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独往独来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被毛泽东杀害的几个青年才俊例子
·大家都应支持温家宝总理!
·中国精英是怎么样被毛泽东毁灭的?【1】
·中国精英是如何被毛泽东毁灭的?【2】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3】
·张洞生:王对王、胡温习李对江曾周薄的大戏上演了,如何收场?对18大影响?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4】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5】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6】【7】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8】【8】【10】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完。【11】
·张洞生:醒醒吧,美国!别再被中共的双簧糊弄了!
·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的科学依据和结构类型【往15--1】**
·张洞生:老子《道德经》,孔子《易经八卦》与矛盾律【往15--2】**
·张洞生:《北京日报》极左文革余孽的无知、无耻是在给中共帮倒忙
·江河水:中南海为政法委擦屁股——江胡斗中的“红色孝子工程”
·张洞生:谈谈对“人性”的一些看法【往15--3】**
·张洞生:赵普的「半部論語治天下」给我们的启示【15--4】**
·樵夫:内幕人士揭秘:温家宝“家族贪污腐败”传言的来龙去脉
·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张洞生:迫使中共放弃‘一党专政’,走向‘民主宪政,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一
·张洞生:孔子与亚里士多德都极其维护“中庸之道” 【往15--5】**
·温家宝爆大银行是江父子钱袋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动力形态的改变导致生产关系的质变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1》: 生产关系质变的决定因素【往15--6】**
·昌盛:中共开创了共产共妻新时代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2》【往15--7】**
·张洞生:汪洋是中国政改的领头羊还是在放空炮?
·张洞生:新社发观《3》;发达国家将走向何处?【往15--8】**】
·张洞生:新社发观《4》中共‘初级阶段’【往15--10】**
·张洞生新社发观《5》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往15--9】**
·近代科学的萌芽发生在文艺复兴后的欧洲而未能发生在旧中国的原因【往15--11
·张洞生:胡头搞‘党内假民主’欺骗人民、抗拒政改,甘当‘历史罪人’
·陈东:国际潜逃犯苏荣现任江西省委书记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朱德死亡之谜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张洞生:中共将与房地产泡沫共存亡。
·张洞生 :中共高层现在高捧李鹏为哪般?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
   時間:2016-07-21 21:11
   瀏覽:354 收藏
   
   


   Wechat
   
   中國研究院第11次研討會:“黨主立憲”是唯一出路?(4)
   
   2014年8月28日,旅美學人馮勝平在明鏡新聞網發表專稿《黨主立憲:政治走出叢林,軍隊退出政治——致習近平先生的第三封信》,再次闡發他關於“黨主立憲”的主張。這篇專稿隨後刊於《內幕》第33期,引起廣泛的迴響和激烈的爭論。
   
   9月8日,中國研究院舉行研討會,來自紐約、新澤西和中國大陸的十位學者,以馮勝平第三封上書為話題,各抒己見。明鏡新聞網記者根據錄音整理了發言稿,並經發言者訂正和補充,全文如下。
   
   
   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
   
   
   胡平(《北京之春》名譽主編):
   
   我覺得勝平的很多想法都不對,要批評都不知從何說起。說太子黨這批人“最不裝孫子”?我們曾見過“文革”中,他們的老子被打倒的時候,哪個太子黨敢起來仗義執言,敢反對中央?除了林立果之外一個都沒有!他們做的就是接受,就是認栽。“文革”初期,聯動反過一陣子,因為那時候他們還壓根不相信會整到他們的老子的頭上來,等後來發現果然就是要整他們的老子,他們也就蔫了。
   
   
   胡平
   
   《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電視劇把毛去世之後呼喚鄧小平出山按在高幹子弟身上,就是胡編。我們都是過來人。“文革”那麼多年,特別是“四五”鄧小平被打倒,毛去世之後,鄧復出之前,照理說是太子黨最該活躍的時候,卻沒有一個有頭有臉的太子黨站出來。習近平也好,薄熙來也好,陳元也好,查查這些身居高位的人,他們當年要是有點反抗的表現,今天不知道會吹到什麼程度了!沒辦法,吹不出來,因為沒有啊。
   
