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文学博
·海牙流氓仲裁案彰显了三个流氓国家的本质!
·菲猴突放大招,中国人措手不及……
·老虎咬伤女子照片曝光 脸被撕烂惊悚慎入
·高温火烤7亿人 现地表煎牛排马路孵小鸡奇景(图)
·翟岩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进行法庭调查 被告人当庭承认检方指控
·胡石根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当庭宣判 被告人被判刑七年半
·"推墙"思想如何蛊惑人心?聚焦胡石根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庭审辩论
·隔段时间就拿“活摘”说事,誓把谎言进行到底!
·这些证人让法轮功更加尴尬(图)
·张一军被“圆满”事件说明李洪志可以闭嘴了
·社评:造中国“活摘器官”谣,倒像丢心缺肺
·“活摘器官”谣言荒唐可笑 中外专家肯定中国器官移植改革
·法轮功支持者中国“伟哥之父”闫永明数千万资产被没收
·老虎伤人事件调查认定:不属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师父,这掌还怎么鼓?
·大学生们,请吸取她们的教训(图)
·哪些人最怕过中秋节?(图)
·李洪志寿命到底有多大(图)
·放过弟子一马,可好?
·法轮功重阳节这样待老人?
·李母之死是对李洪志的莫大讽刺
·骨干死亡戳穿法轮功不死谎言
·骨干死亡给予人们的警示
·假如李洪志说的“活摘”是真的?
·“大师”的追随者追的是什么(图)
·李洪志缺席美西法会引发三大猜想
·“剁手”何止“双11”
·“剁手”何止“双11”
·加拿大一法轮功成员抢劫被警方击毙
·看法轮功怎么抵赖温哥华抢劫枪击案
·江天勇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台手机、11张手机卡”,只有特工和诈骗团伙骨干才有这么多配备,他是哪
·爱心捐赠不是扔垃圾 整洁实用是基本尊重
·这是一扇什么样的门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秀”与“难”
·亵渎“神韵”的“神韵”
·拿什么拯救你,“神”的演出?
·四处碰壁的“神韵巡演”
·“神韵”演出为何遭人烦
·比一比,见分晓
·信不得、看不得与惹不得 ——海外观众眼中的“神韵”演出
·大陆文化演出VS“神韵”演出
·神韵是法轮大法的前线组织
·“神韵艺术团”是什么样的组织
·“神韵艺术团”连连招生背后的秘密
·神韵演出有政治和宗教背景
·神韵演出掩盖与法轮功关系
·宣传是推销某种思想的运作方式
·美国媒体质疑法轮功神韵的艺术性
·美媒:神韵演出是场“古怪组合”
·“神韵演出”为何不受欢迎
·美华裔夫妇杀死5岁女儿 凶手疑受李洪志邪说洗脑
·爱尔兰华人沈舒枪杀了邮政局长
· 加拿大一男性抢劫枪械被警方击毙
·师父,您的佛身好吗?
·肯尼亚一女子杀儿为教祭祀
·美上诉法院驳回司法部要求 维持暂停“限移令”裁决
·安全专家:肖建华全用女保镖不寻常,与卡扎菲「媲美」?
·港界“金融大鳄”肖建华:私生活极度糜烂,堪比古代昏帝!
·港媒曝光谷肖建华早在三年前就有多个私生子
·金融巨鳄肖建华的不法生意令人瞠目结舌
·涉嫌发动股灾,传金融大鳄肖建华与徐翔有「交集」
·富豪肖建华四季酒店藏5个"行宫" 情妇大曝光
·多次卷入争议性交易!“隐形富豪”肖建华的种种黑色发家史
·内地巨富肖建华「神秘失踪」究竟有何黑幕
·肖建华的融资投资能力疑云重重,多宗交易或涉不法
·三家涉黄俱乐部或与“金融巨鳄”肖建华有关?
·马建被宣布立案侦查 习当局或一箭双雕
·肖建华涉嫌操纵中国大陆2015年股灾?
·“股市枭雄”玩控商业帝国
·“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
·“最神秘金融巨鳄”肖建华的女子保镖团队
·金融风险、资本大鳄与“肖建华现象”
·谁是证监会主席要抓的“资本大鳄”?
·网传金融巨鳄肖建华被带回,郭文贵提心吊胆?
·习总棋高一招 特朗普终于认怂
·一则来自美国之音的报道,肖自白说明
·澳大利亚器官移植专家:中国帮助打击全球器官贩卖
·摩尔多瓦取缔FLG
·梵蒂冈举办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法轮功却说堕落
·摩尔多瓦共和国铁腕取缔邪教法轮功
·愿每个国家都有像摩尔多瓦议员赫列诺娃一样的反邪斗士
·摩尔多瓦取缔法轮功,又给了李洪志重重一击
·继中国之后,又一国家取缔法轮功   
·《纽约时报》这乱拳继续打下去还能办多久 
·《纽约时报》关于肖建华的报导用心良苦,路人皆知 
·《纽约时报》关于肖建华的报导捕风捉影,混淆视听
·法轮功企图合法化的图谋在摩尔多瓦被击碎
·给“滕彪们”的一点批判与忠告
·律师谢阳“遭遇酷刑”真相:系江天勇等人编造的谎言
·郭文贵在国外约见媒体遭呛:做人要善良 不要欺负穷人
·郭文贵消失一年再出声 爆料内幕为哪般?
·郭文贵:钱是买不来“佛祖”庇佑的
· 屡因败露泼脏水,活脱脱一个攻人下三路的怂包!
·郭文贵是操控舆情的高手?不过是死缠烂打而已!
·《财新周刊》:权力猎手郭文贵
·财新传媒声明
·傅政华负责中国两会安保
·法轮功是邪教不是信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说起三国故事,最纠结最悲情的恐怕是“挥泪斩马谡”这一出。马谡不可重用,刘备早就看出来了,诸葛亮眼光不在刘备之下,为什么还是违背了蜀汉公司前任老总的遗嘱,将马谡推上了业务第一线,委以最重要的大任呢?
   
