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东海一枭(余樟法)
·倒戈须趁早,自救要及时
·语言腐败的根源(外三篇)
·马家人唯一的出路和最好的归宿
·汉回问题微言集
·面对一法案,喜怒两重天
·所谓文明共同体
·不许物转心,争取心转物(外六篇)
·关于言论问题和道德问题---重申一个王道原则
·诋毁圣贤是否属于言论自由?
·只有仁本主义之政才能救中国
·教育和洗脑的区别(外四篇)
·最高检察要自检(外三篇)
·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中美各有各的病
·中美各有各的病
·以何为本是关键
·打美攻台欲何为?
·马美之争、儒马之争和儒美之争(外二篇)
·关于马美之争的预测(外四篇)
·贫穷探因
·敌视自由,不配为儒
·原子化社会
·恕道和人权----恕道的积极化理解
·让领导先
·四个首脑,好坏各二
·说真话的意义
·唯物主义伪信仰之可怕
·中华复兴最大的拦路虎
·内中国而外美国,内美国而外中共
·计划经济和权力市场经济
·民意民愤的全球性表达(外五篇)
·鲁比奥先生有误
·马党马民两相辉
·重申东海的警告
·敌友必须辨分明
·中华复兴最大的拦路虎(修正稿)
·崛起什么(外三篇)
·真相
·临危能一死,心性不虚谈
·尧舜事业亦浮云
·关于做事的四个问题之我见
·你怎样对待天道,天道就怎样对待你
·革弊鼎新待今儒
·新改革的对象和方向
·极权国家为什么科学落后?(外三篇)
·举我仁旗第一人
·奴役他人是罪恶,甘于为奴也是罪恶
·呼吁美国(2013旧作重发)
·伊教最好乃至唯一的出路----回儒微论
·东海随笔:我们的明天一定比苏联的今天更好(外六篇)
·特权阶级的苦
·朝鲜微论(之三)
·关于儒宪答客难
·量变质变和临界点
·本能和本事
·毛病加重,微信被封
·管宁,三国第一人
·人道伟业此为最
·何其无耻分裂乃尔(外三篇)
·纠正一个重大误会,重申一个政治铁律
·导致东海微博被新浪永久封禁的文章
·能救人心,才是救星
·澄清公私观的四大迷误
·三大话语体系微论
·人心里面出政权
·置身黑暗丛林,弱者如何自保
·五个预测
·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总统致敬
·霸道的正义----微论美国发动的战争
·霸道的正义----微论美国发动的战争
·人民是政府的镜子,底层是高层的镜子
·关于美伊问题(微言九则)
·自我绝后和绝人之后
·伊朗人没有为苏莱曼尼复仇的权利
·最不尊重领导人的是马官群体
·宁可得罪别人,绝不得罪自己
·两极主义和美伊冲突
·两大邪恶两灾星----两极主义批判(微言集)
·祸起马家殷鉴近,精生白骨巧言多
·关于利益执法
·我惜英雄胜美人(随笔七则)
·庚子杂论(一)
·可不可以赞美人民
·关于美西对华索赔的三点意见(外二篇)
·中方精英群体和媒体的两个面相(外五篇)
·庚子杂论(二)
·爱国不能主义,爱民必须主义(外三篇)
·庚子杂论(三)
·中美之争的预测和展望
·社会原子化,江湖网笼多(外一篇)
·学富中西一代豪----悼王康君
· 万方多罪问根源
·怀念王康【蒋庆 王康 余樟法】儒家与当代中国—— “中原论儒”座谈会记录
·中华道统和普世价值(外二则)
·马保国的倒掉
·庚子杂论(四)
·大恶无后是天理(外四则)
·唯有防民手段高
·三类非正义外援
·庚子杂论(五)
·人道大义高于国家大义(外八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击蒙】或说:“中国文化最大之偏失就在个人永不被发现这一点上”,大误会也。孟子说:“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大学说:“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这个身当然有个体性,只是并不局限于肉体和意识,还包括本性即天命之性,具有形而上的超越性和万物一体的同体性。

   【击蒙】共识网转茅于轼《每个人都是普通人,不用仰视别人》一文,明显错误或似是而非之处甚多,标题就错。人有正邪贤愚之异,君子小人之别。圣人就是人世间最好、言行最中正、最值得学习尊崇的人。孔孟和历代圣人的圣德,自有他们的言论和行为、理论和实践为证,名副其实,可不是被神圣化的。

   【击蒙】文章说:“现在,又有一些人打着儒家或国学的名号,又将中国的某些古代人物和传统文化神圣化,他们乱解经典,把错的也解释成对的,把黑的也解释成白的,千方百计地涂沫经典,让经典笼罩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光环,总之一句话,“圣人”总是对的。”盗贼总是错的,圣人总是对的。有问题吗?

