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远见
·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
·委员会内的恶斗
·国共两党的差别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新时代新形势
·权力掠夺
·揭“三年自然灾害”秘情
·驳王希哲的“权力私有”谬论
·兄弟窗台夜话
·警惕“隐秘五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史伏初 2016年3月29日

   

   华裔加拿大人谢克中教授此文批评了高越农教授,我非常支持。这决不是什么同道间打横炮、闹纠纷,而是严肃的政治道路争论,按共党的语言,是路线之争。谢克中教授是希望“稳妥地在中国推进政治和经济改革”,而高越农是要推翻奋力进行反腐败和经济政治改革的习政权,他的政治目标与“江派”的“反改革联盟”(由贪官淫吏、既得利益集团、血债派、顽固派出于共同的腐败利益而自然形成),也有人称之为“倒习同盟”的政治目标相同——推翻习政权,回归腐败治国的“一党专政”。他才是“一党专政”的坚决维护者,与民主派的目的截然不同!一个坚决不肯声明反腐败的人,与民众毫无感情的人,还奢谈民主,自称自己是民主派,真滑天下之大稽。

   他与我辩论时写有“恩赐的和平转型很可能是一剂毒药”,显然,他反对和平转型,一定要革命,革谁的命?当然是要革习政权的命了,因为政权在他手里。江派对习、王要政变、暗杀、倒习,高越农也要倒习,同一目标同一道路同一阵营啊!他假偏激真拥江面貌是无法掩盖的。

   在此“习江决斗”时期,非习即江:反江就是助习了,反习就是助江了,道路各人自择。

    史伏初 2016-3-29

   

   

   

   

   

   

   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谢 克 中 2016年3月23日

   一、评高越农歪批辛子陵

   1.1中国出了个高越士---民主派形右实左的干将!

    曾收到过朋友转来谭天荣先生一帖叫“中国出了个辛子陵!”,我还未来得及看就不知什么原因丢失了,一直不知该文的具体内容。今日我只是借谭兄的题韵,写些与高越农兄的网络时政作品有关的事。高兄的这类作品的特色之一是定调高越,所以我称高兄为高越士或高士!其作品的特色之二是说“不”。中国对美国说“不”的作品出了一茬又一茬,都曾名动全球,业已烟消云散,不值一提了。如今看高越士先生的时运如何?他为搏时运聪明地采用了中国古典著名的远交近攻谋略:说“不”不再墨守前人之成规,把矛头指向遥远的美国,而是掉头把锋芒指向国内,指向眼前那些正在殚精竭虑思谋如何稳妥地在中国推进政治和经济改革的人们。在包括激进者在内的所有民主派人士中,高兄是唯一一位死死揪住一些著名民主派人士加以抨击的干将。攻击理智且稳健的民主派人士这几乎成了高越士先生的癖好!中国共产革命的早期出现过两种极端幼稚的破坏性的极左倾向,其一是:通过使贫农、中农完全破产达到使他们“彻底革命化”的目的。其二是提出“为中共布尔什维克化而奋斗”的激进口号。高越 士所做的事也是企图使理智持重的民主派人士极左化。这和当年井冈山的极左派所为是类似的。因为高越农打着民主旗号,我叫他形极右而实极左。

    还在胡温第二任期间我便至少两次发私人邮件提醒高兄:“激进是政治上幼稚的表现”;“政治上激进从来不是一种好的倾向”。未见他收敛后,我就以公共邮件形式向他指明:他这是“打横炮”,“帮倒忙”。后来我更要求他就他的政治主张至少搞一个粗略的路线图或者顶层设计什么的。当时TOM先生鲜明地指出“高先生一口就拒绝了(谢克中的)那个提议”,并认为我“将了高先生一军”。TOM正确地批评高越农:“高先生说这个人做的菜不好吃,那个人做的菜也不好吃,那就请高先生自己做一个菜给大家尝尝”。其实我当时并不是将高越农的军,而是认为:只要高越农哪怕是粗略地思考一下如何实施他的政治主张,他就不会那么在政治上一味地朝民主派和中共当权派唱激进高调了!

