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远见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新时代新形势
·权力掠夺
·揭“三年自然灾害”秘情
·驳王希哲的“权力私有”谬论
·兄弟窗台夜话
·警惕“隐秘五毛”
·我也谈几点
·谈中美贸易会谈
·水问二则
·国富民强还是民富国强?
·世界大局将变
·“平等博爱自由民主人权”在造谣
·读张小鼐先生文有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史伏初 2015年7月30日

   

   党内改革派、民主派崛起

   一位离休老党员“南方老翁”发表一文:《一个老人的心声----读史伏初先生大作有感》,对拙文《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表示赞赏,他说“《前景》一文指出了中国和平转型的必然性,也是合情合理,相当令人信服!”他和他所代表的党内部分离退休人员明确表示支持习政权反腐和民主转型。党内的改革派和民主派,在江、胡时代除温家宝、辛子陵、李锐、鲍彤几位著名人士外,“南方老翁”告诉我,在党内知识群中,还有相当一批敢于直言宪政、普世价值和民主自由的党员,数量不在少数,至少在万人以上,成为支持未来民主转型的重要力量。中国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习政权反腐已经攻到腐败司令部堡垒前,腐败大厦即将倾覆,震惊各界人士。国内原有的政治分野被打乱,体制内外的区别被混淆,人们从自己的利益、观念出发,自觉或不自觉地开始重新站队。或站到习政权反腐败阵营一边,或站到江派腐败阵营一边,中间人群越来越少。这有点象《封神榜》里的景象,围绕周武王伐殷纣王,天上人间逐渐分化和站队,不但民众向周,诸侯归周,而且天廷仙界也分化,引发天地间一番大战,天意不可违,残暴的纣王被仁慈的武王打败,周朝替代了殷朝。那些追随暴君的愚忠臣僚,身殉暴君,留下千古骂名;追随明君的功臣,流芳百世。

   

   二十八元老倡议

   去年北戴河会议时,据说有二十八位中共元老倡议让习近平团队破例执政三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确定国家元首任期不超二届,中共把终身制改为限期制是个进步,为何要因人而改?而且在十九大召开前三年急不可耐提出这个倡议,什么缘故?我估计,这些元老们也认为,习政权坚决反腐,已没有退路,公开了党已彻底烂掉的现状,使“一党专政”难以为继,隐隐感到,有和平转型的可能,出于恐慌,提前提出这个倡议,大约想与习政权做个交易:多给五年执政时间,换其不走和平转型路。据说江泽民反对此倡议,我估计习政权也决不会同意给自己套上这个“紧箍咒”。此事显示,和平转型已经是党内外共同的现实考虑了,只是目前还处在酝酿和创造条件阶段,转型操作的时机尚不成熟。

   今年6月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承认中共面临六大危机,习总指出:“要勇于面对严峻事实,承认、接受党蜕化变质走上亡党毁国危机的事实。”如何解脱这个危机?更多党内外人士明白,唯有走“弃党存政”和平转型这条路才有前途,其它都是死棋。

   

   支持习政权的队伍日益壮大

   底层贫苦群体——农民、工人、中小商贩、城镇平民、低级军警和公务员、青壮年知识群等,占中国人口2/3以上,现在被大大小小的贪官压在身上,喘不过气来,急求解救。习政权反腐可使他们既出气又获利,当然衷心支持,他们也是未来和平转型的坚定支持群体。

   党外知识人群中的民主派,也称普世价值派,一贯要求自由民主,反对江派腐败治国。对坚决反腐的习政权,表示真诚支持,是未来和平转型的最坚决支持者。

   党内的改革派和民主派,在江、胡时代就不顾党内的纪律束缚和越线挨整的危险,用多种方式表达追求民主社会主义的心愿,现在更公开表态支持习政权反腐甚至民主转型。离退休官员中的改革派和民主派尤其多,因为官员一旦离退休,就获得一定的相对自由,至少可以思想自由,不一定事事再按领导意见思考和表态,原受压抑的普世价值观念就可以公开表露,随着反腐和改革的节节胜利,他们的队伍日益壮大。体制内外的民主派联合起来是不可抗拒的趋势,虽然双方现在还有很多心理障碍。

