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謝田文集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韩国经理之夜遁与中国商人的抱团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国村
·奥运赞助商的嘀咕、两难、和心动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美国梦里的房子和房子外的噩梦
·对米饭的蔑视和大米的愤怒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黄浦区的股民与法拉盛的暴民
·中国智囊的误判和我们世界的阴谋
·经济学家的水平和他们的板凳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金镶玉的京奥与刘伯温的柑橘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政治帐和生意经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
·Ancient Wisdom for Modern Predicaments
·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和董奉的杏子生意
·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世界警察被诱惑下水 谁来救美国?
·羞答答而又赤裸裸的土地流转
·全球金融危机 中国离“最大赢家”有多远
·透过拉曼光谱看体育的世界
·危机中的清道夫与转机咨询
·威叟船长的美味德拉华螃蟹
·中国经济的大幕正在拉开
·谦虚使人进步的真伪与对错
·集装箱、檀木箱和箱子内外的智慧
·波士顿茶会和中国过渡政府纳税
·乱世之中我们信什么和相信谁
·越高级的骗子越成功的背后
·零八的赚钱诉求和零九的平安理念
·骑虎难下虎的在朝与在野
·中共6.8%增长率遭质疑 专家:“裸泳者”尴尬现身
·穷人借钱给富人带给世界的麻烦
·天堂后花园里神仙的呼唤
·世界经济危机的终极根源何在
·美国抄底和还富于民的难为
·经济学博士和他卖拉面的父亲
·现在世界上究竟谁对不起谁
·算钱赚钱和决定命运的数学公式
·集体减薪大锅饭的好处和坏处
·钱的价钱的涨落和美联储的弹药
·谋求美元的终结和囤积美元
·美国人要饭和中国人高兴的时刻
·红色贵族谢幕和与狼共舞的成本
·中国的统计数字怎样才完美
·信用卡在中国和美国的妙用
·高管年薪应该是50万还是一块钱
·中国人为什么不应该仇富
·保罗·克鲁格曼怎么不懂中国
·中国人的话语权和金质小号
·七年之痒与十年之昧
·味素味精和世人保鲜的努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奥巴马应该学学法轮功
·引导大象和领导经济的人们
·中国智库的救命和致命之处
·阿凡提的谶语和种的金子
·力拓案的认知误区和后遗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不加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自有其考量。圖為南中國海國際裁決之際,中國和越南的海警船在南海對峙。(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 _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

   John M. Olin Palmetto Professor in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聯合國海牙國際仲裁法庭即將就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案做出裁決。這個頗為棘手、已經被數度推遲的裁決,恐怕最後終於要出臺了。中共方面,已經公開放出了「不參與、不接受、不承認」的立場和叫囂。但是,狠話雖然這樣說了,中共看來還是焦慮萬分。要強硬起來,又實力不夠;要退讓一步,又怕裡外面子皆失; 要想無所作為,但前期已經投下去太多,現在是騎虎難下虎了。 中共近來在南海的聲稱和主張、重申九段線,和大肆填海造島,其實有幾分令國際社會難以理解的因素。中共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在南海發難呢?中國海軍剛剛開始現代化,羽翼未豐,實力尚不夠強勁,南海的制空、制海權都沒有保障,中國經濟又迫切需要南海自由、安寧的航行。這個時候在南海的任何爭端,對中國來說都沒有 太多的益處。再者,中國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簽署國。也許當年簽署的時候欠考慮,現在覺得被套上了枷鎖,要後悔了。要知道,對人工填海製造的島礁,國際海洋法根本不承認其領海控制權。不然的話,按許多人口多、土地少的發達國家比如日本等的經濟實力和工業實力,在任何國際海域隨便造島、擴大領土領海,豈 不輕而易舉? 此時此刻在南海惹起爭端、挑起衝突,對中共來說,不占天時,不具地利,也沒有國內的人和,真是很令人費解。但誰知道呢,《老子》說「天欲其亡,必令其 狂」;《聖經•舊約》有「狂心在跌倒之前」;古希臘作家歐底庇德斯也說「神欲使之滅亡,必先使之瘋狂。」所以,中共即將滅亡的時候,做出不按牌理出牌的舉 動,也算是合情合理。 幾乎在海牙國際仲裁法庭即將就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案做出裁決的前夜,中美智庫南海問題對話會在華盛頓召開。前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在主旨發言中,直言不諱 的說「南海仲裁不過是一張廢紙而已」。中共方面還天真的提出,「中美應當共同管控南海風險」。國際社會已經知道,中共出爾反爾、朝令夕改,在國內是這樣, 在國際上也是這樣。當年,中共把中華民國政府劃定的十一段線,悄無聲息的改成了九段線,明天再改成七段線,也不是沒有可能。 早在去年的2015年8月,筆者就在〈背離韜光養晦的中國很危險〉一文中指出過,背離韜光養晦的策略,對中國來說是很危險的。中國沒有拋棄韜光養晦、開始 在國際舞臺「顯現崢嶸」的實力和本錢。也許中國未來會替代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但那是幾代人之後的事,也肯定是共產黨倒台後的事。中國距離真正的 世界大國和強國,其實很遠。一年前,筆者認為,外界尚不清楚放棄韜光養晦是現任中共領導人的意圖,還是五毛黨徒吹牛吹過了頭。但現在看來,它更像是中南海 的既定政策。

