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徐水良文集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2013年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2014年
2014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徐水良


   

2016-07-15


   

   
   胡安宁你什么谣都造,那严国基是你同班同学,与我有什么关系?你把你的同学你的朋友都认作特务,看来你和你的同学朋友和熟人,全是特务,因为你生活在中共特务窝里,这并不奇怪。但你无数次把你的特务同学和朋友都说成我的同伙和下级,严国基只是其中之一。这些人,其中绝大部分,我从来就不认识,世界上的造谣,有你这样造的吗?
   
   我原来从来不知道有个严国基,到纽约好几年以后,才知道这个名字,问了胡安宁一句,那个为当时《真佛报》写报头的你同学严国基是谁,怎样一个人?你小丑就无数次造谣,说我一到纽约就和严国基接头,开口就造谣,信口开河造谣,造到你这种程度的,也是全天下全世界的奇迹!
   
   你既然把你的同学、朋友和同伙,都说成特务,说成我的部下。那就请你办个正式手续,把你的人马全部移交交给我,包括那个死去多年的严国基,也请你到阎王殿走一趟,让他回到阳间来,与你自己这个共产汉奸党的小汉奸、民运大内奸胡安宁一起,来当我的部下。你既然说我是民运特首,那你渗透民运内部小特务小汉奸大内奸胡安宁听好:你就老老实实听你自己推选、或你主子册封的、你们在民运内最高长官指挥。
   
   你连我上一趟厕所,都要造这么多年谣,你真不愧是造谣大王。
   
   你到国内述职,接受中共最高特务机构指示、并到海外到处“通报”传达:三反一温和,海外捧刘青,国内捧江棋生。使我大吃一惊,原来是中共特务机构在背后指挥“公民议政”,我就决定尽快退出。所以,那次开会,你们决定什么,与我已经没有多少关系,我何必用上厕所来躲?我有痔疮,上厕所时间长一点而已,你就造多少年谣,造我上厕所躲避开会的无稽之谈。
   
   其实,那一次,大家已经倾向解散,原因就是要尽可能用不翻脸的方式,把你这个搅神排除出“公民议政”,大家都怕你翻脸后胡搅蛮缠,这非常符合我的愿望,就是我就可以乘机退出,我何必要躲?你胡内奸真是绝对的蠢货,连事后,你拼命献媚表态紧跟刘青,可是刘青和公民议政仍然不要你,进一步成为“没人理、没人要”的垃圾;而我,由唐伯桥出面挽留,我却坚决不再参加。你看到了这些事实,却多少年都认识不到当时会议的性质,还要在这里胡说八道造谣。
   
   公民议政各位成员,除刘青外,其他人都对胡安宁在公民议政没有职务,却一再代表公民议政发表胡说八道的公民议政文告,相当不满。这在胡安宁是一贯的,他一贯就是这样厚颜无耻地盗用自己加入的、但他没有担任任何职务的组织名义来发言。
   
   我出来以后,就听说过他这个厚颜无耻的习惯。后来的正义党,他连党员都不是,却在二王一傅(王炳章、王希哲、傅申奇)纵容下,充当正义党太上皇。后来我逼问王炳章傅申奇,他凭什么做正义党的太上皇。王炳章傅申奇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上海国保(当时称为政保)委托,帮助傅申奇王炳章,指导他们工作的。我才知道正义党的性质,不得不因此退出正义党。
   
   我退出后,胡内奸又指使王炳章王希哲,对我进行大规模围攻。
   
   正义党对民运的危害实在太大,使我不得不组织力量,来揭发打垮正义党。当大家在一起揭发正义党的时候,胡内奸又发挥他两天三叛变的特长,(老民联倒王即倒王炳章时期,胡安宁两天三叛变特别有名,一会儿倒向胡平一边,一会儿倒向王炳章一边,两天之内,倒了三次),声称反戈一击,要揭发正义党,在本人主张下,大家勉强接受他参加揭发正义党的阵营。当然,这揭发正义党,他有功劳,就是把上海政保要他帮助和指导二王一傅及正义党的内幕揭发出来,最后导致正义党垮台。
   
   但是,他一加入揭发正义党阵营,立刻就以反特务连线的名义,发号施令。在洪哲胜配合帮助特线阵营和正义党,全力为正义党辩护、与大家对阵的时候,他就出来代表大家宣布撤退,把大家气得要死,纷纷要求把他清除出去。本人和其他个别人为他讲好话,才没有公开开除他,只是把他排出圈子外,当作圈子外的一个联系人。
   
   还有中国民主党临时委员会(临委会),因为胡安宁一再胡搅,他在临委会没有任何职务,却一再用临委会名义发表东西,大家都非常愤慨,开会对他指出,临委会负责人是徐水良,你胡安宁没有职务,不能用临委会名义发言。胡安宁不得不说,他今后退休,不再以临委会名义发言。我当时讲了一句客气话,说:你就帮我们做做联络协调工作吧。胡安宁以后竟然就厚颜无耻,自称“总协调人”,不断盗用临委会名义发表意见。他与临委会欧洲分部合伙,把王希哲搞成欧洲分部顾问。但我们搞临委会,本来就是因为王希哲们乱搞,我们要与他们划清界限,搞一个干净的民主党组织。胡安宁违反我们的宗旨,当然又把大家气得不轻。我主持会议,不得不宣布解除与欧洲分部的组织关系。胡安宁就说我们开除欧洲分部。但现在他反过来,说他们开除我。真是嘴皮一翻,反复无常。
   