   【击蒙】浏览茅文,悲哀莫名。五四谬种,流传百年,流毒无限。将中华文化、文明和历史妖魔化,乱攻经典,把对的说成错的,把白的说成黑的,千方百计地抹黑经典和圣贤,谁都以唾上一口为荣。总之一句话,经典和圣人总是错的。茅于轼是个颇有正义感的老人,尚且如此愚昧颠倒,遑论他人。

   【击蒙】崇拜圣人并非要“把自己命运和希望寄托在圣人的手中”,而是以圣人为楷模,树立正确的三观,健美自己的人格。同时,普通民众“把自己命运和希望寄托在圣人的手中”也没有错,怕就怕圣贼颠倒,错认盗贼为圣人而拥护支持之,错把圣人当盗贼而排斥打倒之。那就是自作孽了。

   【击蒙】五四至今,各种学派党派,立场观点不同,善恶正邪不同,但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蠢。要找一些不坏的人还不难,要找几个不蠢的人,难于上青天也。官场蠢猪衮衮,学界蠢贼攘攘,书店蠢书巍巍,媒体蠢话滔滔。好人正人的蠢,尤其令人悲哀和沮丧。

   【击蒙】世人本来难于从善,易于从恶,蠢到一定程度,更是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启蒙派客观上充当了极权主义的文化先锋,甚至不少人直接作了政治帮凶,要因在此。东海有一个定律:恶必愚,愚易恶。愚昧之人很容易恶化和助恶,愚昧是极权主义成长和成功的最佳土壤。

   【击蒙】或说,君子既要超凡入圣,还要超圣入凡,直到凡圣泯却。答:这是佛教的说法,非儒家所宜言。圣人境界至高无上,孔子道德至大无外,谁能超之又如何超之?佛教可以说:丈夫自有冲天志,不向如来行处行;儒家如果说,丈夫自有冲天志,不向孔子行处行,那就自外于儒门了。

   【仁政】一定的贫富差距是人类社会的常态,不宜政治性地均平之。但必须强调两点:一是贫有保障,政府有责任为贫弱群体提供一定的生活医疗保障和义务教育;二是致富有道,致富必须遵循法律的轨道,不能损公肥私损人利己,当然,富人的合法财产也有法律制度严格保护。贫富强弱都有安全感。

   【道眼】或问:“康德认为无法证明神存在,但必须把神作为实践理性的精神公设,否则,精神生活和自由就会毁灭,就不会有人的责任;尼哈曼特认为无法证明神不存在,但必须公设神不存在,否则,精神生活和自由就会毁灭,就不会有人的责任。”两说都不对。天赋人格,独立精神。神之有无,置而不论。

   【历史眼】郭世佑教授说得对:“无论谁,无论采取什么手段,都不可能完成改变和消灭历史。”人心自有公道,历史自有公道,没有人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人。大善大恶必然进入历史,大善遮蔽不住,大恶掩盖不了,善恶更颠倒不了,这是历史的铁律。

   【历史眼】唐德刚说:“太平政权原是近代中国第一个实行社会主义、同吃同住同劳动、最进步的平民政权。但是它却保留了朕即国家,君贵民轻的最反动政治哲学。”没有最进步,只有最反动。君贵民轻反动,社会主义、民粹主义更反动,神本主义邪教更是反动之极。唐德刚这种眼光,也配称为历史学家。

   【颠倒】传统常态是尊圣贤,亲君子,远小人,贱不肖,逐盗贼。五四之后一反常态,乾坤颠倒,辟圣贤,远君子,亲小人,尊不肖,拜盗贼,仿佛古来六大反儒派全都投胎到现中国来了,又仿佛寓言中那些厌香逐臭之夫从海上转移到陆地并无限繁殖起来,熙熙攘攘主导中国。

   【中西】肯定美西没错,否定传统大错。中西比较要注意两个问题:其一、应该横向展开,历史对历史,不能以现代美西文明对比传统中华文明;其二、应该坚持王道原则,不能以西方标准衡量中华文明,不能西方中心主义。以新礼制德治开辟中华文明新一轮,这是赶超民主法治和美西文明的唯一法门。

