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独往独来
·朱忠康选编:“毛病养成恶习”的纵深观察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出售
·朱忠康选编:高层秘闻: 无法无天的伤害同志与人民是罪行
·朱忠康选编:断子绝孙的“伟大事业”
·朱忠康选编:共产主义意味着战争饥饿死亡和环境恶化
·朱忠康选编:一个在中国流传90多年的巨大错误口号
·庄晓斌: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如何翻墙”系列:Lantern(蓝灯)——开源且跨平台的翻墙代理
·朱忠康选编:日本兵和红卫兵。毛泽东外孙女身家50亿 发家史曝光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出售
·韩连潮:该是美国重新考虑一中政策的时候了
·用口语化告诉你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
·阿妞不牛的博客:人神共愤:中华文化毁灭纪实
·程晓农:习近平力挽狂澜 引领中国大倒退
·中国顶级高干子女任职名单
·郑贻春:实现民主,必须首先破除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
·博谈网|佚名:未来的中国一定不是自干五得瑟的乐园
·毛远新交代材料:文革完全错了彻底错了
·林彪专机的黑匣子找到了 内幕很惊悚
·民主中国|余杰:谁是习近平的精神导师?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香港大书城》出售
·胡绩伟谈胡赵新政失败深层原因
·董 狐:文革50年,习大大搞个人崇拜和新文革,走毛路,园‘皇帝梦’,是自
·林绿野:太平天国与中共天朝之相似性
·宋任穷家族后人的美国生活
·开国大将之子罗宇逃到美国:习近平没有第三条路
·昭明:习、王生巇罅,江、胡结盟抵巇反击 ——任志强敢言必能负重,王岐山
·吃着〝人奶宴〞官升正部级 主管中国人道德规范
·董狐:六中全会或提前以王岐山取代习近平
·伊拉克9年沧桑巨变 戳穿了多少谎言?
·曾金燕:贾葭,网络时代“多余的人”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一直被隐藏的诺贝尔委员会对莫言的颁奖词
·又有171发公开信党员要求罢免习近平 要求票选总书记
·李乔:关于“少帅”张学良的九个真相
·朱学渊旧文:回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
·一个内部讲座,观点犀利惊人
·惊人内幕 中国人的钱到哪里去了?
·中韩一比吓一跳——朴槿惠给习近平带来的启示!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香港大书城》出售
·林立果——革命濁流中的叛逆者
·董 狐:「巴拿馬文件」将加速习总倒台中共崩溃
·党媒自曝秘密聚会抨击毛周 亡党已成公开的“秘密”
·李小琳须惩治 习近平姐夫的事情了结了
·毛泽东曾想带我私奔出游
·毛泽东读了17遍《资治通鉴》 读了5000万字 害死8000万人
·听雨楼主的博客:我所知的“毛妃的又一轶闻”
·伍凡:評中共對知識分子和小崗村的講話
·比雾霾更可怕的是于丹! 比于丹更可怕的是鲁豫! 比鲁豫更可怕的是申纪兰!
·董狐:从习近平‘集权争核心搞个人崇拜学毛’等等失败看其自掘坟墓
·昭明:揭秘习近平母亲齐心的小三逆袭上位转正的通奸秘史
·杨继绳: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魏光邺:反右运动若干问题之我见
·聂作平:祖国的杂种
·董狐:习胖与金胖,谁怕谁,金胖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雷洋案最關鍵的五分鐘發生了什么:細節分析.精辟!
·网传中央在内部单位逐步解密《林彪日记》内容太惊人
·吴大江:中国,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国家
·董狐:从权贵红二代反对‘文革重来’看习近平的穷途末路
·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资中筠在习大大与民主党座谈会上:启蒙吧,否则就烂掉了
·万润南:胡锦涛的上司落选总书记内幕
·资中筠 中国为什么日益野蛮化?
·夜问天:自封的“先进”性政党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刘亚洲上将:整人是最卑鄙的人性
·春生:他们是国耻
·中共三巨头死缠同一美女 邓颖超服毒自杀
·董狐:習近平7.1‘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講話, 像是在給中共和他自己立‘
·润涛阎:中美必有一战?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美國蘭德公司:中國現狀分析報告(值得好好看)
·刘亚洲:一亿人脑袋围着一个人转,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好文
·张洞生:中共把马列毛主义吹嘘为「宇宙真理」是愚不可及,末日来临
·陶涵:蒋经国传
·朱忠康:惊世真相 “九二共识”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
·陆社交媒体大面积传未经证实的邓小平遗嘱
·隐瞒前中共党员身分入美籍 华裔男子法庭认罪
·毛岸英五个真实细节 赴朝镀金三个月回国
·葉擎天:進口核廢料使習近平遺臭千萬年
·王朔:中國社會的“四大魔咒”
·董狐 :北戴河会议似成习近平的‘华容道’,脱身后抱头鼠窜回到北京
·俞可平:中共政治面临六大问题 统治危机已现
·中国人令世界厌恶原因
·北大博士揭秘基层政治:官员玩女人算个屁
·董狐:习帝反腐:狠拍苍蝇,轻打老虎,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周有光闲谈过往
·刘亚洲:中日海军差距超甲午海战 四小时全歼东海舰队非戏言
·董狐: 包子的‘爛陷’又露出來了
·张洞生:任何不符合人性的需要和发展的社会经济制度是会被更适合者淘汰的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六点美国印象让我心酸
·董狐:庆丰帝为什么宁要‘鸿忠’,不要‘兴国’?
·向忠发的供词曝中共十大鲜为人知内幕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董狐: 六中全会,包子帝的“困兽之斗”
·毛对特务头子周恩来又用又怕 防到死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战争
·大撒币习将投500亿美元孟加拉,北京狂砸700亿美元 普京成为中国奴仆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
   時間:2016-07-21 21:11
   瀏覽:354 收藏
   
