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徐水良文集
·對《明鏡》《財經全觀察》第74期的一個評論
·也谈反毛颂毛问题
·我怀疑邓文迪是燕子,郭文贵是乌鸦
·再谈颂毛反毛问题
·权贵走卒反道德的原因和本质
·再谈不吃猪肉狗肉牛肉等饮食禁忌
·再批新自由主义谬论
·启 事
·胡安宁自爆一些重大特务活动
·悼朱長超先生,轉喬忠令說法
·在推特上再驳胡平口头改良派
·对郭文贵7月17日爆料的评论
·再批专制独裁造神运动
·二天三叛变的内奸特务胡安宁自曝的部分特务材料
·指鹿为马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
·中共策划假民运的某些历史回顾
·中共掏空中国洗钱到海外
·关于“人民”一词
·再谈中共策划假民运假反对派等问题
·近来对郭文贵问题的部分评论
·在民主阵营中宣扬“没有敌人”,本质上是背叛民主、帮助专制敌人的叛徒或奸
·民主运动和造神运动势不两立
·本月再批毛左黄俄(部分评论合编)
·近来部分意见汇编
·近来对郭文贵问题部分评论汇编
·对黄河边先生最新视频的评论
·闲聊郭文贵每秒5000发机枪
·两日短评
·驳“民运不如贪官”的谬论
·说几点我的意见
·逻辑在哪里?也来说点逻辑和推理
·西方对中国:经济决定论的破产
·再谈台独港独等问题
·对黄川粉和全球性倒退潮流的简评
·到西方学什么?(兼谈西方左右派)
·应该如何看待美国党争(再谈中共党文化党性思维问题)
·对禽兽化反道德谬论的批判
·聊聊刘强东乌鸦燕子反道德禽兽和屠夫魔头
·答刘晓东女士
·再谈杜撰道德婊概念反道德
·黄川粉的奇葩概念和逻辑
·反普适价值政治正确是个国际性大逆流
·捍卫新闻自由,CNN初赢对川诉讼
·他们真是右派吗?
·本人对郭文贵大吹大擂的新闻发布会的评论
·对郭文贵新闻发布会的评论
·离奇的逻辑
·认清狭义民运沦陷区不代表中国民运,捍卫中国民主运动
·近日时事评论
·低档骗子、王牌特工,何来不“被和谐”之说?
·“千年明君”的大小走卒——郭骗郭蚂蚁
·谈川普、郭文贵、贸易战、白左等
·兩日雜論(编辑修改)
·近日讨论、评论和杂论
·再谈郭文贵、民运及其它
2019年
·几则小评论
·几则小评论(二)
·驳李剑芒先生的谬论
·纠正“主权是人权总和”的错误说法
·近日小评论(六)
·近日小评论(五)
·近日小评论(四)
·近日小评论(三)
·近日时评
·关于理和理性问题的一点意见
·再答特线们炒冷饭的歪曲污蔑攻击
·评蚂蚁帮的“朝天阙”
·就致毛魔信、毛魔批示等问题驳螺杆等人造谣污蔑
·关于郭粉、川粉、左右派等等评论
·近日小评论(七)
·关于“人民”一词駁伪右攻击(修改稿)
·华裔鸡婆女老板佛州统促会副主席与川普关系密切引发轩然大波
·为什么有人反對抓特務?
·高智晟在《二○一七,起来中国》中披露的土共特务秘密
·近日再谈策略问题
·在一个微信群的讨论和发言汇编
·对胡平《克服失败主义》一文的不同意见
·孔子究竟是不是世界十大思想家之首?
·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继续讨论: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严家祺王丹《"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的基调根本错误
·蘋果日報报道采访魯德成:在激進與“和理非”之間,天安門一潑,冰封抗爭心
·关于中美两主播电视讨论的随笔:结果出于意料之外的差!
·驳仇恨89民运的谬论
·几句话评焦国标
·全体中国人都要做好准备,迎接中国民主运动新一波高潮以及中国民主和专制的
·评川习会贸易战等问题
·我对香港抗争的意见和判断
·中国人用自己生命和鲜血浇开自由之花
·土公治港,屡创奇迹
·中国大陆人民是很伟大还是很不堪
·再谈维权运动和民主运动
·中共大外宣遭遇空前滑铁卢
·谈红纳粹黑纳粹左右派市场经济等问题
·老徐评论(19-9-7)
·老徐评论(19-9-12)
·驳胡平:既然实弹镇压,难道那是见好,不是见坏?不应该见坏就上?相反倒要
·重发驳胡平旧文: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结束赤纳粹一党专政,建立自由民主平等人权人性化宪政法治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近日网帖汇编改写)


   

徐水良


   

2016-05-30~6-3日


   
   
   萧瀚《为錢楊伉俪的“不公共”辩护》一文,用一般人、普通人的法律自由和权利说事。问题是,钱钟书夫妇是被捧得很高的公众人物,人们有权用符合捧得很高的公众人物的特殊道德标准要求他们。所以,人们有批评和评论他们的权利。这不属于攻击和侵犯私人权利和自由。
   
   又看网上帖子《雷颐:我不太喜欢《围城》里面有刻薄味儿(视频)》
   
   我觉得两位学者说得不错。但别人所加的这个标题不好,与视频内容不合。
   
   我认为,按一般做人标准,钱钟书夫妇至少不是坏人,而且钱钟书是博闻强记、有学问、有一定学术贡献的学者。在那个严酷的时代,能够尽可能明哲保身,保持人格,不做违反人格、伤害他人的坏事,已经很不容易。
   