   正如索爾仁尼琴在談到斯大林1937年大清洗時講過的那樣:要搞這樣的清洗需要有斯大林,但也需要有這樣的黨:大部分掌權的黨員,直到自己被捕入獄的前一刻,還在毫無憐憫地把別人關進去,遵照同樣的指示消滅自己的同類,把任何一個昨日的朋友或戰友交出去懲辦。也許正是需要一個1937年,才能表明他們神氣活現地標榜的世界觀原來是多麼不值錢。
   
   “文革”就是中共高幹的“官場現形記”。哪一個高幹敢仗義執言反對毛澤東,說毛就是錯的?他們所做的唯一事情,就是表示:主席我可沒反你,我可是忠心耿耿。林彪出了事,也是他們趕快跳出來表忠心:“林彪才是奸臣吶,我們才是忠於你的吶”,趕緊趁這個機會讓自己復出。說鄧小平“死不認錯”?實際上有錯的時候他不認錯,沒錯的時候他還使勁認呢。“文革”的時候老毛整他,你看他怎麼不認錯啊?要他認什麼就認什麼,還信誓旦旦“永不翻案”。因為他們只認權勢,有權勢的時候橫得很,失去權勢的時候就慫了。
   
   勝平說共產黨的統治一定要穩住,這是一個前提。但我覺得,從共產黨歷史來看,有這個前提,一切都沒法談,而且一定是出現最壞的結果。毛搞“大躍進”死了那麼多萬人,到1960年他也不得不做讓步,讓所謂的務實派出來收拾局面。他不敢開黨代表大會,但老不開又說不過去,就在1962年開了一個七千人大會,好處就是不用表決,不用改選,不影響他的權力,但得有個交代,他被迫做了一點假惺惺的檢討,劉少奇就說了些厲害的話。這是62年1月份開的會,當時毛的威信在黨內降到最低點,而劉少奇的威望非常高。可不到半年,到了62年的8、9月份,北戴河會議形勢就轉變了,毛把形勢扭轉了,他利用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說:我們不談別的,就談共產黨會不會垮台,垮台就是讓國民黨來嘛。這話一說出來,那些黨的幹部全都懵了,他們也得考慮一下,黨犯了那麼大錯誤,死了幾千萬人,我們要是真改,改得起嗎?本來大家都以為要發揚民主,要進一步糾正先前的錯誤,可毛澤東這麼一說,全都不敢吭氣了,因為他們知道我們犯的罪惡太大,恐怕改不起,改不起就要下台,下台了誰來?國民黨來!誰敢讓國民黨上來啊?且不說歷史上兩黨的血海深仇,更重要的是他們很清楚,在奪權之後,共產黨對前政敵的迫害是極其殘酷的,所以必須要堅持錯誤,黨的權力絕對不能動搖,蠻不講理,要改也就改到這為止了,絕對不能再進一步地改。所以“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牛鬼蛇神一起出來,千百萬人頭落地”等嚇人話都出來了。
   
   雖然很多人不像毛那麼橫,那麼惡,但他們是黨的人,他們把黨的權力置於首位,沒人敢突破這個禁忌,有的是自作多情把自己劃在黨裡。1962年以後最令人驚訝的一點就是,毛澤東在對人民、也是對他的黨犯了那麼大的過錯之後,反而權威達到頂峰,到頭來毛把劉少奇這幫人一個一個地收拾,都打成“走資派”整了一個遍。
   
   我們談到中國民主,說什麼公民社會、市場經濟、中產階級是必要前提,其實都沒有什麼關係,你看蘇聯、東歐和蒙古是怎麼變化的,蒙古就是典型的反例。蒙古當年政治轉型和民主化的時候,有什麼公民社會、市場經濟、中產階級啊?他們那時的對外開放和經濟改革都比中國差得多,說轉就轉了。
   
