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荒漠甘泉》7月11日]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5月9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圣经中关于接纳的观点》
·《《荒漠甘泉》5月10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学习克服愤怒》
·《荒漠甘泉》5月11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如何处理忧虑?》
·《《克服内心的挣扎:善用情感》1
·《克服内心的挣扎:善用情感》2
·《荒漠甘泉》5月12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压力》
· 《荒漠甘泉》5月13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如伺避免衰竭又能实现目标?》 》
·《荒漠甘泉》5月14日
·《当代护教手册》
·《荒漠甘泉》5月15日
· 旧约圣经中的安息日探讨 Shen Jihong
· 《荒漠甘泉》5月16日
·第二圣殿期时的安息日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17日
·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创世纪 1
·转:清教徒生活观——社会行动观
·转:清教徒生活观——社会行动观2
·《荒漠甘泉》5月18日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创世纪 2
·《荒漠甘泉》5月19日
·《荒漠甘泉》5月20日
·转:超過80位穆斯林難民 德國漢堡市公園受洗
·《荒漠甘泉》5月21日
·《荒漠甘泉》5月22日
·申命记概论 1 Shen Jihong
·申命记概论 2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23日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1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2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3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4
·《荒漠甘泉》5月24日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1
·微信圈公认的一篇好文章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2
·《荒漠甘泉》5月25日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3
·《荒漠甘泉》5月26日
·《荒漠甘泉》5月27日
·《荒漠甘泉》5月28日
· 筝漪:读杨绛《《我们仨》》有感
·吕蒙正:1000年前的一篇美文,远胜当今所有〝鸡汤〞!
·《荒漠甘泉》5月29日
·《荒漠甘泉》5月30日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呢?1 Shen Jihong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2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31日
·荒漠甘泉 6月1日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3 Shen Jihong
·何光沪:中国道德腐烂的病根是什么?
·《荒漠甘泉》6月2日
·《荒漠甘泉》6月3日
·《荒漠甘泉》6月4日
·得 胜 魔 鬼 的 权 势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5日
·約拿的故事是真實的? 黃志倫
·《荒漠甘泉》6月6日
·化石研究再次说明达尔文进化论是个错误 张秉开
·从哈拿颂再思祷告的真谛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7日
·《荒漠甘泉》6月8日
· 祷告誓约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9日
·宗教和科学是影响人类最大的两种力量 何光沪
·《荒漠甘泉》6月10日
·给自己的心灵放假?这文章太养心了!转
·《荒漠甘泉》6月11日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1. 分享: 徐颂赞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2. 分享: 徐颂赞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3. 分享: 徐颂赞
· 《荒漠甘泉》6月12日
·《八 福 1》信 使
·《八 福 2》信 使
·《八 福 3》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3日
·《荒漠甘泉》6月14日
·《八 福 4》信 使
·《八 福 5》信 使
·《八福 6》信使
·《荒漠甘泉》6月15日
·《荒漠甘泉》6月16日
·《八 福 7》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7日
· 《登山宝训之:主祷文》
·《荒漠甘泉》6月18日
·《荒漠甘泉》6月19日
·《主祷文 2 》“愿祢的国降临。”(太6:10)
·《荒漠甘泉》6月20日
·《主祷文3》“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荒漠甘泉》6月21日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6:11)
·《荒漠甘泉》6月22日
·“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
·《主祷文 完结篇》
·《荒漠甘泉》6月23日
·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太7: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荒漠甘泉》7月11日

   
    “过了些日子,溪水就干了,因为雨没有下在地上。”(王上17章7节)
   
     一星期一星期地过去,以利亚带着坚忍不挠的精神,守着那日渐干涸的溪水;撒但常常诱惑他叫他发生疑惧,但是他始终不允许环境来插在他与神的中间。
   


     一天一天过去了,那日渐干涸的溪水只剩下了一条银色的细线了;银色的细线不久又断成了小小的池沼;池沼又渐渐干涸。飞鸟逃去了;田间和林中的野兽也不再来取饮了;到了一天,溪水全然干涸了。以利亚忍耐坚持到那时候,才有“耶和华的话临到他,说,你起身往撒勒法去。”(8-9节)
   
     如果是我们,一定早已急坏了。当水流潺潺的声音稍为减少了一些的时候,我们感谢赞美的歌声就定规会停止了;我们会将歌颂神的乐器丢在柳树枝上,自己却在枯黄的草地上踏来踏去,焦虑得象失去了魂一般。或许,在溪水干涸以前,我们早会想出些方法来求神祝福,然后出发往他处去了。
   
     神常常按照他自己的时候来解放我们,因为他的慈爱是永远常存的;我们如果肯先等候看明神的旨意,我们便不会流落到不及解放的地步,我们也不会带着羞愧的泪眼走回头路了。——梅尔(F.B.Meyer)
(2016/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