   而那个钱钟书杨绛与别人打架的事情,我看了双方说辞,杨绛说法基本符合常理,应该比较接近实际情况;而对方一些说法不合常理,有故意歪曲事实说假话之嫌。
   
   但是,因为钱钟书成为被捧得很高学者型公众人物、公共知识分子,人们因此用符合这个身份的比较高的道德标准来要求、评论和批评他们,也是正常的,是行使正常的批评自由,只要不是个别人那样恶意捏造、造谣诽谤,就不属于有人指责的人身攻击或否定他人自由及权利的行为。
   
   对钱杨夫妇评价这个问题,之所以现在引起轩然大波,原因在于,历史已经前进,现在的时代,已经与钱钟书当时所处时代完全不同。当时是毛共高压极权残暴统治,而现在,我们正处于全民奋起要求结束中共统治的时期。如果当时明哲保身已经是一种道德上法律上的高标准,那么,现在就远远不够了。现在需要的不是明哲保身,而是奋起反抗。这就是许多人批评钱杨夫妇不敢反抗而与中共妥协的原因。所以,这虽然对钱杨夫妇是过高的道德要求,但强调的是未来历史所必须提倡的道德和法律要求,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徐贲先生的文章质疑:“沉默是知识分子的“权利”吗?”
   
   我认为,徐贲先生的文章有一定积极意义。所有的人,尤其对于知识分子,在道义上道德上,有讲真话、维护真相和真理的道德义务。然而,徐文否定沉默权利,是不对的。沉默当然是所有人,包括知识分子的法律上的权利,但不是道德权利。钱是做学问的楷模,但不是做人的楷模。
   
   一般说来,法律是人们行为的底线、是低标准,法律规范是任何人都必须遵守的国家强制性社会规范。道德标准则高于法律标准,道德要求高于法律要求。道德,由人们的良知良心和社会的舆论压力来保证,不是用国家用法律强制力和国家的强制惩罚来保证。
   
   不能把道德和法律混为一谈,把道德义务和法律权利混为一谈,用道德义务取代法律权利,那就变成政治上或思想上的专制;“没有沉默的权利”,“谁也没有权利不反思文革”之类的说法,都属于中共搞思想信仰专制的习惯遗留下来的专制思维。但另一方面,用法律权利取代道德义务,否定道德义务,那就是道德的低标准堕落。
   
   钱钟书认真做学问,在毛时代极端专制残暴的条件下,甚至为做学问与强权妥协,千方百计明哲保身,寻找各种条件做学问。钱钟书认真做学问这一点,基本上是正面的,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但是,钱钟书不是做人的楷模。
   
   在做人方面,他明哲保身,坚持不害人的人格底线,李慎之说他很干净,这一点还是很不错的。尤其考虑到这是毛式专制的残暴统治下,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应该给予高度肯定。
   
   但他欠缺反抗精神,另外也欠缺宽厚待人的精神、偏于尖刻。尤其是看不到他对对强权的坚定反抗精神,不符合知识分子的道德要求和道义责任,当然更够不上为人楷模的标准。
   
   当今的时代,已经走到必须全民奋起反抗中共的时代,这种道德缺陷,已经成为道德上道义上必须大力批评和抛弃的缺陷。
   
   必须把上述各点区分清楚,分清道德权利和法律权利,道德义务和法律义务,分清做学问的标准和做人标准之间的区别,否则,混为一谈,不是落入专制思维,就是落入道德低标准甚至道德上的堕落。
   
   现在争论双方往往混淆道德和法律,做人和做学问不同标准,各执 一端,结果,双方往往都陷入各自的偏颇。
   
   有网友说:“分清‘道德’和‘权利’之差别不应该这么困难。”
   
   笔者纠正:不是道德和权利,而是道德和法律。道德和法律都有自己权利和义务。道德和法律,两者是不同性质的两类社会规范。
   
   至于永远满口污言秽语曾家军小特线戈倍儿曾曾节明,他从来信口乱造谣。他和胡内奸特线胡安宁,以及马甲“总书记”之类一样,担负着造谣围攻抹黑本人的任务,总是非常卑鄙地信口造谣。楼上我明明白白,批评徐贲等用道德责任来否定法律权利,这小特却反过来造谣说是“以毛式的道德高大全否定杨钱的一切,狠批杨、钱,以心头泄嫉妒之恨。”这些人的围攻,与中共渗透控制的几乎所有媒体和网站,对本人全力封杀等等策略一起,是中共及其情报机构漫天造谣、围攻封杀本人策略的组成部分之一。
   
   网友说:道德这玩意儿太复杂了。
   
   笔者认为:道德规范虽然往往不成文,但也不是复杂到讲不清楚的地步。
   
   最后说一点,我觉得,我们大家必须防止中国根深蒂固的官本位传统思维,对权势者和对一般人采取双重标准,对当官的要求低,对一般人则过于苛求的倾向。
   
   64以后,海外民运几乎是以官位论资排辈。因为赵紫阳是高官,多少年,人们对赵紫阳都是过高评价。赵紫阳拒绝镇压,保持做人底线,这是值得肯定的。但他渎职不作为、不敢反抗,错过中华民族结束中共专制的千载难逢的机会,与叶利钦形成鲜明对比,有过(甚至有罪)而无功。多少年对赵紫阳的高度赞扬,包括发动签名为赵紫阳争取奖励对人类有大功的人物的诺贝尔奖,应该是过分赞扬。至于许多人赞扬暴君邓小平,也是同样的倾向作怪。
   
   按一般国际上通行标准和做法,都是对权势者高要求,对一般人低要求。使用统一标准而不是双重标准,或者使用国际上的通行做法,对权势者高要求,对一般人低要求,那么,我们不应该苛求没有权势的钱钟书等等一类人。
(2016/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