     如果简单地归咎于诸葛亮用人不明,无论是从史学研究,还是从人力资源研究来说,都不免简单粗暴。一个经理人用人,不光是受自己眼光的局限,同时也会受到客观环境、竞争对手对比等诸多因素的局限,有时候一些措施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我们且从街亭之战前后的客观形势,以及蜀汉的人力资源配置来看这起事件吧。
   
   


   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诸葛亮,图源网络。
   
     诸葛亮的困境 蜀汉人力资源有限 只得用上后备人才
   
     读《三国演义》第九十六回就知道,诸葛亮在杀马谡的前后,其心情极其纠结,具体情况不用再描述,看原著:须臾,武士献马谡首级于阶下。孔明大哭不已,蒋琬问曰:“今幼常得罪,既正军法,丞相何故哭耶?”孔明曰:“吾非为马谡而哭。吾想先帝在白帝城临危之时,曾嘱吾曰:‘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今果应此言。乃深恨己之不明,追思先帝之言,因此痛哭耳。”
   
     刘备生前对于诸葛亮的嘱咐不是小说家之言,确实是史有记载的,在《三国志》中,刘备的原话就是“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君其察之”。既然诸葛亮已经得到预警,马谡不能重用,为什么最终还是违背了前任老总的生前嘱托,将马谡安置在最重要的战场上呢?
   
     俗话说,形势赶不上变化。创业的环境和人才的任用,永远都不是静态的,刘备死前的嘱托,可谓此一时,到诸葛亮北伐,又所谓彼一时。哪些人力资源该用,该怎么用,用在什么地方,用在什么时候,都随时在变化。
   
     刘备去世的时候,是公元223年,当时正好是在大败给孙权退守白帝城之后,蜀汉遭受重挫,但人力资源尚算充沛,或者说还没有凋零到很难看的地步,哪怕在败兵之际,居然还有向宠这样的能人,手下士兵没有一个损失的,刘备称之为“能”。这个时候,在刘备心中人力资源分布图的第一线位置上,还没有马谡,当然,他也不是完全否定马谡,只是觉得“不可大用”,言下之意就是马谡此类人最多只能放在后备库存里,不让他闲着,也不让他接力。
   
     然而,形势永远在变化。等到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时候,距刘备去世已经五年,那是公元228年,蜀汉公司的人才经历了又一波凋零。况且这些人才大多不是本地产的,大部分来自冀州、荆州和山东,没了就是没了,根本没法补充,巴蜀之地的人口基数又少。就在这种情况下,在诸葛亮的心中,马谡的位置,从刘备框定的后备人才向前推移到了第一线人才的位置。不是诸葛亮不把前老板的话放心上,而是手头能用的人力资源在减少,用着用着,自然就轮到马谡了。
   
     而且,诸葛亮将马谡置放在街亭这样的战略要地,也不完全是在冒险。诸葛亮对街亭前线的布置已经极其周密,指挥官只需按部就班地操作,应该问题不大。可以说,这项业务虽然重要,但悬念不是很大,总部的图纸都已经画好,按原计划进行即可。而且,马谡擅长军事理论,放在这个位置上,不算唐突,至少他会看图纸,懂业务吧。
   
