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关于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我们需要知道些什么?(2016]
生存与超越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zt]魏东之死(2011/05)
·[zt]2011年中看内外大势(2011/05)
·[zt]中国政绩工程害得建筑短命(2011/05)
·[zt]温家宝的呐喊(2011/05)
·关于当今中国思想界纷争的一点陋见(2011/05)
·[zt]58句中国官场大实话(2011/06)
·[zt]房地产调控,再次投降?(2011/06)
·[zt]“高铁”为什么这样红?--中国基础设施发展的制度经济学(2011/07)
·[zt]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2011/08)
·[zt]有机农业实验的中国尴尬(2011/08)
·[zt]黔落马爱滋副县长供出30异性名单(2011/08)
·[zt]经济增长须辅以政治改革(2011/09)
·[zt]一个农民算账结果:我们现在实际比毛泽东时代穷(2011/10)
·[zt]反面解读薄熙来(2011/12)
·[zt]环境科学院称我国大气细颗粒物污染日益严重(2011/12)
·[zt]德国批中国对治理空气污染不上心(2011/12)
·[zt]月薪4000在苏州的日子(2011/12)
·[zt]四川一小学2957名学生都是班干部(2011/12)
·[zt]50句话告诉你50个悲剧(2012/01)
·[zt]中国人慢性病正“井喷”比世行预估严重(2012/01)
·[zt]告别宫廷内斗才是真正的政治进步 从王立军事件看中国政治(2012/02)
·[zt]王立军一语成谶!(2012/02)
·[zt]中国式劣币驱良币(2012/0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关于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我们需要知道些什么?(2016


   
   关于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我们需要知道些什么?
   
   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结果出台后,中国官员再次试图否认仲裁的合法性。他们说,仲裁庭与国际法院毫无关系,与常设仲裁法院也不是一个系统,仲裁庭被日本人所操纵,甚至仲裁员挣了菲律宾的钱等等。另外,中国官媒还形容常设仲裁庭只是海牙和平宫的一个“租客”。那么,对中菲南中国海案做出裁决的仲裁庭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组织,与常设仲裁法院到底有什么关系?仲裁庭是如何运作的?以往取得过那些业绩?

   
   1.常设仲裁法院--世界最古老的仲裁机构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星期三(7月13日)在记者会上回答有关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提问时特别强调说,受理仲裁的是常设仲裁法院,跟国际法院一点关系也没有。
   
   中菲仲裁案的裁决的确不是国际法院做出的,甚至也不是常设仲裁法院做出的,而是由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为因应菲律宾诉中国仲裁案所设的临时仲裁庭做出的。常设仲裁法院为南中国海仲裁庭提供秘书服务,协助后勤工作,比如发布仲裁案信息和新闻稿等。
   
   常设仲裁法院虽然与联合国没有联系,但是并非没有权威。虽然被称为“法庭”或是“法院”,但是它实际上是一个国际仲裁机构,也是最古老的仲裁机构,是根据1899年的《关于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公约》而设立的,年代超过国际法院和海洋法法庭,也远远超过1945年正式成立的联合国。
   
   与国际法院一样,常设仲裁法院总部也位于荷兰海牙的和平宫。最近因为联合国的一份声明,常设仲裁法庭被中国媒体称为和平宫的“租客”。但是,常设仲裁庭是和平宫1913年启用时最早的住户。
   
   常设仲裁法院为国家、国家实体、政府间组织、私人主体间的仲裁、调解、事实调查以及其他争端解决程序提供服务。
   
   常设仲裁法院没有常任法官,它只有一份由成员国提出的仲裁员名单。仲裁员并不隶属常设仲裁法院,平时有自己的工作。如果成员国将其争端诉诸仲裁,便可在名单中选定仲裁员,再由选定的仲裁员推选首席仲裁员组成临时仲裁庭。临时仲裁庭对案件进行审理和裁决,裁决结束后仲裁庭就解散。
   
   自清政府以来,中国一直活跃在常设仲裁法院,清政府也是该机构的创始会员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93年恢复在该机构的活动,还派出了自己的仲裁员。目前,常设仲裁法院有四名中国籍仲裁员。
   
