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徐水良文集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徐水良


   

2016-7-1日


   

   
   转一篇杨恒均反对革命、为中共维稳做说客的最新文章。杨说现在是站到法治一边的时候了。可是,现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有法治吗?杨恒均的意思,无非是要大家站到统治中国的中共专制法律和中共专制统治一边去而已。杨恒均自称民主小贩,实际上,他贩卖的核心内容,就是维护中共专制法制及其专制统治为核心的欺骗性的假民主。
   
   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尤其是世界大国的民主和法治,一般都是由国内革命、或者由比国内革命更加惨烈得多的国际战争,建立起来的。然后,在民主建立后,才能开始民主的法制和法治建设,选举立法机构,制定民主宪法,根据宪法,制定其他民主法律,逐步建立起民主法制和法治社会、及其民主宪政法治体系,并不断完善这个民主宪政法治体系及其制度。
   
   即使少数几个在国际上不占重要地位的国家,在国际国内特殊条件下,不是通过革命、而是通过改良进入民主法治的国家或地区,也必须先发展民主,建立议会等民主立法机构,才能由议会等民主的立法机构,逐步制定民主法律,有了民主法律,才能实行民主的法治。
   
   也就是说,全世界的国家,都是先有民主,后有法治。美国是这样,全世界都是这样。
   
   这些年,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特线阵营,不断制造谬论,说没有革命,没有民主,在专制条件下也会有法治,会有“当之无愧的宪政法治”;说只有先建立法治,才能后建立民主,这一切,纯粹是骗人。
   
   特线阵营的这些人,不断制造“先法治后民主”的各种各样的谬论来骗人。他们伪造历史,说英国等国家专制社会就有“当之无愧的宪政”,企图颠倒历史程序,欺骗大家,让大家以为历史上就有先法治,后民主的先例。然后,把它当作普遍规律,欺骗大家,让大家在专制条件下,永远徒劳无功地去搞永远建立不起来的法治,白白奔忙于专制条件下永远不可能建立的法治,从而永远阻止革命和民主的到来。因为没有民主,当然不可能有法治,那按他们的逻辑,你就永远必须先搞法治,不能先搞民主。而你在专制条件下,永远搞不成法治;他们就反过来,按他们的逻辑,正因为你永远没有法治,那你也就永远不能搞民主。这样,那中共的统治,也就将永远稳定地维持下去。
   
   前些年,我们例举历史事实,彻底揭穿他们伪造历史的谎言,并且证明,全世界国家都是先有民主,才有法治。我们针对这些人伪造的英国、德国等国家的历史,根据英国、德国和其他国家的历史事实,证明这些国家专制统治的历史时代,都是专制统治者的人治,都没有所谓的“当之无愧的法治”。驳得这些人哑口无言。
   
   但是,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他们的特线,仍然坚持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办法,不断给人洗脑,坚持撒谎,说专制社会有法治,只有先搞法治,“站到”专制条件下的“法治一边”,才能有民主。他们欺骗人们永远为在中共专制条件下为建立法治去浪费是自己的精力和时间,站到中共专制法律和专制统治一边,抵制革命和民主,从而保护和维持中共的永久统治。
   
   现在,杨恒均们,竟然认定中共统治下有法治,这更加是闭着眼睛撒谎。
   
   这就是杨恒均们“站到法治一边”的欺骗本质和骗人用心。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迄今为止,法治一边全是空虚和空气,空无一物。你骗大家站到法治一边,就是让大家站到空气中,掉进无底深渊。
   
   但这里也劝杨恒均一句,中共垮台变成空虚的日子不会太远了,还是别让你自己永远站在中共一边、掉进无底深渊为好。
   
   现在被大家公认花瓶特线阵营的这些人,盛雪们杨恒均们小乔们几乎都站到了一起,这是好事。
   
   这个先法治后民主谬论,与早些年先公民社会,后民主社会,说是只有先建立公民社会,然后,才能建立民主社会,是同样的逻辑。与素质论者或素质决定论者们坚持的说法,说只有先提高国民素质,然后才能建立民主社会,也是同样的逻辑,同样的阴谋。
   
   事实上,在中共专制条件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不仅不可能大幅度提高国民素质,相反,中共造成道德崩溃,遍地腐败,铺天盖地的谎言和铺天盖地的弄虚作假,人们的道德水准和国民素质,大幅度空前倒退。在中共专制统治下,国民素质和这个社会,能够勉强保持现状,不大幅度倒退,就已经非常困难了,怎么可能在中共专制统治下,去建立公民社会,去大幅度提高人的素质?
   
   因此,这些谬论,与先法治、后民主的谬论一样,都是要颠倒历史程序,要人们徒劳无功地去浪费自己的精力和时间,去做专制条件下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从而阻碍革命和民主的到来,保护和维持中共长久的统治的阴谋。
   
   颠倒历史程序,是中共、中共情报机构和中共花瓶特线,伙同他们的帮凶自由主义吹鼓手和走卒,玩弄的一贯手法。中共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开始以前,本人曾经再三警告,改革,必须先搞政治改革,以政治改革为先导,带动经济改革,否则,就会变成中共特权官僚的谋私和掠夺。可是,在长达三十几年的时间内,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共权贵,不顾本人这种再三警告,坚持以权谋私,坚持为官僚权贵及其家族谋私,坚持颠倒改革程序,坚决拒绝先搞政治改革,以政治改革为先导,带动经济改革的正确程序;而是鼓吹经济决定论,说经济是基础,必须先搞经济改革,经济改革必然导向政治改革。结果,邓式改革,即邓式经济改革,变成特权官僚权贵的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这个先经济改革,不仅没有导致政治改革,而是制造了一个强大的反对政治改革的特权官僚权贵既得利益集团,人为制造了一个与民众空前对立、自身空前腐败和残暴的特权专制官僚权贵反动阶级,使改革进入死胡同,进退不得,彻底葬送了政治改革。
   
