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漫谈共产主义]
远见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
·委员会内的恶斗
·国共两党的差别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新时代新形势
·权力掠夺
·揭“三年自然灾害”秘情
·驳王希哲的“权力私有”谬论
·兄弟窗台夜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漫谈共产主义

——答 格瓦日先生

   史伏初 2016年7月6日

   

   《共产主义糟糕空想》和《共产骗局》在网间传播后,多数人赞同,只有格瓦日、侯振宇两先生有异议(见附件),他们认为列斯毛第一次“试错”失败,只要改变方法,二次试验就能成功,所以要向人民进行“二次启蒙”,再搞共产主义运动。

   

   以色列“基布兹”不是共产主义细胞

   格瓦日以以色列的“基布兹”为例,证明共产主义仍有生命力和先进性。

   我在二十年前就知道以色列的“基布兹”,格瓦日以为这是共产主义实践成功一例,大错了。基布兹的产生有其特殊原因,不具普遍性。犹太人信犹太教,长期受周边国家的欺负,为自己种族生存,二战前以色列尚未立国时就创造出集体农庄形式的“基布兹”,团结起来抵御外侮,确有民主社会主义特色。你们认为这是共产主义的“外延”,只是你们少数人的臆想。

   你们可能对共产主义概念不清。马、恩在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所指的共产主义,被列宁主义继承,这是世界公认的共产主义。主要特征为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然后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没收所有有产阶级的私有财产,建立国有资产,实行计划经济,消灭三大差别,实现完全平等。苏共、中共建政初期是完全按列宁的共产主义执行,与你说的“基布兹”毫不占边,别混淆称谓。

   据你说,基布兹的原则是财产公共+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多元等,这就是欧洲社民党提倡和实践的民主社会主义了,与暴力社会主义(又名共产主义)是冤家对头,你们把他们混同,成了笑话。请你们详细阅读我前发文章《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 民主社会主义》,先搞清楚基本概念。基布兹人自己从来不称基布兹是共产主义,你们妄加之,牛头不对马嘴,没有意义。加入基布兹时,带入的个人财产登记在案,若要离开,可带走自己原有财产。与股份制差不多,只是暂时保存个人财产,相当入股而已。只是不按股权分红利,而是平均享受股利,与上述共产主义原则完全不同,两者怎可等同?

   

   “基布兹”没有生命力

   以色列立国后,基布兹被保留下来,它是集体农庄,没有大工业,不适应大工业和高科技发展需要,不是国家模式,只能说是村社的一种。以色列是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基布兹在这大环境下才能生存。但规模慢慢缩小,人数不断减少。“基布兹”作为人类社会多样性的样品或有观赏价值,但没有其他国家人群愿意效仿,它不具有普遍存在价值,没繁殖能力,没有生命力。

   

   不要“二次启蒙”,要二次实验

   你们的前辈,空想共产主义者,后改称空想社会主义者,如欧文、圣西门和傅立叶等,他们不但书面、口头研究、鼓吹其主义,而且亲身进行了社会实验,1824年欧文在美国印第安纳州买下1214公顷土地,开始他的共产主义实验,虽然实验以失败告终,欧文也因此破产,但他们是真学者,有认真研究学问的精神,不是阴谋诡计者。

   你们如此钟情共产主义和基布兹,何不亲身实验,引领更多人参加?可以纠集若干志同道合者,倾个人财产建立公有经济,卖(租)块土地,造些房屋,创立一个中国的“基布兹”,给我们示范,说万不如行一,如能成功,才有说服力。

   如果你们没兴趣亲身进行社会实验,却热心对别人喋喋不休的“二次启蒙”,不免使人怀疑你们的动机,想把别人当傻瓜自己“二次”当权贵资本家和“伟大领袖”了。

   

   共产主义必然失败

   铲除资本主义社会贫富悬殊,成为实行共产主义的主要理由,但是一个世纪的实践证明,通过人为共产实现完全平等的路走不通。我们在《共产骗局》中讲到“无条件的分配平等对生产只有破坏性”,这不单是论说,而且为历史实践证明。因为这个设计违背人性和社会发展规律。人类不停的劳动、奋斗为的什么?就是不断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即使处在资本主义社会的无产阶级,也不希望自己世世代代为无产阶级,而是希望自己升为有产阶级。列斯毛强制没收一切私人资产,使有产阶级降为无产阶级,表面看来,实现了全社会在“无产”基础上的绝对平等,其实没有。资产被共党建立国有资产,他们是“管理阶级”,近水楼台先得月,别人会饿死,没听说“干部”饿死的。“多吃多占”早已有之,贪污腐败逐渐滋长。搞运动打击贪腐,不能改变人贪馋天性,贪污腐败势头隐蔽发展,不平等愈演愈烈。

   没有了私有财产,人们的生产积极性大跌,搞生产运动(大跃进)都失败。只得走修正之路,即从新建立私有财产权,采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结果良好,生产上去了。党官长期被压制的贪婪本性也大爆发,走上权贵资本主义道路,这是必然过程。格瓦日设想,若让自愿加入和退出人民公社,就不会失败。你可能很年青,不懂世事,在那时你若说出这样的话,是高官撤职,是平民枪毙。周恩来提“反冒进”被斗多次,写过多次检查,都通不过。让农民自愿加入和退出人民公社,那就都不加入,怎么办?

