当前的信息封锁的,因为在他看来戴着脚镣跳舞才好。难怪毛泽东喜欢他,而他如果活到1957年和1966年,恐怕也能善终的。
   
   但个人的善终并不是社会的善终。且不要说政治上的思想控制不利于知识革命,就是社会上的思想控制也不利于知识革命。
   
   我们知道,日本的产品质量一般要高于美国,日本社会的设备更新也快于美国,但是现代世界的知识革命为什么发生在美国而不是在日本?显然,这与日本社会的保守、压制、等级秩序等“亚洲习惯”不无关系。所以,日本能造出好东西,却不能造出好人才。而知识革命,正是由好人才领导的。
   
   一个不能容忍人才的社会,绝不可能领导知识革命。现在美国债台高筑、百业萧条,但是在知识创新这一点上,其他国家依然瞠乎其后,看来,赖斯前国务卿的最后希望,就是美国还可以出口人才,来完成最后的辉煌。中国,已经准备好了接纳美国的客卿,来帮助中国的崛起吗?但要做到这一点,中国自己必须先清理门户,撤销限制信息交流的障碍。
   
   为思想自由扫除障碍,知识革命才有可能。
   
   上个世纪在中国,许多人认为“言论自由”最重要;而在本世纪,已经显示出“信息自由”比“言论自由”更加重要。如果没有信息自由,即使言论自由也会变成空中楼阁,甚至是痴人说梦。进一步看,学生可以不说话、没有言论自由;但必须有书读、拥有信息自由。可是现在的中国不仅保证前一点,也不能保证后一点。
   
   而“信息自由”比“出版自由”更加宽泛,也包含了对于“言论自由”的容忍,因为禁止言论自由,也就无异于扼杀了信息的流动。在这样的社会里,任何知识革命的萌芽,都会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2016/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