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还原一个世界——后篇:未知的文明]
文学博
·“全能神”基本特征
·动漫·都是生日惹的祸
·李洪志改生日的铁证 (下)
·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改生日的铁证(上 )
·法轮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阻挠赈灾惹众怒
·法轮功对大地震幸灾乐祸
·注意啦!这个人冒充佛祖招摇撞骗
·李洪志欺世盗名的行骗“鬼”记
·曝光!10年前,有人竟疯狂阻止海外华人为汶川地震捐款!
·李洪志妹夫李继光病亡
·澳门“法轮功”头目林逸明病亡
·独家曝光:李洪志改生日过程
·独家曝光:吉林公安机关依法搜查李洪志住宅发现一批戳穿其谎言的新证据
·李洪志关于用宗教包装法轮功经文难解的矛盾
·法轮功:"神韵演出"内幕大揭秘
·多人听完李洪志“讲法”后发病栽倒[凯风出品]
·「西方主流媒体是这样看法轮功的」之三
·「西方主流媒体是这样看法轮功的」之二
·「西方主流媒体是这样看法轮功的」之一
·主佛不爱财!主佛敛财手段还挺高
·李洪志的圆满说
·李洪志到底有多少弟子死亡!
·法轮功正在加速败亡
·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到底是个什么人!
·改了生日你就是释迦牟尼吗?
·报传郭文贵降价求售纽约豪宅
·“宇宙主佛”会生病,会死吗?
·“真相”咋再讲?“正念”咋再发?
·“主佛”生日造假究竟为哪般?
·改了生日你就是释迦牟尼吗?
·李洪志,只是一个装神弄鬼的骗子
·看他如何弃父辱母坑兄害妹
·教你认识一个真实的李洪志
·话说李洪志是怎么改生日的!
·美国艺术评论家:神韵演出是骗人的东西
·美国评论艺术家:关于“神韵”的五点看法
·Footloose and Falun Gong
·American Review Artist: Five Points on "Shen Yun"
·美国《外交政策》:“神韵演出”满场政治教化
·美国《外交政策》:神韵演出满场政治教化
·Shen Yun and the Falun Gong Cult
·美国女作家:“神韵晚会”是邪教年度演出
·大骗子李洪志
·莫纳什大学新闻网:“神韵晚会”夹杂着过多的政治色彩
·美国心理学家:请慎重购买“神韵晚会”门票
·美国《外交政策》:自不量力的法轮功
·自不量力的法轮功企图通过神韵晚会推翻中共
·Foreign Policy Magazine:Footloose and Falun Gon
·不要让假冒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演出”浪费你的银子
·且看“神韵”演出屡屡受挫、频遭呛声的那些事儿
·娱乐的外表下尽显邪教底色
·不要让假冒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演出”浪费你的银子
·“神韵演出”只不过是一场刻意隐藏邪教背景的政治宣传
·“神韵演出”为何受主流社会唾弃
·“神韵”演出淋漓尽致地暴露了法轮功不真不善不忍的邪教本质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神韵,请别借娱乐之名,行宣传邪教之实!
·如此一个造谣机器他的结局终将是什么呢?
·且看“神韵”演出屡屡受挫、频遭呛声的那些事儿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邪教组织的提款机
·神韵演出遭恶评揭示出法轮功被西方主流社会抛弃的事实
·神韵演出如此亵渎“中华传统文化”,当然被唾弃
·神韵演出屡遭抗议观众哄台到底是因为啥?
·神韵演出广告严重误导并欺骗观众
·拙劣的演技到底还能神多久?
·真正的中华传统文化是“神韵演出”根本无法企及的
·这样充满欺骗和政治宣传的“神韵演出”,你还会去看吗?
·娱乐的外表下尽显邪教底色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小心别上当,“神韵演出”是假冒中华优秀文化的冒牌货
·为何“神韵”屡屡受挫,频获差评
·李洪志对待死亡骨干的三种做法
·面对疾病,李洪志对信徒的洗脑三步曲
·你还要忽悠我们到啥时候?
·如此坑人害人,世上少有
·世界骗子冠军李洪志
·致那些被冤死的“法轮功”骨干们
·原来篡改生日是为了神化自己
·为何四十多名法轮功骨干都是病亡?
·听李洪志说:我是如何被“活摘”了阑尾的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李洪志的圆满说
·法轮功正在加速败亡
·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到底是个什么人!
·主佛不爱财!主佛敛财手段还挺高
·李洪志到底有多少弟子死亡!
·李大忽悠的造假风波
·满嘴谎言的李洪志
·外国友人是怎么评价神韵的
·鼓吹自己神通的李洪志
·大骗子李洪志
·“全能神”的三次洗脑过程
·且看“全能神”有多邪
·“全能神”传教不择手段
·“全能神”家庭的悲情女人
·“全能神”邪教祸害儿童
·澳大利亚外交部再次驳斥“法轮功”活摘谣言
·新西兰“格洛里亚”宗教社区头目死于癌症
·揭露美国邪教FLDS的七部纪录片
·尼日利亚巴耶尔萨州州长签署反邪教法令
·“全能神”人员恶意使用难民申请滞留韩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一个世界——后篇:未知的文明

