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文学博
·从自焚事件可以看出法轮功是邪教无疑
·123事件的铁证,“主佛”是多么的狠毒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大骗子郭文贵进入第179天(0126视频)
·“心灵法门”邪教在香港非法敛财被举报
·“心灵法门”邪教在香港非法敛财被举报
·华裔男子创办“心灵法门”年敛财数亿
·“神韵晚会”的“法轮功”背景引关注
·“神韵演出”为何不受欢迎
·浅析“法轮功”“神传文化”的邪教本质
·“法轮功”在美国的宣传真管用吗?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神韵”注定走不了多远
·“神韵”自始至终是骗局
·“法轮功”为何全力搞“神韵演出”
·“神韵”香港夭折并非偶然
·扒一扒“神韵”的囧事
·神韵演出利用虚假广告掩盖邪教宣传,想看中国文化的人小心上当
·神韵演出利用虚假广告掩盖邪教宣传,想看中国文化的人小心上当(转)
·这场晚会不过是想说所谓的“法轮功”好,中国政府不好(转)
·太难看了,空洞,说教,洗脑,你知道是什么演出吗?(转)
·剽窃和“戏不够,神仙凑”是神韵晚会的两大法宝(转)
·神韵在美国演出很多年了,今天才知道原来和法轮功有联系(转)
·包容是抚慰邪教受害者心灵的良方
·为邪教受害者的反戈一击点赞
·“法轮功”在新西兰占道扰民引发的思考
·旗帜鲜明地支持反邪教人士
·揭露“法轮功”点赞!
·揭秘邪教“天堂之门”
·记者卧底亲历“科学教”健康课程骗局
·澳洲作家:我在一个跨国邪教的经历
·澳媒:“摄理教”尤其看重美貌女性
·“上帝之子”前成员性侵儿童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5天(0201视频)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0天(206视频)
·大骗子郭文贵把“民运”搅得稀巴烂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七:唐柏桥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六:刘刚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五:李洪宽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四:韦石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三:西诺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二:章立凡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一:夏业良
·勾结大骗子郭文贵的民运五妖孽(图)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2天(208视频)
·苹果日报:“心灵法门”弟子举报该组织在港非法筹款(图)
·起底“心灵法门”:手握300万信徒 靠法会每年敛财数亿
·新京报:“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香港书商桂敏海二度被拘背后:“被失踪”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社评:瑞典使馆想导演“拯救桂敏海”大片吗
·瑞典籍华裔香港书商桂敏海再次被拘留真相调查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3天(210视频)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4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5天(212视频)
·颠来跑去为张嘴,别拿民主做文章!
·郭文鬼蠢晚第四集
·郭文鬼蠢晚第五集
·郭瘟鬼蠢晚第七集
·瘟鬼蠢晚第六集
·看过春晚,你看蠢晚吗?快来看《郭文鬼蠢晚》,晚来无。
·中国文化岂能被神韵山寨?
·九江一男子在微信朋友圈宣扬邪教法轮功被判刑四年
·朋友圈不是法外之地
·网上谣言很多来自法轮功媒体
·段启明:“法轮功”演变的四个阶段
·李洪志的煽情演讲 不过是稀释了的“精神控制”
·越练越“伤” 李洪志给信徒灌了什么迷魂汤
·爱尔兰总理对科学教渗透驻联合国代表团保持警惕
·美邪教头目因谋杀儿童遭逮捕
·麻原彰晃四女:父亲应该被执行死刑
·美国一夫多妻教头目拥74名娇妻53名子女,更性侵亲女儿
·华春莹深受传闻缠身 中国外交部回应
·华春莹深受传闻缠身 中国外交部回应
·华春莹深受传闻缠身 中国外交部回应
·华春莹深受传闻缠身 中国外交部回应
·250对“统一教”邪教信徒持AR-15机枪参加集体婚礼
·自打脸哪家强?看郭文贵如何“放炮”花式自轰
·一个可以背叛亲人、朋友甚至祖国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请看郭文贵的朋友怎么说文贵
·看郭文贵如何对待朋友曲龙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高喊 “郭文贵滚出美国的不止纽约华人,还有美国女性
·郭文贵起诉书十大硬伤(图)
·中国的五年来成就,聚焦全国两会
·只有800字 极简版2018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
·狗咬狗--------郭文贵居然要起诉民运人士
·看郭文贵如何砸民运
·是什么还能让郭文贵在美国呆下去
·是时候看清郭文贵的真面目了
·FBI首席谈判专家谈围剿“大卫教”
·淫乱邪教“上帝之子”逃脱者讲述令人震惊的往事
·网民关注自杀邪教“天堂之门”
·“爱家素食连锁店”幕后的邪教头目释清海
·美国评论艺术家:关于“神韵”的五点看法
·老调 新谬 乱象
·“法轮功”不是什么无害的保健操
·招远麦当劳杀人案凶犯:邪教“全能神”把我变成杀人犯
·天安门集体自焚参与者:请远离邪教法轮功
·女性邪教受害者如是说
·最高检:深入开展反邪教斗争。
·最高法:加大反邪教斗争力度,维护国家安全。
·远离郭文贵这个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说起三国故事,最纠结最悲情的恐怕是“挥泪斩马谡”这一出。马谡不可重用,刘备早就看出来了,诸葛亮眼光不在刘备之下,为什么还是违背了蜀汉公司前任老总的遗嘱,将马谡推上了业务第一线,委以最重要的大任呢?
   
