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土耳其为什么发生军事政变]
藏人主张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土耳其为什么发生军事政变

   曹长青:土耳其为什么发生军事政变
   
   
   
   多年前曾去土耳其,路经首都安卡拉的一所大学时,看到学校门口停着一辆坦克,并有几十名手持冲锋枪的士兵,当时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件,马上想过去采访。但陪同的朋友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在安卡拉等大城市,大学门口一直是有士兵把守的,为防范左派学生和宗教狂热份子冲出校园闹事。


   
   
   
   这个安卡拉大学门口坦克士兵的画面,生动地体现了土耳其这个穆斯林宗教国家向世俗社会转型的艰难和成就。
   
   
   
   911事件时,全球的穆斯林国家,除了土耳其和孟加拉国国,都没有真正的民主选举。在美国领衔军事反恐之后,全部阿拉伯国家以及主要穆斯林社会,都不同程度地出现反美游行示威。
   
   
   
   但有两个穆斯林社会例外,一个是印度——伊斯兰教是印度的第二大宗教,有10亿多人口的印度14.6%信仰伊斯兰教(2011年统计约1亿7千7百万人),是全世界第二大穆斯林社会(第一是印尼),却没有发生任何一场支持拉登的反美示威。
   
   
   
   另一个就是土耳其。穆斯林在印度虽然数量大,但毕竟是少数民族(信印度教的人占多数),但在土耳其,七千多万人口绝大部份人信仰伊斯兰教。清真寺在土耳其几乎像在伊朗那样遍布全国,宗教活动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但在土耳其也没有爆发大规模的反美示威,更没有听说那里有恐怖份子基地。
   
   
   
   为什么有近两亿穆斯林人的印度、主流社会是穆斯林人的土耳其,成了穆斯林社会的“例外”?最关键的因素是这两个国家实行了西方式的民主制度,从宗教国家变成了世俗社会。印度自1948年独立以来,至今已进行了十多次全国大选,一直实行民选议会政治;土耳其自1923年建立共和国以来,就实行“共和”制度,走亲西方的、世俗的、市场经济的民主道路。
   
   
   
   土耳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里唯一的穆斯林国家,并且不是像波兰、捷克、匈牙利那样近年才加入,而是在60多年前北约刚建立时就加入,成为西方自由世界的盟国,并在美军领衔的韩战中,派出了除美国之外最多的军队。
   
   
   
   土耳其为什么走了这么一条跟其它阿拉伯及穆斯林国家不同的道路?这主要在于土耳其的独特历史,应归功于土耳其曾有一位杰出的领袖凯末尔.阿塔土克将军(Kemal Ataturk)。
   
   
   
   十五世纪中期,康斯坦丁的拜占廷崩溃,奥斯曼帝国成为接替者,统治了土耳其及周边横跨欧美阿拉伯湾的区域。在二十世纪初,奥斯曼帝国崩溃,青年军官凯末尔.阿塔土克领导了独立战争,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这位被土耳其人敬仰为国父的将军可以说是一位全盘西化者,他的主要理念是要把封闭、保守、政教合一、伊斯兰教化的土耳其变成一个世俗、开放、政教分离、西方化的民主社会。他确定的立国原则是:“一边倒,倒向西方”!
   
   
   
   他使用军事手段,关闭了伊斯兰宗教法庭,把教育从阿訇(伊斯兰教士)的手中夺回来;提倡女性权利,使用西方的日历,强行把政教分离,推行世俗化。在那样封闭的穆斯林社会,能够产生这样一位具有反叛、改革、追求西方文明价值的领袖,实在是个奇迹。
   
   
   
   在安卡拉的时候,我怀着深深的敬意去参观凯末尔将军的纪念馆,还在那里买了一本研究他的专著《阿塔土克和军队》(Ataturk and the Military)。这位将军戎马一生,酷爱军事,但在他的纪念馆里,却找不到一张他穿军装的照片,更没有他穿过的将军服展览。我看到的全部照片绝大部份是西装领带,还有些土耳其传统服装。可见这位将军是多么西化。纪念馆中还有一套他的锻炼设备,弹簧拉力起卧器,跟现在的锻炼器差不多,只不过是木制的。锻炼器和照片上他高大结实的身材,都证实这位将军相当有纪律性,注重节制。
   
   
   