   


   Wechat
   
   中國研究院第11次研討會:“黨主立憲”是唯一出路?(4)
   
   2014年8月28日,旅美學人馮勝平在明鏡新聞網發表專稿《黨主立憲:政治走出叢林,軍隊退出政治——致習近平先生的第三封信》,再次闡發他關於“黨主立憲”的主張。這篇專稿隨後刊於《內幕》第33期,引起廣泛的迴響和激烈的爭論。
   
   9月8日,中國研究院舉行研討會,來自紐約、新澤西和中國大陸的十位學者,以馮勝平第三封上書為話題,各抒己見。明鏡新聞網記者根據錄音整理了發言稿,並經發言者訂正和補充,全文如下。
   
   
   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
   
   
   胡平(《北京之春》名譽主編):
   
   我覺得勝平的很多想法都不對,要批評都不知從何說起。說太子黨這批人“最不裝孫子”?我們曾見過“文革”中,他們的老子被打倒的時候,哪個太子黨敢起來仗義執言,敢反對中央?除了林立果之外一個都沒有!他們做的就是接受,就是認栽。“文革”初期,聯動反過一陣子,因為那時候他們還壓根不相信會整到他們的老子的頭上來,等後來發現果然就是要整他們的老子,他們也就蔫了。
   
   
   胡平
   
   《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電視劇把毛去世之後呼喚鄧小平出山按在高幹子弟身上,就是胡編。我們都是過來人。“文革”那麼多年,特別是“四五”鄧小平被打倒,毛去世之後,鄧復出之前,照理說是太子黨最該活躍的時候,卻沒有一個有頭有臉的太子黨站出來。習近平也好,薄熙來也好,陳元也好,查查這些身居高位的人,他們當年要是有點反抗的表現,今天不知道會吹到什麼程度了!沒辦法,吹不出來,因為沒有啊。
   
   正如索爾仁尼琴在談到斯大林1937年大清洗時講過的那樣:要搞這樣的清洗需要有斯大林,但也需要有這樣的黨:大部分掌權的黨員,直到自己被捕入獄的前一刻,還在毫無憐憫地把別人關進去,遵照同樣的指示消滅自己的同類,把任何一個昨日的朋友或戰友交出去懲辦。也許正是需要一個1937年,才能表明他們神氣活現地標榜的世界觀原來是多麼不值錢。
   
   “文革”就是中共高幹的“官場現形記”。哪一個高幹敢仗義執言反對毛澤東,說毛就是錯的?他們所做的唯一事情,就是表示:主席我可沒反你,我可是忠心耿耿。林彪出了事,也是他們趕快跳出來表忠心:“林彪才是奸臣吶,我們才是忠於你的吶”,趕緊趁這個機會讓自己復出。說鄧小平“死不認錯”?實際上有錯的時候他不認錯,沒錯的時候他還使勁認呢。“文革”的時候老毛整他,你看他怎麼不認錯啊?要他認什麼就認什麼,還信誓旦旦“永不翻案”。因為他們只認權勢,有權勢的時候橫得很,失去權勢的時候就慫了。
   
   勝平說共產黨的統治一定要穩住,這是一個前提。但我覺得,從共產黨歷史來看,有這個前提,一切都沒法談,而且一定是出現最壞的結果。毛搞“大躍進”死了那麼多萬人,到1960年他也不得不做讓步,讓所謂的務實派出來收拾局面。他不敢開黨代表大會,但老不開又說不過去,就在1962年開了一個七千人大會,好處就是不用表決,不用改選,不影響他的權力,但得有個交代,他被迫做了一點假惺惺的檢討,劉少奇就說了些厲害的話。這是62年1月份開的會,當時毛的威信在黨內降到最低點,而劉少奇的威望非常高。可不到半年,到了62年的8、9月份,北戴河會議形勢就轉變了,毛把形勢扭轉了,他利用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說:我們不談別的,就談共產黨會不會垮台,垮台就是讓國民黨來嘛。這話一說出來,那些黨的幹部全都懵了,他們也得考慮一下,黨犯了那麼大錯誤,死了幾千萬人,我們要是真改,改得起嗎?本來大家都以為要發揚民主,要進一步糾正先前的錯誤,可毛澤東這麼一說,全都不敢吭氣了,因為他們知道我們犯的罪惡太大,恐怕改不起,改不起就要下台,下台了誰來?國民黨來!誰敢讓國民黨上來啊?且不說歷史上兩黨的血海深仇,更重要的是他們很清楚,在奪權之後,共產黨對前政敵的迫害是極其殘酷的,所以必須要堅持錯誤,黨的權力絕對不能動搖,蠻不講理,要改也就改到這為止了,絕對不能再進一步地改。所以“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牛鬼蛇神一起出來,千百萬人頭落地”等嚇人話都出來了。
   