     如果简单地归咎于诸葛亮用人不明,无论是从史学研究,还是从人力资源研究来说,都不免简单粗暴。一个经理人用人,不光是受自己眼光的局限,同时也会受到客观环境、竞争对手对比等诸多因素的局限,有时候一些措施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我们且从街亭之战前后的客观形势,以及蜀汉的人力资源配置来看这起事件吧。
   
   


   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诸葛亮,图源网络。
   
     诸葛亮的困境 蜀汉人力资源有限 只得用上后备人才
   
     读《三国演义》第九十六回就知道,诸葛亮在杀马谡的前后,其心情极其纠结,具体情况不用再描述,看原著:须臾,武士献马谡首级于阶下。孔明大哭不已,蒋琬问曰:“今幼常得罪,既正军法,丞相何故哭耶?”孔明曰:“吾非为马谡而哭。吾想先帝在白帝城临危之时,曾嘱吾曰:‘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今果应此言。乃深恨己之不明,追思先帝之言,因此痛哭耳。”
   
     刘备生前对于诸葛亮的嘱咐不是小说家之言,确实是史有记载的,在《三国志》中,刘备的原话就是“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君其察之”。既然诸葛亮已经得到预警,马谡不能重用,为什么最终还是违背了前任老总的生前嘱托,将马谡安置在最重要的战场上呢?
   
     俗话说,形势赶不上变化。创业的环境和人才的任用,永远都不是静态的,刘备死前的嘱托,可谓此一时,到诸葛亮北伐,又所谓彼一时。哪些人力资源该用,该怎么用,用在什么地方,用在什么时候,都随时在变化。
   
     刘备去世的时候,是公元223年,当时正好是在大败给孙权退守白帝城之后,蜀汉遭受重挫,但人力资源尚算充沛,或者说还没有凋零到很难看的地步,哪怕在败兵之际,居然还有向宠这样的能人,手下士兵没有一个损失的,刘备称之为“能”。这个时候,在刘备心中人力资源分布图的第一线位置上,还没有马谡,当然,他也不是完全否定马谡,只是觉得“不可大用”,言下之意就是马谡此类人最多只能放在后备库存里,不让他闲着,也不让他接力。
   
     然而,形势永远在变化。等到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时候,距刘备去世已经五年,那是公元228年,蜀汉公司的人才经历了又一波凋零。况且这些人才大多不是本地产的,大部分来自冀州、荆州和山东,没了就是没了,根本没法补充,巴蜀之地的人口基数又少。就在这种情况下,在诸葛亮的心中,马谡的位置,从刘备框定的后备人才向前推移到了第一线人才的位置。不是诸葛亮不把前老板的话放心上,而是手头能用的人力资源在减少,用着用着,自然就轮到马谡了。
   
     而且,诸葛亮将马谡置放在街亭这样的战略要地,也不完全是在冒险。诸葛亮对街亭前线的布置已经极其周密,指挥官只需按部就班地操作,应该问题不大。可以说,这项业务虽然重要,但悬念不是很大,总部的图纸都已经画好,按原计划进行即可。而且,马谡擅长军事理论,放在这个位置上,不算唐突,至少他会看图纸,懂业务吧。
   
     诸葛亮的失算之处不在于未料到马谡无能,而是未料到马谡逞能。马谡不是那种公司总部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的乖乖仔,喜欢体现个人的智慧,《三国演义》对于他违背军令的情状颇多夸张描写,但基本事实还是符合史实的,“谡违亮节度,举动失宜”,本来不用你动脑筋,偏偏你要动脑筋,结果坏事。
   