   由于他不断用临委会名义发言,当然气得大家纷纷要求开除他。我只好再召集会议,说开除他很容易,但胡安宁是一个搅神,开除他,我们就得准备打一个大仗。但现在民主党搞成这样,一潭浑水,为此打大仗蹚浑水有点不值,我们还是暂时停止活动。
   
   胡安宁摸不清楚怎么回事,很长时间不敢吱声。直到后来,看到我们不活动了,他就拉出张先梁,重搞临委会,发公告声称徐水良另有任用,真把我笑死。但因为我们不搞了,张先梁、张英他们去搞,我们不去反对,反正有胡安宁在那里,他们必然因为同样的原因,与胡安宁闹翻,我们就看好戏。
   
   后来,胡安宁果然因为同样的厚颜无耻盗用组织名义,与他们一个个闹翻。
   
   那公民议政,大家对她特别反感的,也正是同样的原因。他自以为背后有中共情报机构支撑,而中共情报机构几乎控制了所有的有组织的民运力量,他就以为他可以任意盗用他所参加的组织名义。最后搞得“没人理,没人要”。
   
   所以,胡安宁这里唯一没有造谣的,就是承认他是一贯“没人理,没人要”的垃圾。
   
   胡安宁文中的二郎,指胡平,大家可以问胡平,到底怎么回事。
   
   

附1:

   
   余大郎:徐一到扭腰即图与中领观线人严接头,当场穿帮在场人证即二郎。
   
   在《公民论坛》暗唆使扒桥为争韩工贼所吹经费而作乱,主持の刘郎欲当场揭穿时,偶打圆场说“一床锦被遮盖”,韩如响应声。贼人尿凉,借章程漏洞躲进厕所拒不屈来,论坛只好解散。事后,他像被从临委会撤职一般又得瑟造谣自慰,说啥偶冇人理冇人要,哇哈哈。
   
   尼个下作胚的马褂旗袍闲汉虔婆拥趸BTJ阿孵厮阿斗棒子痒痒等哈喇子名票,不看今后就少肾上腺大泌伪拉偏架装咯吱咯吱假正经!
   
   注:胡安宁文中“扒桥”,即唐伯桥;韩工贼,即韩东方;刘郎,刘青;二郎,胡平。
   

附2: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中关于胡安宁的部分内容:


   
   https://groups.yahoo.com/neo/groups/netdigest/conversations/messages/6154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615289275318821&id=100005132613761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7Ss4AfZLjPs
   
   所跟帖:文章笑拳:江青老表胡大郎,赖在西方效共党。党娘日暮图穷去,看脓流郎到何方。
   
   徐水良:他没在西方,早已逃回国,躲到中共情报机构他的窝里受保护去了。FBI追查他与中共情报机构合作当特务罪责,迫他当双面间谍,他只好逃跑回国受中共情报机构保护。我研判他暗中答应FBI要求去中国大陆卧底的可能性,不到1%。应该是忠于中共、向中共献衷心的表现。
   
   徐水良: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民运大内奸馀大郎胡安宁,你还没有或不敢回答我下面的问题呢:
   
   徐水良:大郎,你是代表中共特务机构的意见吗?
   
   FBI追查你与中共情报机构合作当特务罪责,迫你当双面间谍,你逃跑回国,躲到中共情报机构的窝里,受中共情报机构保护。我研判你暗中答应FBI要求去中国大陆卧底的可能性,不到1%。你逃跑回国,应该是忠于中共、向中共献衷心的表现。从那以后,我研判你的言论和行径,都是贯彻中共政法系意图,尤其是贯彻摄政王曾庆红童贯周永康的意图。虽然你因为不赞成曾庆红周永康政变意图,之后,曾庆红拒绝见你,你不再是曾庆红曾府的座上宾,但研判你的言行,你仍然始终贯彻政法系意图。
   
   你的所有意见是不是都代表政法系上级意图,还是加进了你自己40%,50%等等比例的私货?
   
   现在反对派头面人物对中共招安趋之若鹜,你如果公开学习国际间谍机构的历史经验,必要时打出公开的间谍机构联络员招牌,对特务招安和情报工作,有时比秘密工作更加有效。建议你打出代替中共招安的牌子,就必然会有一大批反对派大人物来追随你,你搞国风,公开打出中共情报机构和摄政王及童贯支持的旗号,当时就有一大批反对派人士趋之若鹜上国风,你为什么不继续这个经验?
   
   如果你继续当时经验,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没人理没人要,中共也不把你当个人对待,让你那么失落。所以,我建议你打出中共招安公开联络员的旗号,那样,你的力量就大了;而我们,也可以观看你们展示的大阵容,少费一点心思来研究和猜测。
(2016/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