     当时我曾经问过患者,为什么要针对玛雅文明进行研究,据说不是还有很多的文明吗?他告诉我:即便有其他的文明,若没有文字没有语言他也是无从入手研究的。纯粹的空想或者抓住一点似是而非的蛛丝马迹是没有意义的。所以研究那些虽然充满疑点,但是并非不可解的事物才是最明智的,也容易让推理和分析有据可依,这样也最有价值和说服力。
     他说的没错,从逻辑上看的确是这样。作为一个正常人,我再次感到惭愧。虽然很无奈,但这是事实。
     他:“后来,当我自己沉迷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确实累积了很多资料,掌握了一些规律。所以,我才有可能更深入的去研究,甚至可以去试着还原那个被遗失的文明。”
     我:“呃……说还原……有点远吧……”
     他:“不,很现实,就说我前面提到过的文字特性以及文化核心内容吧。玛雅人的文字特性是组合式表意文字符号结构,这是建立在一个以艺术为核心的文化基础上的。根据这个,是不是就可以通过对玛雅文化的现有分析来推测更多?我想一定是可以的。”


     我仔细想了一下:“仅仅靠文字……能分析出什么来?”
     他叹了口气:“如果只沉浸在文字和符号里面,肯定是越走越偏,这也就是我当初发疯的原因。文字不是死的,是活的,是现实的符号或者思想的符号,所以不应该彻底叼进文字本身里。否则就像我们写东西一样,如果只注意文字修饰而忽略现实,那么文字就变得没有意义,空洞却乏味。”
     我:“这是大道理我能明白,但是实际应用怎么做?”
     他:“还是就玛雅遗迹来说吧。假如找到一片遗迹,经过对遗迹仔细的挖掘和测量后,能得到一个建筑群大致上的尺寸,是不是?例如高度啊,宽度啊,距离啊,分布效果啊,得到了这些也就能对人口有初步的判断。假如整理出来后,发现是一个5万平方米的广场,那么就可以判断:围绕这个核心地带生活的居民应该不低于8万人——这还是相当保守的数字。简单推理一下就可以下这个定义。为什么呢?这种城市广场,按照大型聚会人均占地1平方米来算,如果整个城市都不到5份人,那何必修这么大?完全没有使用价值。实际上真正的集会,每个人占地不到1平方米,所以我说,周边居住人口是8万人已经是很保守的数字了,有了这个基础基数,可以再扩大还原的范围。这些人需要吃喝吧?需要下水道来作为城市排污系统吧?需要娱乐吧?需要医院吧?设想一下生活周边,你会发现这些城市系统是需要人维护的,那么8万人口边成10万人口不是天方夜谭吧?明白吗?这样,再回过后用我们破解的文字重新审视我们的推测——他们注重艺术,他们有特殊的历法,诸如此类。最后,基本上就可以得到一个比较精确的原貌了。”
   
     我:“厉害!”
     他:“这些还不够,这还仅仅是还原一个场景罢了,我们需要更多。这要靠合理的分析和推断了。比方说玛雅人热忠于献祭,在他们的文字和图画中提及多次。实际上,玛雅人用囚犯献祭——现在看来,我们会觉得残忍。不过,玛雅人的很多献祭其实是贵族行为,一般老百姓还不让你献。因为玛雅文化中有些性质的献祭太重要了。杀个囚犯献祭给新国王加冕还好,要是献祭给他们的神明,必须要高贵的血统。这些不是我信口胡来的,有依据。比如说玛雅文化中很多碑刻铭文都记载了贵族割开自己的舌头,或者刺穿自己的手臂,然后串上绳子,把血引流到专用的献祭盘子里,再用纸蘸那些血并且烧掉。那种行为大多是为了向祖先或者神明祈求某种暗示。这个,就是纯贵族的,一般老百姓和努力根本没资格。根据这点判断,很可能对于神明的献祭,是贵族之中出人选,更有可能是自愿的,因为那被看作是一种荣誉。所以说,我们看来残忍的行为,在不同的文化和文明之下并不是什么恐怖的事情。例如,被欧文化中对于死去的男人还会有自愿陪葬的女人,还不见得是配偶。对于那些女人来说,陪葬既不可怕也不痛苦,是荣耀。”
     我的脑子已经发懵了,不是因为他说的内容,而是他的分析和超强的逻辑性。一切都清晰干净,头头是道,不但有依据,有按部就班的推理,甚至还有确凿的例子。比专家还专家。这么说吧,我听傻了。
     那些无数人向往的神秘文明,还有貌似难以琢磨的未知场景,就一点一点被这么勾画出来了。而且最要命的是:在我看来这些推理和逻辑,不但扎实,而且几乎是完美。
   
