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逸风文集
·《幫兇者必無所救贖》
·中国人的确不需要启蒙,只需要一个毛贼式的人物即可!!
·為什麼說啟蒙是一種可笑的行為?
·《我观徐水良----談談一具中了毛毒的海外僵屍的持續醜陋表演》
·大陸啟蒙運動已喪失任何意義!
·假基督徒阿珍的婊子文化的表演力问题!!
·谈一下那些追求“食色”的垃圾国民!
·中国人的优秀基因基本上已经丧失完毕
·实践不能检验真理
·作为垃圾中的战斗鸡的克氏!
·十面霾伏,如何淡定?------聊一聊万里尘飘的中国梦?
·《從烏坎事件觀看正義和公平問題》
·我的文革記憶點滴
·李智:《未來中國應該重走殖民之路?》
·中共大陸不會排除 “武統台灣”的可能性
·文革模式其實就是當前的中國模式!
·有關裸奔之後陳氏阿珍的職業選擇問題
·致敬苗德順
·FEAR ---to poet Wang Zang
·关于地主是否民族精英问题答张三一言先生
·《做假见证的陈氏卫珍!》
·说谎者,陈氏卫珍!
·回复陈卫珍一封信!
·《一張紙》
·《習慣》
·可怜的国人“等级优越感”!
·一位开水工的教育情怀
·为高智晟弟兄向神祈求福份
·解读莫言小说《生死疲劳》中的隐喻
·“战争”乃是人类无明状态下的产物
·城市乃是大地上的毒瘤
·在《吃亏歌》歌声中记述我们的教育
·拯救“六.四”与“六.四”拯救
·一个亘古长存的哲学命题——文学是对世界真相的最真切的叩问
·为何中国校园到处悬挂异议分子像?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好汉
·向孩童学习
·“师者”的勇气
·来自月球的控诉
·挥一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雪颂》
·在雲中飄揚
·“毛主席萬歲!”?
·記憶我的六爺
·“全国教育的领头羊”可以休矣!
·错误的思维方式压制个体才能的发展
·你就是上帝!
·什么引起了世界的动荡不安?
·试谈学校道德教育中的负果效问题  
·经典真的回归了么!  
·当代文明世界的基本成分分析
·华德福教育之路
·昏暗的镜子
·华德福教育----- 一次介绍性演讲
·赵昕精神底色里的人性光辉
·爱琴海事件杂感 --我要做什么样子的学问?
·道德是否能够?
·“智齿”记
·疯癫状态下的生命个体
·不要只顾着你们的肉体,而是要顾到灵魂
·談一下全球化的終結問題
·賈敬龍死後
·《意義通訊》之1:關於海外孔子學院裡的教學內容的思考
·《意義通訊》之2--3
·《意義通訊》之4:中華民族可能會成為人類家族裡的少數族群!
·《意義通訊》之5:給大陸氣象科學家支一招——黯黯陰霾乃是穿越千年而來,
·《意義通訊》之6:依法治國、以德治國與惡待百姓的政府
·《意義通訊》之7:關於個體的仇恨來源問題!
·《意義通訊》之8: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政治崩塌
·《意義通訊》之9:感謝賴建平對黑洞婊子陳氏的精準定位!
·《意義通訊》之10:天象之變與人心之變
·2017年世界大勢預測
·《意義通訊》之11:國民黨的末路也是中共的末路!
·《意義通訊》之12:作為藝術的歷史?!
·《意義通訊》之13:關於對陳氏文字的幾句插入式評論
·《意義通訊》之14:平安夜隨想
·《意義通訊》之15:什麼是陽光下最為無恥的罪惡?
·小螞蟻
·《意義通訊》之16,關於“中等收入陷阱”的陷阱
·《意義通訊》之17:關於又一次的欺世謊言TRAPPIST-1星系的出現
·意義通訊之18:惡人自有惡人磨!
·意義通訊之19:當代義和團力量不可小覷,訪民應無關緊要!
·意義通訊之20:關於歐洲基督教的沒落
·意義通訊之21:明天會更美好嗎?
·《意義通訊》之22:從“平等”說開去!
·《末後時代的冰箱》
·《意義通訊》之23:再談全球化問題
·《意義通訊》之24:關於外星人的疑惑!
·關於余志堅先生不得不說的話!
·意義通訊之25:趙鑫,趙鑫!
·《意義通訊》之26:有一顆悔改認罪的心就可以躲避中國的奇災大難
·意義通訊之27:是誰仍在假借人民的名義?
·《意義通訊》之28:人類自己會成為執迷不悟的人類自身的犧牲品!
·意義通訊之29:《童子尿與核彈》
·中共已到了“亡天下”的關鍵時刻
·《意義通訊》之30:再談一下全球化問題
·寫,還是不寫?始終是一個問題!
·劉曉波的“平和民運”時代正在收尾中!
·臆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3, 我是地主崽子
   
   上小學的時候,在填表格的時候,班主任要求我必須在成份一欄裡填上地主二字。因為,畢竟我的祖上是這個村子裡最有名的地主。地主那個詞在我的心中是多麼陌生的一個詞彙。之後小學的五年之中,我理所當然地就是一個地主崽子。
   
   看到其他的同學們都填寫的貧下中農的時候,我的眼中冒出來的是嫉妒。從一年級的同學們的眼裡,我已經成為了另類,是一個怪物,是一個需要被邊緣的被鬥爭的物件。我的記憶裡,經常滿臉吐沫星子和濃稠的粘痰貼在頭髮上,哭著跑到班主任的辦公室裡告狀。現在想起來,童年的時候,的確情緒化,對這些事情還沒有成熟到處變不驚的地步。我想,換做是你,也不可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地主和地主崽子,在我的腦海裡一直是揮之不去的詞語。我是地主崽子,那我的父親應該就是地主。實際上,我的父親也不是地主,真正是地主的是我的爺爺。我爺爺排行老五。按照老爺對兒子們的瞭解,我爺爺是地道的莊稼漢,最喜歡的就是料理牲口和天地。在他的心裡,唯有土能生金,這四個字在爺爺的心裡是最為樸素的信條。所以,熱愛在田地裡勞動,餵養牲口。看著大青騾子拉著的膠輪大車裡滿滿的莊稼,趕著大青騾子碾著麥場裡的麥穗和秸稈發出來的劈啪聲音,對他來說,是一種最大的人生享受。
   
   大爺一般上總是冷著臉頰。臉上有一兩顆麻子坑,很搶眼。他知道自己的責任很重大,全家幾十口子都要依靠著他來張羅。上有老人,下有小子。臉上浮現出來的是一種堅韌的責任感。鄰居家的奶奶說,我走在街上,不苟言笑的樣子有很多地方像我大爺,倒是不很像我那喜歡圍著大青騾子轉悠的親爺。
(2016/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