     在人才捉襟见肘之际,不得不把后备力量马谡拿出来,放的位置也不算太冒险,诸葛亮用人的心思,还算稳妥。当然,也不是完全无人可用,例如还有赵云、魏延等能人。不过,当时这些大腕也都有其他重要业务,魏延守汉中,赵云在斜谷道布置疑兵,佯攻敌军,拖住曹真。这些业务的不确定性更大。
   
   
   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马谡 ,图源网络。
   
     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三国志》记载刘备生前嘱托诸葛亮不要大用马谡,当时诸葛亮的态度是“犹谓不然”,对刘备的说法是持否定态度的。诸葛亮这是在违命吗?以诸葛经理对于蜀汉公司的忠诚度而言,这应该是不成立的。诸葛亮毕竟是一个掌握全局的经理人,尤其是在公司老总刘禅不成熟的时候,他一方面对于公司是忠诚的,另一方面,他又必须有自己独特的人力资源概念,因为市场形势时刻在变动,对于人才的态度有异议,不等于没有忠诚度。
   
     诸葛亮之所以重用马谡,一方面是人力损耗之后必须补充使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诸葛亮以发展的眼光看待马谡的成长。马谡本来是块好料,可能在刘备的时候,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时过境迁,到北伐的时候,马谡或许已经超越了刘备对他鉴定上的限制。要知道,刘备去世的时候,马谡还不到35岁,成长空间不小。
   
     马谡本人其实也很努力,一直在改变老板对他的看法。有一个例子足以说明问题。公元225年,诸葛亮南征孟获,这是刘备死后,诸葛亮独立做的第一项业务。这个时候,和诸葛亮能贴心的,就是马谡同学。他一路送诸葛亮出征,不只是送出成都城,也不只是送出四川,而是几乎送到了前线,“亮征南中,谡送之数千里”,跟着跑了几千里,这哪里是相送,简直是一起上第一线做业务。
   
     马谡此番相送,是动了心思的,想显示自己的才能,证明刘备对自己的判断是失误的。刘备对于诸葛亮的嘱托,马谡未必知道,但态度还是能感觉得到的。终于,马谡以自己的智慧动摇了诸葛亮对于刘备遗嘱的坚持,并献策说:“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愿公服其心而已”。马谡的“心战”可以说左右了诸葛亮的南征策略,七擒孟获的佳话后面,显示着马谡智慧的光辉。
   
     此次策划,让诸葛亮觉得马谡是可大用的。刘备当时的嘱托固然有道理,但人毕竟是在成长的,人才也在发展,刘备的话没有错,但只能管一时一地。守卫街亭的重任交到马谡手里,其实也是诸葛亮以发展的眼光看待人力资源的成长。
   
     只是想不到的是,马谡是发展了,成长了,却还只是在参谋才能上发展,执行力却仍然停留在当年刘备所鉴定的水准上。做业务,能出点子是一回事,执行力又是另一回事。参谋型人才未必是指挥型人才,当年张良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但张良早年自己带兵创业时,却也是一塌糊涂,被打得东奔西散。
   
     诸葛亮杀马谡 史学家有争论
   
     对于“挥泪斩马谡”这事,历来是持肯定态度的,因为不整肃军法不足以服人,明显利大于弊。
   
     但是,史学家也有持商榷态度的,最有名的是东晋史学家习凿齿。习凿齿本身是诸葛亮的粉丝,一直很维护诸葛亮的形象,但在对待马谡这件事上,却有意见。他认为诸葛亮杀马谡“岂不宜哉”,是很不合适的。原因在于蜀国弱小,和魏国相比更是显得人才稀缺,“才少上国”。杀马谡分明是“杀有益之人”。这样不珍惜,你诸葛亮北伐不成功也是活该。习凿齿是襄阳人,马谡也是襄阳人,是不是替老乡喊冤呢?只能靠猜了。
   
     其实,马谡未必是如小说所言被砍头,《诸葛亮传》里说是杀了马谡,但马谡的传记里,又说是下狱而死,“下狱物故”。哪个是准确的?下不了定论,但肯定是被废掉了。
   
     史学上的争论,一直都会有,毕竟我们不在第一现场。但是,从人力资源的角度看待马谡事件,似乎可以明白一个道理:对于人才的鉴定和使用,往往会受很多客观因素的干扰,这些因素有时候强大到主管人无法左右的地步,哪怕神机妙算如诸葛亮也如此,因此,人力资源这个概念,永远是动态的,多方面的,而不是静态的。
(2016/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