   【中西】论文明度,儒家王朝远高于非儒家王朝,中华文明远高于西方文明。欧洲中世纪,封建割据战争频繁,生产力发展停滞,人民苦难深重,被称作“黑暗时代”。相对应于欧洲中世纪的中国,自东晋至明朝,其中既有东西晋、南北朝的混乱,也有唐宋元明的强盛,文明度整体上远高于欧洲。

   【中西】中西历史都是光明与黑暗拉锯交织而成,比较而言,中国光明占据的时空范围较大。这个看法对启蒙派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他们有一个特点:对中国史惯于挑黑暗面看,越看越一无是处,光明处也要说成黑暗;对西方史专挑光明面看,越看越赞不绝口,黑暗处也要说成光明。

   【历史眼】夏商周不是奴隶制,并非没有奴隶。《甘誓》是夏启准备讨伐有扈氏时在发布的战争动员令,其中说:“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孥戮汝。”孥通奴,指降为奴隶。可见,夏朝之初就有了奴隶。夏商周时有奴隶,主要来源是战俘和罪犯,这在学界堪称共识。

   【定律】民德低下是源于官德恶劣,官德恶劣是因为政治无道,政治无道必导致官民俱苦,民不聊生必继以官不聊生。这是普适于古今中外的政治定律和历史规律。恶必有后患、必有代价而没有赢家,赢得一时会输得更惨。

   【暴秦】邪人恶势力视正人如仇,以君子为敌,殊不知,它们最凶恶的敌人往往出在自己内部。这就是最好的证明:所有秦法家、大量秦朝宗室和功臣死于自己人之手。归根结底秦朝也是亡于自己人。没有李斯赵高卖君改诏,没有胡亥杀兄害弟和变本加厉的暴虐,就没有陈胜吴广项羽刘邦们的机会。

   【暴秦】或谓儒法并用方为善。这是不明法家之真相。儒法两家,一善一恶,一正一邪,两家并重,会精神分裂的。儒家自有制度和刑法,用不着法家掺乎混杂。法家的错误是意识形态的错误,具有原则性、根本性和不可修正性。就像杀害无辜者,非下监狱不可;断绝善根者,非下地狱不可。

   【暴秦】剧中墨家与商鞅勾搭成奸,史书中无此记载。但墨家与秦国确有勾搭,颇受秦王尊重。《吕氏春秋•去私篇》载:“墨者巨子腹(黄享)居秦,其子杀人。惠王曰:先生年长矣,非有他子也,寡人已令吏勿诛矣。腹黄享对曰:墨者之法,杀人者死,伤人者刑。王虽为赐,腹不可不行墨者之法。遂杀其子。”

   【暴秦】甘龙,秦孝公之臣,反对商鞅变法。此人与杜挚正派而迂腐,政治智慧和论辩水平都不高。甘龙结局不见于《战国策》、《史记》、《资治通鉴》等正史,应为寿终正寝。其裔孙甘茂、甘罗都受到了秦国重用。电视剧把甘龙颠倒成负面人物,并让他被秦惠王斩首,胡编乱造。

   【暴秦】商鞅建设而成的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奴隶制,法网繁密,动辄得咎,全民皆奴,而且自由度比夏商周的奴隶低得多。变法之初一二十年内,民众通过勤耕力战,确可尝到一点甜头,但换来的却是永无休止的沉重奴役,人身自由、人生乐趣被彻底剥夺,完全成了农作和杀人的机器。

   【暴秦】《苏秦列传》:“出游数岁,大困而归。兄弟嫂妹妻妾窃皆笑之,曰:周人之俗,治产业,力工商,逐什二以为务。今子释本而事口舌,困,不亦宜乎!”于此可见当时民风之势利和民德之低劣。周人尚且如此,各国只有更坏。社会恶化为暴秦的成功提供了适宜的土壤。

   【暴秦】电视剧中,商鞅有子寄托于墨家,高圆圆扮演其妻,主动赶赴刑场,演出了一场知几同死的浪漫戏,真是想得美。事实上商鞅无后,所有法家都无后嗣,这也是法家不约而同的一大共同点。商鞅是被秦惠文王族灭的,不仅妻和子,所有族人都难逃一死。2016-7-25余东海

(2016/07/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