   但是,不管中共、中共情报机构和他们的花瓶特线玩弄这类花招和其他任何花招,他们最多只能欺骗于一时,最多只能让真正的改革死亡。然而,历史总会找到自己的出路。多年前,本人就说过,改革死了,革命近了。未来的革命,正在敲响中国的大门,它将以雷霆万钧之势,席卷中国大地;革命之后,一个民主的中国,就将出现在世界的东方。然后,在中国民主制度的引导和保护下,在中国的大地上,建立并不断完善自己的宪政和法治制度。
   

附:

   

[转帖]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6月30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公开了雷洋尸检鉴定意见。确定死者雷洋符合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检察机关认为涉案警务人员在执法中存在不当行为,昌平公安分局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辅警周某起主要作用,且在案发后有妨碍侦查的行为。检察院对邢某某、周某以涉嫌玩忽职守罪依法决定逮捕。目前正在专家会诊,以确认“窒息死亡”与警察“不当行为”的关联性。
   
   尸检与拘捕消息公布后,沉寂了一个多月的雷洋案又在网络尤其是微信群中成为热点,这次产生激烈抵触情绪的从右派为主的群转到了左派的群。这些群主要的观点是同情被拘捕的派出所长刑永瑞,认为这件案子是在右派们对雷洋渲染的悲情迫使当局对警察做出了不公正的处理,是中央高层被舆论绑架了。部分左派几乎第一次地使用了自己鄙视的渲染悲情的方式制造舆论,这次悲情的对象变成了派出所所长。其中还有一些左派人士认为,这样的调查对未来警察们执法非常不利,打击警察的士气。
   
   右派云集的群也不全满意,认为一位没有喝酒和倒吊的人发生窒息死亡,肯定是第三者造成的,如果这样的话,就不是什么玩忽职守,而至少是过失杀人。而作为警察,竟然妨碍侦查,也应该是比玩忽职守要严重得多的罪责。一些右派朋友几乎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当局会真地去调查雷洋案,前几天还有不少网友来给我留言,讽刺我寄托当局能公正审理是“与虎谋皮”。我说那咋办呢,不寄托、推动当局办案,难道等你用菜刀解决?还是等你推墙成功了咱再来关注雷洋案?又或者,麻烦你直接请美国司法部介入?
   
   我觉得,任何选边站的朋友,是时候选择站在法治一边了。对于右派朋友,我想说的是,法治社会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也不是靠革命就可以一蹴而就的,在现有的条件下,靠一个一个的案子,依靠法庭来推动法治建设,不失为比较靠谱的办法。一味口头上的对立甚至对抗,不但达不到目的,甚至可能给那些不愿意走向法治的人提供借口,亲痛仇快,事与愿违。
   
   对于左派朋友,我实在不明白,维护一个体制的最好办法难道不是遵守这个体制赖以生存的法律?任何个人和群体,包括警察机关甚至军队,一旦不遵守这个国家的法律,执法犯法,不正是对这个体制和政权最大的威胁?从中国的左派群体过往的历史来看,在任何类似雷洋的案件上,他们都完全按照权力大小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权力最大的那一边。而这次当中央真正试图依法办事的时候,他们却选择“妄议”中央。世界上咋会有这样奇葩的左派?
   
   对于当局来说,我再次提请注意,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第一步就是把“警察的权力关进法治的笼子里”。
   
   中国社会面临转型,警察站在风口浪尖的第一线,任务之重、压力之大是前所未有的,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各种矛盾都把他们卷入其中,各种矛头(有其他各个部门引发的)最后都能引向他们。老百姓的眼睛也都盯着站在第一线的执法者身上,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无法通过典型的案子让民众对警察队伍有信心,法治建设说得再多老百姓都不会相信。而一旦民众彻底丧失了对执法队伍的信任,执政危机可能随时会爆发。
   
   综上所述,我期待当局真正依法办事,在雷洋案件上,给民众一个交代。同样,我期待中国政治和社会都能良性发展,不论左派还是右派,都应该选择站在法治的一边。
   
   杨恒均2016年6月30日
   
   
   在07/01/201604:08PM,徐琳写道:
   

杨恒均和小乔的串烧


   

徐琳


   
   
   
   串烧是当今时代的一种文化现象。它原本是指把某种生的食物切成小块用铁签或竹签串起来放到火上烤熟了来吃。用来做串烧的食材必须是同类或属性很接近的,否则一起烧的时候有的烧焦了有的还没熟。
   
   后来串烧被引申到娱乐业,有的歌手把一些风格较接近的歌曲连起来唱,这种表演形式也被称之为串烧。
   
   最近我发现了另一种串烧,把有些人和事串在一起分析、看待,这样比较有意思。
   
   前些天我在独立中文笔会论坛(一个谷歌邮件组)里发表了一篇文章《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机构是破解当前维权困境的最佳策略》,里面有这么两句话:“反对这个提案的都是我的敌人!不支持这个提案的都不是我的朋友!”于是笔会里一个叫小乔的就抓住这两句话来攻击我:“我现在已经是徐大诗人的‘敌人’了——厌恶这种‘不许反对’的党国气派——如果我费辣么大劲就为了换另一个‘不许反对’否则就‘被敌人’的傻鸟,那何不留着现在那个已经吃饱了的傻鸟在台上不用费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