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谢选骏文集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谢选骏: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慧律法师《死亡的艺术》说:“时间总会过去的;好景不可能长久。”——
   
   那么要如何看破“世间”、看破“人生”呢?这就必须从“无常”下手。


   
   我去逢甲演讲时,教同学们两句座右铭:“时间总会过去的;好景不可能长久。”这两句话将它贴在墙上,可以帮您们度过最痛苦的岁月。
   
   当年,我谈恋爱失败时,非常痛苦;把感情放下去时,要再跳出来是非常苦的。当时,我徘徊淡水河边,看著河面来回低飞的鸟儿,流水波涛起伏;走在台北桥,感到人生如此痛苦,很想跳河寻求解脱,却又不敢。走到河旁摸摸河水冷冰冰的,想想跳下去若淹不死更痛苦了。
   
   在最痛苦之际,翻阅到一本名人的座右铭,一位好莱坞的影星写著:“从那一天舞台上摔下来,断了腿之后,亲戚、朋友、男朋友都远离了我,我的内心充满了痛苦,并且我也悟到了‘时间总会过去的’这句话。”
   
   想到我与她之间,相聚时总要吵架,分离时又会想念,人真是矛盾的动物。在分离、聚散之间,一直想著「时间总会过去的”这句名言,心灵终于平静下来了。
   
   有一次,我到文化大学去演讲,这位无缘的女朋友,也赶上山听讲,我们再见面了;没有旧情绵绵的场面,刹那间,我发现她是业障现前。她问我说:“别后如何?好吗?”我说:“好啊!我活得很解脱。那你呢?”她摇摇头,现出一副苦瓜脸。
   
   所以,我认为人生必须要去体会,去看破它,才能活得更超越。
   
   另外一句“好景不会太长久”。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件圆满的事情,都可能有无常的破坏性,这个世间本来就是一种“无常”的存在。
   
   所以说“无常就是苦”。今天我们拥有一个圆满的家庭,但总有一天必须分离、拆散,再亲密的伉俪、多深情的父子,也总有一天必须分离。
   
   如果我们能把这种“无常”观念存在心中,对生、死就会释然了。
   
   对生、死的看法,佛教就能超越。死对佛教徒来讲是一种“往生”,脱去这具臭皮囊,得到解脱。
   
   有许多看相的先生告诉我,在三十七岁到四十岁中间,会有劫难,可能逃脱不过;小时候,也曾算过命。我现在三十四岁,换句话说再三年就要解脱了,向各位说:“再见!”真高兴,这个世间太苦了。现实生活让我们透不过气,好像从哪个角度看都会有错误,有时比死还痛苦。
   
   但话又说回来,不要说死了就能解脱,必须有修行才能死,要记得念佛号,才能解脱。
   
   ……
   
   法师上面的话好像是对的。因为有人临死的时候却死不了,拖了很久,十分痛苦。
   
   北京一位老基督徒就是如此。癌症晚期,整整三个月,依靠输液,却无法咽气……结果正好我去了,就在他额头上画了一个十字,说了一句“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他一下子释然了,流出两滴泪:“你也是基督徒?”我说:“是的,主让我来看你的……”他说:“我这一辈子对不起主,没有给他做见证……”当晚他就走了,安然无恙了。
   
   所以我就知道了法师们所不能知道的一点真理:靠着自己修行以外的神秘力量,就能安然无恙了。因为“时间总会过去的;死亡不可能长久。”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而过去了的死亡,就成为永恒了。
   
   这也许是法师们无法理解的吧?

此文于2016年06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