   下面的这段资料来自中国驻荷兰大使馆:“根据1899年第一次海牙和会通过的《关于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公约》,常设仲裁法院于1900年成立,成为第一个普遍性的国际司法机构。著名的海牙和平宫就是为该法院所建。中国是最早的成员国之一。该法院日常行政活动主要由国际局负责,预决算和年度报告等问题由成员国驻荷使节组成的行政理事会和外交理事会负责。 中国清朝政府先后派杨儒和陆宗祥等人参加了1899年和1907年两次海牙和平会议,并于1904年和1910年先后批准了1899年和1907年《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公约》,是常设仲裁法院的原始缔约国。废除帝制后,中华民国继承了条约和法院成员资格。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台湾当局仍窃据中国席位,直到1972年法院行政理事会通过决议驱逐了蒋帮。1993年11月22日,钱其琛外长致函法院秘书长,通知中国恢复在该法院的活动,并指派李浩培(去逝)、邵天任、王铁崖(去逝)和端木正(去逝)为仲裁员。2009年5月4日,杨洁篪外长致函法院秘书长,通知中国政府指派邵天任、许光建、薛捍勤和刘楠来为仲裁员。”
   
   2.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法庭的设立依据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了解决争端的四种可供选择的办法:国际海洋法法庭、国际法院、一个按照《公约》附件七组建的仲裁庭,以及一个按照《公约》附件八组建的特别仲裁庭。
   
   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法庭是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附件七组建的仲裁庭。
   
   2013年1月,菲律宾将中国告上常设仲裁法院。7月,南中国海仲裁案的仲裁庭成立,并2013年7月11日在海牙和平宫召开第一次仲裁庭会议。仲裁庭选定常设仲裁法院作为该案的书记处。根据仲裁庭的《程序规则》规定,常设仲裁法院应当“为仲裁程序提供档案管理,并根据仲裁庭指令提供适当的书记处服务”。
   
   这些服务包括协助查找和指定专家;发布关于仲裁案的信息和发布新闻稿;组织在海牙和平宫进行庭审;管理案件财务,包括管理案件费用保证金,例如支付仲裁员、专家、技术支持人员和庭审记录员的费用等。书记处也为当事方、仲裁庭和观察员国之间提供官方交流渠道。
   
   3.日籍庭长指派仲裁员事出有因
   
   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的仲裁庭是根据《公约》附件七特别设立的。由于仲裁庭大部分成员由时任国际海洋法法庭的日籍庭长柳井俊二指派,而中日关系紧张并存在岛屿争端,仲裁庭的公正性受到中国的质疑。
   
   一般情况下,仲裁庭的成员由仲裁当事方选择。如果选五个仲裁员的话,双方可以各指派一个与自己观点接近的仲裁员,另外三名的选择经过双方协商。
   
   在中国拒绝参与仲裁后,菲律宾根据附件七,要求国际海洋法庭帮助成立五人仲裁小组。《公约》附件七第3条规定,如果仲裁庭不能经当事双方协商一致组建,那么仲裁庭的组建工作就应该由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负责。
   
   菲律宾指派德国籍法官沃尔夫拉姆(Rudiger Wolfrum)担任仲裁员。当时的国际海洋法庭庭长、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指派了其他四名仲裁员:首席仲裁员来自斯里兰卡的法官品托(Chris Pinto)、法国籍法官科特(Jean-Pierre Cot)、荷兰籍教授松斯(Alfred Soons)、波兰籍法官波拉克(Stanislaw Pawlak)。其中波拉克成为中国方面的仲裁员。后来,品托因为妻子是菲律宾籍因而退出避嫌。柳井俊二后来又指派加纳籍法官门萨(Thomas Mensah)接任首席仲裁员。
   
   因为柳井俊二与日本安倍政府的关系,他后来被中国指责操控南中国海案的仲裁庭。
   
   美国霍夫斯特拉大学法学教授古举伦(Julian G. Ku)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这样解释说:“柳井俊二之所以卷入南中国海案,是因为他当时是国际海洋法庭的庭长”。他指出这实际上也是中国自己的选择。“如果中国参与仲裁,就可以自己选择仲裁员,柳井俊二也不会参与进来。”
   
   他说,斯里兰卡法官品托因菲律宾籍妻子而退出就已经证明仲裁庭是力求公正的。不过,也有中国学者指出柳井俊二自己也应该回避。
   
   不少学者指出:中国如果不想国际社会介入南海仲裁,可以通过质疑仲裁庭的管辖权来阻止仲裁庭的成立。斯洛文尼亚提请仲裁与克罗地亚的海洋权益之争,就因为克罗地亚对仲裁庭管辖权的有效质疑而被终止。但是采取回避和不应诉的策略,不仅不能阻止仲裁庭的成立,而且因为不参与挑选仲裁员而在事实上放弃了在仲裁庭为自己辩护的机会。
   