   中共國現在看來是在遠近皆攻、四面樹敵;其最後的結果,就像中共自己所說的,是被「扼殺在搖籃之中」。 中國的國家實力,遠遠沒有達到跟美國叫板的地步,甚至沒有達到跟日本叫板的地步。許多中國人盲目的認為,中日對陣的時候,中方在常規武器上沒有優勢,但中 國有核武器的優勢,亦即中國可以核打擊日本。這是非常危險的想法。美國副總統就親口告訴過中共領導人,其實是警告了他們,說日本幾乎一夜之間就可以裝備核 武器。如果日本真的被中國用核武襲擊了,難道國人可以寄希望於日本仍然保持「無核政策」嗎?這是自欺欺人!依日本的技術實力和核武原料(核燃料)的積累, 日本會對遭受中國的核打擊俯首稱臣、無動於衷嗎?誰敢保證日本某大公司的地下室內,沒有一顆已經組裝好了的、只缺乏「核材料」的精密彈頭,隨時可以裝上核武的核心,隨時可以用日本久負盛名的火箭發射出去呢?沒有哪個國家敢輕易的撩動日本,把世界帶入核大戰的危險。 回過頭來看中共的表態,中共國務委員說「南海仲裁不過是一張廢紙而已」;要記住,中國是簽署了國際海洋法公約的,是對國際社會做出了承諾的。這種對國際公 約法庭尚未做出裁定,就斷言其裁決是一張廢紙的做法,沒有招趴裳裕幻镆晣H公約,是十足的國際流氓的做法。其實,中共對簽署的其他國際公約,包括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協定,也都是這樣看待的。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等願意按規則辦事的正常國家寧願另起爐灶、放棄WTO,而開始把中共拋棄在外談判「跨 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的原因。 美國對南海爭端的態度和立場,是全世界各國都密切關注的,包括中國。海牙常設仲裁庭裁決之前,美國國務卿克里與中共外長通話討論。美國一方希望中國能夠尊重海牙法庭可能做出的不利於中國的裁決;中共一方則希望美方能夠克制,避免採取任何影響到中方利益的行動。有趣的是,雖然美國在南海利益重大、強力存在、 並且堅決捍衛南海作為國際海域的自由通行的權力,但美國其實不是《國際海洋法公約》的簽署(批准)國!美國政府目前的態度,是「尊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也要求中國作為簽署國需尊重裁決。這個「尊重」一詞,只是表明了態度,說起來還不是真正的法律術語,也沒有什麼約束力。那麼,美國為什麼不簽署、不批准 《國際海洋法公約》呢?作為在《國際海洋法公約》之外游離的世界第一超級大國,這又意味著什麼呢?◇

(2016/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