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曾节明文集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驳中共党官袁南生驳倒果为因的大谬论
   
   
    上周在独评偶然读到唐夫先生推荐的帖子,题:《愤青外交把中国害惨了》,贴中高度评价并推介中国外交学院共产党党委书记袁南生的文章——《中国外交“愤青”现象为何千年不绝?》。


    文中,身为中共党官的袁南生,居然认为“愤青”,是历史上中国辱国、亡国的原因,并把宋朝、明朝的灭亡,归因于“愤青误国”、、、、、、
    这完全是倒果为因的大谬论。
   
   
    首先就常识的角度来看:宋朝和明朝的政权,是否掌握在“愤青”手里?非也。既然国家权力不在“愤青”的手里,又谈何愤青“误国”呢?
    袁南生自己也不敢说“愤青”掌权,但他辩称:“愤青”绑架了明朝崇祯皇帝,导致明朝亡国。
    这就怪了,“愤青”怎么绑架不了宋徽宗、宋钦宗、宋高宗呢?宋徽宗、宋钦宗、宋高宗不更是“愤青”的反面吗?宋朝的主战派(即袁南生之流所斥的“愤青”)不是声势浩大吗?“愤青”既然可以绑架更加集权的明朝皇帝,也应该更能绑架更加优容的宋朝皇帝才对呀!
    其实,手中无权的愤青,对朝政的影响最多也就是舆论压力而已,此种压力,对宪政民主国家政府当然具有很大作用(选票的威力),但对君主专制的政府,作用就很有限——因为皇帝或实权大臣不料你,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那种“愤青绑架了崇祯帝”的说法,纯属脑残的胡乱夸张。
   
   
    宋朝、明朝灭亡(即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实原因,就自身来说,是因为皇室(宋朝的赵家和明朝的朱家),为了防范武将造反、保一人一姓之江山,厉行一边倒的“重文抑武”国策,使得军队战斗力不断下降,汉族人自先秦以来的一直旺盛的尚武精神,至宋、明整体枯萎,国家丧失了抵御北方游、猎蛮族的能力。也就是说,赵家——特别是朱家,为逞私欲,宁可把中国亡于外族之手,也在所不惜!这实实在在就是叛国贼的行径!
    这和“愤青”有什么关系呢?宋、明一边倒的“重文抑武”国策,是“愤青”制定的吗?
   
    至于满清在近代的“丧权辱国”,则是鄙劣阴毒的满洲人殖民中国的必然后果,因为这“国”不是他们的国,而是“家奴”的国,他们只不过是鸠占鹊巢的窃国之贼,叶赫那拉氏讲得很明白:“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就是说,量的是“中华”的物力,不是他们满洲的物力;刚毅说得更明白:“宁赠外邦,不与家奴”,就是我大清这抢来的江山,宁可送给外国人,也不还给你们汉人!
    这和愤青有什么关系呢?
   
    满清覆亡后,正值转型关键时期的中华民国,时运不济,其转型惨遭日本入侵和苏联(俄)颠覆的双重打断,终至浩劫大难、、.时至今日。
    试问,这和“愤青”又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愤青”现象,是结果而不是原因,说“愤青”是害国之因,那是倒果为因的谬论。
   
    “愤青”,归根结底是一种心理——一种由本国的惨痛历史造成的虚妄心理。“愤青”其实就是丧权、辱国、亡国历史的反弹,如果一个国家没有丧权、辱国、亡国历史,就不会有愤青。
    正如一个真正强大和优越的人,用不着炫耀自己的强大和优越,一般总是虚弱之徒和“半桶水”,才会拼命炫耀自己了不得。
    试问:英国有什么“愤青”?美国有什么“愤青”?英、美之所以没有“愤青”,是因为英、美两国历史上很少战败,其历史充满了荣耀,迄今仍引领世界文明。
   
    宋朝之前,中国的“愤青”现象很少见,即使有也很不突出,为什么呢?因为宋朝以前的中国,对外很少战败,从未被外族完全征服过,其历史充满了荣耀。
    之后的中国,为什么“愤青”现象越来越突出?因为宋以后的中国,充满了惨痛屈辱的失败:
    自宋朝开始,中国先后被契丹人欺辱、遭女真人分割凌辱、更先后被蒙古人和满洲人彻底征服,两次亡国——特别满洲征服,汉族人不仅遭大屠杀,还被逼得剃头和“毁衣冠”(去掉汉服),这是数千年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满洲人对中国卑鄙下作的殖民统治,又导致中国人积贫积弱积愚,在近代遭逢西方列强和日本的侵害凌辱;满清倒台,中国又遭到日本的全面入侵和大屠杀;日本战败后,中国又遭到某二鞑子集团的征服和荼毒至今,那个十四次公开感谢日本倭军侵华的二鞑子大头像,迄今仍然挂在天安门城楼上、、、、、、
    正是这些数不清的惨痛和屈辱,加上当代二鞑子集团的煽点误导,刺激着一种越来越虚妄的心理——这就是愤青的源泉。
   
    这和“愤青”又有什么关系呢?且“愤青”本来就是1989年后的教育结果之一。
   
   
    综上所述,愤青是结果而不是原因;袁南生的“愤青误国”,完全是倒果为因、避重就轻地大谬论。
   
    怎么解决“愤青”问题?惟有转型进入正常社会,国民在言论自由的环境中获得对称的信息,并且国家获得健康均衡的发展成就,才能逐渐消解“愤青”的虚妄心理。
   
   曾节明 于2016年6月10日傍晚丙申甲午癸亥壬戌于夏寒纽约州
   
   
(2016/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