     诸葛亮的失算之处不在于未料到马谡无能,而是未料到马谡逞能。马谡不是那种公司总部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的乖乖仔,喜欢体现个人的智慧,《三国演义》对于他违背军令的情状颇多夸张描写,但基本事实还是符合史实的,“谡违亮节度,举动失宜”,本来不用你动脑筋,偏偏你要动脑筋,结果坏事。
   
     在人才捉襟见肘之际,不得不把后备力量马谡拿出来,放的位置也不算太冒险,诸葛亮用人的心思,还算稳妥。当然,也不是完全无人可用,例如还有赵云、魏延等能人。不过,当时这些大腕也都有其他重要业务,魏延守汉中,赵云在斜谷道布置疑兵,佯攻敌军,拖住曹真。这些业务的不确定性更大。
   
   
   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马谡 ,图源网络。
   
     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三国志》记载刘备生前嘱托诸葛亮不要大用马谡,当时诸葛亮的态度是“犹谓不然”,对刘备的说法是持否定态度的。诸葛亮这是在违命吗?以诸葛经理对于蜀汉公司的忠诚度而言,这应该是不成立的。诸葛亮毕竟是一个掌握全局的经理人,尤其是在公司老总刘禅不成熟的时候,他一方面对于公司是忠诚的,另一方面,他又必须有自己独特的人力资源概念,因为市场形势时刻在变动,对于人才的态度有异议,不等于没有忠诚度。
   
     诸葛亮之所以重用马谡,一方面是人力损耗之后必须补充使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诸葛亮以发展的眼光看待马谡的成长。马谡本来是块好料,可能在刘备的时候,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时过境迁,到北伐的时候,马谡或许已经超越了刘备对他鉴定上的限制。要知道,刘备去世的时候,马谡还不到35岁,成长空间不小。
   
     马谡本人其实也很努力,一直在改变老板对他的看法。有一个例子足以说明问题。公元225年,诸葛亮南征孟获,这是刘备死后,诸葛亮独立做的第一项业务。这个时候,和诸葛亮能贴心的,就是马谡同学。他一路送诸葛亮出征,不只是送出成都城,也不只是送出四川,而是几乎送到了前线,“亮征南中,谡送之数千里”,跟着跑了几千里,这哪里是相送,简直是一起上第一线做业务。
   
     马谡此番相送,是动了心思的,想显示自己的才能,证明刘备对自己的判断是失误的。刘备对于诸葛亮的嘱托,马谡未必知道,但态度还是能感觉得到的。终于,马谡以自己的智慧动摇了诸葛亮对于刘备遗嘱的坚持,并献策说:“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愿公服其心而已”。马谡的“心战”可以说左右了诸葛亮的南征策略,七擒孟获的佳话后面,显示着马谡智慧的光辉。
   
     此次策划,让诸葛亮觉得马谡是可大用的。刘备当时的嘱托固然有道理,但人毕竟是在成长的,人才也在发展,刘备的话没有错,但只能管一时一地。守卫街亭的重任交到马谡手里,其实也是诸葛亮以发展的眼光看待人力资源的成长。
   
     只是想不到的是,马谡是发展了,成长了,却还只是在参谋才能上发展,执行力却仍然停留在当年刘备所鉴定的水准上。做业务,能出点子是一回事,执行力又是另一回事。参谋型人才未必是指挥型人才,当年张良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但张良早年自己带兵创业时,却也是一塌糊涂,被打得东奔西散。
   
     诸葛亮杀马谡 史学家有争论
   
     对于“挥泪斩马谡”这事,历来是持肯定态度的,因为不整肃军法不足以服人,明显利大于弊。
   
     但是,史学家也有持商榷态度的,最有名的是东晋史学家习凿齿。习凿齿本身是诸葛亮的粉丝,一直很维护诸葛亮的形象,但在对待马谡这件事上,却有意见。他认为诸葛亮杀马谡“岂不宜哉”,是很不合适的。原因在于蜀国弱小,和魏国相比更是显得人才稀缺,“才少上国”。杀马谡分明是“杀有益之人”。这样不珍惜,你诸葛亮北伐不成功也是活该。习凿齿是襄阳人,马谡也是襄阳人,是不是替老乡喊冤呢?只能靠猜了。
   
     其实,马谡未必是如小说所言被砍头,《诸葛亮传》里说是杀了马谡,但马谡的传记里,又说是下狱而死,“下狱物故”。哪个是准确的?下不了定论,但肯定是被废掉了。
   
     史学上的争论,一直都会有,毕竟我们不在第一现场。但是,从人力资源的角度看待马谡事件,似乎可以明白一个道理:对于人才的鉴定和使用,往往会受很多客观因素的干扰,这些因素有时候强大到主管人无法左右的地步,哪怕神机妙算如诸葛亮也如此,因此,人力资源这个概念,永远是动态的,多方面的,而不是静态的。
(2016/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