    十八大后高越士愈益激进,每天几乎收到高兄一、二个邮件,令人不厌其烦,又不好意思拒收。后来忍不住写好了回件,转念又停发了、、、并一直束置书阁未发。直到不久前读到他的第一篇“政治信息”,感到高越士已铁了心与当前我国的社会主流作对,危及社会稳定,不利我国历史性的的稳健、良性的重大转型,终于忍无可忍,失去耐心,必须要发出自己说不的声音了。

   1.2高越士唱“碰碑”,集中火力攻击辛子陵

    京剧四大须生之一的杨宝森先生唱的杨老令公“碰碑”高亢悲壮,脍炙人口,我也很喜欢唱这个又长又难的一折戏。国防大学辛子陵先生的“千秋功罪毛泽东”是中共政治前进道路上的一块光辉的里程碑,也是辛子陵个人人生和学术道路上的一块历史性的丰碑。高越农完全无视这一无人可以抹杀的历史功绩,几年来死死揪住辛子陵,攻击辛子陵至少在五次以上。高越农喋喋不休地以“问题在一党专制”指责辛氏没有指出一党专政这个要害。他以为发现一党专制是他老高的发明专利,而实际上,中共在大陆实行一党专制早已是中外咸知的常识!当局对此其实也是明镜儿似的,不过他们用“加强党的领导”这个较为软性的术语缓冲。而且,高士对辛子陵先生的攻击还真与时俱进,逐步升级,去年已经上纲到“辛子陵维护一党专制”了!柿子拣软的捏,高先生实在是很会欺负人,所以就算只是打抱不平我也要出手助一笔之力了。我想说,高先生朝辛子陵唱碰碑,即使碰的头破血流,也撞不碎辛子陵的“千秋功罪毛泽东”那块丰碑。

    辛先生到习朝才刚“解放”,此前一直被北京市软禁着。高越士对辛施加政治压力企图迫使辛放弃其保党立场,执行高越士的推翻共产党一党专制的政治路线。显然,辛子陵如果执行高越士反党路线,从保党立场转变为反对和推翻一党专制的立场。这样辛子陵很可能就会从他的自由身状态再度转入软禁状态甚至进入铁链或铁窗锁禁状态!早在习王展开轰轰烈烈的反腐行动前,高越农就已经向我等许多人群发公开邮件表示:“当务之急是反对一党专制!”高士这个群发邮件一次可发400人,收到高越士此件的网友会有好几百,我敢保证,“高”士的这个最“高”指示“当务之急是反对一党专制!”我一个字都不会记错。

   

   1.3高越士攻击辛子陵“维护一党专制”完全是歪曲和污蔑

   到此刻为止,我与辛先生从无交集,没有过任何联系。但我知道他的主要思想。他是救党派没错,但高越农说辛维护一党专制则是对辛的彻头彻尾的污蔑。辛是要通过逐步实现北欧式的民主社会主义达到改善中共的目的。我认为,正是从他的这一救国救党理念出发,选择了支持习近平。辛先生并不因为立了块属于自己的丰碑,就以为自己支起了一杆大旗子可以啸聚山林,坐地称王了!他至少懂得“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仕”的古训,选择了支持习近平。不似高越士那么浅薄,以为把一般民主派人士东捏西掐,轻薄一番,再东下一篇激进文字西下一篇激进文字,据此凑出一篇又一篇的高越农特色的政治辅导读物,对数以百计的知识分子洗脑,妄想把我们大家都改造成为他那狭隘、偏执、自闭性格臆想出来的颜色革命邪道上的跟屁虫,以满足他充当颜色革命领袖或意识形态导师的虚幻而且狂妄的欲望。最低限度也要拉起一支小小队伍,打出一杆小三角旗,招摇上市、、、在大陆风起云涌的时候,能够充当一处“草寇”或堪称一路“烟尘”---即使不能发热放光,辉煌万丈,照亮千秋,自己总算也曾冒出过一缕烟雾,出过头,露过脸。北大就曾经有位小东东因对美国说“不高兴”没成大气候仍以冒出过一缕烟尘而聊以自慰。他说:我们到底还是有一小群人跟风过啊!---这就是某些国人的大志气!大出息!却也曾经把某些老外吓得一愣一愣的!

