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從打噴嚏想到的]
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打噴嚏想到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打噴嚏是很自然而又正常的現象。我相信沒有誰不打噴嚏,如果有這樣的人的話,可能需要看醫生,因爲打噴嚏是自然生理機能,把鼻腔内不潔的東西或不需要的東西排出體外。

   但我留意到,打噴嚏的習慣或方式,不是個個一樣。我見過一個小女孩,不知是不是父母曾經警戒,打噴嚏不禮貌,因此她打噴嚏的時候,她是用手捏緊鼻孔,讓氣不從鼻孔噴出來,因而沒有什麽聲音。這種滅聲噴嚏,我認爲不好,甚或不衛生,因爲不讓刺激鼻腔的異物爽快地排出體外。

   與這另一個極端是,有些人打噴嚏,驚天動地,嚇人一跳。我父親便是這樣。他打噴嚏的時候,除了噴嚏的正常聲音外,還加上他奮力的大喊一聲,造成非常震蕩的聲音污染效果。我們家人習慣了他這一套,一見他作動要打噴嚏時,(這不難察覺,因爲他有很明顯的起動姿式)我們便找地方躲避,一方面避開震蕩,二方面也防他把胸肺也打出來。

   這兩種打噴嚏方式都是不足爲法的,都失諸不自然。其實,要打噴嚏,就自然讓它發出來便是了。要有禮貌,不影響他人或不嚇怕他人,可以的話,站到一旁,拿出手帕掩口鼻便是了。

   至於打噴嚏另一習慣,(這習慣不由你控制)是次數,有人打一個,有人打兩個,有人打三個,也有人像機關槍一樣,連珠噴出。最後這一種,多數是鼻敏感,雖然打得密,卻是沒有力的,搔不着癢處。

   我打噴嚏,一向是兩個,不多也不少,我對此十分滿意。但大概三、四個月前開始,情況有所改變,便是打了兩個之後,不能停止,而是繼續打下去,好像無窮無盡,最後唯有用那個我不主張的做法,用手捏著鼻樑,加以制止。

   我起初以爲這衹是偶然,但後來出現的次數多了,變成常態。這表示我的身體,或生理,起了新的變化。我是喜歡尋根究底的人,特別這事發生在我身上,更要知道爲什麽。

   我留意到,是鼻水,或鼻的分泌物,增多了,當它流過我的鼻腔某部分時,引起刺激,令我打噴嚏。爲什麽分泌物增多,是冷空氣嗎?是空氣乾燥嗎?可能是的,但也不盡然,因爲以前從來沒有這個問題。

   又,以前不論什麽情況引起,我打噴嚏是兩個便可奏效,不多不少。現在不成了。爲什麽?我發覺是力度減弱了,不能夠把鼻腔異物一噴而出,於是一打再打。

   後述原因解釋了爲什麽打噴嚏,打了兩個還不停止。但鼻腔水份分泌多了卻不知何故?我多方思量,想出了一個原因,或者是一個假設,可能雖不中但不遠矣。大家見到嗎?人老了,皮膚起了皺紋,不衹是眼的魚尾紋、頸紋,手臂(特別是前臂)也有紋。其實是全身皮膚也起紋,衹是時間有先後而已。

   這是身體肌理鬆弛的現象,隨著年紀老大而發生,而且“愈演愈烈”,全身都會出現。

   我進一步想,這種鬆弛現象衹限於表面的皮膚嗎?當然不是。身體内部各部分的肌肉自然也是逐漸鬆弛的,包括五臟六腑、眼耳口鼻,衹是次序先後不同而已。我想,我們身體有些閥門,控制分泌物流通,若這些閥門肌肉鬆弛的話,分泌物便阻攔不住,自動流出來了。以前我打噴嚏,除了可以有力,打兩下便把鼻腔内的異物排除出體外之外,還可以進行“震蕩療法”,把閥門刺激一下,收緊肌肉。但現在已經沒有這個氣力了。

   想到老人會大小便失禁,這是源於同一道理,我是朝這個方向前進了,悲乎!

(2016/07/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