   雖然很多人不像毛那麼橫,那麼惡,但他們是黨的人,他們把黨的權力置於首位,沒人敢突破這個禁忌,有的是自作多情把自己劃在黨裡。1962年以後最令人驚訝的一點就是,毛澤東在對人民、也是對他的黨犯了那麼大的過錯之後,反而權威達到頂峰,到頭來毛把劉少奇這幫人一個一個地收拾,都打成“走資派”整了一個遍。
   
   我們談到中國民主,說什麼公民社會、市場經濟、中產階級是必要前提,其實都沒有什麼關係,你看蘇聯、東歐和蒙古是怎麼變化的,蒙古就是典型的反例。蒙古當年政治轉型和民主化的時候,有什麼公民社會、市場經濟、中產階級啊?他們那時的對外開放和經濟改革都比中國差得多,說轉就轉了。
   
   權力該限制,權利該保護
   
   你看我們的80年代是怎麼走過來的?談到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有憲法沒憲政,最重要的一點是,這些國家沒有經歷過發現經驗的過程。對西方建立起來的憲政,不知道它是怎麼來的,只覺得要抄過來,但自己又沒有經歷過那個過程。當年蘇聯和東歐為什麼在1989年一陣風似地全都轉過去了?就是因為共產黨幾十年的專政讓大家從反面經歷到那個過程,包括老幹部自己都發現,他們那套專制到時候會整到自己頭上來。捱整的人原來都整過人。“文革”前夕,周揚說:“當年批判胡風的時候,胡風就講過:‘從批判胡風起,中國文壇將進入中世紀’。現在我老想著這句話。”可當年你周揚怎麼不早想到這句話呢?因為當年你是整別人的,不會設身處地想到會威脅到我。劉少奇整別人的時候也沒想到會整到自己頭上來,結果共產國家居然把極權專制這個邏輯演變得如此徹底——一般的專制是不會演變得這麼徹底的。並不是所有的革命都是整倒別人之後必定會整到自己,而中國居然就搞得那麼徹底,這就給幾乎所有人自作自受、痛定思痛的經驗教訓。這種經驗使大家才知道,權力是該限制的,權利是應該保護的。蘇聯、東歐、蒙古就是這樣轉變的。中國上個世紀80年代全社會都有自由化的願望,如果不是“六四”也就轉變過去了。今天要轉變反而比當年更困難。
   
   80年代是中國全面改革的最好時機,因為那時朝野之間有很廣泛的和解。那時,高幹子弟和平民子弟也走得最近。80年我們搞競選,劉源在北京師院也出來競選,發誓中國一定要搞民主,還舉例說他們一家人在“文革”中死了四個,六個坐牢。在“文化熱”,“叢書熱”中,象李盛平、陳子明他們的華夏文庫編委會,鄧樸方還是掛名的負責人。
   
   八九民運初期,“4·26”社論說要“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大家都嗤之以鼻,因為大家都認為不會動亂。現在要說發生動亂,不少人就信了。這不全是共產黨洗腦的結果。這也是因為大家都感到,今天的中國遠比當年更不和諧,官民矛盾更深,朝野之間更多敵意,社會更不公正。
   
   歷史情況馮勝平講得也不對,說共產黨就是靠“打土豪,分田地”起家贏了天下,哪有這麼回事啊。曾經一度共產黨想靠“打土豪,分田地”的方法贏得民心,結果招致很多人的反感,不得不廢掉這一條,改成減租減息。因為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是一樣的,私有觀念根深蒂固,沒有多少人認為剝奪別人的私有財產是對的,除非被認為是不義之財。共產黨搞共產都是在奪取政權之後才實行的,都不是老百姓自發搞起來的。
   
   說今天中國的老百姓“仇富”,光想著怎麼再來一場“打土豪分田地”也是不對的。他們不是因為你富就仇恨你,是因為你的富來路不正。他們不是想再來一次共產,他們是想要回權貴們的不義之財。過去共產黨搞革命,是非法地剝奪人家的合法財產;現在我們提出要清算,是合法地剝奪你非法得來的資產。
   
   馬克思發明了剩餘價值理論,發明了剝削理論,共產黨是憑著這套理論去共人家的產。現在這套理論早已徹底破產了。最近,法國學者皮凱蒂的書《21世紀的資本論》很暢銷,引起很多爭論。皮凱蒂說現在世界貧富太懸殊,他提出的解決方案是對富人多收稅。這個方案好不好,可行不可行暫且不說,但收稅就是承認富人的財產是正當的。這就和馬克思提出的“剝奪剝奪者”的辦法根本不同。從這點看,歷史還是有點進步的。(未完待續。 選自明鏡出版社 《中國新震盪》)
   網友熱搜: 中國研究院 、研討
(2016/07/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