   支持习政权的这三股力量日益壮大,是习江决斗取得胜利的最大保障。

   

    反对派正在瓦解中

   我在《前景》文中关于“反对派”一节写得含糊,引起读者的误会,很抱歉。反对派是指企图取代习政权执政的势力,第一个就是我在《习政权半年小结》中首次提出的“反改革联盟”,由党内的贪官淫吏、既得利益集团、血债派、极左顽固派四部分人靠腐败利益纽带自发形成,也就是前述江派腐败阵营,过去受江派裹胁,在现任官僚队伍中占比很大,经过两年半反腐,很多人弃暗投明,站到习政权一方。极左(对马克思主义向左修正)与腐败是天生的双胞胎,暴力社会主义制度给腐败提供最佳环境,所以腐败阵营是暴力社会主义的坚决维护者。现在两阵营斗争处于“胶着状态”,“反改革联盟”处于败势,经常使用阴招与习政权缠斗,钓鱼岛纠纷、香港假选举案、云南新疆砍杀案、恶意做空股市、抓捕维权律师、继续抓捕法轮功学员、行政消极怠工不作为等,无不是他们干的,想把责任转嫁给习政权,以挑起民众对习政权不满。“打虎拍蝇”、“能上能下”、“举直措枉”政策就是瓦解“反改革联盟”的有力举措。

   中国与前苏联的最大不同点,是必须先行打倒保守派设置的“反改革联盟”,夺过决策权,才能开始和平转型进程,我们要有耐心。

   第二个反对派是毛左派,党内外都有,他们攻击习政权为修正主义集团,企图取而代之,遭到取缔后,已溃不成军,绝望之余投靠了江派。目前这股势力越来越弱。

   第三个反对派是“革命派”,他们高喊激进民主口号,视习政权为敌,主张革习政权的命,或取而代之执政。他们说中共铁板一块,无论习、江,都是一丘之貉,应该一概打倒。明里反习不反江,暗里挺江反习。他们嘴上要民主,背后伸手要腐败利益,内抱极端自私目的,外喊漂亮口号——民主、革命、普世价值,以“革命派”自居,实际是假民主派。

   中共历来爱戴“革命”帽子,把错误的变革也冠以“革命”称呼。什么是革命呢?革命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剧烈变革行为,“文化大革命”促使社会倒退,不是革命是反动。现在习政权反腐和锐意改革并可能和平转型,才是真正的革命,反对习政权,就成“反改革联盟”的助手,是促使社会倒退的反动行为。在江、胡时代,我也是革命派,但到习时代,我脱离革命派,成为支持习政权反腐和改革的民主派。真正的民主派只追求实现民主制度,谁来主导这一进程都欢迎。现在习政权坚决反腐,打击“反改革联盟”,谁都能看得出,这是走向民主的先声,当然要挺习反江,与“革命派”挺江反习的政治态度截然相反。

   “革命派”队伍中确有“江派卧底”潜伏,企图用激进民主口号引诱民众助江反习。薄熙来用年薪500万元起用司马南等五个卧底已经被证实,江派其他干将租用“卧底”为自己造势一点也不奇怪。不过,有迹象显示,这些“江派卧底”最近逐渐远离原主子,不知是否租用费没到位还是惧怕风险。所谓“混帐老人”不是骂人语,是那些历史上受过毛共迫害的老人中,分不清党内不同派系的差别,把毛帐记在习帐上而迁怒习政权的糊涂人。我所在的“老右派”群体中,就有这样的人,他们把帐搞混了,毛冠习戴,所以被称为“混帐老人”。特别要提出的,寄生和依附于腐败阵营获利的群体,人数不亚于“反改革联盟”本身。他们因腐败利益受损而恨习反习。贪官的家属,近年黑收入大减,不满习政权。妓院和酒店的老板,因生意减少,也有恨习的。