   權力該限制,權利該保護
   
   你看我們的80年代是怎麼走過來的?談到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有憲法沒憲政,最重要的一點是,這些國家沒有經歷過發現經驗的過程。對西方建立起來的憲政,不知道它是怎麼來的,只覺得要抄過來,但自己又沒有經歷過那個過程。當年蘇聯和東歐為什麼在1989年一陣風似地全都轉過去了?就是因為共產黨幾十年的專政讓大家從反面經歷到那個過程,包括老幹部自己都發現,他們那套專制到時候會整到自己頭上來。捱整的人原來都整過人。“文革”前夕,周揚說:“當年批判胡風的時候,胡風就講過:‘從批判胡風起,中國文壇將進入中世紀’。現在我老想著這句話。”可當年你周揚怎麼不早想到這句話呢?因為當年你是整別人的,不會設身處地想到會威脅到我。劉少奇整別人的時候也沒想到會整到自己頭上來,結果共產國家居然把極權專制這個邏輯演變得如此徹底——一般的專制是不會演變得這麼徹底的。並不是所有的革命都是整倒別人之後必定會整到自己,而中國居然就搞得那麼徹底,這就給幾乎所有人自作自受、痛定思痛的經驗教訓。這種經驗使大家才知道,權力是該限制的,權利是應該保護的。蘇聯、東歐、蒙古就是這樣轉變的。中國上個世紀80年代全社會都有自由化的願望,如果不是“六四”也就轉變過去了。今天要轉變反而比當年更困難。
   
   80年代是中國全面改革的最好時機,因為那時朝野之間有很廣泛的和解。那時,高幹子弟和平民子弟也走得最近。80年我們搞競選,劉源在北京師院也出來競選,發誓中國一定要搞民主,還舉例說他們一家人在“文革”中死了四個,六個坐牢。在“文化熱”,“叢書熱”中,象李盛平、陳子明他們的華夏文庫編委會,鄧樸方還是掛名的負責人。
   
   八九民運初期,“4·26”社論說要“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大家都嗤之以鼻,因為大家都認為不會動亂。現在要說發生動亂,不少人就信了。這不全是共產黨洗腦的結果。這也是因為大家都感到,今天的中國遠比當年更不和諧,官民矛盾更深,朝野之間更多敵意,社會更不公正。
   
   歷史情況馮勝平講得也不對,說共產黨就是靠“打土豪,分田地”起家贏了天下,哪有這麼回事啊。曾經一度共產黨想靠“打土豪,分田地”的方法贏得民心,結果招致很多人的反感,不得不廢掉這一條,改成減租減息。因為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是一樣的,私有觀念根深蒂固,沒有多少人認為剝奪別人的私有財產是對的,除非被認為是不義之財。共產黨搞共產都是在奪取政權之後才實行的,都不是老百姓自發搞起來的。
   
   說今天中國的老百姓“仇富”,光想著怎麼再來一場“打土豪分田地”也是不對的。他們不是因為你富就仇恨你,是因為你的富來路不正。他們不是想再來一次共產,他們是想要回權貴們的不義之財。過去共產黨搞革命,是非法地剝奪人家的合法財產;現在我們提出要清算,是合法地剝奪你非法得來的資產。
   
   馬克思發明了剩餘價值理論,發明了剝削理論,共產黨是憑著這套理論去共人家的產。現在這套理論早已徹底破產了。最近,法國學者皮凱蒂的書《21世紀的資本論》很暢銷,引起很多爭論。皮凱蒂說現在世界貧富太懸殊,他提出的解決方案是對富人多收稅。這個方案好不好,可行不可行暫且不說,但收稅就是承認富人的財產是正當的。這就和馬克思提出的“剝奪剝奪者”的辦法根本不同。從這點看,歷史還是有點進步的。(未完待續。 選自明鏡出版社 《中國新震盪》)
   網友熱搜: 中國研究院 、研討
(2016/07/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