   1.4救党、反党,孰优孰劣?

    辛子陵的救党与高越农的反党两种政治策略已鲜明而尖锐地摆在我们面前。显然,高越农如此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四而五地紧逼辛子陵,最后并宣布辛子陵的救党就是维护一党专制,必须立即执行高氏反党路线,即高越农所说的“当务之急是反对一党专制”!让我等小民此时此刻朝高士再唠叨一遍那个不久前发生的历史故事:苏联共产党的民主转型是在赫鲁晓夫、安德罗波夫和戈尔巴乔夫等顶级救党精英人士持续四十余年的卓绝努力下逐步实现的!不管我们的后代对苏共的历史地位如何评论,对历史上为苏联的改革作出过阶段性贡献的救党派伟大人物现在和将来都会得到历史的肯定和敬重。我本人就是从当时到现今自始至终十分敬重他们的人之一。我相信像我这样的人在全世界千千万万!

    当年赫鲁晓夫是高举列宁和列宁主义的旗帜摧毁斯大林的。那时我已经认真地学过大学生的必修政治课“联共(布)党史”,牢固地建立了这样的观念:斯大林是列宁最忠实最杰出的继承者,而列宁是无产阶级专政整套理论的创立者。所以我那时认为斯大林不过是执行者,只批执行者,不触动始作俑者,既不公平,也不能根本解决问题。话说回来,我尽管有这些腹非,但政治上也有自知之明,自然还是支持赫鲁晓夫和苏共。那时,高越农和我是同级生,他是清华自动控制,我是北大物理专业。我们是在同一个时间学完联共党史的。我相信那时他和我对苏共批斯大林有相似的认识并作出过类似的反应。在那个时候,如果苏共中央跳出某个大人物叫苏越农者,提出“当务之急是”结束苏共一党专制,要求把列宁、斯大林一起打倒,那位苏越农老兄的下场大概是很不妙的!

   苏共转变体制的过程对我国很有教益。这是政治斗争,也是权力斗争,过程是曲折的,反复的,策略的,不是幼稚、浅薄、自作聪明如高越农者所玩耍的概念到概念推理的小儿游戏。当我国习、王展开轰轰烈烈的反腐行动后,有些朋友(包括我的某些美、加华裔朋友)在一边两手插腰,双眼斜视,不屑地说着闲话:“只反官二代不反红二代”,“治标不治本”---他们不太知道在腐败业已自上而下深入骨髓和每个细胞的大陆官场反腐,这是一个多么复杂、艰巨而危险的任务!江核心则和他的一些老同僚联名上书中南海:“不是不要一刀反腐,而是、、、”---他们在“而是”底下做文章、、、!高越农喊出的口号竟比上述所有的人更具特色,更具独创性,而且极具胆识!惊世骇俗!真真是无知者无畏啊!!!高越农大叫道:“当务之急是反对一党专制!”反腐是全国人民、全党、全军的绝大多数最最迫切的要求。高越农提出反一党专制来破坏反腐,企图扭转全党全军全民斗争的大方向,其严重后果是显然的,其狂妄嚣张也是令人震惊的!不反腐,什么政治经济改革和文化、教育、科技、经济的发展都已无法有效进行下去!高越农就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向社会乱发号召!如果是乳臭小儿,倒也可爱,可高越农是年以80足岁的老教授,系主任、、、简直是为老不尊了!难道还不值得高越农自己好好反省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