   4.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的仲裁员是世界顶级海洋法专家
   
   由于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的五位仲裁员都居住在欧洲,中国质疑五位仲裁员的代表性,称他们不了解亚洲文化和南中国海问题。但是,对很多法学专家来说,这五位被认为是世界顶尖海洋法专家,是专业技术人士。
   
   首席仲裁员、加纳籍法官门萨:现年84岁,知名国际海事专家,1996年出任国际海洋法法庭首届庭长。
   
   德国籍法官沃尔夫拉姆:1996年起出任国际海洋法法庭的法官,现为德国国际法协会会长。
   
   波兰籍法官波拉克:曾任波兰驻联合国大使,1985年曾率波兰代表团同苏联谈判海域划界事宜,2005年10月起成为国际海洋法法庭的成员。
   
   法国籍法官科特:曾是欧洲议会的议员,2002年起担任国际海洋法法庭的法官,2008年至2011年,出任海洋环境争端分庭的庭长。他曾多次参与国际法院多起领土争议及划界案。
   
   荷兰籍教授松斯:乌得勒支大学国际法教授,担任过荷兰国际法协会的会长、荷兰外交部公共国际法常设咨询委员会主席。
   
   美国霍夫斯特拉大学法学教授古举伦认为:仲裁庭选中欧洲海洋法专家,有两个原因:第一学习国际法和海洋法的法官欧洲籍居多;第二,如果选择任何一个亚洲国家的法官,估计中国也会认为不公平。他举例说,如果选择印度、日本或是其他亚洲国家,都不会让中国满意。
   
   5.菲律宾按例支付法庭费用
   
   中国官员在最近的记者会上甚至指责仲裁庭的法官“挣菲律宾的钱”。中国外交部副外长刘振民说:“国际法院的法官、海洋法法庭的法官,他们的酬金、薪水是由联合国支付的,目的是保证他们的独立性、公正性,这五名法官是挣钱的,挣的是菲律宾的钱,可能还有别人给他们的钱,不清楚,他们是有偿服务的。”
   
   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的费用确实是菲律宾支付的。根据《公约》,仲裁庭的法律费用应该由提请仲裁的双方来支付,但是在南中国海仲裁案,因为中国的不参与,所有费用都由菲律宾方面支付。
   
   对于法官们是否会因为菲律宾支付了费用而做出有利菲律宾的判决的问题,古举伦说:“费用是提前支付的,一旦案子启动,不会退还。也就是说,菲律宾在支付费用的当时,另一个可能是,他们也可能会输了案子。”
   
   6.仲裁庭的判决具有约束力
   
   著名国际法专家、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Jerome A. Cohen)7月11日曾撰文指出,不管中国喜欢与否,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该公约的仲裁庭做出的裁判,对中国具有法律约束力。
   
   根据《公约》第十五部分“争端的解决”的第二节“有约束力裁判的强制程序”作出的规定,孔杰荣表示,“《公约》要求强制解决争端、要求各方遵守裁决,中国既然批准了《公约》,就意味着中国明确同意接受仲裁庭的裁决。
   
   中国政府于2006年已经根据《公约》第298条的规定提交了声明,将涉及海洋划界等争端排除在包括仲裁在内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之外。但是,仲裁庭认为,他们并不决定中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而是对《公约》的解释和运用。因此,仍然对此案是有裁决权的。
   
   7.南中国海仲裁案的主要仲裁内容
   
   (1) 尽管历史上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航海者和渔民利用了南海的岛屿,但并无证据显示历史上中国对该水域或其资源拥有排他性的控制权。仲裁庭认为,中国对“九段线”内海洋区域的资源主张历史性权利没有法律依据。
   
   (2) 现在很多岛礁上驻扎的政府人员依赖于外来的支持,不能反映这些岛礁的承载力。这种短暂的利用并不构成稳定的人类社群的定居,且历史上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纯采掘性的。据此,仲裁庭得出结论,认为南沙群岛无一能够产生延伸的海洋区域。仲裁庭还认为南沙群岛不能够作为一个整体共同产生海洋区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