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谢选骏
   
   “金融投资报”说:韩国首富、三星集团主席李健熙长女李富真和分居丈夫任佑宰持续近两年的离婚官司,再掀高潮。
   
   任佑宰日前入禀法院向李富真提出巨额分产诉讼,要求女方分给他1.2兆韩元(约69亿人民币)财产,这是韩国离婚财产分割诉讼史上的最高金额,轰动韩国社会。


   法律界人士透露,任佑宰上月29日入禀首尔家事法院,提出1.2兆亿韩元财产分割诉讼,还索取1000万韩元精神赔偿。 据财经界消息,45岁、目前担任新罗酒店总裁的李富真的财产99%来自三星集团子公司股份,包括三星物产(持股率5.5%)和三星SDS(持股率3.9%)的股份。
   
   《福布斯》杂志估计她截至9日为止的财富净值为16.4亿美元。 据了解,李富真财产中没有非上市股份,且房地产在财产中占比例很低。推测任佑宰提出的“1.2兆韩元”财产分割要求,是要分得李富真持股价值的一半。
   
   然而,法律界普遍预测,现年48岁的三星电气公司常务顾问任佑宰可能无法如愿以偿。因为李富真持有的股份多数是婚前财产,任佑宰未对该财产的累积出过力。
   
   财经和法律界普遍认为,任佑宰并非期待能拿到这笔巨额财产,而是先提出财产分割请求,然后借此和他的离婚条件挂钩进行谈判。
   
   李富真1999年8月以三星“长公主”的身分跟大企业普通员工任佑宰相识并走向童话式婚礼。但两人其后婚姻破裂,2012年分居。
   
   “今日头条”说:他是三星的一名小员工,不仅家境比较普通(小个体户),长得也很普通,却娶到了韩国顶级白富美——三星集团长公主李富真,从此一步登天。这个幸运的男人叫任佑宰,长这样!
   
   (谢选骏指出:“今日头条”附有照片但编辑却没有注意到:1、任佑宰和他的丈人其实长得很像!2、也就是说,李富真的“爱情”,其实是恋父情结的结果!3、其结果,是为家族接种而借种于任佑宰。4、现在,接种——借种的任务完成了,当然要离婚了!)
   
   他是公司小员工,娶到了韩国顶级白富美,还想拿走妻子69亿身家李富真是三星的第一位女总裁,踏足酒店、奢侈品、建筑、旅游等多个行业,在在仁川机场开出首家LV免税店,还负责新罗酒店和爱宝乐园,更重要的是热心公益。据传,任佑宰和李富真初识于1995年的一次公益活动,两个人为首尔上一洞的残疾儿童保护设施做义工。高高在上的公主爱上了温柔质朴的草根男,不顾老爸李健熙的反对,坚决下嫁。据说,三星集团主席李健熙得知女儿和任佑宰谈恋爱的消息,一个人在新罗酒店的咖啡店一直坐到关门。
   
   话说李健熙真的是爱惨了自己的大女儿,最终顺了女儿的意,让她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几十年了走哪儿都喜欢牵着李富真。
   
   婚后任佑宰先是到世界名校的麻省理工念了硕士,接着又到美国和日本分公司历练,回国后立马升职为三星电机副社长,简直就是青云直上的节奏。
   
   可惜,当了豪门女婿的任佑宰虽然去国外镀了金,但仍然融不进三星家族,压抑之下没了以前温柔,被媒体爆料经常酗酒撒酒疯,偏偏老婆性格坚毅,夫妻难免产生摩擦。年轻时候的感情也经不起多年的折腾,婚姻在15年后走向尽头。2014年10月,李富真以性格不合为由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虽然过得压抑,但任佑宰明显不愿意离婚,即使此时他在三星的职位从副社长变成可有可无的顾问。此前,李富真就曾申请离婚调停及子女监护权,经两次调解后双方仍未达成协议,才转成离婚诉讼,男方一直拖着,拒绝接受女方的离婚要求。
   
   2016年法院一审判了离婚,17年婚姻宣布结束,但任佑宰不服,继续提起上诉,还要求分割老婆的财产,索取1.2兆韩元,折合人民币69亿的分手费,创下了泡菜国历史上最高金额的离婚诉讼案。对了,除了天价分手费,男方还要求女方给几千万的损失费,也是没谁了。
   
   即使是顶级白富美嫁给凤凰男,也摆脱不了失败婚姻的结局!门当户对,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
   
   看了上述新闻,我不禁叹息:
   
   1、看来,人们仅仅懂得从社会学意义去考虑婚姻问题,而不懂从生物学角度去考虑婚姻问题。
   
   2、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不是什么爱情悲剧,而是社会学意义与生物学意义的角逐交融。
   
   3、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可以保证其下一代还有草根的野性,不至于迅速走上文弱败家的末日道路。
   
   4、韩国的商人就是精明,不仅懂得赚钱,还善于吸精。
   
   5、怪不得韩国保留了中国的精华,就像日本那样。
   
   6、直到南宋,和韩国人类似的日本人,还从海上偷偷和中国商人约会,进行接种——借种,由此吸收了中国的生物精华。
   
   7、与此同时,中国自身却遭到蛮族的千年蹂躏,沦为夷狄、变得愚蠢。
   

此文于2016年08月2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