   这位将军手下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土耳其军队强悍善战,在韩战中是出名的;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支军队成为把土耳其变成世俗社会的重要保证。军队在土耳其有相当独特的地位,待遇高,有自己的俱乐部和专项服务机构,而且媒体不可随便批评军队。同时该国有严格的法律,任何宣传极端伊斯兰宗教以及仇恨言论的,都将被治罪,军队并严厉打击伊斯兰原教旨组织和分裂活动。
   
   
   
   现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T. Erdogan)在1994年当选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的市长。那时他就是一位狂热的伊斯兰教政治人物,在公开演讲中反对土耳其申请加入欧盟,呼吁退出北约,并朗诵诗说:清真寺就是我们的军营,圆顶就是我们的头盔,经书是我们的刺刀,信仰者就是战士。全世界的绝大多数穆斯林人,都期待土耳其站起来开始反抗(西化)。土耳其军方当时毫不客气地逮捕了这位声望很高的市长,经审判,判处他十个月的刑期,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强烈认同、欣赏西方文明的凯末尔将军留下这样的遗产: 只要土耳其政府走向伊斯兰宗教化,军队就出面干预,推翻那个(即使民选的)政府,重新大选,直到有了不再倒向伊斯兰宗教化,而是继续朝向世俗化的政府。
   
   
   
   土耳其军队从来没有谋求一直掌权,每次“干政”之后,政府回到世俗民主派手里,军队就回到军营,还是一支专业化军队。土耳其军方在1960年,1971年,1980年曾发动过三次军事政变,制止了伊斯兰势力掌权。1997年时,当热衷伊斯兰宗教的厄尔巴坎(Erbakan)总理要把土耳其拖向宗教社会的时候,土耳其军方出面干预,迫使他下台,使权力又回到温和派、世俗派手中。
   
   
   
   埃尔多安当年虽曾被军方逮捕判刑,但他被赦免后,创建了伊斯兰主义的“正义和发展党”,该党赢得大选后,他出任两届总理。2014年他以51.71%的选票当选总统。在过去十多年执政中,埃尔多安明显要把土耳其伊斯兰化。他曾强烈支持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激烈批评埃及总统塞西将军是“暴君”,因塞西领导军方推翻了极端伊斯兰的穆兄会总统。他派嫡系掌控国营和民营传媒,宗教渗入政治,热衷伊斯兰主义。他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总统穆尔西的好友同志,理念共鸣。虽然他得到教育水平不高的基层民众的支持,但是与开明派(信奉凯末尔主义的世俗派)和年轻世代渐行渐远,矛盾越来越大。2013年土耳其曾爆发大规模的民众抗议事件,反对埃尔多安推行伊斯兰主义和威权统治,被称为“土耳其之春”,是土耳其世俗力量和宗教势力的一次较量。埃尔多安随即下令全面禁止社交媒体“推特”,等于是要封网。
   
   
   
   埃尔多安知道军方的世俗化倾向和历史作用,所以他上台后,就削弱军方权力,2011年曾以兵变为由,逮捕判刑了二百多名军官,当时土国最高军事首长的总参谋长和陆海空三军司令都辞职抗议。结果更给了埃尔多安机会,任命偏向伊斯兰主义或臣服他的人掌握了军权。
   
   
   
   这次土耳其发生军事政变,就是有一些将军忍无可忍,试图像过去那样通过政变来阻止土国的伊斯兰化,把国家拉回凯末尔将军确立的世俗化、西方化、现代化的轨道。但他们功亏一篑,最后失败。
   
   
   
   埃尔多安总统本来就视军方为眼中钉,所以更会利用这次政变而清洗军队,现在不仅逮捕了近三千官兵,并以此为借口,随即解除2745名法官的职务,并向近200名法官和检察官发出拘捕令,要在军队和司法系统大整肃,为他进一步摧毁凯末尔将军的遗产(世俗化宪法)、把土耳其伊斯兰化而铺就道路。
   
   
   
   所以美国福克斯电视战略分析家、美国退役军官(也是作家的)彼得斯(Ralph Peters)今天以“土耳其最后的希望破灭”(Turkey’s last hope dies)为题分析说,这次军事政变,是阻止埃尔多安推行伊斯兰化的最后机会,结果失败了,土耳其将走向黑暗。
   
   
   
   2016年7月16日于美国
   
   
   
   ——原载《长青论坛》 cq99.us
(2016/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