     我:“恩……那个……,我记得说玛雅雕刻里有很多未解之谜,那些您研究过吗?”
     他:“恩,还专门研究过。”
     我忍不住眼前一亮:“那是真的吗?”
     他:“我手边也没图,‘玛雅火箭’那张你知道吗?”
     我:“玛雅火箭?就是那个仰卧在火箭里面的?我看到过,还是在一本杂志上。”
     他:“就是那张。我发行的杂志有一期是专门写了那副雕刻的分析。后来几个读者还跟我说起过,我们一致认为:那不是火箭,也不代表什么飞船一类的。”
     他把我的好奇心勾起来了:“那究竟是什么?”
     他:“想了解那到底是什么,就不能断章取义的看,就得先知道为什么那么雕刻,而雕刻的又是谁。”
     我:“这个都能查出来吗?”
     他微笑:“能。那副雕刻,是在一个石棺盖子上的,有了这个,就很好推测了。不会一个石棺里装的是A的尸体,但是在石棺盖子上雕刻B的形象吧?”
     我:“那也可能雕刻的是某位神明啊。”
     他:“很好,你已经开始质疑了。不过,石棺周围还有文字的。文字上说明:石棺内的人死后,灵魂在墓室中脱离,升天了。而石棺盖子上雕刻的就是升天。在我们看来是火箭底座的部分,其实就是石棺和墓室,而周围飞腾的花边,细看就知道,只是装饰性的东西罢了,例如流苏或者布幔,那表示着隆重。再说这个人的身份吧,墓室的说明文字写得很清楚,这个传说中的‘玛雅火箭’操纵者是护盾王。不是绰号,而是名字。想必这个王曾经有一面很大的护盾吧。(笔者按:这位护盾王名字的发音是:巴加尔[,ba:ga]。)原来这是护盾王的墓室,石棺里是他的尸体。石棺盖子上雕刻的是他灵魂准备从墓室中升天了。而上面那些被我们称为‘操纵杆’的东西,有他的武器,还有他的玛雅文铭文,家族徽记。而被很多人认为是火箭前端的那部分,细看并非是什么先进玩意儿,那是一根柱子。在柱子上悬挂着一些祭祀标志,柱子的最顶端有数叶和羽毛的装饰。浮雕很精美,甚至能看到错落的部分,绝非什么火箭的剖面图。最好笑的是,被很多人看成是望远镜的那个小突起,其实是护盾王的鼻饰。这点从出图的护盾王遗骸上就能确凿的得到证实。具体还有很多,如果你能找到那期,你看一下就明白了,不是什么奇怪的火箭,只是一个祝福升天的祈福罢了。”
     “能跟您接触,真是太长知识了,还外带破除谣言。”我是由衷的赞叹。
     他摇了摇头:“没什么了不起的,你认真研究分析的话,你也能得到真实的答案。”
     我:“也许吧。不过,按照您的说法,玛雅文明那些未知的问题都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他很坚定:“不,还是有。虽然那副浮雕本身没什么,但不代表真的就没什么,很多东西依旧是不能解释。我必须实事求是的告诉你:有很多超常的现象。前面提到的不用轮子啊,没有铁制兵器啊,都属于没办法解释的。并且还有大量的雕刻品,图案也都直指飞行器。有仪表盘,有喷射口,有操纵杆,但是,没有轮子。而且绝对不像浮雕那样含蓄,也没有过多的装饰和罗嗦的东西,干净利落得一眼就能断定:飞行器。那些资料我看过不少,有解释为独木舟的。我觉得对于这点,还是必须要尊重事实:独木舟尾部有喷射口?还是很像现代涡轮增压的那种喷射口?面对这些,至少我个人还是老老师师地承认:这一切没那么简单。”
     我:“太神奇了!”
     他:“对于那些你认为神奇的部分,我最初并没有去研究很多。不是我不感兴趣,我也很感兴趣。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先扎扎实实的,态度认真地去还原那个曾经的文明,还原那个未知的世界。至少先得把已知的、能确定的这部分做足。因为那些火箭或者飞行器,搞动力推进的人都没明白,我们能弄明白?除了惊讶赞叹还能怎么办?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那就先不管那些吧。先把我们能理解的部分尽可能细化展示出来,再考虑那些我们不知道的和神奇的,反正那些已经神奇了。”
     我:“非常有道理,您是我目前认识的所有人当中,逻辑分析和推理判断能力最强的一位了。”
     他在笑。
     我:“不过,您这些年一个人埋头做这些,也很累吧?”
     他:“我并不是一个人埋头在搞这些,我的很多读者也定期聚会,分享各自的分析和意见,这样才能完善。虽然能力有限,时间有限,资料也有限,但是只撒都是在很认真地做。不是所有的订阅客户都在看热闹,这点,才是我最高兴的”
   
     大概有那么一段时间吧,有空我就去找这位患者。在这个过程里,我也知道了很多,学会了很多。不仅仅是关于玛雅文明和其他未知文明的,还有更多让我受益匪浅的东西。
     如果说我今天能够静下心来认真做点什么,那完全拜这位精神病人所赐。
   
   -----------转引自《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高铭
(2016/07/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