   这个假民主的“革命派”人数虽然不少,但对习江斗只起摩檫力作用,没有太大影响,搞不出什么大名堂。大浪涛天,泥沙俱下,无可避免。

   

   “反改革联盟”是平反冤假错案的最大阻力

   据说习总在当“太子”期间向政治局两次提议,要给“6•4”平反;胡启立向政治局提议五次,要给被错划右派的老人补发欠发的工资,都因“反改革联盟”的集体反对而通不过。因为平反“6•4”,就表示当年学生反腐败是正确的,贪污腐败是错误的,对继续搞腐败大大有害,甚至会使他们已经掠夺到手的巨大财富得而复失。给被错划右派的老人补发欠发的工资,表示他们当年畅所欲言批评共产党错误的行为可以原谅,有鼓励现在知识界思想自由化的危险,容易引发新的思想解放高潮。除非彻底打垮江派“反改革联盟”,十九大组成改革派和民主派为主的决策机构,否则平反无望。所以,我向“老右派”们说,只有帮助习政权打败江派“反改革联盟”,欠发我们58年的工资才可能得以补发,别做“混帐老人”。

   平反冤假错案是转型前必走的步子,它表明与旧党恶政绝交并切割,特显正义,立于道义制高点,才能最大限度抚平和收拢民心,树立威信。平反冤假错案后,民众必然兴起新的思想解放运动,打造民主转型的民意基础,也为新党在民主时代的大选中争得票源。

   

   反腐是和平转型的过河桥

   习政权坚决反腐,把党内过去最腐败、最残暴、最黑暗的罪行逐渐曝露于天下,很使许多老党员担心“翻船”, “二十八元老倡议”是这种担心的集中表现。我看习政权比他们看得更远,既然决心弃旧换新,何必舍不得曝露旧党罪恶呢?前怕虎后怕狼,左右摇摆,就有“翻船”可能;一往无前,弃旧迎新,反腐必胜。把反腐义无返顾地进行到底,打倒祸国殃民的腐败阵营后,只有和平转型一条光明大道可走。反腐取得彻底胜利,就成为和平转型的过河桥,过了河就是民主时代了。

   

   冯胜平出馊点子

   冯胜平先生隔海为习政权献计:“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貌似促进民主,其实会害死习政权。民主的核心是选举,目前党内情况大致是:二、三千万在职官员,热衷搞腐败,公开表态是拥习,内心就不一定了;离退修干部中,改革派和民主派也只占少数;几千万农民、工人党员,保守思想浓厚,习惯于听从在职官员指挥。如此现状下,若进行选举,可能把习政权选下去。而且,党内先行民主,突出党员有“先民主起来”的特权,会激怒广大知识群体,增大党群裂沟,实在是个有害无益的馊点子。

   

   冯胜平先生还提出“党主立宪”建议,也是习政权决不可接受的。前四部宪法就是“党主立宪”的成果,起了巩固“一党专政”的作用。我估计,一旦进入和平转型程序,当局会主导立宪,邀请大陆各界及台、港、澳参加立宪会议,名曰“民主立宪”,以期得绝大多数国民支持,怎么会采取一个自我孤立的“党主立宪”污名呢?这是典型的书生误国点子,不是政治家风范。

   

   新党与红党

   其实,新党的宗旨早已公开提出,大多数人没注意罢了,街道到处张贴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也是未来新党的党纲宗旨。民众希望新党是个清廉、正直、爱民的党,不是野心家升官发财的阶梯。正如“南方老翁”所说:“红党就是以原来共产党内的保守派和党外的毛左派为中心组成的党”。新党和红党在民主时代将成为竞争对手,现在习政权何必在乎曝露其历史罪恶呢,曝露得越彻底,越证明弃旧党不可避免,越证明建新党开启和平转型的必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