   解决贫富悬殊之路还得发展资本主义,在生产大发展的同时,发挥民主制度的作用,提高工人工资水平,防止资本垄断,抑制财富集中,鼓励富人散财等,逐渐向民主社会主义靠拢。

   社会制度只能顺着其自身规律自然发展,在提高社会生产力的基础上改善不平等现象。让人人富裕,全社会都成投资者,即资本家,股份制就能通向这条理想之路。不是限制人富,而是鼓励富,用民主制度限制富人作恶,引导富人做有益社会特别有益穷人的善事,使社会相对平等、和谐。共产主义抢夺有产者的财产,使全社会平等地贫穷,破坏生产,使社会倒退,是违背客观规律的死路,永远走不通。不信你就建立个基布兹试试,别只管空谈。

   

   

   

   

   附件1

    共产主义不是糟糕空想

   ——对Richard Pipes教授的一点质疑

   

   

   史伏初先生:

   

   谢谢您寄来《哈佛历史教授:为什么共产主义是糟糕空想》一文。

   如果是在若干年前读到Richard Pipes教授的观点,我一定会无条件赞同,因为那正是我们自1970年代末开始、并在1980年代完全成型的观点,但我现在只能有保留地接受,因为Richard Pipes教授,还有我们,在批判自己经历的沉痛历史时,却把概念的外延弄错了。具体说,我们把中国,还有苏联等国家出现了不可原谅的历史罪恶,统统归罪于共产主义,甚至马克思主义,让“共产主义=苏中现实”。

   而这样的判断,恰恰把以色列的“基布兹”(详情参考附文《共产实践之以色列的人民公社》)排除在“共产主义”之外,造成“共产主义”概念的狭隘化。

   那么,指出这种错误,仅仅具有厘清概念的逻辑意义吗?当然不是,否则就太没有必要动此干戈了。指出这种错误,实在具有“二次启蒙”的重要意义。

   先从以色列“基布兹”谈起,一种比人民公社更“人民公社”的共产主义合作形式,不仅土地真正公有,生产资料公有,甚至生活资料也部分公有,人们吃“大食堂”,公社内部没有货币,完全实行“各期所需”,却在一个多世纪以来,尤其以色列建国之后,活力不息,蓬勃发展:人口占全国9%,却贡献出占全国50%的小麦、55.4%的牛肉和80.4%的棉花;耕地面积占全国35%,农业产值却占全国40%,为以色列的“沙漠变良田”做出了突出贡献;而工业产值也不弱,占全国7%;还大力发展旅游业,建立许多景点,包括观光农业,并提供一流的饭店服务。建国以来的八位总理,四位出自于基布兹;“在工党执政的29年中,其内阁成员的1/3都来自‘基布兹’。在1967年的“6•5”战争中,30%的空军驾驶员和近1/4的陆军军官是‘基布兹’成员。在这场战争中,以军阵亡778人,其中200人来自‘基布兹’。”它还是以色列复国主义运动在本土的发源地。

   苏中共产主义运动失败,而以色列“基布兹”共产主义运动成功,这说明了什么?

   恰恰说明,不是“共产主义”理想和价值本身,而是追求者思维中的“弥达斯逻辑” ,还有为追逐权力而启动本土皇权传统和专制方式,以及根绝“共产主义”理想和价值本不排斥且必须携带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多元等要素。连Richard Pipes教授在行文中也无意识地使用了诸如苏、中等国所谓的“共产主义”,“抛弃了它那要求做到人人平等的理想”,诸国的历史罪恶是“用共产主义的名义来进行的,都说是为了要实现共产主义”这样的词句。也就是说,连Richard Pipes教授在理念上彻底否定共产主义,但在自己面对问题时的感觉上,以及正常的逻辑上,仍肯定“共产主义”价值具有“人人平等”的正当性。

   那么,以色列“基布兹”的共产主义成功在哪?

   它就成功在“共产主义+自由、民主、尊重多元……”上。早期的基布兹成员,以及现在的大部分成员,都是相信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者,可以说“基布兹”是一个“理想主义自由人的联合体”,入社自愿,退社自由,而且凡退出基布兹者,均发退出费,以补偿他们为公社做过的贡献,以及具有开始新生活的费用。如果拉回到中国语境,那么1950年代搞合作化运动,如果不是强迫农民一律加入,而是让他们按自己意愿选择合作还是不合作,那么就根本不会有合作社的悲剧和人民公社的悲惨。

   既然社会主义者(还是用这个概念吧)无法离开自由、民主、尊重多元等,那么,对于非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者,即那些肯定“自私自利”价值的众多人们,便尊重他们的自由选择。所以,以色列“基布兹”的社会主义者从来不要求在全国、在各个行业都实行公有制,他们只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而中国1949年时,执政党是带着“七大”确立、新政协又再次确认的新民主主义路线执政的,也是以此来动员、号召民众的,那么就应该按新民主主义路线来执政,允许国有制、集体合作制、私有制、个体制(如农民土地私有)等并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理想的社会主义者,可以自愿结合办各种合作社,乃至各种公社。对此,国家甚至给予政策扶持,给予各种利益倾斜和鼓励,而不致造成后来人民公社的悲剧。

   共产主义的基布兹,内部既实行平等主义,也实行民主制度,所有一切根本事物,都是由公社内部成员民主决定,从没有一人当道,唯自我意志是从的现象。在外部,国家可能会给予优惠政策,但从不干预公社内部事务,内部事务如如何发展,如何生产,生产什么,如何分配,如何处理有争议的大小问题等,都有公社成员自行决定。这样就产生了两个保障:保障公社每个成员的自由权、民主权、自我尊严,不受公社公权的侵害;保障公社自己处理内部事务权,不受国家公权的任何干预和侵害。相比之下,中国的人民公社,差不多等于国家的私有物,随便欲予欲取;中国的人民公社社员,差不多等于国家的农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