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我徐永海在软禁中渡过2016年六四这几天]
徐永海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圣爱团契为被抓的刘贤斌弟兄祈祷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信正访华的德国总理
·给舒海云(Ingrid Jung)女士的信
·圣爱团契众肢体为遭软禁的胡石根祈祷
·受逼迫家庭教会一带领人致信美国总统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领袖王丹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徐永海在软禁中渡过2016年六四这几天

   
   
   
   
   我徐永海在软禁中渡过2016年六四这几天


   
   
   
   我徐永海在软禁中渡过2016年六四这几天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6年6月5日
   
   从2016年5月31日开始,我就开始被软禁,不许外出,虽然还允许出门买菜,但是必须是警察(或警察让联防、特勤)跟着。
   
   我徐永海在软禁中渡过2016年六四这几天

   照片:5月30日我家院门口外的警车和警察
   
   在27年前的1989年2月,我无意中路过缸瓦市教堂,(当时没有任何标志,而且是在西四家具店高楼的后边),我走了进去,我接受了耶稣,成了基督徒。刚刚过去2个月,到了4月份,从胡耀邦去世到6月初,就在北京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事件。我想它应当就是《圣经》中说到“哈米吉多顿”之战,人类历史上最后一次善与恶的大决战。
   
   因为,通过这一事件,使得全世界的人们,开始逐渐清楚地认识到:不论一个理论、一个运动,多么的诱人,如将来要建立美好的社会,那时人人平等,将不再有剥削压迫。但是如果不是高举“爱”,而是高举“恨”,高举“阶级仇恨、阶级斗争”,都会是南辕北辙,甚至会带来文革那样的灾难。
   
   那些日子,我多次与缸瓦市教堂的十来个主内弟兄姊妹——作为基督徒——参加大游行,到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6月3日晚上枪声响起的时候,我正好在西单路口。后来到了西单路口南边的邮电医院(现协和医院西院),作为一个医生,我给伤员逢伤口,尽了一点医生(虽然是精神科医生)的责任。
   
   这段经历,使我们开始认识到,只有耶稣,只有耶稣的大爱——连仇敌都爱,才能给人类带来美好的社会。为此我开始积极传福音,希望大家都来接受耶稣,都来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虽然在开始几年,很多朋友不理解,认为我信仰基督就是意志消退了。好在十多年后,已经没有人再有这样的想法了。
   
   二十六年来,很多民运人士、维权人士,来到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接受了耶稣成为了基督徒。仅如去年“709”被抓的胡石根;还有前几天被抓的李美青、徐彩虹等。湖南的梁太平弟兄,一个湖南来北京旅游的主内弟兄,27日顺路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我们也是这时才认识),可是没有几天他也被抓了。
   
   为此,这些日子,我们为他们祈祷,求主保守他们,保守这些在患难中的主内肢体们和朋友们。
   
   只有耶稣的大爱才能救我们中国,只有人人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才能救我们中国。
   
   可是很多人是想当然地认为,所有的宗教(包括基督信仰)都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甚至,也有很多很多基督教信徒也是这样认为,他们说,基督信仰与科学也是矛盾的,基督信仰就是要通过祈祷等各种宗教仪式活动,来使上帝通过“违反科学的方式(神奇的方式)”来给你好处,如不吃药病就好了,不做手术癌症就消失了等等,为此这些基督教信徒,极力反对生物进化论、宇宙大爆炸理论等等科学。
   
   由于这些人,想当然地认为,基督信仰也是反对科学的,使得,(1)一些信徒越来越愚昧,(2)一些人不再接受耶稣基督,(3)一些人可以理直气壮地打压基督教会。
   
   为此,这些年来,我一直进行有关的科学研究,希望通过科学的方式,来告诉人们,基督信仰与科学并不矛盾,科学可以帮助人们知道“真的存在上帝,耶稣就是上帝,只要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在2016年4月22日至23日,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主席在重要讲话中说到: “共产党员要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加强对青少年的科学世界观宣传教育”。为了回应习近平主席的讲话,近一月来我一直在写一篇文章《通过脑科学来认识宗教对人类社会的作用》,希望来使人们知道,科学与基督信仰并不矛盾。
   
   共产党员可以反对“盘古开天地,女娲用泥土造人,上帝六天造宇宙,第六天用泥捏人”等这些不符合科学的观点;可以反对“不得避孕、人工流产、离婚、同性恋”等这些不符合潮流的思想;可以反对抽签、算命、风水等愚昧活动。
   
   但是共产党员也应当“以耶稣为榜样,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而这正是《圣经》的核心,在《圣经》中使徒保罗说:“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使徒约翰说:“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上帝,因为上帝就是爱”。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写了一个多月。尤其是在这2016年因六四我被软禁期间,我终于完成了这篇文章。我希望,在若干年后,人们既不再认为“信仰耶稣也是意志消退了”,也不再认为“基督信仰与科学也是矛盾的”。
   
   虽然我这几天,我一直不自由,一直被软禁,出门买菜都被警察(或联防、特勤)跟着,但是,我终于写完了此文,望朋友们一读,也不辜负我这段时期被软禁在家,不能出门,失去自由的日子。
   
   《通过脑科学来认识宗教对人类社会的作用》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83f27fd0102x8i7.html
   http://blog.boxun.com/hero/201606/xuyonghai/1_1.shtml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6/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